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了拆迁户的女儿,我娘家发了财

王军现在迫切的想让所有人都知道他家里过得好,不仅他和于珍香夫妻过得好,一对儿女也是顶呱呱的好。

王子阳和江洁,拆迁户对拆迁户,住不完的房子,直接租出去都可以不用上班乐悠悠的过一辈子。

王苗苗虽然跟许明昌离婚闹得不愉快,当时人尽皆知,丢了脸。可现在涅槃重生,不仅自己开超市,还找了个大老板来了,大老板几家超市,一个大批发铺子,看着不起眼,但特别能赚钱。

这话说出去啊,王猛口水都流下来了。

看看王子龙,还在一个破公司没什么进展,混吃等死,儿媳妇钟晓倩虽然在奢侈品店当柜姐,但接触的东西高级,消费也不低啊,总把自己和那些有钱的顾客放在一起比,人家用好的,她也要用好的。

两夫妻结了婚领了证,一直没有办酒席,至今没存款,而且钟晓倩这几年还不打算要孩子,说等王子龙有钱了,一个月赚个四五万了,再来生孩子。

王猛和陈淑萍觉得,这简直是天方夜谭,什么家庭一个月能赚个四五万的,除非天上掉馅饼。

他们家没掉,王军家里掉了。

于珍香骂王军,“八字没一撇的事,你吹这些牛做什么?丢不丢人?”

“说都说了……”王军低着头,“你去跟苗苗说,明天就先别让罗永堂过来,不然到时候问起来我尴尬,大家面上都不好过。”

于珍香也要面子,但她除了觉得罗永堂这个职业没有安全感,家里没有父母帮忙分担,别的没什么,这个职业总体来说还是很能给人脸上增光的。


于珍香白了王军一眼,指着他,“吹牛,你是个吹牛大王啊你……”

她这一发火,刚才的伤心难过消失得当然无存,一脸责怪的看着王军,王军此刻就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似的,朝她笑,“哎呀!”

于珍香擦了擦眼泪,有点不知道如何是好,甚至不知道怎么跟王苗苗开口,“我现在过去睡,以为我故意使坏。”

王军也叹了一口气,“我刚才说了,问我为什么,我不知道怎么讲,她估计也没怎么放在心上。”

“明天吧,我也没想好怎么说。”

王苗苗的确没有把王军说的话放在心上,她只是希望于珍香不要那么难过。

作为女人,她知道自己的选择意味着什么,也会鼓起勇气去承担这一切,但作为女儿,她不想母亲为了她的事那么心力交瘁,操心太多。

她二十来岁了,不是小孩子了,于珍香为她操心太多反而会给她很多心理上的压力,令她喘不过气来。

次日早上于珍香和江爱国早早的就出去买菜了,于珍香交代了任务,让王子阳去买点坚果回来,巴旦木和开心果,夏威夷果,都买一点。

王子阳震惊了,这家里是发了什么横财,买这么些好东西,以前他想吃的时候于珍香还骂他,一个男人整天就知道吃吃吃,没出息。


王子阳迷迷糊糊的就答应了去买,于珍香和江爱国便出门了,两个老太太中午不会回来,下午买完了东西才回来,估计是想给家里的这些人也置办点新的秋衣秋裤。

她俩不爱追求牌子货,单独的门面店也不去,反而爱去专门的服装批发市场捡漏,看到有质量差不多的,两人对一个眼神,就开始砍价,对半砍,慢慢的往上加,跟人砍价大嗓门,就跟吵架谁的气势赢得了对方似的。

王子阳最讨厌跟两人去逛街了,他站在边上,真是从头尴尬到脚。

于珍香走了,王苗苗接到王京华的电话,让去超市那边一趟,清账,她穿着喜庆的红色羊羔毛先溜了。

屋里就剩下王子阳和江洁两人,王子阳睡着了,江洁坐在沙发上等他。

她听到于珍香交代王子阳去买东西,但王子阳迟迟不见起来。

敲敲门,没动静,江洁清了清嗓子,“子阳,你还不起来啊,不去了吗?”

王子阳睡得很熟,没反应,江洁回忆起平时于珍香进他屋里喊他,都是直接冲到床边大嗓门喊的,她可能声音有点小。

江洁穿了一件米色的羽绒服,齐刘海,黑色的长发,两只手揣在羽绒服外套的荷包里,“子阳……”

又在门口喊了一声,还是没动静,江洁犹豫着要不要进去,她看看外面,没人,又敲了敲门,“子阳,我没什么事,跟你一起去吧,拿点东西,我怕你拿不动。”

住在一起,相互帮助嘛。


江洁摸着门把手,惊讶的发现竟然没有锁门,她开了一条缝,往里面看,“子阳……”

王子阳还是没动静,她索性就走了进去,低着头,看着男人卷在被子里睡觉。

他挺爱干净的,爱穿白衬衣,就像大学时候看到的那些穿着衬衣的学长一样,他头发也留的不短不长,恰到好处,被子是浅蓝色的方块。

他抽烟,但屋里没有烟味,窗户开了一条很小的缝隙。

江洁起身去将窗户关上,怕他冷,想喊他又不好意思,羞得脸都红了。

江爱国私下问过她王子阳怎么样,还跟她说王子阳之前谈过一个,但女方人品不好,引着他做了点不好的事。

但浪子回头金不换,男人知道回头就肯定是好的。

于珍香有意撮合,江爱国不说她也感觉得到,江洁当时并没有给予正面的回应,后来也就不了了之,江爱国没再问。

江洁的手还是放在口袋里,“子阳……”

王子阳昨晚打游戏睡得实在太晚了,他翻了个身,背对着江洁,江洁伸手去给他盖了被子,王子阳一下抓着她的手。

她愣了一下,男人也睁开眼睛看她,四目相对之间尤其尴尬,王子阳想起自己还没洗脸,脸上怕是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竟然脸红了。

江洁脸更红,“你还不去买东西吗?”

“哦,对,几点了。”

他松开江洁的手,感觉脑子和嘴巴各管各的,不连通了,“你坐吧,坐,等我换个衣服。”

他拍了拍床沿。


江洁的脸变得更红了,当然没有坐,“那我去外面等你吧。”

人走了,王子阳后知后觉的尴尬,他也是哪根筋搭错了,竟然让她坐在自己床上。

去买东西的路上,江洁想到早上碰了手的事,脸色一直有点泛红,王子阳倒没把这个当回事,他只觉得是正常的触碰。

王苗苗去超市找王京华,到的时候男人正一个人坐在那里守着。

要过年买东西的人多,但店员都要回去过年,没几个愿意加班的,王京华就给他和王苗苗合作的这家店员工放了大年三十的假,让他们今天回去玩,初一下午上班,加倍工资。

所以王苗苗到的时候,看到的王京华非常的孤单。

“你不去准备过年的东西啊,还在这?”

“正好算算账。”

“这是年前最后一次结清。”

“不是每到一个月吗?”

“是没到,这是这段时间的,年前的一次要清掉,这是规矩,不能留着明年来。”

王苗苗看了一眼他手里的钱,笑了笑,“今天怎么是现金。”

“过年,现金方便一点。”

他果然是比她多吃了十多年白米饭,懂得也多,知道了过年现金最实用。

王苗苗将钱放在包里,在他对面坐下,王京华把验钞机推过去,“你点下,对不对?”

“我不用点,知道没问题。”

“我可告诉你,我少给你好几千块,你不点你就吃亏了。”

“你不会的。”

王苗苗一脸笑容看着他。


王京华也看了她一眼,“我会哦,我做生意的,你还是偶尔要防着我一点,别让我占了什么便宜。”

“你不会,你跟别的生意人不一样。”

王京华自嘲的笑了笑,也不是跟别的生意人不一样,生意人都是一样的,只是他不会跟她计较,谁让他喜欢她呢。

乍一看王苗苗也就普普通通,但相处久了,发现她有义气,也很独立,愿意吃苦,愿意奋斗,不是那种只想过好日子,又不愿意做事的女人。

王京华瞧不起那种花瓶,也瞧不起只想靠着男人过好日子的女人,且王苗苗有孝心,有责任心,很多方面都能让她整个人看上去比外表更加有魅力。

他收回目光,“你今天穿的喜庆啊。”

“过年嘛,你过年怎么也不给自己买件新衣服?”

“哎,有穿的就可以了。”

“今晚去哪儿吃饭?”

“不知道啊。”

“去黄小明父母那边吗?”

“不去。”

她以前是听苏锦绣说过的,王京华每年都跟黄小明过年,在黄家父母那边,“怎么不去了,你有别的安排啊?”

“你不知道啊?”

“什么?”

“他跟我闹翻了,上次的事。”

“我以为你们就是小打小闹呢,这么严重?解释清楚不就好了。”

“解释不清楚,我确实想再找,十年了,没人想单一辈子的,他要我按照他的意思守着我前妻的骨灰过一辈子,我做不到我也是普通人。”王京华放下手里的事,看着她。

“黄小明也真是,这种事他就不该拦着你,也不该为难你。”

“不怪他,人就是这样,只会替自己考虑,没有血脉的亲情,就算自己觉得已经跟一家人一样了,但归根结底,不是一家人。”

王苗苗低头,王京华又道,“我想要个孩子,或者要两个,想有个家。”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xinxijubao@outlook.com)。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情感故事

我爸在亲戚面前装老大,骂我给他丢了脸

2022-11-15 23:29:55

情感故事

最痛的分手

2022-11-16 23:17:0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