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前夫的亲戚谈婚论嫁,我遭到了唾弃

王苗苗一点也没被她这话吓到,“我没骗你,信不信由你!”

她今天算是彻底对罗小芳寒心了,没想到在罗小芳眼里,她王苗苗竟然是那种人品。

万媛和罗宣并不知道几人在屋里聊了什么,她买菜回来,见罗宣一个人坐在沙发上,“人呢?”

“在里面,几个年轻人在说话。”

罗宣漫不经心的看电视,万媛也看了一眼屋里,没再说话。

罗小芳还是在摇头,要她相信陶安贵怀疑她和罗永堂有染,她过不去自己心里这道坎,这是多离谱的事啊。

当事人罗永堂则是没有多大反应,拉着王苗苗的手,“许家的人真的找你说了这些话。”

“对,可能是想抓住小芳的把柄吧,以我对他们的了解,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金将玉惯会把别人当枪使。”

“王苗苗,你要是敢骗我的话,我……”

“我实事求是,不说假话,也不会轻易去信别人的话,但你如果怀疑我在骗你,你有很多方法求证。”

“难道不是你跟许明昌婚内出轨,被人揭穿了,你怕我表哥不要你,所以刻意泼安贵的脏水。”

“陶安贵和金将玉是什么人,你接触这么久,你比我清楚。”

罗小芳愣了愣,“我知道他们有时候说话做事让人不舒服,但他们也没有你说的那么坏。”

“好,那就拭目以待。”

罗永堂轻笑了一声,“许家这帮人,还真有点意思。”


他根本没有信罗小芳的话,甚至根本就没往那方面去想,当初王苗苗和张儒那帮人扯上关系,他是亲眼看到了许明昌是如何嫌弃王苗苗的,那甩锅的样子根本不像是一个男人做得出来的。

别说是王苗苗没有跟人出轨了,就算是跟人真的有一腿,许明昌之前作为她的男人,也有很大的一部分原因。

罗永堂不想刺激罗小芳了,陶安贵做亲子鉴定就足够打击她,男人拉着王苗苗要去客厅里,不想在家长面前搞得太难看。

罗小芳叫住他,“表哥!”

罗永堂停下脚步,“捕风捉影的事没有确凿的证据就是诬陷,诽谤。”

竟然对她说这么重的话,罗小芳深吸了一口气,“我的话你一句都不信,她的话你就深信不疑?”

她们才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跟亲兄妹一样啊。

安静了片刻,罗永堂回头看她,“不然呢,你越来越不可理喻。”

关了房门罗永堂带着王苗苗出门,罗小芳越想越觉得不对头。

陶安贵怀疑她?怎么可能,孩子都有了,她越想越觉得王苗苗在说谎。

没过一会儿就午饭了,万媛手艺很好,做了一桌子菜,鱼,炒菜,肉,排骨,还拌了几个凉菜。

“苗苗,招待不周,我也不会做很多菜,将就着吃,来,吃个鸡翅……”

“不用了阿姨,我自己知道夹菜。”

“吃吧,这个也尝尝,就跟在自己家一样,不用不好意思。”

 

“苗苗,当做自己家,别客气。”


罗宣和万媛都很好客,王苗苗有点不好意思,吃着碗里的东西,看了一眼屋里,“小芳呢?”

“我给她送了点鸡汤,送了点饭菜进去,她就在床上吃。”

“好。”

就在这时,罗小芳的房门突然开了,孩子睡了,她一个人穿着棉拖出来的,搬了个凳子就坐再王苗苗对面。

突然的举动,万媛笑道,“坐月子最好躺一个月,去床上躺着,坐久了对你不好。”

“王苗苗,你刚才对我说的话,我已经给陶安贵打过电话了,他说他从来没说过那些话,没做过那些事,他也绝对没有让他二姨来找你试图让你找什么证据。”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王苗苗有话也不知道怎么说,也不好在这跟她整个输赢。

但罗小芳这么不高兴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罗永堂,他觉得罗永堂偏王苗苗偏的有点过头。

“什么证据?”

“小芳,你现在这个时候别提这些乱七八糟的。”

竟然还提到了陶安贵的二姨,当真不知道今天是什么场合吗?

罗宣拧了拧眉,“进去,你坐你的月子。”

“爸妈,如果我告诉你们王苗苗跟许明昌之所以离婚,是因为……”

“你闭嘴!”罗宣吼她,“你赶紧给我进去。”

罗小芳没有到此为止,她继续道,“如果我告诉告诉你们她离婚是因为自己作风问题,你们还会同意她跟表哥的事吗?”

罗永堂抬头看了她一眼,“罗小芳,我刚刚提醒过你。”

“是,你提醒过我,不要捕风捉影,但我觉得我没有捕风捉影。”


万媛起身,拉着罗小芳,虽然不知道三人刚才在屋里具体说了什么,但这个时候肯定是不能容她胡闹的,“你进去吧,进去睡会儿,是不是昨晚没睡好呀,在这胡言乱语的。”

“苗苗,你见笑了,小芳这孩子……”

“妈!”

罗小芳将万媛甩开,走在王苗苗和罗永堂边上,拿出手机,点开了一个页面,“看着,我刚才给安贵打了电话,他说他没有去做亲子鉴定,是你胡说八道。”

“陶安贵说什么你就信什么?”

“不然呢,难道我还相信你,你个婚内出轨的女人!”罗小芳用罗永堂对她说话的语气去反击王苗苗。

今天这顿饭,吃得真不是时候。

罗永堂正要拉着王苗苗的手离开,罗宣急火攻心,扇了他一巴掌,“你在这胡说八道什么?”

万媛傻了,打了罗宣一下,“你做什么呀,你们究竟怎么回事?永堂。”

“舅妈,我带苗苗先走。”

“不许走!”罗小芳拦上去,“今天不把话说清楚都别走了。”

她抓着王苗苗的胳膊,“我再问你,你是不是婚内出轨?”

“罗小芳我没有。”

“安贵有没有去医院做亲子鉴定?!”

“你要是不信你现在就去医院查!”

“但安贵说了,他没有。”


王苗苗有点拿她没办法,女人有时候明明知道真相是怎么回事的,但她不愿意去相信真相,宁愿自欺欺人,她拧了拧眉,“信不信由你,松手。”

她话音刚落,罗永堂当着罗宣和万媛的面将罗小芳的手用力的拿开,想丢垃圾的一样往边上扔,罗小芳一个趔趄险些没站稳,她不可思议的看着罗永堂,动了动唇……

下一秒,眼泪夺眶而出,她歪着脑袋,“表哥!”

“我给你脸了,是吗?”

罗永堂是她亲表哥啊,可她找他帮忙的时候他总是推三阻四,从来不肯卸下自己那点原则,但是为了王苗苗可以,他完全信任她,信他说的没几句,甚至不介意她以前结过婚,更不在意他们之间那层尴尬的亲戚关系在,还为了她来和她动手。

“永堂!”

万媛面色很难看,罗永堂看了两夫妻一眼,“舅舅,舅妈,我改天再带苗苗过来,小芳……你们还是好好管着她吧。”

“罗永堂,你胳膊肘往外拐,罗永堂!”

“你简直被她冲昏了头脑……罗永堂,我是你妹妹!”

罗永堂拉着王苗苗的手离开,罗小芳冲到门口来骂,万媛和罗宣都是一头雾水,只得将人拉着,“你个婚内出轨的,你配不上我表哥。”

“罗永堂,你回后悔的,你被她玩得团团转。”

罗小芳从最开始的怀疑,到现在的确信,她确信王苗苗使了什么手段,让罗永堂对她的话深信不疑。

而在罗小芳看来,却坐实了王苗苗婚内出轨的事,她婚内出轨,她紧张,所以故意让罗永堂替她出头,把这一段搪塞过去。


人走了好一会儿,罗小芳才稍稍平静下来,罗宣和万媛脸色都差得离谱,两夫妻第一次遇到这种事。

本来今天是罗永堂带着王苗苗回来,算是见家长的日子,确定好了差不多就可以再去看看那边,定下结婚的日子。

结果被罗小芳这么一闹。

“你吵什么吵,今天是你表哥的大日子,你这么闹一场把人都闹走了,你耽误你表哥的事,以后万一……”

“我宁愿他单一辈子也不愿意他跟这种不要脸的女人来往!”

这话说得很重,罗宣扬起手,万媛立刻将罗小芳抱着,“你再打一下试试,你现在还真是抬手就来,你先打死我,先把我打死算了。”

万媛抱着罗小芳,“你就知道帮着永堂,小芳还在坐月子,你怎么下得了手?”

想到刚才那一巴掌,万媛顾全大局忍着才没让眼泪掉下来,此刻人都走了,她控制不住自己。

罗小芳也委屈到极点,抱着母亲哇哇哭了起来,“妈,王苗苗不是好人,不能同意她跟表哥结婚,她根本配不上。”

“当初不是你说她好的吗,你还来跟我说……”

“那是之前,之前我没看清她的真面目,我现在才知道她就是个只会挑拨离间的小人,令人作呕,是我看走眼了。”

罗宣叹了一口气,板着一张脸,捂着心口缓缓闭上了眼睛。

万媛怕他心脏受影响,“你没事吧,你……”

罗宣摇头,努力让自己不要发火,但语气带着摁耐不住的火气,“小芳,你今天的所作所为让我匪夷所思,你要是不给我个合理的交代,你就滚回陶家坐月子。”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xinxijubao@outlook.com)。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情感故事

一个37岁三胎妈妈的真实倾诉

2022-11-11 23:09:55

情感故事

我爸偏心表哥,让我滚回婆家坐月子

2022-11-11 23:27:1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