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都市

黑塔军团的职责已经发生了改变,他们同变异人一起清理旧时代遗留下的污染物,协助研究院研究分解辐射污染物的转基因植物,他们同变异人喝酒,光明正大地恋爱。在被污染物侵蚀了多年的大地上,姜晨星看到了一株浅绿色的小草,它胆怯地探头,在触到阳光后挺直了身子,大胆地接受着阳光的冲刷。

01.  地下城

危机纪元303年,姜晨星十四岁。

“我向黑塔提交了报名表。”她向坐在高墙上晃荡着双腿的女孩喊道,“你要不要和我一起,我们可以成为搭档。”

无名啃完最后一口苹果,右手一扬将果核准确地抛入远处的垃圾桶,她轻盈地从墙上一跃而下,在姜辰星的身边稳稳落下。

“为什么?”她冷冷地问道。

“因为我很希望和你成为战友。”姜晨星紧张地瞅了一眼她那性格强势的朋友,“你一看就很适合黑塔的工作,既聪明,又有力量。”

“我问你为什么想加入黑塔。”

她惨白的脸紧绷着,一双与肤色极不相配的黑眼睛紧紧盯住姜晨星的眼睛,她的眼瞳又深又大,即便目光中毫无恶意,也不免让旁人看了心里发毛。

“因为我想看一眼真正的太阳。”姜晨星回答,“在地下都市建立之后,只有黑塔的成员才有机会到地表上去。”

姜晨星所在的地下城是三百年前建立的第四号都市,据说在这之前所有人类都居住在地表上,呼吸自然的空气,晒着真正的太阳。

她遥望着都市穹顶的模拟日照灯,饱含憧憬的目光却穿透它向更远的地方望去。

她在地下城出生,在地下城长大,抬头仰望的只有人造的日光灯和星空投影,对地表唯一的了解只能来源于黑塔成员茶余饭后的闲谈。

他们说,地表的环境根本不适合人类生存,旧时代残存的辐射和污染会侵蚀他们的健康,在断壁残垣之间,还存在着随时可能夺人性命的食人怪物“温迪戈”,这些怪物便是夺走大量黑塔士兵性命的元凶。

即使如此,她还是和地下城的每个孩子一样渴望前往地表,即便唯一的途径是加入伤亡率极高的黑塔先遣军团。

“我会去报名。”无名叹了口气,“但你得做好心理准备,地上的一切可能远远不如你想象中的美好。”

“说得好像你上去过似的。”姜晨星笑了,露出俏皮的小虎牙。

 

02.  黑塔

姜晨星成功通过黑塔的测试,成为黑塔军校的一名预备战士。

他们必须花上整整两年时间对身体进行改造,否则将无法在地表恶劣的环境中生存下去,如果能成功完成改造,将正式进入军校开展为期四年的学习,在通过所有课程后方能加入黑塔。

六年,她最美好的少女时光在实验室和训练场中度过,强化药物在血液里翻滚,如蚂蚁啃噬心脏般的疼她忍了;搏击训练场中鼻骨断裂,关节脱臼的痛她忍了;狙击训练营里,毒蛇滑进她的衣领,伸出血红的信子舔舐她的脸颊,她硬是强压住恐惧和恶心趴在隐蔽物中一动不动。

两千多个日夜里,她的队友换了一批又一批,绝大多数在药物强化阶段就被淘汰,剩下的不是在训练初期就痛哭流涕主动请求退学,就是不堪忍受严酷的训练转入城市护卫军团。

到毕业的那天,从入学之际便待在姜晨星身边的队友,就只剩下无名一人了。

“我以为你在头两年就会主动放弃。”无名的脸上浮出一丝笑容,“真遗憾,以后身边要挂上个拖油瓶了。”

“你也太小看我了。”姜晨星不满地说道,“一直在训练中偷懒的是你吧,还好意思说我没毅力。”

“这些训练本来就是毫无意义的,再说通过就行了,为什么要那么努力。”

姜晨星一句话噎在喉咙里,无名说得没错,从入学到毕业,她一直是同龄人当中的佼佼者,别看她总在训练课上偷懒甚至逃课,成绩却遥遥领先。

“我认为在高科技时代靠提升身体素质来增强军队战斗力很蠢。”她向怒气冲冲的教导主任解释,“你们明明能制造出更棒的防护服和武器来抵御地表污染以及抗击那些所谓的食人魔,为什么要执着于提升我们的肉体素质。”

“组织有组织的安排,你一个学生,竟敢公然反抗。”主任冲她大吼,唾沫星子喷了她一脸。

“喔,不敢不敢,我好害怕。”她一脸无所谓地耸耸肩,“为了坚决执行组织的安排,我现在需要去射击场进行训练,请主任批准离开。”

她任性,但成绩优异,这也许是得益于她那异于常人的身体特征,纤长的四肢让她行动敏捷,远高于普通人的肌肉和骨密度让她拥有更强的力量,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她那惨白的皮肤和过大的虹膜,有学生私底下议论,说她和传说中的温迪戈形象相似。

“那你们夜里记得关好门窗,小心我半夜爬进来挖你们的脑子。”每每听到这些传闻,她总呲牙咧嘴地吓唬那些散布流言蜚语的学生。

姜晨星猛地用胳膊肘顶她,将她从回忆中拉了出来,她猛地抬头,正对上市长冷峻的脸庞,不知为何,姜晨星总感觉他看向无名的眼神中有一股莫名的伤感。

“进入黑塔后,就是一名真正的军人了。”他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永远别忘了你的初心是什么。”

“是,市长。”她啪地敬了个礼,“希望您也没有忘记。”

 

03.  地表

“温迪戈,是活动在地表上的食人怪物,它们强壮,残暴且嗜血,喜好食用人类甚至是同类相食。”队长徐峰打开投影仪,一个肤色惨白却身体强壮的怪物出现在众人面前。

它形容枯槁,硕大的骨架上包裹着一层灰白干燥的皮肤,塌陷的眼窝中是一对没有眼白的黑瞳,血红的大嘴中满是尖利的牙齿,宛若从地狱中爬出来的恶鬼。

“根据司令的指示,我们黑塔的战士在发现此类怪物时应立即击杀,切勿放过一个。”他补充道。

“市长的通告是尽量避免与他们接触……”

“说话打报告!”徐峰厉声喝道。

“报告,市长最新通告说了,发现此类生物应尽量避开而不是与之相互残杀。”无名不甘示弱。

“相互残杀?”徐峰冷笑一声,“你把它们当成什么,同类吗?”

“或许是我用词不当,但我现在不明白应该执行谁的命令。”

“黑塔直属军部控制,率先执行司令的命令,战士无名,你是想闹事吗?”

“不敢,我绝对服从上级安排。”她识趣地闭嘴,摆出一副乖巧听话的样子,眼睛却还在咕噜咕噜地到处乱转,不知在打什么主意。

“在地表行动时,必须时刻戴好耳机与基地联系,如若私自取下耳机,将被依军法处置。”徐峰终于结束了他的演讲,示意众人戴上耳机。

“出发。”他下了命令。

他们排着队依次走进透明的筒状电梯,电梯在发出一声叮铃声后迅速上升,姜晨星趴在电梯边缘,看着地下城在她脚下迅速远去。

二十岁那年,姜晨星终于踏上地表,却未见到她心心念念的太阳。

太阳被浓黑的云遮在幕后,空气中还残存着化学品和烟尘的气息,姜晨星被呛得嗓子发痒,正准备咳嗽,却被徐峰一眼瞪了回去。

“安静。”严厉的声音从耳机中传来,“温迪戈的五感是人类的三倍,别让它们先发现你。”

周围都是旧时代留下的断壁残垣,死一般的寂静笼罩着众人,闷热而潮湿的空气侵袭着他们的身体,姜晨星不自觉地拉了拉口罩,汗水湿透了她的后背,脱水和缺氧让她有些晕眩。

身旁的战友递过水壶,姜晨星拉开口罩咕噜咕噜地灌了几口,“你真不走运,第一天就碰上最差的日子。”那人小声嘀咕。

“什么?”

“我们遇到了雾霾天。”那人冲她努努嘴,“四号地下城位于亚欧板块东南部,在旧时代就是重工业区,空气污染严重、湿度大、气候炎热、少有冷空气活动且空气流动度低,旧时代覆灭后程度更甚,自然容易形成雾霾天气。”

“那就是说不是雾霾天就能看到太阳咯。”姜晨星的眼睛重新亮了起来。

“也不是,得看运气,我在黑塔工作了快有五年了,看到太阳的次数也屈指可数。”

“唐恩,你聊得挺欢啊,想吃一顿大头队长的皮鞭吗。”无名的声音在二人身后响起。

“别这样,无名。”那人笑嘻嘻地跑开了,“你在会上反驳大头的时候不也挺开心。”

“你们很熟?”姜晨星惊讶地问道,她们才刚加入黑塔,按理来说和老成员还只停留在互相知道名字的程度,应该不能这么熟络地开玩笑。

“算是吧。”无名给了她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她若有所思地望着前方,姜晨星注意到她的腰带处有一处凸起,似乎藏了些什么东西。

队伍突然停了下来,徐峰打了个手势,走在队伍中间的几人迅速从背包里掏出仪器开始测量,他们是负责勘测地表环境变化的研究员,承担着地下城的希望。

一名队员突然发出一声惊呼,徐峰快步跑了过去,人群为他让开一条道,一具早已腐烂发臭的尸体撞入姜晨星的眼帘。

“上次出来的部队与地表种族发生了正面冲突。”唐恩不知何时站到了二人身边,“我们这边死了很多人,他们也是。”

他没有用食人魔或者温迪戈这些称呼,姜晨星敏锐地注意到了这点,“教官们说,温迪戈食人。”她指了指那具还算完好的尸体,“那为什么,它们不吃掉那人的遗体?”

“你很快就会知道了。”

尖利的哨声刺入她的耳膜,姜晨星被唐恩撂倒在一堵石墙之后,数以百计的温迪戈朝他们涌来,她听到了枪声,温迪戈的嘶吼声让她心悸,她端起步枪,瞄准离她最近的怪物的脑袋。

“都别动,冷静,冷静!”唐恩突然跳了起来,向众人挥动手臂,“队长被劫持了,蠢货们,你们想看着队长送命吗。”

枪声很快就停了下来,脸色发青的徐峰被一只温迪戈用枪顶着脑袋站上一处高地,人类的力量远不如温迪戈,战争才一开始,他就被早就隐蔽在废墟中的两只温迪戈摁倒在地卸了枪。

“黑塔军团第三支队的,继续作战。”他冲还在犹豫的队员们吼道。

“使不得啊队长。”唐恩向前一扑跪倒在地,“我们第三支队的兄弟们跟了您这么多年,要是眼睁睁看着您去死,那我们不是畜牲吗。”

“给老子闭嘴,你这怂包软蛋。”徐峰将怒火全部转移到了唐恩身上,“死在战场上是军人最高的荣誉,你在干什么,对敌人下跪?”

他试图摆脱两只温迪戈的控制,在挣扎当中,一只耳机掉了下来,温迪戈发出一声嘶吼,徐峰的脸色在那一刻变了,他突然像是失去了全部力气,双腿一软瘫倒在地。

“把耳机取下来。”唐恩站起身子,朝众人喊道。

鬼使神差地,姜晨星在他的指令下摘下了耳机,与此同时,她终于听清了来自温迪戈的声音。

那哪是什么不明意义的嘶吼,尽管声音与人类相比较为低哑,但那确确实实就是人类的声音。

 

04.  温迪戈

雾霾渐渐散去,在黑暗中,姜晨星看到了几颗模模糊糊的星星。

徐峰总算从打击中勉强恢复了神智,他狠狠地对准唐恩的屁股踹了一脚,后者摔了个狗啃屎,在无名的嘲笑声中揉着屁股缓缓坐起来。

“你们俩和温迪戈他们合作?”徐峰锐利的眼神从二人身上一一扫过。

“不是我们,是市长。”无名凑近了一点,在他耳边低声说道,“接下来请您不要打断我,我会告诉您我们这么做的理由。”

在很久之前的旧时代,世界上没有所谓的温迪戈,人类幸福快乐地生活在阳光之下。

X—031号彗星的出现打乱了平静的一切,科学家们根据它的运动轨道预测它将与地球直接相撞,撞击产生的冲击力将毁掉整个地球的生命。

那是人类抛开种族、国籍的第一次合作,为了人类的生存,各国竭尽全力共同制造并安装了第一台高能激光炮,通过激光的力量改变彗星轨道形成反作用力,最终成功避免了人类史上的第一次灭顶之灾。

彗核与地球擦肩而过,死里逃生的人们相互拥抱,喜极而泣,没有人在意横扫地球的彗尾,直到第一个变异人的出现为止。

彗尾扫过地球的第二年,开始有人诞下奇怪的婴儿,他们皮肤苍白外貌丑陋,形象酷似美洲恐怖传说中的食人怪物温迪戈,他们身体强壮,但其中有九成婴儿智力处于人类的亚正常水平。

人们对这些似人但又不像人的孩子产生了本能的恐惧,但出于人道主义精神并未对其施加伤害,直到第一起变异人杀人案的发生。

那是一起抢劫杀人案,和许多抢劫案相似,犯罪行为人因家境贫寒,母亲重病无钱医治而不惜铤而走险,唯一不同的是,犯罪行为人是个变异人,这一层身份加剧了这一行为的罪恶。

人类对变异人的恐惧被引爆了,大规模针对变异人的游行示威开始,变异人在学校、社会上开始受到公然的歧视,越来越多的变异人在压抑中变得暴躁易怒,也加剧了变异人作案率的提升。

人们恐惧地发现,变异人的基因会遗传给下一代,生出新的变异人,政府开始制定法案限制变异人的权利,有的国家为了避免变异人的诞生甚至会强行为变异人进行绝育手术,变异人和人类之间的战争彻底引燃,世界陷入战争和混乱当中。

变异人当中也存在着一成智力与人类不相上下的群体,他们当中很快就出现了统领变异人的领袖,在长达十余年的战争过后,核武器被推出使用,随之而来的辐射和污染使地表生物趋于毁灭。

人类被迫搬入带有净化过滤系统的地下城,能够抵御辐射污染的温迪戈留在了地表,在旧时代的废墟中夹缝求生。

地下城的人们不愿再承认他们是同自己一样的生物,他们将这些变异人称为食人的恶鬼——温迪戈,并将历史中属于他们的一段抹去了。百年过后,最后一代旧时代的幸存者也去世了,这段历史也被尘封在了时代的灰烬中。

“就是这样。”无名打了个哈欠,“现如今还知晓这一切的除了变异人之外只有地下城的高层,而市长先生希望改变这一切。”

徐峰从臂弯中抬起头,不过半天的工夫,他的头发已经白了一半。

“我们黑塔存在的意义是什么?”他浑浊的眼球中滚出一滴眼泪,“黑塔军团建立已有五十余年,为了剿灭温迪戈,军团有多少人牺牲,现在却告诉我,温迪戈是和我们一样的人类,那我们做的一切又是为了什么。”

“为了人类懦弱无知所造成的笑话。”无名发出一声冷笑,“队长,其实我们早就应该看出来,他们和我们一样会使用武器,能坚持作战,和我们一样有家庭有情感,只是我们没有人敢承认,我们都活在地下城构建的枷锁之中。”

“所以才需要有人打破这一切。”唐恩热切的眼神投向徐峰,“为了不再有人成为那个笑话。”

“为什么选择我?”

“因为您是地下城的英雄,地下城的每一个人都知道您立下过多少战功,而且我们都相信您,相信您会为了人类的未来而战。”

无名的眼睛在黑夜中闪闪发亮,在那双深黑色的瞳孔中,徐峰看到希望的火焰在熊熊燃烧。

徐峰笑,他用力在她肩上拍了两把,“军人的天职是为人民战斗流血。”他将烟蒂扔在地上狠狠踩灭,“第三支队的战士们听着,从今天开始,我们的任务将全盘改变。”

 

05.  试验场

一号地下都市发动政变,与此同时,隶属第四都市的黑塔军团第三支队带回了两名温迪戈代表。

他们没能按照原计划直接在市长的带领下向群众揭露真相,因为他们才走下电梯,就被全副武装的城市护卫队团团围住。

“徐队长,看不出来啊。”杨司令的脸色挂着皮笑肉不笑的怪异神情,“身为军人,竟敢公然违抗军令,不仅带领全队战士在地表摘下耳机,还带回了食人怪物,徐队长,你觉得应该怎么处置这种公然违抗军令的败类?”

“我的一切行动都是为了人民。”即使被枪顶着脑袋,徐峰依旧面不改色,“倒是杨司令,您明明知道真相,却欺骗部下、欺骗人民,使无数战士白白牺牲,这又应该如何处置?”

“那小子还真全部说出来了。”杨司令冷笑一声,“我果然没猜错,这新上任的市长是个危险品,不过没关系,手握军权才是掌控权力的关键,至于你们,将按叛国罪依法处理。”

一名小兵跑到他跟前低声说了什么,杨司令脸色变了,“先全部关进禁闭室。”他向副将嘱咐,便带着几个士兵匆匆离去。

姜晨星早就脱掉了外套,仅穿着一层单衣在通风管内爬行,徐峰的第三支队不过是诱饵,而她和无名将要做的事情才是击碎地下城原有统治者最有力的子弹。

她们走的是地下城通往地表的一处秘密通道,这条通道仅有地下城高层知道,因而未配备人手把守,此刻二人已成功摸进试验场,以找寻培养黑塔战士的真实目的和方式。

仅仅凭借惨痛的历史和变异人悲惨的经历最多能唤起地下城人民对变异人的同情,真正能使人主动站起来反抗的,往往是出于与之切身相关的利益。

将近百分之二十的孩子在十四岁那年会参与黑塔的改造测试,但其中只有约十分之一的孩子能走到最后,剩下那百分之九十,将带着一身伤病黯然退场。

而留下来的这些,寿命较普通人来说也短了不少,强健的体魄和抗辐射污染能力快速消耗着他们的生命,故黑塔战士在坊间得到最多的评价便是“天妒英才”。

而这一切,仅仅是为了对抗不存在的敌人,和供研究院进行人体改造适应新地表环境的研究。

五十多年来,多少人为此而死,多少人活成了笑话。

无名抽出绑在腿部的匕首撬开螺栓,双手撑住管壁跳了下去,姜晨星紧紧跟在她的身后,“你找纸质文件,我去电脑那里看看。”

无名瞟了她一眼,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你还真冷静,是个真正的军人了。”

姜晨星的手指在键盘上快速敲打,很快将密码破解,并找到了为改造手术而使用的副作用极大的违禁药物,甚至直接在人体上试验新药的证据,她以最快速度将东西传给市长,便扭头去帮助无名。

“杨司令之流还真可恶。”无名骂道,“看着这些,他们招收了许多身体素质根本达不到改造标准的孩子来尝试新药,若孩子残疾甚至死亡便将责任推到孩子本身体质上去。”

她嘴里不停地吐出脏话,手上拍照的动作倒没停下,“看看这个。”姜晨星递过去一份文件。

“造就温迪戈基因突变的成因来自于一种太空病菌,该病菌会引发人类染色体以及所携带的基因变异,近九成感染者X号染色体出现异常,此外主要涉及基因有PRDM16、TP63……”

“涉及外貌和智力的基因。”姜晨星总结,“他们是病人,但却被当作魔鬼对待。”

“编号0031,出现明显温迪戈外形症状。”无名继续往下读道,“母体已进行绝育手术。”

在温迪戈和普通人类之外,还存在着一群表现出人类外形特征,却含有变异人基因的可怜人,他们以人类的身份诞生,却极有可能诞下变异人婴儿,地下城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因此每一名母亲在生育时都要由专门医生助产,如若生下异常婴儿将直接按死胎处理。

爆破声打断了二人的行动,二人迅速找到掩体隐蔽,无名抽出相机储存卡塞进内袋。

“发现暴徒,立即击毙。”是杨司令的声音。

无名举枪,精准地打在几人的手臂上,让他们无法举枪,却也不至于死亡。

“是你啊,温迪戈小鬼。”杨司令发出一阵狂笑,“你是在害怕吗,害怕我们发现你暴力嗜血的一面。”

“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相信你早就猜到了。”无名冲姜晨星挤出一个微笑,“我是人类和变异人的混血,这个时代最肮脏的存在。”

 

06.  无名

大概是二十多年前了,那时市长还只是战士张怀德。

他怀着每一个地下城孩子都有的抱负加入黑塔,在地面上探索,与嗜血的怪物战斗。

直到那一天,他与战友不幸陷入沼泽,在绝望中,是温迪戈救了他们。

温迪戈把他们带回营地,为他们包扎,起初他们还以为这是要将他们养肥了再吃,但他们却对他们十分友善。

在一次晚会上,张怀德在喝得酩酊大醉之后不慎摘下了耳机,如此一来,他清楚地听到了温迪戈的声音。

也就是在那时,战友与一名温迪戈女子互生情愫,甚至为了她留在了温迪戈营地。

张怀德婉拒了战友让他一同留在营地的邀请,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既然知道了真相,那就要揭露真相,改变现状,而不是懦弱地逃避。

再见到战友,是在一次围剿行动中,他的战友和那个温迪戈女子搂在一起,永远长眠在了这块肮脏的土地之上。

他们的中间还夹着一个幼儿,是个刚满周岁的女孩,张怀德将她抱了起来,她笑着抓他的衣领,嘴里发出咯咯的笑声。

他把孩子抱了回去,说是温迪戈不知从何处掳走准备食用的婴儿,孩子取名无名,无父无母,没有姓名。

二十多年来,张怀德走得步步惊心,他从黑塔退役挤入政坛,唯一的目的便是发展反抗势力,揭露历史真相,他无力抚养战友的孩子,只能将她送往福利院。

无名和任何一个人类孩子一样单纯可爱,唯一不同的是,她天生便患有少见的超忆症,她能记得从出生开始的每一件事。

记得父母被杀的伤痛,记得在经历人体改造时所承受的苦难,同样也记得人类和温迪戈之间惊心动魄的爱情,记得世间每一份美好和善意。

人类啊,懦弱又卑鄙,勇敢又良善。

无名听到了门外传来的枪声,她知道,是支持张怀德的援军来了。

杨司令见大势已去,干脆丢下枪,拉开衣襟露出绑在腰上的炸药,“温迪戈小鬼。”他冲无名喊道,“你现在有两个选择,打死我,或者我按下炸弹开关。”

无名抬手打穿他握着炸药开关的手掌,被绑在腰上的计时器却开启了倒计时,杨司令发出一阵狂笑,“炸弹开关与我的心脏相连,只有让我的心脏停止跳动,才能阻止炸弹爆炸。”

“你真是个变态。”无名在黑暗中喊道。

“说起变态,你亲爹才是最变态的那个呢。”他玩味地舔了舔嘴唇,“爱上一只肮脏、恶心的食人魔的男人,你能想象他是怎么将舌头伸进那怪物散发着腐臭的尖牙之间的吗?”

“所以我杀了他,对,我杀了他!”他的整个面部变得扭曲而疯狂,“我先剁了那个母的,他还想来救她呢,所以我一枪打进了他的心脏。”

“闭嘴!”无名大吼一声,她开了枪,却因为颤抖而一枪打偏。

“你看看,你看看自己。”杨司令哈哈大笑,“你照照你那张病态的脸吧,你果然和每个温迪戈一样,残忍、暴力、变态。”

一声枪响,杨司令像块木头一样直直向后倒去,姜晨星将手枪插回腰带,眼神平静地抱住了无名。

“已经没事了。”她轻声说道,“太阳,就要出来了。”

 

07.  终章

25岁,姜晨星第一次看到太阳。

没有雾霾,没有乌云的遮挡,镶嵌在蓝天之上,火热又温柔的太阳。

在满目疮痍的大地上,生活着一群最坚强最美好的人类,他们在刀尖上跳舞,在火焰中歌唱。

黑塔军团的职责已经发生了改变,他们同变异人一起清理旧时代遗留下的污染物,协助研究院研究分解辐射污染物的转基因植物,他们同变异人喝酒,光明正大地恋爱。

在被污染物侵蚀了多年的大地上,姜晨星看到了一株浅绿色的小草,它胆怯地探头,在触到阳光后挺直了身子,大胆地接受着阳光的冲刷。

那一刻,姜晨星明白,这个世界真正重启,旧时的一切终于落幕,而他们,这群最勇敢最善良的人们,将承载着全人类的命运,在新时代中阔步向前。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短篇小说

总有刁民觊觎我

2022-11-12 22:48:47

短篇小说

师傅给我铸天下最好的剑,就是为了让我杀了他

2022-11-18 15:41:3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