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目睹了一场家暴,最后自己却被关进了监狱

审讯室里,钱楚峰继续提审王雯雯:“我们对你的小说和日记内容进行了走访查证,发现小说里的凶杀过程和凶器藏匿地点都对得上。那把剁骨刀上发现了你和孙杰的指纹和血迹。毫无疑问,孙杰对你采取过残酷的暴力行为,最终你也将他杀害了。”
2015.06.11
日记本不记得放哪里了,今天起用这本新笔记本写日记。
哎,我总是这样马大哈,真希望我能把所有事情都记得清清楚楚。
我妈的记性就非常好,我怎么没有遗传到呢?
她和爸爸去新加坡旅行,临走前想带我一起去,但是我要完成我的小说,必须要专心。
为了让自己认真写作,我断网了,果然今天写得比往常顺利。
晚上我本来想练一会儿瑜伽,但是手指被马蜂叮了还没好,只好放弃。
那只马蜂叮在了我左手小拇指,我涂了紫药水还贴了创可贴,洗手洗澡时会很小心地戴上防水手套,希望能快快好。
后来我躺在沙发上看了一会儿《24个比利》,我觉得这本书对我的小说有帮助。
就在我看书的时候,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情。
我听到楼道里传来女生悲切的哭泣声,声音很低,却像在我耳边哭泣一样。听得清清楚楚。
于是我从猫眼里往外看,走廊里空无一人,鼓起勇气把门打开后,却再也听不到哭声。
正好隔壁邻居开门把垃圾放门口,我问他,有没有听到哭声。他说这么晚了,大家都睡着了,哪里有什么声音?
我住的地方隔音很不好,也许是哪户人家电视机里的声音。如果真是这样,我不得不说,这位女演员功力真好,我都差点跟着哭了。
想到明天我还要早起写作,今天就先写到这里吧。
 
2015.06.12
今天写得不太顺利,心静不下来,总感觉有事情没做。
我盯着电脑,没打几行字,思绪就飘走了。
楼下小孩在玩拍皮球和躲猫猫,又笑又尖叫,真是太活跃了。
我有好几天没出过门了吧。自从全职写小说后,我很少出门,偶尔傍晚时分会去公园里散散步。
这种认真的状态很宝贵,虽然外面的花花世界很吸引我,但我还是努力先写好小说吧。
左手小拇指还没好,除了痛,今天还有些痒丝丝的,因为涂过了紫药水,指尖颜色发黑发紫,看起来有些吓人,还很臭。
再忍忍吧,谁叫我这么不小心呢。
晚上睡觉的时候好讨厌,对面楼层传来了女人的呼救声。
我拉开窗帘,看到与我正相对的房子里,一个男人在殴打他老婆。
我没有看到真人,看的是窗帘上的人影。那个男人的影子非常凶狠,对可怜的女人拳打脚踢,把她揍趴到地上又拎起来甩到墙上。
那女人不断喊救命、哭泣、尖叫。
我很想报警,但是我看到,那男人趴在窗帘中间的缝隙里,死死地盯着我。那双暴戾的眼睛,正在打量我的模样……
我感到毛骨悚然,吓得立马关灯拉上了窗帘。
我还是不要多管闲事,闹得这么大,也许早就有人报了警。
但女人的尖叫声立马消失,我掀开一角窗帘往对面看,那间房一片黑暗,窗帘紧闭,非常安静,好像什么都没发生。
后来我睡不着,特地拿出日记本补上了这段经历,也许可以当作小说素材。
 
2015.06.13
今天凌晨做了个很有意思的梦,起床后忍不住记录下来。
我梦见我的左手小拇指离家出走了,它像根小胡萝卜一样,蹦蹦哒哒地离开了我。
它披上了红色的披风,还化了个浓艳的妆,紫中带红,红里透黑,十分魔幻。
它说要去探险,感谢我这二十多年的照顾,然后它跳进了窗外的绿化带里,还没站稳,就被一个男人不小心踩扁了。
真是出师未捷身先死啊,醒来后看到我的小拇指还在,我放下心来。
我很好奇这预示着什么,于是上网搜了一下,居然还是吉兆,说我桃花运会很好,感情更上一层楼。
但我还没谈过恋爱呢,目前也没有社交的时间,这桃花运要怎么降临呢?
关于昨晚家暴的事,没有人报警,居委会也没有出面管理。
那户人家一直窗帘紧闭,死气沉沉的,不知那个女人怎么样了。
 
2015.06.14
今天听到楼下大妈在聊八卦,说是对面楼一男青年翘了好几天班,电话也不接,公司人事只好找上门来,没人应门,于是向楼里的居民打听情况。
这个男的在大型超市上班,平时迟到早退的情况很多,属于职场老油条。人事让他的邻居帮忙带个话,如果三天后再不回去上班,就炒了他。
啧啧,这人太不负责任了,虽然超市的工作看起来不够光鲜亮丽,但拿了人家的工资,起码履行义务吧,说歇工就歇工,这让人家公司怎么安排呢?
算了,我可管不了这么多。
虽然现在的社会问题很严重,但我只是一个小小的文字工作者,不是政府官员也不是商圈大佬,没有能力改变这个世界。
有时罪恶暴露在我的眼前,我也没有勇气去探究真相、弘扬正义。比如说在楼道里哭泣的女人,比如对面楼被家暴的女人。
身为同性,我没有伸出援助之手,真是冷漠,我讨厌这样的自己。
 
2015.06.15
连着做了几天乱梦,醒来一点印象都没有。是不是压力太大了,我把自己逼得太紧了?
中午给自己煮了青菜火腿粥,闻到火腿的油腥味立马呕吐。但只是干呕,吐出一些酸水。
我好像很多天都没有认真吃饭了,于是给自己煮了素菜饺子。
水饺很好吃,蘸着米醋、酱油和辣椒油,热腾腾的非常美味。胃里好久没这么舒服了,开心!
当我吃好饭下楼倒垃圾时,碰上了一个大妈,她叫我王雯雯。
可笑的是,我纠正她,告诉她我叫李晓岚,她却觉得我在开玩笑。
午睡后写了一个多小时的小说,忽然呜呜地响起了警笛声。
我那会儿状态非常好,才思泉涌,警车开到了对面楼下,一下子扯断了我的灵感,我只好给自己倒了杯水,站在窗口休息会儿。
先是来了一辆警车,两名警察噔噔噔地上了楼,接着我正对面那户人家的窗帘被拉开了,其中一个警察与我打了个照面,我下意识避开了。
不知道那户人家发生了什么事,我想起了那场家暴,也许和它有关。
过来不到半个小时,又呜啦呜啦开来了三四辆警车。
从警车里下来十来个警察,着急忙慌地跑上去了。
我忽然有些心慌,也许是因为小说的缘故。
在小说里,女主被男友殴打后将他反杀,然后躲了起来,改头换面,但是惶惶不可终日。
当我看到警车时,同样有种非常熟悉的恐慌。
后来,我去洗了个澡,洗澡之前特意给左手戴上了防水手套。
 
2015.06.16
今天忍不住接上了网线,手机开机后,很多条信息和电话发送了进来。
有些备注了名字,有些是陌生号码。
我感到奇怪,这部手机对我来说很陌生,我怀疑被谁调包了。
因为发信息给我的人,都称我为“雯雯”,他们问一些我听不懂的话题,有人问我公务员备考得怎么样,有人问我什么时候和“孙杰”结婚,甚至有人提醒我,“再过半个月是你妈的忌日,记得早点订票回家”,我真的感到晕头转向,非常疑惑。
我看着手里的黑色国产手机,感觉认识它又好像不认识,桌面的布置和手机里的文件我有些印象,但是,手机里的消息实在太离奇了,完全是发给另一个人的。
也许SIM被调包了,或者是手机病毒搞的鬼。
不管怎么样,我今天的心情被完全影响了,没有一点心思写小说。
要不然我来修改文章好了。
我从头到尾浏览了一遍小说,出乎意外的是,我感觉写得比我印象中的更精彩。
特别是女主被男朋友殴打的细节,栩栩如生,感染力非常强。
里面写到“她感到自己像是一只泥偶,被无数只铁拳重创,抛起又摔下,碾碎成一滩肉泥和碎骨,躯体向地板四周分解、流散。那个男人的脸扭曲着,幻化成无数的重影,他脸上露出兴奋的陶醉的表情,他感到荣耀,因为他对另一个同类拥有绝对的生杀大权。在他近三十年的卑微人生里,从来没有这样爽快过。”
书里这样描述:“男人睡着了,嘴角带着满足的笑意。他在双人床上舒展开四肢,像君王那般沉沉入睡。她悄悄下了床,在客厅和厨房的地板上兜着圈子。身体很痛,尤其是手指,但她置之不理,因为身体已经不是她的了。那男人在梦里骂了她一声‘臭婊子’,嘟哝着翻了个身。她在很多个夜晚,都会像今天这样无声的游荡,脑袋像极速旋转的列车。
他们马上会结婚,她爸爸一直这样催着她,急于把她送出去。也许自己和一只狗一只猫没有区别。以后继续挨打,直到她的肉体彻底坏透,她就解脱了。
解脱?对,解脱!今晚就解脱,怎么样?像狗试试它的牙齿有多锋利,像猫试试它的利爪有多狠。这只手虽然很弱,但一把刀应该举得起吧。
她的眼睛迸发出幽灵般的光芒,回头看了眼床上的人,随后溜进了厨房,找到了那把粘着血迹的剁骨刀。
去吧,用这具破烂的身体,也玩一玩剁肉游戏。
先绕到那个人的正面,把刀高高举起,对准脆弱的喉咙,劈下去——一刀、两刀、三刀……剁多少刀都可以唷,一个声音在脑海里告诉她。”
我觉得很好,没有修改。
后来,我看了一会儿电视,本地新闻播报了一则极其残忍的凶杀案。
“XX小区6栋302室发生了一起命案……报案人是受害者的人事主管。
据悉,受害者孙杰从11号开始旷工,公司曾派人去该男子的出租屋查看情况,当时敲门无人回应,第二天公司报警。
凶器是一柄长约30cm的菜刀,目前没有找到。凶手在被害者的面部、颈部和腹部剁了一共三十多刀,致命伤是颈部主动脉的第一刀,后面的刀伤或许是出于泄愤。警方正在大力勘破案件,请广大市民不必惊慌……”
看完新闻我莫名其妙地发抖,好像某些关键字词激发了我的恐惧。
在电视机前呆坐了半个小时后,我终于鼓起勇气去翻出我的小说,不断地滚动鼠标滑轮,焦急地寻找某个词汇。
冷汗从我的额头上滚落,我听到远处响起若有若无的警笛声。
眼睛不停地扫描密密麻麻的文字,终于在一个角落里,我找到了那两个字,“孙杰”。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新闻里的凶杀案与我写的小说高度相似?是我目睹了这个凶杀过程,还是新闻是假的,小说也是假的,等我睡醒会发现一切都是梦境?
嘭!桌上的水杯被我撞倒在地,但我顾不得去清理,转身跑到了卧室。
在小说里,女主杀了人后,将菜刀、沾血的衣服装进了一个黑色的塑料袋里,然后回到了自己的寓所,把塑料袋塞在了床下。
我深深地吸气、吐气,让自己冷静下来。但我控制不住自己的颤动和腿软。
到底我是不是做梦呢?
我趴下身子,脑袋贴着地面往床底下看。
漆黑的满是灰尘味的床底下,真的有一个黑色大塑料袋。
我颤抖着手把它拖出来,塑料袋提手上,粘着干涸的血迹,打开之后,我惊吓着往后连连倒退。
里面是一把血迹斑斑的剁肉刀、满是血迹的衣裙,旧日记本、还有一串钥匙,钥匙上贴着“6-302”的小标签,正是对面楼出事的房门钥匙。
当我写到这里的时候,门铃响了……
 
*
A市刑警大队的钱楚峰,是碎尸杀人案的主负责人,他将嫌疑犯王雯雯的日记本和小说都看了好几遍。
小说里清楚地交代了她作案的起因和经过,但是王雯雯矢口否认自己杀了人,并坚称自己叫“李晓岚”,没谈过恋爱,是个作家,父母在新加坡旅游。
但是据他们所知,王雯雯今年春天从超市离职后,一直在出租屋里备考公务员。
她的老家在隔壁城市,去年在她父亲前往新加坡出差期间,母亲因精神崩溃自杀了。
她与男朋友在超市工作期间认识,对方对她进行过多次肢体暴力和精神控制。
在她最终复仇之前,已经萌生过多次反抗的想法,这些都是从她旧日记本中得知的。
 
除了她的精神状态堪忧外,她的身体状况也非常糟糕。
女法医告诉他:“小姑娘身上到处都是伤痕,新伤旧伤遍布,最吓人的是,她的左手小拇指已经断成了两截,伤口化脓腐坏,坏指缠在了创可贴里,不小心掉到地上。她不肯就医,坚持认为自己只是被马蜂叮了一下。”
“怪可怜的,大概是因为接受不了自己杀人,激化出第二人格,从而保护精神免于崩溃。”钱楚峰接着问道,“她的手指是怎么断的?”
“被人用刀剁下来的,用的是那把剁骨刀。”
 
*
审讯室里,钱楚峰继续提审王雯雯:“我们对你的小说和日记内容进行了走访查证,发现小说里的凶杀过程和凶器藏匿地点都对得上。那把剁骨刀上发现了你和孙杰的指纹和血迹。毫无疑问,孙杰对你采取过残酷的暴力行为,最终你也将他杀害了。”
王雯雯脸上有好几处淤青,她的眼袋大得吓人,嘴唇干裂气泡,像老了十多岁。她咯咯咯地笑道:“你们找错人了,我叫李晓岚。那起凶杀案只出现在我的虚构小说里,我可没有杀过人。我,我最多算见死不救,之前有女人被欺负了,我没有伸手帮助她……”
王楚峰和同事对视了一眼,感到头疼,他举起一叠材料和一个日记本说:“你在日记本里描写的走廊哭声和对面楼家暴事件,我们查证过了,的确发生过——”
一听这话,王雯雯露出欣喜的目光,说:“我就说我没撒谎——”
“但是,”钱楚峰打断了她,“据周边居民反映,走廊的哭声发生在上个月,家暴发生过很多次,最近一次是6月10晚上,也就是孙杰遇害的那个晚上。也就是说,上个月你遭遇家暴后曾经蹲在楼道哭泣,在6月10号晚上,被孙杰殴打的人是你自己。至于后来记录在日记里的事件,只是你人格解体后产生的幻觉。”
“不不不,你在骗我……”王雯雯脸色苍白地说。
钱楚峰同情地叹了口气。
 
*
我叫李晓岚,是一位潜力无限的小说家,最近写了一本关于女性反抗暴力的书,受到很多人喜欢。他们夸我文笔很好,叙事功底强有力,细节震撼人心。
你问我“他们”是谁?
他们是一群穿制服的人,把我带到了有铁丝网和栅栏的地方。那里很干净,作息很规律,并且大家都很喜欢我。我喜欢这里的秩序、它带给我安全感,与我之前住过的地方相比,这里简直是天堂。我想我很快可以动手写下一部小说。
唯一遗憾的是,我的左手小拇指离家出走了,至今没有回来。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xinxijubao@outlook.com)。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真实故事社会

突发重案-陕西商洛发生重大刑事案件

2022-11-9 9:58:08

真实故事

新中国第一悍匪-周向阳(2)

2022-11-18 15:35:1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