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王妃想生子

前情:

而她兜里的这颗糖,并不能给他尝一口,再送给别人。

“到底是为什么啊?”叶娇的桃花眼里露出疑惑,有些心软地握紧那颗糖果,询问道,“到底为什么,喜欢我。”

第82章:

一阵风吹过,屋檐的雪花纷纷扬扬飘落。

严从铮看着叶娇疑惑的表情,看着她额头的雪花,看着她的眉眼和红唇。

他曾羞于注视她的面容,因此错过多少美景良辰。他曾事事谨小慎微,如今就疯一回。

“因为你说要去看桃花,就骑马出城去看;要吃烤红薯,就算是下着大雨也出去买;你不结交讨厌的人,不原谅背叛和伤害。你随性、洒脱、自由、真实,站在你身边,我会觉得时间过得很快,像站在春天的风里。”

这个解释有些深奥,叶娇依旧不太明白,但她走到严从铮面前,抬起头试探着问:“现在是冬天,看不到桃花。不过……你想吃烤红薯吗?”

 

严从铮忍不住笑了,他抬起手,想抚落叶娇身上的雪花,却又没敢做出逾矩的动作。

“或许因为这么多年,我的身上像是捆着枷锁。说违心的话,做厌恶的事,所以向往能像你一样,所以想跟你在一起。”

“是因为这个啊……”

叶娇抬起手,自然地拍落严从铮肩膀上的雪花,像多年前那样,无拘无束地同他相处。

“我告诉你这么做的秘诀,”她眉眼弯弯,露出洁白的贝齿,“不要再做那么好的人,要随心所欲,对自己好一点。”

 

严从铮露出沉重的笑。

“哪有那么容易?”

“容易!”叶娇笃定道,“因为你开心了,关心你的人才会开心。至于别人,管他呢!”

她挥一挥衣袖,赤狐大氅像云霞般甩开,动作干净利落。

“很多人都关心你,比如我,比如长公主府的舒文。”

听到舒文的名字,严从铮的表情有些僵硬。他凝聚情感的眼神一瞬间散开,笑容也收敛,同叶娇道别。

叶娇还想再说什么,严从铮已经迈步离去。他慌张的身影,像是被人揭穿了什么般,仓皇失措。

 

宾客散去,安国公府也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叶娇在前厅,踢一脚喝到烂醉的叶长庚。

他今日志得意满,听了许多恭维奉承,也认识了许多朋友。那些曾经把他拒之门外的权贵,都眼巴巴来结交他。

低眉顺眼、说尽好话,哄得人心花怒放,不知不觉就喝多了。

见到叶娇,叶长庚抬起头,对她咧开嘴笑。

“妹妹,”他拍着胸口,满脸通红,大声道,“以后有哥哥罩着你!”

“算了吧,”叶娇从丫头手中接过湿毛巾,按在他脸上,“我同你说三件正事。第一件,明日到兵部报到,要不骄不躁不露锋芒;第二件,吐蕃使团那些人,要离他们远一些;第三件,今日来的这些人,还不能算是朋友。小心提防,总没有错。”

 

叶长庚拿着毛巾擦脸,眉毛扬起,乐呵呵道:“了不起啊,你这教训人的语气,越来越像父亲了。”

他说着站起身,在桌子上寻找。

“桃酥呢?叶柔做的桃酥呢?我要给父亲送一盘。”

服侍的婢女连忙回答道:“剩下的桃酥,都被白公子打包带走了。”

叶长庚顿时失望地蹲在地上,双眼含泪道:“那我拿什么送给父亲?”

“父亲不在京都。”叶娇呼唤小厮把他送回卧房。

叶长庚一路都在念叨。

“你走的时候,说把国公府交给我,我一直记得。”

“我受了伤,从尸山血海蹚过,但我做到了。”

“父亲,家里没事了,你能不能回来啊。”

平时对父亲意见最大的孩子,其实是最想念父亲的孩子。

叶娇掩上门出去时,提醒自己明日要把那三件事,再给哥哥说一遍。

瞧他酒醉的样子,是不会记得了。

哪知道叶娇第二日醒来,便听说叶长庚已经出门了。

“去哪里了?”她询问道。

丫头水雯的消息很灵通:“去陪着吐蕃公主逛街了。”

 

“封名,叶长庚在做什么呢?”宽阔的茶室里,有一人端坐饮茶。

时辰尚早,天气又凉,街道上行人稀疏。言官百里曦向窗外看了一眼,询问对面站着的男人。

那男人个头不高长相普通,丢到人群里极不显眼,却莫名让人觉得紧张。就连百里曦,都不肯距离他近一些。

仿佛离得近,便能闻到浓重的血腥味。

“在陪吐蕃公主逛街。”封名低声道。

百里曦放下茶杯,手指顺着衣襟滑下去,摸住腰间玉蟾,干笑一声。

“没人告诉他要离吐蕃公主远一点吗?”

“他正是得意的时候。”男人道。

 

“那是因为他活着回到京都,”百里曦咬牙切齿,“如果他从甘州过,我们的人就可以假扮流民,一举歼灭吐蕃使团。那样他就不会这么得意,阎季德也不会被流放,大唐也不必同吐蕃和谈,晋王殿下就可以把兵部收入囊中。”

这一切,都是因为叶长庚没有从地动受灾的甘州过。

他悄无声息改变了路线,让百里曦派去的人无功而返。

“那现在……”封名抬眼看向百里曦,等待他发号施令。

“既然他不肯死在路上,”百里曦咂一口茶水,胡须抖动道,“就让他带着安国公府,全部陪葬吧。”

茶室的门关紧,外面侍立的护卫面色沉沉,里面窃窃私语,声音太低,没人听懂他们在密谋什么。

外面天色阴沉,乌云压顶,铅灰色的天空中,像是蛰伏着一头巨兽。

 

赵王李璟小心翼翼地把王妃的大腿从自己屁股上挪下去,接着挪胳膊,最后把她的头发拢回去,床尾的弓箭藏在床下面,蹑手蹑脚开门出去。

随从抱着李璟的衣服鞋靴等在门外,小心服侍他穿衣。

走廊上很冷,随从冻得发抖,一面抖开李璟的衣服,一面提议道:“殿下,要不然……进去换吧?”

“死也不进!”李璟咬牙道,“她为了要个活蹦乱跳的孩子,不想让我活蹦乱跳了。我这一晚上啊……”

说到这里,李璟注意到随从竖起了耳朵,连忙噤声道:“不说了,咱们赶紧出去!

“不在家里吃了?”随从问。

“不吃了,”李璟蹬起靴子,边往外走边系衣带,“去光德坊买个肉包子,再去吃乾县豆腐脑。买包子的时候动作要快,别遇到女魔头了。”

 

结果买包子的时候没有遇到,吃豆腐脑的时候,同叶娇撞上了。

殿内的空桌子只剩下一张,叶娇占一个位子,她的刀“坐”对面。李璟如果不过去,就只能站着吃。

站着吃有辱斯文,他可是最受父皇母后宠爱的赵王殿下,不能丢了皇族的颜面。

李璟把叶娇的刀拿走,凳子拉远一些,斜着坐下。

叶娇抬眼看到他,把面前的豆腐果和糖团子护住。

李璟露出谁稀罕的表情,抬头看到叶娇吃得很香甜,便又伸出筷子,想夹一个。

“别这么小气,”他说道,“叶武侯长的这豆腐脑,我请了。”

“我不缺钱。”叶娇道。

 

李璟嘟着嘴,咬一口肉包子,又试探道:“那你缺不缺情报?我可听说了,京里新来了一位吐蕃公主,你知道圣上想让哪位皇子娶她吗?”

叶娇冷哼一声道:“最好是让楚王娶了她。”

这话噎得李璟说不下去,叶娇的视线正看着大街,忽然眼神僵直,轻声道:“那不就是吗?”

她站起身就往外走,李璟扭头,见叶长庚正带着一位姑娘走过。

那姑娘蒙着面纱,身材婀娜,一双妙目顾盼生辉。

李璟快速喝掉豆腐脑,顺便拿了好几个糖团子,喊店家道:“结账!记在叶武侯长账上!”

他说着便往外走,见叶娇已经同吐蕃公主打了个照面,两个人正在聊天。

李璟兴致勃勃地走过去。

 

“你们在逛西市啊?”叶娇笑语盈盈。

“家中有事,我来请哥哥回去。”叶娇客客气气。

“这位是大唐五皇子赵王殿下。”叶娇介绍李璟。

李璟乐得站直几分,抬头挺胸打量吐蕃公主的面容,缓缓道:“幸会。”

吐蕃公主施礼问安,眼睛更加明亮。

叶娇趁机道:“赵王殿下想要代替哥哥,陪伴公主逛一逛赵王府。我们就先走了。”

她说着便带叶长庚离开,留下李璟呆若木鸡。

陪公主可以,但是为什么要逛赵王府。

那里很冷,那里有王妃,那里的王妃刚学会射箭。

 

点击下方阅读全集

20220824142111424
20220824142111424

夺嫡(更新中)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xinxijubao@outlook.com)。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夺嫡

第81章:权贵们争抢的女人

2022-11-15 20:51:34

夺嫡

第83章:把她追回来

2022-11-18 15:43:4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