你可知有人曾这样死过

你在那儿看死人,你在那儿看好多人都在看死人,你心里怎样想的?死人已经死了,送死人的人有的在哭,也有的不哭,也有人在陪着哭下几行泪。可是,看了这死去的人,除了让人感到无比的凄凉之外,还让人感到十分的惊诧:原来世间曾有一个人是这样死过!

还没有到清明,北方正是杨柳才能依依向人,恰暖还寒时喜时忧的时节。这一天,中原大地一个城郊里,有一户人家在门前挂出了一个白纸剪的幡子,里面是早就传来了哭声。里面的人忙忙碌碌的。很显然,死人了。

“去找一张相片吧,火葬场的能放大。”刘二嫂指挥着说。

老杨到屋里翻了半天,也没找出一张来。又让女儿找,他女儿娟子心不甘情不愿,敷衍了一阵,说“没有,我怎么知道在哪儿啊?”他只好悻悻地出来。面对着刘二嫂的那张期待的皱巴巴的脸,说:“没有,真的找不到,谁能想到有这一天!”“呀,这可怎么成?是张相片就行,以前的也行!”刘二嫂,接着说,“我还忙,你去找找吧,反正没一张相片,那到底是谁死的别人还不清楚哇!”说完走了。老杨抬起头,望着忙碌的人,眉头习惯地皱着,呆呆地,不动了,在那儿。

一个月前,“唉,老杨,我的胃里不知道怎么回事,疼!”陈辰说。“你这样的人还能有事儿啊?又是高中生,又有文化,还练着气功,你要有了事儿,全世界的人都有事儿啦!”老杨略带嘲讽地说。“我只是跟你说说,我当然不怕,我们练功的人是不用吃药就能好的!”“那好!”“唉,小丽到哪儿啦,这个孩子,上学不好好上吧,还老是往外跑,想想,要的这孩子真不中!”“你可别那样说!要是那样的话,恐怕孩子真的就那样啦!”

“爹,我回来了!”一个小姑娘回家了,可是看到了爹旁的娘,又扭转过去头了。

“快,去吃饭吧!饭都凉了,去哪儿玩儿呢,老是不着家!”

小姑娘去自己烧火温饭。

“你娘不舒服了,你去看看吧!”老杨对女儿说。

“我才不去呢!”女儿说。

“你这孩子,怎么说也是你娘啊,她真的不疼你?虽然你不是她亲生的,可她哪一点对不住你?”

女儿不情愿地去亲屋里看看娘。

她正躺在炕上,头发散乱,这个人就是她的娘,不是她的骄傲,而是她的耻辱。
  
“陈辰,我不会种地,问一下你,怎么种地的啊?你大学生的是怎么种的地啊?”村里的人逗她。

“这个我还真看了不少书,算懂吧!庄稼生长离不开氮磷钾,每年种地在一定要在最好的日子3月14日,下肥料,肥料氮肥与磷肥的比例分别是20%与30%……”

还不等她说完,人家都走了,笑着走了。她哪里知道人家是笑话她的!

“配药水怎么配?”给棉花打药的时候,又有人笑着问她。她在耐心地给人家讲解,可是人家却乐得哈哈大笑。

到了庄稼成熟的时候,可悲的是,她家的粮食收成最差,她家的棉花收成最差,命运为什么偏偏让她遇到了这样一个尴尬的局面。让那些嘲笑她的人永远得意,让那些属于自己亲人的人永远羞耻!

“是小丽吗?”陈辰好像听到了有人进来,虽然她现在肚子里很不舒服。

小丽突然跑了出去。

陈辰叹了一口气说:“不是自己亲生的到底不行!要是我儿子在就好了!”


陈辰躺在炕上,想着自己的儿子,肚子里一阵阵地痛,这样的日子好漫长啊!

她已经好几天没吃东西了,痛的时候就想想儿子,丈夫把自己一个人扔在了这间昏暗的小屋里,任凭她怎样叫嚷,他只是听不到,他恐惧得很。他说:“她得的是传染病,我才不敢上前呢!”别人有的邻居看不惯,见到了就说说他,他就这样说。“那给她冶冶吧,好歹也是你媳妇的!”“还治什么治?都到这地步了,身子肿得都跟猪八戒似的,肚子就可挨住嘴了!再说,她又是练气功的,不打针不吃药,我有什么办法呢?”

她在屋里听到了外面的对话,口干得不行,伸手去端旁边的杯子,这杯子上恰好有一只苍蝇也在喝水,即使她来端也不飞去。她好奇地端详那只苍蝇,简直怀疑那是一只死在那里的苍蝇。一会儿,正巧刚才那些人的谈话,她都听到了。心里感到一丝暧意,这是好久以来没有过的感受。

想想过去,那些伤害过她的人,是那么无情地在她善良的伤口上撒盐,她好绝望啊!有一天,她发觉一个邻居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开始对她很好起来。“吴大娘,快来,我新煮的咸菜,你来尝尝,吃起来跟肉一样。”吴大娘笑着走过来,尝了一小块儿,笑着说:“不赖!弄得不赖!”“你拿点儿吧!”“不了,不了,家里有菜!”陈辰让她再拿,推让再三,吴大娘就要了两块。

就这样一来二往,她们成了好邻居。陈辰问吴大娘:“这人啊,不知怎么回事,恨富人,笑穷人。我吧,一个书呆子,心眼儿实,倒叫别人笑话,连孩子都瞧不起我,真是世态炎凉啊!”吴大娘同情地说:“是啊!因为他们都是常人,如果你不是常人,就好了。”“哎,吴大娘,听说你们加入了啥气功组织,是不是?”吴大娘抿着嘴笑了一笑说:“不瞒你说,我们这个功可不是一般的功,得几世有缘才能碰到的。你要是感兴趣的话,就一块来学吧!反正不反对政府不坑害老百姓。就跟锻炼身体差不多!”

从此,陈辰跟着吴大娘在一起学气功。

陈辰只顾着想过去的事儿,差点端持不住碗里的水,要掉下去。急忙去用力,其实喝的只是一小口,好长时间水米不打牙了!那个什么的静功,当她练的时候也曾度过了好长一段的快乐日子,可是在取消静功后的日子里,她在矛盾中度过每一天,今天,听到邻居,那些平时都似乎冷酷的人说出了这样关心她的话,她真的感到前所未的温暖,即使丈夫连自己的边都不凑。

她想,丈夫是个老实巴交的人,懦弱是有的,谁叫他老实呢!还有那个要来的女儿,只送过来一次水,吓得不行。她是个好孩子,只是自己这个作娘的给她的好太少了,没有爱的心里哪里能有阳光啊?女儿,唉,还没指望上就指望不上了,只有那个儿子,我只有这个儿子啦,在这个世界上。

她不由地流了两行干涩的泪,泪都快干了,心上有痛,我在怜惜别人,谁在乎我啊?她想到这里,泪忽然产生了,如雨般下来了。“也许我快要不行了,记得上高中时听老师讲过‘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大概活不了多长时间了!我才四十五啊!可我还剩下一个没用的丈夫与苦命的孩子啊!我那苦命的孩子连上高中的钱都是她姥姥给拿的!娘是不会来看我的了,她也许还在恨我的这次婚姻吧!


那些日子真是阳光灿烂的日子啊,陈辰还记得那一年的春天,他终于和中意的人走到了一起。想想走过的路,真的是不容易啊!张军是个优秀的小伙子,和陈辰一块上的高中,后来,没考上学,就回家了。两人关系好的事让她娘知道了。
“唉,你先别出去,我问你一件事。”
 “啥事?”
“你跟那个咱们村西街的张军到底是什么关系?”
“没什么关系?”
 “没什么关系?没什么关系可能吗?你说实话吧,是不是有了……”
“你知道了还问!”
“我不问你那你还是不是我女儿?我现在问你是怕你将来吃亏还不知道是为什么呢?”
“有过了,怎么啦?过几天还要——”
“行了。不能跟她,你趁早死了这份心吧!你知道不知道他是要的,谁不知道啊,早晚有一天,他会走的,到时候撂下你看怎么办?”
 甜蜜中的陈辰哪里听得进去,没想到真的成了现实了,这简直,这太不可能了!
 在结婚后二年的日子里,竟然并没有添孩子,突然有一天,张军不辞而别了!陈辰知道别人歧视他,可没想到压在心里的那些怨气竟然一朝演变成为不辞而别!
青春禁不起耽误啊!
家里条件还不错的,也算是有钱人家了,弟弟在外边做买卖,可是,老在娘家也不是办法啊!从娘的表情上从别人的表情中她读出了不耐烦与厌烦,她想,再不找个婆家就请等着撵人了!
有个跟她娘关系不错的邻家给她介绍了一个长得不错的男人,老婆死了,人挺帅的。这一天,她娘问:“怎么样,你许姨给你介绍的这个?”她没有说话,心里却怵得慌,因为她听说是因为那个男的打老婆她老婆才跳井而死的。娘已知道她的意思了。
这个青年叫刘黑,真的想弄些钱做买卖,所以极力攀这门亲。老婆跳井自杀是有的,那是因为太穷,一天天光呕气,气不死也是活受罪,还不如死了。刘黑一天天抓住他老婆生不出一个孩子臭骂她,气不死也是活受罪,还不如死了。果然死了,死了之后,刘黑一来惊讶,一来上愁,一来高兴。惊讶的是真死了,上愁的是又得花钱,高兴的是终于可以去攀一门好新事了,果然,这个还没下地,就有人给他提亲。刘黑恨不得一下子把丧事办完。
然而,这二婚头竟不是那么好搞定的。刘黑心想。在一次约会中,刘黑问:“年龄都不小了,耽误不起啊,差不多就定了吧?”陈辰停了一会儿,说:“你要是急你就尽着别人找吧!”“我要是找别人早就找了,你以为没人啊!一拉一个排的!”停了一下,刘黑又冷静下来,说:“对不起啊,我一时激动,我们再谈谈也行,了解,熟悉一下也行。”“算了吧,我觉得咱俩不合适!”说完,陈辰就把刘黑晾那儿走了。
接下来,一个老实八交的人老杨无意中走进了她的生活。
“你自己的事,你自己拿主意吧,我不管了。”娘说。可在她脸上写的分明是一种不满。
人这一辈子总不能跟自己过不去吧,她想。于是,就第二次成了别人的老婆,而娘对她的心似乎变得凉了!


一阵剧烈的疼痛让陈辰几乎昏过去,她甚至闻到了自己躯壳发臭的味道,死不可怕,因为怕它也要来的,只是最放心不下的还是自己的儿子——杨可,那个同床共枕的人还会不会把孩子叫回来,自己还能不能在临死前见杨可最后一面……
杨可在学校里这几天不怎么回事,老是心神不宁,尤其是今天,心中莫名的担忧,乱如麻。这时,忽然一个村里的邻居骑着摩托来学校找他。他正好看到,那个邻居说:“可找到你了!”脸上却无喜色。“什么事儿,老铃?”他问。“没啥事儿,你爹叫你回去的。”他有些惊讶,追问:“到底出了什么事儿?”“没事儿!”老铃挤出一丝安慰他疑心的笑。杨可半信半疑地,又问:“我去告个假吧!你等我一会儿。”哪知老铃说:“不用去了,我跟老师说了,先碰到你老师。快走吧!”就这杨可满腹猜疑地坐着老铃的摩托回到家了。
 车拐到过道里,一看白色的一团美丽的纸花在自家的门前挑起来挂得高高的,什么都明白了……
陈辰娘听到报丧的信儿就来了,只在院子里哭了两声,就被车接走回去了!
屋里几个邻居捂着鼻子给陈辰擦身子,也有看热闹的,不时地被往外轰,“快出去吧!臭死了,还在这儿?”“这么大的肚子,都肿胀了,家里却没有一个人管,乳房都顶住嘴唇了,唉,真是苦命的人啊!”几个人看着陈辰,竟然不由地也掉了两眼泪。
“你这个孩子,就是装也得哭两声啊!”几个婶子级的人在按着她的头劝说道,可是这个小女孩偏不肯低下头装哭。这样连番几次,就连劝的人也想放弃了。“不哭就别哭,看别人不笑话你!”这两句话是放弃的前奏,这样一来,这个女儿果真没有哭出一声。儿子杨可一哭就背过去气。老杨则在一旁跟别人说来说去都是那一句话“我早看她不中了,给她看了两个材(棺材),一个六百九,一个七百八。我让她挑,愿意用哪一个就用哪一个?”言外之意是我没有亏待她。
陈辰就这样走完了自己的一生,回忆一下往事,你可想起一个像陈辰这样的人死去的故事?死人死了,看死了的人的人在看死人,鞭炮声中,鼓乐声中,夹杂新旧烟气,一大群人帮助一个无名的女人走过了人生的最后一个小站!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xinxijubao@outlook.com)。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短篇故事

将亲妈送进了监狱,不怕遭天谴

2022-11-9 23:26:52

短篇故事

女友负债200万,还愿意娶她吗?

2022-11-10 21:21:55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