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爸在亲戚面前装老大,骂我给他丢了脸

回去的路上,王苗苗拿着王京华给她买的小点心,吃了一口,问王子阳要不要吃,他摇头,板着一张脸。

显然不想跟她再有任何交流了。

好不容易下车,姐弟俩一个前一个后,各走各的。

复式房面积大,住的舒服,就是有一点不好,楼层太高了,爬上去累得汗水都出来了。

到家于珍香还在跟江爱国说买年货的事,王苗苗去洗澡去了,出来的时候王子阳正在二楼阳台上抽烟,她走过去。

“我知道,我会注意,以后争取离远一点,但你让我完全不跟王京华联系也不可能,超市是合伙的。”

“突然一下子把关系拉远对生意上没好处,王京华可能也会觉得我对他有什么意见,对我也没好处。”

“你跟那个罗永堂到底怎么回事?”

王子阳静下心想想,越想越觉得王京华在挖墙脚,男人大概率都有点这种毛病,和人品不人品的没什么关系,以达到目的为要紧,不在乎手段。

他知道王苗苗有男朋友,但没结婚大家都有机会,总有回旋的余地。

王子阳作为他的员工,不太好说,但作为王苗苗的弟弟,看不得自己亲姐姐陷进这种僵局里面,到时候搞不好两头为难,解释不清楚。

“上次本来要回去见他妈的,有点事耽搁了,估计要年后,他现在又忙起来了。”

“能定下来尽快早点定下来吧?”

“你不怕我过得不好啊?”

“我感觉他人品也可以。”


物质是一部分,但更多的是两人精神上的共鸣,只要精神上的共鸣达到了一定的层次,一个人是可以克服现实的所有困境,去心甘情愿付出的。

旁人无法左右她的决定,她自己认为值得就好。

这几天罗永堂忙得没有时间给王苗苗打电话,王苗苗也平静了下来,强迫自己不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也不想主动再去联系他。

如果一个男人真的爱她,自然会把一切都打算好的,她稍微佛系一点,多为自己想想吧。

但王子阳说得不无道理,王京华最近这几天对她实在是好得有点过多了。

虽说于珍香和王军说了,现在不再管她个人感情的事,但自己也不能太放肆,把这块搅得像一团烂泥。

大年三十前一天,罗永堂给王苗苗打了电话,他那头很安静,她也没问他工作完成得怎么样了。

经历了鸡飞狗跳的事,彼此沉淀一下,脑子都清楚了不少。

这次倒是罗永堂先说话,“过年好。”

“过年好,你回来过年吗?”

“晚上回,明天一起吃饭?”

“不了,我在家陪我爸妈吃饭,你忙你的吧,刚回来估计好多工作要交代吧?”

“交代工作可以晚点,不着急,领导不在。”

“哦,那,那你去哪里过年啊?”

等来了一阵沉默,“以前是在我舅舅那边过年。”


自打罗寅死了,罗雪梅疯了,他一直跟着罗宣的,罗宣万媛都对他很好,到了过年这种时候,更是怕他觉得太冷清了,所以很小心翼翼。

“那明天你也要去你舅舅那边吗?”王苗苗问他,“那你去了见到小芳了,你打算怎么说?”

“我估计……谁都不会提那天的事。”

“哦。”

她应了一声,也不再继续找话题了,客厅里热闹着,就她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她很想罗永堂,但又想矜持点,因为她突然发现,过于热情和粘人,对于别人来说,可能也是一种负担。

“我想去你家过年。”

“什么?”

“我可以去你家过年吗?”

王苗苗看了一眼窗外,笑了,“可以啊,你想来随时都可以来,但你要做好被查户口的准备。”

“准备好了。”

“提前欢迎你。”

“我有事,先挂了,明天联系。”

她点头,那头挂得很快,她看了一眼镜子里的自己,又去衣柜里翻衣服去了,找了一件红色的羊羔毛外套,挂在衣架上,准备明天穿。

 

大年三十嘛,要喜庆……

王子阳也感觉到江洁喜欢他了,自打和熊燕分手后,他专心工作,一直没接触过女人,熊燕没有再亲自来家里找他了,也不跟他见面,但是经常微信上跟他发消息。

她说她现在就在外地一个服装店上班,当导购,可以穿各种大牌的衣服和鞋子,而且有内部价,特别便宜。

她和娘家父母闹得不太愉快,经历了刘俊的事,估计和姐姐熊霞也不太讲知心话了。

王子阳看她没有纠缠他的意思,只是平常的聊天,就把她当朋友一样处了。


年前几天,熊燕还找他聊天,说最近胖了,想打瘦腿针,王子阳劝她,不要打,对身体不好。

熊燕便说听他的,没有再说这个事了。

这两天倒是没有继续给他发信息了,批发市场那边放假了,他就在家躺平,帮着于珍香贴对联,送他们去超市买东西。

于珍香和江爱国是前锋,他和江洁两个就相当于助手。

连着相处了两天,走得近了,经常聊天了,偶尔当着大人,偶尔避开大人,两人都很高兴。

王子阳也高兴,起初把她当妹妹看待,但看久了越发觉得她可爱,加上江爱国和于珍香那层关系在这,两家走在一起都有一副其乐融融的和谐感。

大家都高兴,喜乐。

王苗苗出来的时候大家正在一起商量着明晚吃什么,大年三十,总要吃好点,热闹起来,才有个过年的样子。

江爱国拿了一张纸,让每人写两个菜,明晚刚好凑上一桌,吃了过年。

王苗苗写了两个菜,又帮罗永堂写了两个,交给于珍香的时候,她明显愣了一下,“什么意思?”

“罗永堂要来跟我们一起过年,这是他喜欢吃的菜,我帮他写两个。”

于珍香愣了愣,接过来看,没露出什么不悦的神情,但也谈不上多高兴,她心里咯噔一下。

完了完了,真的要有结果了,她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王苗苗最终仍然要往火坑里跳。


一时间大脑缺氧,呼吸都有点困难了,只觉得浑身无力,不期待明天了,闭上眼睛仿佛都能看到她嫁给罗永堂蜗居在小房子里,无依无靠,自己做饭,自己带娃,独守空房。

可能怀孕了生孩子都是一个人,腾不出手,也没人帮她,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夜深人静一个人躲在房间里偷偷的哭。

光是想想,于珍香要窒息了,江爱国看她望着菜单沉默,清了清嗓子,“老于……”

“妈,怎么了?”

王苗苗去扶她,于珍香缓过神来,她的眼神安静而平和,就好像正在说服自己接受一件完全不愿意去接受的事情,却又不得不接受,平和下满满的无奈。

但她语气和她现在的表情差不多,只是带着几分更加严肃的询问,“你想好了?”

“妈,我想好了,他是个好人,我很喜欢他,没钱可以再挣,人一辈子要赚好多钱的,没有人能一口吃成个大胖子。”

“好,你想好了就是。”

于珍香拿了菜单去了厨房,江爱国也去了。

王苗苗心想,得给她点消化的时间,她就不便干扰了。

起身要进屋去睡,王军忽然道,“明天不行。”

“什么?”

“明天我打算把你叔叔一家喊过来吃饭,你明天别让他过来,不太好。”

“不影响的,反正我跟他迟早的事,见个面认识一下也不是不行。”

“不行。”

王苗苗莫名其妙,“为什么,叔叔又不吃人。”


王军摇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但就是说不行,王苗苗还想继续问,王军起身去看于珍香去了,他也知道于珍香受了打击,可能这会儿心情不太好。

又或者是,他要进去跟于珍香商量别的什么事情。

江爱国看王军来了,对了个眼神出去了,王苗苗想进去,江爱国拍了拍她的肩膀,“让你妈自己冷静一下,没事的,她自己缓过来就好了。”

王军给于珍香递了个纸巾,于珍香还有点怕被王苗苗看到,但又控制不住眼泪。

“明天我跟王猛说了,让他带淑萍和子龙过来吃饭。”

于珍香莫名其妙,“大过年了,都在自己家过年,你叫他们来做什么?”

“让他们看看嘛。”

之前王军和王猛,两兄弟条件谁都不比谁好得了多少,甚至王猛比他更先在城里买房子,还无数次笑他,说他糊涂,楼房不去买,偏偏要自己修。

后来王苗苗离婚,王子阳出事,王军也都跟王猛说了,王猛对他深表同情,但两万块钱就是一直也没还给他。

现在拆迁了,王猛说很羡慕他,早知道他也把钱拿来修房子好了,不至于现在守着个小楼房住,没必要,住得又挤。

王军何时享受过被弟弟围着夸的待遇啊,心里膨胀到极点了,趁着过年,又趁着王子阳和江洁现在处得也不错,叫王猛一家过来看看。看看他现在过得多好,等着分房子,儿子即将娶个门当户对的拆迁户,人生赢家啊。

于珍香没表示反对,请过来一起吃个饭也不是不行,她也想在妯娌陈淑萍面前风光一回!

王军看了一眼外头,“跟苗苗说,让那个罗永堂先不要来。”

“为什么?一起见见吧,都板上钉钉了。”

“不行,我跟王猛说了,说苗苗跟一个大老板好上了,他一来我不就穿帮了?一点面子都没了……”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xinxijubao@outlook.com)。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情感故事

18岁喜欢上的人,现在都怎么样了?

2022-11-13 21:24:13

情感故事

娶了拆迁户的女儿,我娘家发了财

2022-11-15 23:33:53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