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爸在亲戚面前装逼,要把我嫁给老男人

王苗苗走的时候王京华要送她,她说什么也不让他送了,“你留步吧,我回去了,做地铁很方便,不用送。”

“我拍你冷到了,女人就怕冷到,不好。”

“不会的,我今天穿得好厚,华哥,你回去吧。”

王京华目送她离开,并没有要回去的意思,王苗苗看得有些心酸。

不是因为王京华帮了她很多忙才让她有这种惺惺相惜的感觉,而是就她个人来看待,王京华真的太不容易了。

有几个能做到他这个份上的?

一对比起来,黄小明简直不是东西,可在苏锦绣眼里,又是全然不同的光景了,萝卜青菜各有所爱。

地铁上苏锦绣才给王苗苗发了信息,说黄小明给她买了个特别好看的大衣,黄父黄母也都很喜欢她,她过去那边,黄父黄母什么也不让她干,所有事情让黄小明一个人来干。

她坐在那看电视,黄母做饭,黄父也在忙,她面前摆着好几盘水果,颇为享受。

王苗苗心想,你就别感动了,黄小明二婚的,能娶到你这样的优质独立女性,他父母肯定是高兴得恨不得把菩萨请到家里供着了,对你好点绝对的。

毕竟在这狼多肉少彩礼贵的年代,普通门当户对娶媳妇都要掉一层皮了,是他们黄家占了便宜。

本来还琢磨着跟苏锦绣吐槽黄小明几句,忍住了,她谁啊,关系好确实,可到了男人的事情上,翻脸的还是照样翻脸,千万别去触碰人家的雷区,要不得的。


罗永堂昨晚联系了之后,今天一直没打电话过来,王苗苗回家的时候于珍香和江爱国也倒了。

于珍香把她拉到边上,“你爸昨晚跟你说了是吧?”

“啊?”

“昨晚你爸没跟你说啊?”

王苗苗愣了一下,“我……”

“你叔叔婶婶今晚要来,你让小罗改天来吧,明天行不行?”

“不行啊,他难得有时间。”

于珍香语重心长的看着她,“老早之前,你弟弟跟我和你爸说,你跟王京华在一起,我们以为是真的,虽然当时没来问你,但心里也是这么想。”

“后来又送了些东西,你也知道你你爸要面子,你叔叔这些年都没把他当老大尊重,他想当老大,就跟你叔叔吹牛,说你跟王京华好上了。”

“啊?”

“你今晚把人叫过来,你们的事我和你爸倒是不反对了,就是你爸……拆迁了嘛,他想在你叔叔婶婶面前秀一下,江洁和子阳现在处得也不错,你江阿姨在,到时候大家开心,你爸也开心。”

王苗苗彻底无语了,“爸不能这么吹牛啊,没有的事,他直接说清楚不就好了,就说之前的是误会。”

于珍香面露难色,“行,好,那我再跟你爸说说吧。”

她没坚持,但王苗苗看得出来,她也并不是很想让罗永堂今天过来,她转头继续收拾去了。


天色渐渐暗下来,大概下午五点,王猛就带着一家人来了,王苗苗一身红色羊羔毛的外套坐在沙发上,王子阳和江洁坐在一起,两人在一起看手机,有说有笑的。

王苗苗去开门,“叔叔,婶婶,龙哥!嫂嫂……”

“哎呀苗苗,新年好啊。”

“新年好,进来吧,婶婶,你穿这个,叔叔……”

“王猛来了。”

“大哥,来了,给你买了点烟酒,这个是子阳给你买的茶叶。”

“真实的,下次来千万不要买东西了,这些东西家里都放不下了,太多了。”王军笑着说道,将东西往里面提。

“淑萍来了。”

“哎,嫂子。”

“你好。”

“江姐,你好。”

江爱国也笑着跟陈淑萍握手,“你好呀。”

大家坐在客厅里,钟晓倩跟王苗苗聊起奢侈品来了,说自己用得东西多贵,内部价多便宜,带着几分炫耀的意思,王苗苗笑着道,“嫂子,我现在都不用这都些牌子货了,我把钱存起来,搞钱,做生意钱生钱。”

“苗苗,做生意难吧,现在行情不好,赚钱是不是不好赚?”陈淑萍一脸关心的问道。

“没有啊,超市还好,都是日用品,都是大家需要的东西,不存在什么影响,一个月比上班好多了。”

“苗苗能干啊。”

陈淑萍又道,“年轻别太着急赚钱了,别给自己那么大的压力,女人嘛,还是要多靠男人,不要把自己搞得太累。”

“这个就是江洁吧,子阳!”

恰好江爱国倒水出来,“我女儿江洁。”

“真漂亮啊,做什么的?”

“文员?”


钟晓倩循着陈淑萍的目光看过去,“江洁,你当文员工资怎么样啊,到手一个月多少?”

“扣了五险一金,三千多吧?”

“才三千多啊,哎呀……也行了,也行了,我卖化妆品一个月到手才一万多,你还小,慢慢来,别着急。”

“不着急的,我们家那套房子比他们家的还要大点,拆下来我自己留一套养老,其他的都是她的,算是嫁妆。”江爱国笑着说道,不卑不亢的。

钟晓倩顿时就不说话了,面色很难看,当然,她也没有这么阔气的娘家。

陈淑萍也词穷了,一时竟然冷场了,说不出话来。

于珍香笑了笑,“淑萍,吃水果啊,这里有草莓,车厘子,吃吧,晓倩你也吃,别这么夹生,就当自己家一样的。”

这两人一唱一和的,得把陈淑萍和钟晓倩婆媳俩膈应死。

王子龙也不闲着,试图扳回一局,“子阳现在一个月赚多少?”

“子阳啊……”

王军抽了一根烟,“子阳现在从原来的公司离职了,在批发市场搞财会这一类,一个月到手也有将近一万了。”

说着,还故意装作不太确定的样子,“是吧子阳?”

“老板大方。”

王子龙面露难色,“有五险一金吗,还是要找个有五险一金的地方,不然没保障。”

“一样的,我现在也不需要五险一金。”

都有几套房子当后盾了,要什么五险一金。


江洁静静的坐在王子阳身后,不轻易言语,谈吐得体,乖巧,钟晓倩平常话痨一样的人,如今也没有多少话,专心的吃桌上的水果。

陈淑萍问了几句王苗苗对象的事,王苗苗忽悠过去,反问王子龙打算什么时候要孩子。

时间就这么打发过去,眼瞅着天色渐晚,王苗苗去了房间里给罗永堂打电话。

对方没接,不知道干什么去了,说要来吃年夜饭的人,一点消息也没带给他。

菜一个一个的做好,端上桌,王军和王猛聊天,王子阳和江洁坐在一起,回应着王子龙和钟晓倩时不时的问题。

王苗苗低头看手机,等啊等,直到于珍香喊开饭了,都没见到罗永堂的踪影。

她安慰自己,怕是又遇到什么事情了吧,事发突然,没来得及给她交代。

于珍香和王军以为是王苗苗给罗永堂打了招呼故意不让人过来,所以并没有过多疑问,王苗苗也没有主动提这个话题,大家都默契的很。

“叔叔婶婶,吃饭了。”

“龙哥,嫂子,坐啊……”

“江姐也坐吧,江姐大嫂啊,你们辛苦了。”陈淑萍客气的笑,大家一起就坐。

正准备动筷子,敲门声传来,王子阳离门最近,转头就去开门了,陈淑萍疑惑的问道,“还有人啊?”

于珍香也不明所以,看着王苗苗,王苗苗也看着门口,她心想,他不会让她失望的,在一起的第一个年很重要,他在忙也会赶过来吃年夜饭。


门打开,不是罗永堂,是王京华,手里拎着许多包礼品盒,“华哥!”

“子阳!”

“小王来了!”王军起身,去门口接,王猛一家也都站直了,朝着门口看去,毫无意义他们都听王军说过这号人物。

王军破天荒的“小王”喊出口了,于珍香也不好不跟着,“京华……”

她不好叫王老板,但直接喊名字,比王军的小王显得客气些,我的妈呀,你怎么买这么多东西。”

“叔叔,我来了。”

“来了好,来了好,坐吧小王,这是苗苗的叔叔,这是婶婶。”

“叔叔婶婶,你们好,过年好,恭喜发财!”

“你好,你好!”

“这位是子龙,这位是他的老婆。”

王京华一一打了招呼,要入座的时候道,“叔叔婶婶,礼品给你们也买了一份,图个吉利,千万别拒绝。”

“这怎么好意思!”陈淑萍勉为其难的看着于珍香。

“不好意思啊小王,这第一次见怎么能收你的东西?”

王军已经入座了,他像个大爷,做足了主人家的气派,“收着吧,不用客气。”

平时他不是这样的,王猛笑了笑,“那我们就收下了。”

一条烟,两瓶酒,还有一些看不出是什么东西的大红色礼品袋,有四五个,来一趟不亏。

王猛知道他有钱,首当其中的就要给他敬酒,王子龙见状也要给他敬酒,渐渐的大家好像都在巴结王京华似的。

也不知道是无意的还是有意的,王京华的位置也就在她边上。

王苗苗满脑子想着王京华怎会忽然来,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父母,显然,于珍香看样子不知情,而王军,坐在那喝酒,此刻也不方便问。

王子阳,更不可能是他了,他早就提醒过她。

正想着,王猛突然问了句,“小王,打算什么时候跟苗苗结婚啊?是过完年后几月份啊,酒店要提前定!”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xinxijubao@outlook.com)。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情感故事

最痛的分手

2022-11-16 23:17:08

情感故事

出轨的女人就不干净了吗

2022-11-17 18:19:45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