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夫骂我作风不检点,我和他当面对质

罗永堂想查陶安贵是否到医院做过亲子鉴定,其实他只需要让王苗苗跟苏锦绣说一声就是,但他没有,也没直接告诉王苗苗他的计划,通过其他方式去拿到了陶安贵和陶平的亲子鉴定备份。

苏锦绣看到罗永堂的那一刻,整个人都有些震惊了,“你不是……”

她看了看周边的同事,将罗永堂拉到边上去说话,“你不是今天带苗苗去见你妈妈吗,怎么在这?”

“拿东西。”

“什么?”

苏锦绣其实能猜到,罗永堂和罗小芳关系那么近,肯定是为了罗小芳的事,罗永堂没给她看,她笑笑,“是陶安贵做的鉴定吧?”

“嗯。”

“你说说,你搞这么麻烦做什么,找我也就一个电话的事。”

“不想麻烦你,你工作还是好好以工作为主。”

苏锦绣怔了怔,看着他,忽然觉得他还挺正直,惯会为别人着想,难怪王苗苗会喜欢他。

“你要是真这么替人家操心,不如多花点心思在自己身上,那个赵喜然没有再来找你吧?”

“没有。”

“我跟你说这个你可能嫌我话多,但我该说的还是要说,你要是哪天为了什么赵喜然,张喜然的,你敢对不起王苗苗,我苏锦绣绝对会跟你拼命,我不管你当什么官,多厉害,该跟你磕的我照磕不误。”

“听懂了没有?”

苏锦绣个子也不算高,甚至对人不足以形成压迫,说话有种半开玩笑的语气,罗永堂却一脸认真的点头,“我明白,谢谢你。”


他拿了单子就走了,没有过多逗留,苏锦绣一头雾水,谢谢她,谢什么?

她刚才说的话可并不好听。

罗永堂没有带王苗苗去见罗雪梅,今天发生的这些事令人不太愉快,他不想让她心情不好,饭后就带她到家里休息来了。

走之前王苗苗是睡着了的,回来开门,发现人并不在床上,他没想那么多,给罗宣打了电话过去。

“舅舅,现在方便吗?”

“永堂,小芳的事我替她跟你道歉,你舅妈惯她,也可能她刚生完孩子还没调整过来,苗苗那边……”

“她没事,很好。”

“那就好,我……我很不好意思。”

“舅舅,我找你有正事。”

罗宣看了一眼窗外,“正事?”

“想跟您单独说。”

罗宣大概就是懂了他的意思,“就在我小区附近的茶馆,你方便过来吗?”

“我现在过来,大概十五分钟。”

“好,那等会儿见。”

闹了一场,他现在过来也不太好,罗宣没有任何责怪他的意思,但心里还是很愧疚,坐了一会儿就换衣服出门去了。

王苗苗做地铁直接去了许明昌的公司,他还是在老公司,据说现在混得蛮不错的,她以前无论和他闹得多厉害,从没想过去他公司闹。

毕竟相爱一场,不能翻了脸就成仇人,她注重仪式感,总想着好聚好散,一别两宽。


但是许明昌这个狗东西,简直是太过分了,不仅离婚后频频给她打电话复婚,甚至还给她父母打电话各种嘘寒问暖,马后炮究竟做给谁看?

单单这些她就忍了,偏偏还纵容金包玉和金将玉诽谤她,她倒要问问许明昌,她究竟有没有婚内出轨!

王苗苗来得不巧,她到公司前台的时候做了登记,说要找许明昌,前台告诉她许明昌出去办事了,让她稍等一下。

果然是升了职,领导的架子也来了,竟然还要人等。

王苗苗喝了半杯咖啡打发时间,剩下的半杯正准备喝完,许明昌就来了,她看到他脑门起火,朝着他走去,许明昌也看到了她。

男人西装领带,老样子,朝她点头一笑,“苗苗,什么时候来的?”

她来前想的是,一定要闹一顿的,闹得他不可开交,闹得他头痛欲裂,闹到他整个公司鸡飞狗跳。

到底是还没调整过来,想在想起来只觉得幼稚。

许明昌身后还有同事,有几个是老员工,认识王苗苗的,简单的招手,点头示意,算是打招呼了。

“许明昌,我找你有点事。”

“可以,那你们先进去,苗苗,你过来吧。”

公司还有个专门的会客室,此刻会客室空荡荡的,没什么人,只有王苗苗和她手里的半杯咖啡,“是不是凉了,我让人……”

“不用客气,许明昌,我就是问你个事,你妈来找我的事,你知道对吧?”

“我妈来找你了?”

“我麻烦你,别装。”


许明昌垂着眸子,眉头微蹙,“实不相瞒,我最近都在加班,小芳不是生了吗,我大姨本来前不久天天过去的,结果不知道前几天跟小芳妈妈闹了什么矛盾,最近这几天没过去了,心情不好,我妈天天陪着她。”

他像是完全不知情,看着她,“也是奇怪,我妈怎么会去找你?她吃住都在我大姨那边。”

“你不知道?”

“我不知道,我骗你有必要吗?”

“你不知道也不能证明你无辜。”

“是,你说得对,苗苗,你有什么话敞开心扉的告诉我。”

许明昌顺着他,他这种男人,想要人舒服的时候可以一点自我都不保留,但实则腹黑,自私,充满算计。

王苗苗扪心自问,自己不是许明昌的对手,也不会花很多时间去跟他明枪暗箭。

“你妈找我,说罗小芳和罗永堂有尖情,让我帮忙找证据,说是帮我看清楚罗永堂是个什么样的人。”

“这样啊。”

许明昌若有所思,“那你怎么想?”

“我觉得荒谬。”

“既然你觉得荒谬,你别理她不就好了?”

问得好,王苗苗抽了抽嘴角,看着眼前这个明明很熟悉,却又好像变了一个人的许明昌,她就看着他,沉默了。

“我妈受了我大姨的影响,可能对小芳有些敌意,我知道你和罗永堂的关系,听到这些是不是不太好受,哎……老人家嘛,她最近超市也不是很忙,空余时间多,你别跟她一般见识。”


她计较,倒成了她跟金将玉一般见识了,成了她心胸狭隘了。

“许明昌,你别拐着弯骂人,你的意思是说我小心眼?”

“哪里哪里,苗苗,我说谁也不会说你,我们之间,用得着说这些吗?我真不知道我妈跟我大姨最近怎么回事,我忙着赚钱呢,实不相瞒,我手里现在好几个重大的项目。”

许明昌说这话的时候揉了揉太阳穴,“我好累啊,现在我一心想搞钱,我预计我手里这几个项目等到了年底能分到十来万吧,可能更多,说不准。”

他这话带着几分故意,故意让王苗苗听到,说完自己又问她,“你超市开得不错,一个月现在能搞多少钱?”

“也不多,但就是比你多一点。”

许明昌在这旁敲侧击,她就直接凡尔赛好了,看了他一眼,见男人抽了抽嘴角,要笑不笑的。

“让你妈别再来找我,也不要在我面前说这些莫须有的话。”

“好,你放心,交给我。”

“还有,你妈和你大姨,另外的一件事,我想问问你该如何处理?”

“还有什么?”

“她们两姐妹告诉罗小芳,我和你婚内出轨,你受了屈辱这才和我离婚。”

许明昌看了她一眼,接近着又看了眼手机,要回信息,王苗苗将他的手机拿开,站了起来。

就这么站着,她比坐着的许明昌要高,她眼神冷漠,“你觉得你妈和你大姨说这种话,是不是对我人格造成了侮辱?”


有了过去的经历,许明昌现在不会把王苗苗想的那么简单,虽然他嘴上说着,你单纯啊,你不懂啊,但实际上他知道,这女人情商高起来也不是个省油的灯。

“我妈和我大姨有没有说过这种话,我不清楚。”

“那我问你,我做过这种事吗?你现在把你的手摸着你的良心,然后亲口来告诉我。”

王苗苗去拿他的手,让她的手放在他自己心窝子的地方,这动作看上去很暧昧,但双方都感觉不到暧昧,反倒成了一种无声的较量。

按照许明昌自己伪装的大男人的气度,他也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和王苗苗翻脸,他笑道,“苗苗,没必要这样吧?”

“好,你摸着你的良心,我特么跟你结婚有没有出过轨?”

“苗苗……”

“许明昌,说话!”她语言带着强烈的碾压的意味。

“我问你,我特么为什么跟你离婚,究竟是你们许家欺人太甚,还是我王苗苗作风不检点才让你跟我离婚,我今天来找你,就是想从你嘴里听一句话。”

她说这话的时候声音都有点颤抖,“人心都是肉长的,出来混的迟早要还,别违背自己的良心撒谎,会不得好死。”

会客室安静的出奇,只能听到王苗苗呼吸的声音。

许明昌被她这阵仗弄的有点不知所措了,若是她来闹,打人,他还可以不得已让保安弄她出去,下来在解决。

饭王苗苗不打人不骂人,这样跟他讲道理,字字诛心,难不成是跟那个警察在一起了学了点攻人的心理课。

以前的王苗苗远远不可能做到这么能克制,早就在听到有人诬陷她婚内出轨就跳起来了,人真是神奇,短短的是时间内能发生这么大的变化。

“许明昌,说话。”

男人看着她,低头笑了笑,“苗苗,你这,你该不会再录音吧?”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xinxijubao@outlook.com)。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情感故事

我爸偏心表哥,让我滚回婆家坐月子

2022-11-11 23:27:10

情感故事

和前夫玩宫心计,我输得一败涂地

2022-11-11 23:34:39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