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送上门的殿下

前情:

叶娇抱臂站在甬道上,烟霞般的裙裾轻轻飘扬,看着李策焦急懊悔的神情,问道:“你是谁呀?”

你是谁呀?

第79章:

她的裙角还沾有杨泉山上的灰尘,绝色无双的脸上还挂着浅浅的泪痕,一刻钟前,她才在殿内说起救助李策的事。

但叶娇此时笑着,天真无邪满脸懵懂,俨然已经不认得李策。

李璟哈哈大笑,指指叶娇,又指指李策,幸灾乐祸道:“完了,人家不认识你了。”

笑完发现李策和叶娇的神情都不太好,李璟又收起自己左右摇摆的动作,假装持重道:“咳咳,本王先回去了。”

他说着迈步出宫,顺便把送他们出来的小宦官带走。

 

李策背对日光站在叶娇面前,刀削般笔直的鼻梁上,有初冬清浅的光晕。他似乎忘记该怎么说话,有些尴尬,更多的是歉意,开口道:“你之前问起我生辰的事,我想同你讲讲。”

“不必了,”叶娇面无表情道,“圣上说了,因为顺嫔怕送你去皇陵是献祭,所以改了你的生辰。这样供奉到皇陵的生辰是假的,就不会折损你的阳寿。”

其实这只是心理安慰罢了,李策该受的罪一样不少。

“所以我之前以为自己活不长了……”李策试探着,想说出当初拒婚的原因,但叶娇打断了他的话。

“现在好了,殿下您还能活很久很久,恭喜。”

她说完便转身离去,李策伸出手,捉住了她的衣袖。

 

李策心情复杂,仿佛上天突然给了他一件礼物,却要收走另一件。

送来的礼物是贵重的生命,收走的那个,跟生命一样贵重。

“叶娇,”他唤道,“我知道自己错了,现在道歉,还来得及吗?”

叶娇转过头,神情悲切,却没有哭。

“所以你以为自己很快就要死掉,才拒婚,才说那些刻薄的话吗?你没有告诉我,没有说清楚,你自己想明白了,决定了,就放弃了我们的感情。”

李策嘴唇微动,上前一步,在空寂无人的皇宫甬道,克制自己想要拥抱叶娇的冲动,红着眼眶点头。

叶娇撇着嘴,似乎要哭了,却陡然拔高声音,骂道:“来得及吗?鸡煮熟了你舍不得杀了,房子倒了你想起来修了,晚了!我告诉你,晚了!我清楚记得你说过的话,现在原原本本还给你!”

叶娇深吸一口气,正色道:“时间太久,我已经变心了。不要不信,承认自己不被人喜欢,一点都不难。”

她说完猛然甩开衣袖,大步向宫外走去。

李策立在原地,衣袖被抽走后的凉意席卷他的手指,继而扩散至全身。

他颓然地站了许久,直到天空飘落细碎的雪粒,才想起迈步离开。

下雪了,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真早。

 

叶长庚把吐蕃使团护送进京后,这些外邦人就由鸿胪寺接管。

《通典》有载:“郊庙行礼赞导九宾。鸿,声也;胪,传也。所以传声赞导,故曰鸿胪。”

外吏朝觐,诸蕃入贡,都由鸿胪寺引奏。

如今的鸿胪寺卿姓王名玄意,三十多岁,译语官出身,能说九种番邦话。他亲自同叶长庚交接,安排好吐蕃使臣的住宿餐饮,询问使臣们有没有什么特殊的要求。

别的使臣无非是希望吃的住的尽量同故乡一样,只有吐蕃公主格桑梅朵,希望有人能陪她逛一逛街市,领略大唐繁华。

 

“这个容易,”王玄意道,“本官安排译语官陪伴公主,也会安排护卫,保证公主殿下的安全。”

“奴家会说大唐雅言,”格桑梅朵蒙着面纱,露出一对丹凤眼,含笑看了一眼叶长庚,有些拘谨道,“且奴家不习惯跟不熟的人同行,如果能从护送使团的将军中选一位,那就再好不过了。”

她的声音柔软如风,带着远离故乡的怯意,和对王玄意的感激。王玄意见过形形色色的人,却还是被她的神情打动。

虽然格桑梅朵没有说选谁,但王玄意立刻懂了。

“那就……”他对叶长庚拱手道,“劳烦叶将军这些日子陪伴公主殿下。”

 

“我这才刚回来,”叶长庚道,“免不了要到兵部应差,还是挑个校尉去吧。”

“那怎么行?”王玄意打哈哈道,“叶将军是在长安城长大的,别的人万一不熟悉道路,把公主弄丢了,可要怪我们鸿胪寺招待不周,损了咱大唐的颜面。”

话都说到这里,叶长庚也不好推脱。

他点头离开,走了几步,格桑梅朵忽然轻声呼唤。

“叶将军。”

叶长庚转身,见格桑梅朵立在初雪中,对他郑重施礼。

“这一路多谢将军照拂。”

她脖颈上的金项圈闪着光芒,宝蓝色的裙裾垂地,像盛放在雪中的一朵蓝莲花。

端庄优雅,清丽出尘。

叶长庚对她拱手回礼,才阔步而去。

 

要回家了!

离家半年,他已经很想家了。

母亲怎么样,妹妹们怎么样了?家里的仆人听不听话,外面的生意怎么样?叶长庚在初雪中纵马向前,没忘了隐藏好身上的伤口,整理衣服,擦干净头脸。

要整整齐齐、干干净净、容光焕发,母亲才不会担忧心疼。

暮鼓阵阵,叶长庚纵马走到街口,忽然看到十几个武侯簇拥着一位身穿红裙、肩裹白狐大氅的女子。他觉得有些面熟,仔细一看,竟然是叶娇。

他与叶娇已经在杨泉山见过一面,那时时间紧急,来不及多说话。

此时见妹妹被一群武侯夹在中间,而妹妹神情难过,顿时恼怒。

“你们是什么人?怎么敢欺负到我妹妹头上?”

说着就要上前揍人。

 

叶娇身边的一个年轻人纵马过来,对叶长庚挥手。

“叶将军,您可别拔刀。是我,记得吗?”

“白武侯长,”叶长庚挂念地看着妹妹,对白羡鱼冷哼一声,“却不知我妹妹犯了什么王法,被你们左右挟制,马都跑不快了。”

叶娇已经骑马过来,闻言笑着抱住双臂。

她刚刚同李策吵过一架,这会儿见到哥哥,觉得又委屈又开心。

白羡鱼苦着脸。

“叶将军,您赶紧打听打听吧,眼下令妹贵为大唐长安武侯长,是小弟我的上司了。我们可不是挟制,是簇拥,是拱卫,是从御街口接回来,拍马溜须呢。”

叶长庚惊讶地看向叶娇,见她清澈的桃花眼转了转,突然抬手指挥身后的武侯。

 

“你们两个,去维持一下大兴善寺门口的秩序;你们三个,到昌明观转转;你、你、还有你们,都到东市去,看看昨日放生在放生池里的乌龟死了没。监督一下,再看到有人放生毒蛇,就地拿下!”

“是!是!遵命!”武侯们应声如雷,接着迅速掉转马头,依令行事了。这干净利落的安排和惟命是从的回应,惊得叶长庚目瞪口呆。

怎么他才离家半年,京都的武侯,就归妹妹管了?

关键是管得还很不错,精神风貌可比以前强多了。

白羡鱼看着散开的武侯,对叶长庚道:“你看,我说的没错吧?”

叶娇已经开始对白羡鱼发号施令。

“白队长,”她吩咐道,“圣上治罪了禁军统领,这几日的安防,你要格外注意啊。”

“是,是。”白羡鱼假装郑重,拍马离去,叶娇才笑嘻嘻地看着叶长庚。

“怎么样?我厉害吗?”

 

“厉害!”叶长庚对她竖起拇指,又道,“可是我看你刚才的安排,也太劳累了些。”

“不累,”叶娇道,“本来我们是要去喝大酒的,刚才那样,是我故意显摆自己,其实平时没什么大事。”

叶长庚闻言哈哈大笑。

“走吧,你得跟哥哥讲讲,怎么就得了个官做。”

叶娇持缰转向,淡淡道:“这还要多谢楚王殿下了。”

是李策拒婚,她才利用皇帝的同情心,讨了个官。

考虑到哥哥听到真相后很可能会去揍李策一顿,她还是迟些说吧。

两匹突厥马并骑向前,朝里坊最深处,那盏高挂的红灯笼跃去。

那是家的方向,初雪飞扬,游子归家。

 

李策只歇了一个晚上,第二日就要离开京都,送返流民了。

马车走得很慢,在出城的明德门前,他再次看到叶娇。

雪依旧下着,叶娇站在城门前,把手里的小暖炉丢给白羡鱼,正在说些什么。白羡鱼笑嘻嘻地,紧挨叶娇站着,恨不得钻到叶娇的衣服里。

李策的马车走得很慢,慢慢靠近叶娇,随从青峰高喊道:“叶武侯长,今日是你值守啊?”

青峰自认和叶娇已经是过命的交情了,就算主人没有开口,他也能搭几句话。

叶娇看到他,站在原地点头道:“是青峰啊,要出城吗?”

“是啊!”青峰驾马再靠近一点,扬声道,“我们殿下要出城赈灾了,老规矩,叶武侯长来搜车吧。”

他眼巴巴地看着叶娇。

心里的话写在脸上。

赶紧来搜吧,送上门的殿下,不搜白不搜。

 

点击下方阅读全集

20220824142111424
20220824142111424

夺嫡(更新中)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xinxijubao@outlook.com)。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夺嫡

第78章:朕的期望

2022-11-11 22:46:40

夺嫡

第80章:叶娇被他带走了

2022-11-11 22:50:2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