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爸偏心表哥,让我滚回婆家坐月子

罗小芳起身,看着罗宣,“爸……究竟我是你亲生的,还是……”

以前小时候罗小芳问过这种话,罗宣发了脾气,自那以后她再也不敢问了。

这话对于罗宣来说尤其敏感,罗寅殉职,罗雪梅出事,他把罗永堂当成自己的亲儿子对待,是不是亲生的一点也不重要。

他一天是他的舅舅,他就会管着他。

罗小芳刚问出这种话就有点后悔了,她实在是太生气了……

罗宣确实很生气,正要再开口,万媛拦着他,“够了,小芳在坐月子,你无论如何都不要再说了,等这几天过去了行吗?”

“我知道你疼永堂,小芳也是你女儿!”

罗宣什么话也没说,回了房间,一桌子菜基本上没动。

万媛这才拉着罗小芳的手,“你爸不是让你回陶家坐月子,他刚才说的气话,你别跟他计较,你表哥的事一直是他心里的一根刺。”

万媛扶着她上床,罗小芳气得不行,躺在床上,还有些没缓过劲来,她自己也对自己今天所作所为而感到意外,主要是王苗苗说的话实在是刺激到她作为女人的敏感神经了。

她在房间里的时候就打通了陶安贵电话,她问他,是不是瞒着她去医院做了鉴定,怀疑她和罗永堂有染,怀疑孩子不是他亲生的。

她当时情绪很不好,只要陶安贵敢认下来,她立刻就会冲到他公司去跟他拼命,骂他混蛋。

但陶安贵没有这么说,他甚至也不解起来,“小芳,你在说什么,这些话是谁告诉你的?”


陶安贵冤枉极了,“我怎么会这么想,谁在你边上说什么了?”

“安贵,你告诉我实话。”

“这就是实话,你是我老婆,我怎么可以怀疑你这种事,你也知道我是个实在人,就算别人说这些,你也不该信啊!”

“安贵……”

“好,你既然不信我,那我也不解释了,你去信别人吧,我这个老公在你心里就是摆设,别人随便说句话你就疑神疑鬼,我没什么好解释的,你随意。”

陶安贵说着,便直接挂了电话。

罗小芳冷静了好一会儿,听到外面其乐融融在一起吃饭的声音,这才觉得自己有些上当了。

罗永堂可以无条件的信任王苗苗,她为什么就不能无条件的信任自己的老公呢,孩子都有了,什么坎儿跨不过去?

以前医生说她这辈子很难怀孕,可她还是生了陶平,她的日子只会越来越好啊。

罗小芳躺在床上,人还有些犯迷糊,想到今天发生的事,还有罗宣对她说的重话,就跟做了一场梦似的。

万媛给她盖上被子,“你好好睡一觉,什么也别想,睡醒了就好了。”

她情绪不好,万媛并不想在此刻追问什么,她起身要走,罗小芳拉着她的手,“妈……”

“怎么了?”

“你信我的话吗,我说王苗苗和许明昌婚内出轨,你信吗?”


万媛愣了几秒钟,看着她,“小芳,这不是信不信的事,你大可以私下告诉我,告诉你爸,怎么做我们在沟通,是真是假自会有定论。”

“你挑在今天,你表哥也在这,你让我们怎么说,你这不是存心让你爸难受吗?”

罗小芳的初衷也不是想这件事闹得这么大,她只是想问王苗苗,从她口中得到实话,但王苗苗先搞出动静来,让罗永堂进来,这才把她激怒了。

“我也想过慢慢的来处理,但我不能看着表哥跟那种女人好啊。”

“好了,好了,我会跟你爸说,其他事情你先别想了,你坐月子不易操劳。”

“王姐呢?”

“我让她回去了。”

今天罗永堂带王苗苗回来,家里就只留了一家人,连月嫂也给放了假,足以说明罗宣对这件事很重视,只可惜全都搅黄了。

罗宣的心情比任何人都难受,万媛进屋的时候他还躺在床上,闭目养神,只是那眉头依旧是紧紧地蹙起的。

万媛摸了摸他的额头,罗宣这才睁开眼。

“你别跟她计较,她坐月子的人,多包容她。”

罗宣冷哼一声,“你就惯吧,越大越回去了,今天什么场合,一点分寸都没有。”

“我已经说了她了。”

“说几句顶什么用,你让永堂心里怎么想?”

“你不是总说一家人,一家人还用在乎他怎么想吗?”万媛反驳他。

罗宣起身,“你跟她一样不可理喻,你们母女俩现在越来越像了。”


万媛也自知理亏,这件事无论怎么甩锅,肯定是罗小芳的错,她叹气,起身扶着他,“好了,我会说她的,永堂那边我会打电话亲自跟他解释。”

罗宣头晕,快站不稳了,连忙又坐下,万媛吓了一跳,转头要去拿药。

“回来。”

“你现在着急没用的,人都走了。”

万媛将边上的水端给他喝,罗宣勉强喝了一口。

“我问你个事。”

“嗯。”

“万一王苗苗跟许明昌那个事是真的怎么办?”

罗宣眼神立刻变得很难看,万媛解释道,“任何事都有两面性,也不能一竿子认死了是小芳的错,万一是真的呢,她只是担心安贵吃亏,他们兄妹情深的,也不是不可能。”

“还有我看小芳今天的表现,如果不是王苗苗说了什么刺激她,让她不爱听的话,她也不会发那么大的火,饭桌上她不是质问王苗苗,问安贵有没有去做亲子鉴定,你说是不是安贵怀疑小芳干了什么不好的事……”

万媛不好去问罗小芳,自己在这猜,“但小芳的意思好像是安贵没有,不然她怎么会那样去质问王苗苗。”

罗宣叹了一口气,只道,“就算……”

“是,再怎么样也不该跑到饭桌上来说这些……”

“你现在怪她没什么用,要不然你先问问永堂的意思,我先给安贵打个电话过去?”

“陶安贵那边你别打,他不是个什么好人。”


罗宣发了话,万媛不好不照做,她想想也有点道理,前几天她刚把金将玉撵出去,还说了那么多不留情面的话,陶安贵也不见得会跟她说实话。

虽然没有明着跟她闹,可是想想,那是他的妈啊,他不说不代表心里没想法,或许就只是憋着,等着哪天一触即发。

整件事当中,处境最难堪的就是王苗苗了,大中午的她和罗永堂一起从罗家出来,男人开车带她到医院附近的商场去吃了个饭,时间很赶,到的时候也一点了,勉强点了一些吃的。

两人心情都不怎么好,谁也没有开口说话,罗永堂眸子冷冷的,不知道在想什么,王苗苗也为自己的冲动而感到后悔。

她不该直接毫无铺垫告诉罗小芳陶安贵去做了亲子鉴定的事,她也不该贸然去吧金包玉找她说的话毫无保留告诉罗小芳。

人家根本就不信,甚至怀疑她添油加醋。

只能说是她看走眼了,她大错特错了。

男人无论走到哪里,都爱让服务员给他泡杯茶,无关茶叶的好坏,品质如何,他来者不拒。

“罗永堂,你不问我跟罗小芳说了什么吗?”

菜上来了,王苗苗这才硬生生的问道。

他端着茶杯,茶还没泡好,他正在等,好像不喝上一口茶,没办法好好吃饭似的。

“大概猜到了。”

“那你……”

“她脑子比较单纯,又刚刚生了孩子,你让她接受陶安贵瞒着她去做鉴定,她一时接受不了。”

“是我的问题,我不该说得那么突然,也不应该在今天这种场合说。”


她今天是客人啊,是罗永堂带到罗家的客人,她犯了大忌!

忠言大多数都是逆耳的,有时候实话拦在肚子里也比说出来要强,王苗苗觉得自己做错了,但眼下没有办法让时光倒流,也怪罗小芳,她比她还直接!

当时问她是不是婚内出轨,那眼神,好像已经知道答案了,就等着看她强烈的去掩饰。

而罗小芳的答案是错的,她并没有证据去证实这一点。

“真相总会水落石出,背后有人想用这件事达到什么目的,只要大家都保持不动,很快那人会再次露出破绽。”

“我怀疑是金将玉做的,她让金包玉来找我,告诉我你和罗小芳之前关系并不干净,想让我找到你们偷晴的的证据。”

“你怀疑过我吗?”

“没。”

罗永堂看着她,面无表情,“那你当时……”

“我当时扇了她两个大嘴巴子,让她有多远滚多远,在胡说八道送她去坐牢。”

“霸气。”

王苗苗都快气哭了,他竟然还开玩笑,“现在我有点不知道怎么办,但我跟你保证,我跟许明昌婚内一定没有干过那种事,是他对不起我。”

“好了,快吃饭。”

“现在罗小芳肯定很讨厌我,除非我能把陶安贵瞒着她去做亲子鉴定的事实摆在她眼前。”

罗永堂点头,给她夹菜,见她还眼泪往往的,纯粹就是委屈得哭的。

对她来说,估计就是飞来横祸一样。

“交给我,我会弄清楚,假的成不了真。”

罗永堂说这话安她的心,但王苗苗心里的火压不下去,她觉得自己今天受到了很大的诬陷,她不能坐以待毙!

至少她不能等着别人骑在她头上来。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xinxijubao@outlook.com)。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情感故事

和前夫的亲戚谈婚论嫁,我遭到了唾弃

2022-11-11 23:23:27

情感故事

前夫骂我作风不检点,我和他当面对质

2022-11-11 23:30:5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