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家拆迁后我爸飘了,被亲戚骗的团团转

王苗苗看了一圈王京华这屋里,“我也不懂装修,你问我哪里需要改进我也不清楚,但我感觉这样住就可以了啊,挺现代化,你装修这块很有眼光。”

“是吗,这风格你喜欢。”

“挺喜欢,地板也不错,颜色跟整体装修很协调。”

坐了一会儿,王京华盛情款待,王苗苗瞅着时间差不多了,便道,“那我回去了。”

这个点估摸着王猛一家已经走了,回去不会尴尬。

王京华点头,“我陪你下楼,看着你打车走,不然我不放心。”

“行。”

将王苗苗送上车王京华一个人原路返回,王苗苗回头看了一眼他的背影,心情有些复杂,她总觉得王京华好像跟以前不太一样了。

无论是相处方式,还说说话谈吐,都有点奇怪。

她在车里,看了一眼手机,罗永堂给她发了信息,“晚安。”

明明很平淡的一句话,却把她惹得有点火冒三丈,她猜到罗永堂这会儿应该回来了,而且有空,但她并没有过去找空,直接回家去了。

令她没想到的是——王猛竟然还没走,她打开门看到客厅里坐满了人,看了一眼时间,都十一点多了,这一群人今晚是不打算睡觉了吗。

王猛跟王军说得酣畅淋漓,于珍香和江爱国也跟陈淑萍一起聊天,都找到了组织。

“苗苗回来了啊?”

“回来了叔叔,婶婶……”

“哎!”

“爸妈!”

于珍香点了点头,王军还在跟她生气,叼着一根烟,眼神有些沉重。


王苗苗直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洗了个澡睡觉了,客厅里的人还没走,还在聊天,也不知道在聊什么,她躺在床上回想今天发生的事,没多久便睡着了。

罗永堂和李潇喝酒喝到很晚,一个人回到了住的地方,点上了一根烟,烟燃了半截,人已经睡着了,突然指尖一痛,他拧眉,将燃尽的烟扔在地板上,又睡了过去。

对于珍香来说,今晚又是个不眠夜,不是她不想睡,是王军对王猛的兄弟之情又泛滥了。

王猛最近跟同事迷上了炒股,王子阳和钟晓钱消费高几乎没存什么钱,他看到同事炒股赚了钱,便指望着靠这个当副业,赚点钱。

谁知开始赚了点,到后面一直输,他偏偏是个不服输的,越是输,越是想赢。

加上王军这边拆迁了,他眼红,想着要赶上王军家里,结果把大家庭的七八万块钱全都投进去了,就在过年前几天亏得血本无归……

今天喝了点酒,就跟王军说了这事,王猛一把鼻涕一把泪啊,陈淑萍也哭。

钟晓倩看他哭得难看,觉得丢人,便跟王子龙先回去了。

儿子媳妇一走,王猛哭得更加难看了,“大哥,我也是想搞点钱,我没办法,我要是知道会赔钱,我肯定不投的,现在后悔也晚了。”

王军心疼王猛,觉得他可怜,但于珍香只觉得生气,“王猛,我说句话啊,你别不高兴,子龙买房你借我们两万块,你一直说没钱还,结果你还有钱炒股,一炒七八万……”


于珍香觉得自己就是冤大头,她知道大过年说这话不太好,伤感情,但她忍不住,王军连忙吼她,“大过年的你说这个做什么,两万块钱我们又不着急用!”

每当到了王猛这边,王军立刻就帮着王军了,根本不在乎自家人的死活。

于珍香只好不做声了,继续听王猛哭,开始是王猛一个人的独角戏,过了一会儿,陈淑萍也犯了难了,拉着她的手说好羡慕她,羡慕王子阳和江洁现在修成了正果,王子阳懂事了,知道赚钱了,不会为了女人要死要活了。王苗苗也懂事了,自己做生意,找了个好女婿,又有钱……

陈淑萍越说越伤心,比她家里死了人还要哭得卖力,于珍香不好在这时候说什么风凉话,跟着王军一起安慰他们两夫妻。

这两人哭到一点才走,走了后于珍香和王军回到房间,王军为了王猛的事愁的瞅得睡不着。

本来于珍香还没那么生气,看王军那副鬼样子,只觉得一股怒火涌上来,气得她只想骂人。

“你说,王猛这日子怎么办,晓倩和子龙不争气,消费又高,他又把钱赔了,淑萍估计背后也骂她,一个男人活得一点尊严都没有。”

于珍香躺在床上翻白眼,打了个哈欠,“你赶紧睡吧,操这些心,跟你有什么关系?”

“你这人,怎么这么心狠,王猛是我弟弟,亲弟弟。”


于珍香冷笑,“亲弟弟,借你两万块钱拖死了都不还,催了也说没钱,现在炒股赔了七八万进去,他真厉害啊,没钱还我们,倒有钱炒股了。”

“你心眼真够小的,人家都这样了,你还在这计较这些。”

“我不该计较吗?”

“我们家里房子都拆迁了,不缺这点钱,还有过渡费呢,那些够咱们用了。”

于珍香嗖的一下坐起来,“你搞清楚王军,借我们钱的时候我们还没拆迁,我催他们还的时候咱们也没钱,那时候咱们过得还不如他们,他们都没想到还我们钱,这说明什么,就是老赖!”

“王猛就是欺负你老实,换作别人他敢吗?他欠别人两万这么拖着不还,人家早就上门要打他了!”

王军想了想,“你这话说得也不对,咱们是外人吗,不是外人啊,他估计是想过年还,他自己也说了,本来打算过年还给我们,但是没想到炒股输了。”

“反正是没还钱,炒股输了,怎么说都是他的自由,谁知道他怎么想的。”

“妇人,妇人之见……你就是个妇人。”

“对,我就是个妇人!”

王军在房间里抽了两支烟,好像心情很不好的样子,抽得屋里一股子烟味,于珍香忍住了骂他的冲动,静静的躺着。

王军抽完了烟,被子一裹,踢了踢她,“你去给你倒杯水,口渴。”

“自己去吧,你口渴又不是我口渴。”

王军冷哼一声,只能自己去倒水了,回来的时候看于珍香躺着,“你还睡得着,人家喊你一声嫂子也喊了几十年,现在别人出事,你在这看热闹。”


于珍香不理王军,心想:怎么?她不作为就是看热闹了,按照王军这意思,那她是不是要买点菜过去,给别人家里做饭,打扫卫生,这才算是帮忙?

这么想着,王军把她正捂热的被子抢过去自己盖上,于珍香拧眉,没跟他抢。

没过一会儿王军就睡着了,于珍香一个人静静地躺着,睡不着觉。

两万块钱啊,借出去这么久了还没收回来,眼下王猛那边又出事,这钱更加没指望了,但令她更担心的还不是这个,她怕王军又拿钱去帮王猛。

大半夜的从床上爬起来,将家里的存折藏起来,藏到王军不知道的地方,做完了这些事,这才安心,但还是睡不着。

一会儿是王苗苗的事,一会儿又是王子阳的事,于珍香闭上眼睛很久,脑子里全是这些。

她被尿憋得没办法,起床上厕所,出来的时候看到王子阳的房间开了一条缝,人没在房间里……

她下意识的看着二楼,心里大概明了,赶紧关了灯回房间躺平了。

王子阳半夜睡不着觉去二楼透气,江洁起来上厕所,遇到了。

夜深人静,又是大过年的,两人说了几句话。

月色很美,江洁一身粉色睡衣很漂亮,王子阳亲了她,将她搂着,抵在阳台上亲。


江洁被她亲得脑子一片浆糊,王子阳手开始不老实,她紧张得连忙往后退,王子阳还想更进一步,她吓得推他,“太晚了,我回去睡了。”

王子阳:……

“江洁,你其实是有点喜欢我的,是不是?”

“有一点点。”

王子阳又搂着她亲,满脑子想办事,但他去摸她的时候,江洁又很别扭,把他兴趣全都弄没了。

二十多岁的人了,都是成年人,至于吗?

王子阳看她抵抗,硬着头皮问,“你抓着我的手做什么?”

江洁这才意识到她抓着他的手,脸红得要命,“你别碰我,就是,可以碰,别乱碰。”

他还要亲,江洁摇头,“我真的进去睡了,等会儿我妈看到了不好。”

这二楼还住着江爱国呢,王子阳想到江爱国那张严肃的脸,只好停下了动作,江洁转身要走,王子阳又把她拉过来,这次江洁完全没有防备,他把手伸进了衣服里。

江洁脑子一片空白,被他亲着,发不出声音。

好一会儿王子阳才肯罢手,她红着脸招呼都没打,赶紧跑了……

王子阳有点搞不懂江洁怎么想的了。

睡得早起来得早,王苗苗起床的时候于珍香也正顶着黑眼圈做饭,“妈,你昨晚没睡啊?”

“没睡着。”

“昨天怎么回事,爸为什么不经过我的同意叫王京华过来,他跟叔叔那边又说了什么?”

“不知道他的,你别想了,都过去了,但我还是劝你好好考虑下京华。”

“你别说了,我不想听。”于珍香拧眉,“你不想听就算了,反正我是为了你好,我跟你江阿姨,还有你叔叔,我们都觉得京华合适,你非要拧着来,我拿你没办法,但你以后过得如何……你别后悔就是。”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xinxijubao@outlook.com)。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情感故事

出轨的女人就不干净了吗

2022-11-17 18:19:45

情感故事

实录:小三的陷害

2022-11-20 0:02:35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