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淑真《初冬书怀》

初冬书怀

朱淑真〔宋代〕

触目圆池景,荷枯菊已荒。

风寒侵夜枕,霜冻怯晨妆。

江上风翻赤,庭前橘带黄。

题诗欲排闷,对景倍悲伤。

 

译文

目光所及,圆池呈现一派初冬景象,荷花已枯萎,菊花亦已荒老。

北风寒冷,侵入夜渐微凉的枕头;霜风凄紧,清冷入骨,清晨怕冷不想去床梳妆。

江头之上,北风吹彻,红叶翻飞;庭院之前,橘子早已披上一层黄色的外装。

题诗想要排解心中苦闷,对着萧瑟冬景,却转而倍感无尽悲伤。

 

注释

  • 书怀:书写情怀、抒发感想。
  • 风翻赤:风吹动枫叶,红色枫叶翻滚。

 

赏析

这是宋代女诗人朱淑真的一首初冬感怀诗。
朱淑真的婚姻生活,可以用她在《减字木兰花·春怨》中一句词来概括,“独行独坐,独唱独酬还独卧。”五个“独”字,将诗人一辈子的孤独与悲凉都道尽了。
这首诗正是在这样词句下的一种外溢。诗中只字不提孤独与悲凉,却同样能够让人感受到这种孤独与悲凉
“触目圆池景,荷枯菊已荒。”首联是说,目光所及,圆池呈现一派初冬景象,荷花已枯萎,菊花亦已荒老。这是写“初冬之池景”。
“荷枯”“菊荒”四字,不仅道出了圆池衰败之景,也道出了诗人内心的悲凉情绪。不是“荷枯”了,而是诗人内心枯萎了;不是“菊荒”了,而是诗人内心荒芜了。“孟东寒气至,北风何惨慄。”孤独的诗人,面对北风,面对冬景,不禁联想起自己的身世,百感交集,为颔联写“悲凉”埋下了伏笔。
“风寒侵夜枕,霜冻怯晨妆。”颔联是说,北风寒冷,侵入夜渐微凉的枕头;霜风凄紧,清冷入骨,清晨怕冷不想去床梳妆。这是写“初冬之天气”。
“侵夜枕”,言夜晚寒风催逼之紧;“怯晨妆”,言早晨霜冻寒凉之深。一早一晚,很好地道出了初冬的天气特征,又写尽了诗人的孤独与寂寞。“侵夜枕”“怯晨妆”的背后,是无人陪伴的无尽孤独。
“江上风翻赤,庭前橘带黄。”颈联是说,江头之上,北风吹彻,红叶翻飞;庭院之前,橘子早已披上一层黄色的外装。这是写“初冬之色彩”。
这两句是全诗唯一的暖色调所在。即便在如此寒凉的初冬,依然有红叶翻飞,橘子带黄,仿佛给暗淡的冬天增添了一抹亮色。本来至此,诗风可以转而昂扬向上,可是尾联告诉我们并没有,也就是说有那么一点点的“乐景”,也不能照亮诗人内心的“哀情”,由此可见,诗人内心的“哀情”该有多深。
“题诗欲排闷,对景倍悲伤。”尾联是说,题诗想要排解心中苦闷,对着萧瑟冬景,却转而倍感无尽悲伤。这是写“初冬之心情”。
一个“悲”字,可作全诗诗眼,亦奠定了全诗的感情基调,表达了诗人面对冬景,面对身世,无限悲凉的心情。
朱淑真这首冷到骨髓里的诗,你读懂了吗?想必只有经历过无限悲苦的人,才能写出如此悲凉的诗句吧!其词“断肠”,其诗亦“断肠”,“颜色如花命如叶,生来断肠薄命休”,这就是优秀诗人命途多舛的一种宿命吧。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xinxijubao@outlook.com)。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诗词

好学近乎知

2022-11-9 10:23:25

诗词

白居易《鹅赠鹤》

2022-11-21 21:44:13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