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国公府的劫难

前情:

封名拍拍桑青的肩膀:“跟着我,不会让兄弟们吃亏。”

两人在街道转角分道扬镳,封名看着桑青的背影,负手而立。

谁能想到,决定安国公府生死的,会是一个贼呢?

第85章:

自从在长街殴打完林镜,桑青很久没有这么快活了。

就算是贼,也希望日子有个盼头。眼前这个盼头,便是封名。

有封名为他望风,恐怕偷到皇宫大内,都没问题。

桑青喊了几个朋友,跑去东市最奢华的酒楼,把一锭银子全部花完,踌躇满志得意忘形。

这里也是他们以前同林镜接头的地方,不过接头是在酒楼旁边的暗巷。林镜那个胆小鬼,每回都嘱咐他少偷点,换来的钱只够果腹。

不一会儿,桑青便酒足饭饱。他一面晒太阳,一面把细长的手指伸进头发里,寻找着捉出一只跳蚤。

用指甲把跳蚤掐死,再把跳蚤尸体弹向街道上巡查的武侯。

桑青觉得林镜也是一只跳蚤,卑不足道下贱可恶。

“等着吧,”他大笑道,“小爷我要飞黄腾达了!”

 

忙了一天差事,武侯们三三两两返回武侯铺。

因为吐蕃使团住进皇城内的大学习巷,叶娇特地调派人手,加两班过去驻守。

这件事还被白羡鱼反驳过。

“那里有右威卫衙署,鸿胪寺和礼部主客司衙署都在,谁不要命会跑去生事儿?”

大学习巷内很热闹,因为负责外事的衙署在,各国的馆驿也设在此处,前来求学的遣唐使、外邦学子,大多都住在那里。

从大学习巷这头走到那头,能听到十几种番邦夷语。正因为这样,巡逻大学习巷的不光有武侯,还有禁军右威卫。

 

白羡鱼的话不无道理,但叶娇道:“你听说过灯下黑吗?越是看起来亮堂的地方,越容易被人钻空子。眼下吐蕃使团进京一个月,圣上迟迟没有召见,可不能在咱们这儿出什么纰漏。”

不召见,要么是圣上太忙,要么是朝廷对于是否要和谈,还拿不定主意。

叶娇想了想上次见皇帝时,他一面吃茶一面饶有兴致跟她聊天的样子,笃定皇帝不太忙。

她虽然不太懂朝事,但她总能感觉到对方的心情。

皇帝的心情是:因为阎季德而愤怒,因为李策而憋闷,因为她救李策而欣慰,还有些莫名其妙的惋惜。

不知在惋惜什么。

 

“成吧,”听叶娇这么说,背靠桌案翘起二郎腿的白羡鱼道,“把我的得力干将林镜也抽调给你。”

什么得力干将,是因为偷过他的钱,打了一顿差点逐出武侯铺的小武侯罢了。

林镜正在守门,闻言立刻站直,眼珠不敢乱看,但是一瞬间汗流浃背。

把他……抽调给叶武侯长吗?

叶武侯长会要他吗?

林镜对白羡鱼的这个提议心生感激,又充满忐忑,不知叶娇会怎么说。

终于,漫长的等待后,叶娇悦耳的声音响起。

 

“好啊,不过我的人可不守门。林镜,你过来,我给你排个班儿去巡大学习巷,薪俸加倍。”

林镜身体僵硬,下意识挪动双腿进屋,低垂着头,过了很久,才发觉自己忘记呼吸,胸膛憋得快要炸开。

他从未听人这么喊过他的名字,饱满温和,承载着信任和责任。这是知遇之恩,是寒夜中送给他的一盆炭火。

“瞧你那出息!”白羡鱼把林镜的慌乱看在眼里,冷哼一声起身,“好好做事,别犯浑。”

“谢白队长!”林镜单膝下跪,恭送白羡鱼。

 

他不怪白羡鱼曾经打他。做错了事,挨打是应该的。他也不怨恨白羡鱼的轻视慢待。从出生起,他们就在两个世界。

他只是真的很激动,恨不得肝脑涂地,来报恩情。

“第一件事,”叶娇等他起身,唤他道,“去大学习巷的路上,拐到兵部府衙,帮我给哥哥带句话。”

她眯着眼笑道:“这是假公济私,你可别告诉别人。”

林镜连忙说不会,紧张的心也渐渐松弛。

叶娇笑着打开卷册,毛笔梢点着自己的额头,正色道:“好了,现在来看看,怎么给你排班。”

 

叶长庚怀疑自己在叶娇的监视之下。

傍晚他原本要等放衙后跟同僚吃饭,叶娇让人捎话来,说家里做了他的饭;第二日他正跟人高谈阔论,昨天那个瘦瘦的小武侯又来了,提醒叶长庚说,明日是叶夫人的生辰,记得今日要备礼物;第三日当然提醒回去给母亲过生辰;第四日总没事了吧,叶娇又派那个小武侯来,说她想吃西市的酱猪脚,请哥哥回家时带上。

还特意嘱咐说:“多加一勺黄豆。”

叶长庚抱着胳膊摇头。

兵部可比西市远多了,有这个来提醒的功夫,小武侯就买两回猪蹄了。

 

叶娇的心思他明白,就是要让他放衙就回家,别在外面吃喝。

可叶长庚今天憋不住了。

他是风风光光从北地回来的,想请他吃饭的人排成了长队。

不熟络的人他不搭理,但几个书院里的朋友已经约了他好几次,想去大学习巷吃烤全羊。再拒绝下去,难免被人说是因为青云直上,看轻旧人。

他把送消息的林镜拉到一边,塞给林镜一块碎银。

“你知道安国公府吧?”

林镜点头。

叶长庚揽着他的肩膀道:“你去把猪蹄送到门房,小爷我有别的事。”

林镜有些犹豫,叶长庚又唬他:“怎么?不愿意给叶武侯长办事?”

林镜立刻答应,一溜烟跑出去。跑到门口又回来,询问是哪家食肆的猪脚。

“来思味儿!”叶长庚响亮地回答。

 

因为有约,叶长庚今日的差事办得很快。

兵部花费一个月,分析了吐蕃的兵力分布、军械情况、排阵布局、朝内主战劲敌以及能拉拢的朝臣,写成奏疏,外罩牛皮纸,用火漆封缄,差叶长庚亲手呈交枢密院。

林镜走后,叶长庚便快马加鞭去送奏疏。

一路上他护好奏疏,遇到友人攀谈,也没有停步。

直到送交枢密院,按日晷上的时辰,签了送呈表格,叶长庚才阔步离开。

可以去欢聚了。

俗话说冬吃羊肉赛人参,为了安抚妹妹,一定给叶娇留两条羊腿。

 

叶长庚离开大学习巷,已经是深夜亥时。

走到巷子口时,几个值守的禁军跟叶长庚打招呼,叶长庚豪爽地把羊腿丢给他们一只,笑道:“吃了暖和。”

“再来壶酒?”禁军开玩笑道。

“这会儿你们有差事,等闲了,别说几壶,咱们一起喝到大醉!”

“那就多谢将军。”禁军抱着羊腿向前走,和前往巷子深处巡视的武侯擦肩而过。

而此时还有几个人,已经溜进大学习巷。

 

封名是最早到的,他是守时的人。

亥时末,桑青来到了。

“偷这里?”他有些犹豫,“这巷子里都是武侯和禁军。”

“怕什么?”封名咬牙道,“有我给你守着,就算你被人抓走,我们大人一句话,也就放你出来了。不过咱丑话说在前头,你若万一被谁拿住,想让我救你出来,不能说是我给你望风。你最好说是林镜,他正好今日值守。”

“放心。”桑青道,“偷什么?”

“吐蕃使团今日买了一幅字画,就放在书房桌案上。”

“字画?那能值几个钱?”桑青大失所望。

封名背靠围墙,双手抠弄手指,哼道:“是道玄的画,价值万金。”

桑青张大嘴巴,叹道:“乖乖!”

他的心砰砰砰剧烈跳动,果然,他转运了,要发财了!

 

桑青翻墙入内,吐蕃使团的守卫很松懈,按照封名提供的路线,很快找到书房。

桌案上果然团着一幅画。

桑青来不及看,拿起画就往外走。

他顺着来路返回,刚翻过围墙,突然听到有人嘶哑着嗓子喊:“抓贼啊!有贼!”

桑青被吓得魂飞魄散,封名早就不知所踪,他顺着墙角向前跑,没跑几步,就被巡夜的禁军当场按住。

“你是谁?偷了什么?”

禁军抖开画,从里面掉出一张两个巴掌宽,翻折好几层的纸。

桑青正寻思这画怎么才这么大,便听禁军道:“这……怎么那么像咱大唐的奏疏呢?”

 

点击下方阅读全集

20220824142111424
20220824142111424

夺嫡(更新中)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xinxijubao@outlook.com)。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夺嫡

第84章:绝色美人要不要

2022-11-18 15:44:52

夺嫡

第86章:叶娇懂李策

2022-11-20 0:10:5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