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利用老男人赚钱,我弟骂我白莲花

晚上吃饭的时候陶安贵过来了。

罗宣对于亲子鉴定的事只字未提,倒是罗小芳,她吃完饭后很快将碗拿出来,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闷闷不乐的,显然还没从白天的事情当中走出来。

万媛疼女儿,去给她倒了一杯水,“小芳,怎么了?”

“没事了,看在你表哥的份上,你们从小不是一起长大,就把这件事过了。”

“我不是再生王苗苗的气,我就是气他,过于偏向王苗苗。”

万媛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好,“人大了,都有自己的小家了。”

“他找个正常的我不说什么,我也不是看不起王苗苗二婚,关键是什么,我之前都说过了……我祝福他们,但那时候我并不知道王苗苗竟然跟许明昌有过婚内出轨,这种人能要吗?”

罗小芳叹了一口气,“她为了掩饰自己的过错,还来挑拨我和安贵的关系,把安贵那边的亲戚都扯上了,妈,你说……”

“好了,好了。”

陶安贵闻声,也连忙过去安慰罗小芳,“小芳,我们别跟这种人一般见识,表哥不一定跟她有结果,犯不着为了这种人生气。”

罗宣正在吃饭,目光森冷的看了陶安贵一眼。

要不是手里的亲子鉴定在,他真以为陶安贵是无辜的,但看上去无辜的人实际上最不无辜了。

他什么都知道,却在这假装不知道,玩弄着所有人的智商。

罗宣没有将东西拿出来,是顾念罗小芳在坐月子,不想让她受打击,二来也是想在观察观察,陶安贵对这件事的处理方式,是否妥当。


没想到,果然没让他失望,陶安贵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流氓,无赖。

你跟他谈什么道德,等于对牛弹琴。

“安贵,你二姨究竟有没有找过她?”

“你还不信我的话?”

罗小芳看着他,“我只是……”

“行,就算我二姨找过她,说了点什么,那估计也是他们之前的恩怨,他们之前是一家人,你知道的,有什么乱七八糟的我也搞不懂,说点话见面也是正常的,我哪儿知道那么多。”

“王苗苗这个人满口胡诌也不是一天两天,她把黑的说成白的,她自己行为不端诬陷人,也不是没可能的,她跟我而已见面说什么没人知道,我二姨岁数大了估计也不记得,随便她怎么诬陷了。”

万媛点了点头,她自然是帮着自家人的,女儿结婚了,女婿也老实,孩子也乖,她当妈的看着高兴。

“小芳,安贵说得对,你别在想了,这件事就算过去了,你表哥那边你爸打了电话过去,你别想那么多,知道吗?丫头。”

罗小芳当着父母的面,看着陶安贵,“那你到底有没有怀疑过我。”

“我的妈呀,我对天发誓,小芳,我从最开始见你我就爱上你了,我绝对不可能会骗你,我对天发誓,要是我怀疑过你,就让我天打雷劈,出门被车撞死,这总可以了吧?”

“好了,你别说这种话了。”


罗小芳心疼,捂着他的嘴,陶安贵扶着她坐正,“老婆啊,你就好好坐月子吧,我养着你,我去给你洗点水果。”

陶安贵转头去厨房,熟练的开始忙活了,罗小芳流出了感动的泪水,伸手擦了擦眼泪。

万媛安慰她,“别想了,没事的,王苗苗要是有问题,你表哥肯定会及时发现,他会跟你说的,放心吧,他不是傻子,他精着呢!”

罗宣看着她们母子二人,陷入了沉默。

眼下他能做的只有等了,现在不是合适的时机,但是他可以肯定一点,陶安贵不是良人。

过年的日子没几天了,于珍香准备过年要用的东西,家里忙活了起来,她跟江爱国早出晚归,就跟亲姐妹似的。

王苗苗时不时去批发市场找王京华聊天,学超市的经营,得到了不小的收获。

王子阳在王京华的带领下日子也越过越好,工作稳定,工资也稳定,偶尔还能帮王京华处理一些事。

估计是相处的时间太长了,王京华明明知道王苗苗是有男朋友的,但还是打心里欣赏她,至少他觉得那只是一种欣赏。

可是在王子阳看来,实在是不对,王京华对她比之前对她更好,处处照顾她,完全是把她当女人看待了,没当做合作伙伴。

王苗苗呢?忙起来什么都忘了,不睡懒觉了,一大早就过来,批发市场转转,又去超市,有时候吃饭都在看王京华给她准备的一些进货的单子,想把这些供应商的情况统统印在脑海里。

她想不到这里来。


罗永堂消失了足足一周,久到王子阳都以为她和罗永堂分手了。

这天王子阳下班了,恰好王京华也忙完了,提出带两人去吃火锅,车子后座故意放了很多东西,王子阳坐后座,王苗苗只好坐副驾驶。

王京华给她系上了安全带,王苗苗正在给一个供应商打电话谈事,紧接着,王京华又拿了个粉红色的小花朵垫子放在她身上。

王苗苗抱过来,很自然的,继续和供货商说话。

王京华又殷勤的开了一瓶水给她,王苗苗接过来喝了一口,想拧上盖子,王京华接过来,又熟练的将瓶盖拧上了,放好。

这一系列落在王子阳的眼里,简直糟糕透了,他感觉有什么东西正在逃出他的视线范围之外。

到了餐厅,王京华依旧是处处照顾王苗苗,他知道王苗苗吃辣,点的火锅,中途王苗苗吃香菜下到了麻辣锅里面,被呛到,他紧张的过去摸她的后背。

恰好王苗苗穿的一件v领的毛衣,这一低头咳嗽,什么都看到了,王子阳虽然很喜欢王京华,也不能让姐姐被人占便宜啊,他起身过去,“华哥,我来,我来吧。”

王京华去点了个润喉的鲜榨雪梨,递给王苗苗喝,王苗苗喝了一口,喉咙稍微舒服点了,“华哥,谢了。”

“这点小事,何足挂齿,谢什么。”

她笑了笑,脸儿被呛得通红,继续吃火锅。


吃完了后,回去的路上,王京华非要送,但王子阳不愿意,说自己开车带着王苗苗一起就回去了,王京华还是不放心,还是要送

王子阳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让王苗苗坐在他的车上,刚上车没多久,王京华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喂,华哥。”

“苗苗,想不想喝咖啡。”

“啊?”

“你不是想喝星巴克,我去给你买一杯,你等会儿到了楼下先不要上去。”

“大晚上了还是算了吧。”

“那我带点你喜欢吃的点心,睡觉前吃点,我正好有点事在这边停一下,买点东西。”

“华哥不用了,我晚上不吃了,要胖死的。”

“不胖,你太瘦了等不到过年就要冻死,你在车里多坐会儿,我马上到。”

王苗苗应了一声,挂断电话将手机放在副驾驶边上的小盒子里。

副驾驶和正驾驶中间,王子阳放了个很豪华的盒子,专门摆一些小杂物的,上面还有水钻,看上去闪闪发光。

王苗苗问过他,这玩意儿是不是熊燕那个绿茶之前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帮他买的,王子阳说不是,但她觉得肯定是熊燕送的,江洁科不喜欢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

虽然没让她听她的话去找她挑好的女婿,但这次搬家能把王子阳和江洁凑在一起,也算功德一件。

王子阳倒是没什么表示,可熊燕,明摆着是打心里喜欢王子阳的,从饭桌上于珍香经常骂王子阳的时候,她帮着说话就能看得出来。

喜欢一个人的眼神藏不住,动作,语气,还有神态……


王苗苗殊不知,自己正在揣测王子阳和熊燕的事,边上的王子阳就在准备减速,将车子停在了路边上。

王苗苗以为他要买东西,打了个哈欠,但是过了几秒钟,看他没动静,且目光一直落在她身上。

这眼神,怎么看上去好像要刀她似的。

“你不下去买东西啊?”

“我下去买什么东西?”

“那你停什么车?”

王子阳心里一股火,“我问你,你跟华哥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

“你跟罗永堂分手了?”

“你胡说什么?”

“没分手你怎么跟华哥走那么近?”

王苗苗:???

她好不容易把心态摆平让自己千万不要恋爱脑了,专心搞事业,这不?最近殷勤的跑去批发市场和超市,就是想把自己的事业搞得更好,多学点东西。

王子阳这是瞎了吗?

“我最近是在学习啊,我知道的太少了,也不能一直靠华哥。”

“你靠的少了?你在学习,看各种资料,他负责帮你找,还给你端茶递水,姐,你是不是太过分了,你还想脚踏两只船啊,你比我还要不道德。”

“你放屁。”

“反正我懒得管你,你跟谁好都行,你就是别脚踏两只船。”他一个男人都快看不下去了。

“我……我……”王苗苗气得不行,“王子阳你是不是有毛病?”

“你说你没跟罗永堂分手,他人呢?”

“他办事去了,出差了。”

说到这,王苗苗才突然想起来,王子阳背着她曾经给罗永堂打过电话的,也就是说这个弟弟其实很支持她的选择,只是实在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才对她发火的。

她正要说什么,王京华敲了敲车窗,她将门打开,男人递了一包精致的小点心,“怎么突然停车?”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情感故事

疯狂红娘

2022-11-12 23:37:06

情感故事

该走的也许不会走,但是该来的总会来

2022-11-13 21:05:0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