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录:小三的陷害

宿管阿姨扯着大嗓子喊要关楼门了,纪彦廷才松开怀抱,手指在许清婉脸上抚了抚,低声说:“快上去吧。”

许清婉跑进楼门,隔着铁栅栏回头望了一眼纪彦廷,他站在栅栏外,也正望着她。路灯将他镀了一层暖黄色的光。

“我上去了。”许清婉心里也生出不舍。

纪彦廷笑着点头,冲她摆手。

楼管阿姨再次喊,“要熄灯了。”许清婉快步向楼上跑去。

她总觉得他这次来是有心事的,抱她的时候双臂很用力,像要把她揉进身体里。

有些急切和紧张。不像她熟悉的那个温和从容的小纪哥哥。

等暑假回去后,许清婉才从姑父那里得知总队这次的提干名额里有纪彦廷。

他将从分队调到大队,工作重心从消改成防,不需要再奔赴危险的一线,会有更好的前途和未来。

姑父后面还说了很多,许清婉没有听进去,她只知道,从此,小纪哥哥会远离火灾爆炸现场,他会是安全的。

这个好消息小纪哥哥竟然没有第一时间告诉她。

他从火车站接她回来,说了许多趣事,就是没谈他近来的状况。

是要给她一个惊喜吗?


第二天下班后纪彦廷来找许清婉,吃饭的时候许清婉几次瞄向他,他可真沉得住气,而自己已经迫不及待想给他庆祝了。

“傻笑什么?”

纪彦廷看许清婉一直看着他笑,又不说话,伸手摸了摸她的头。

“就是开心啊。为你开心。”

许清婉的笑容都要从眼睛里溢出来了。

“正式文件还没下来,9月份才正式入职,就没告诉你。”

“我不管,我要提前给你庆祝。就今天,好不好?”

许清婉抬手招来服务员,让上两瓶啤酒。喜事,总要喝一点酒的。

两个人碰了一杯,许清婉只喝了一口,杯子就被纪彦廷拿了过去。

“我满18岁了,可以喝酒了。”

许清婉撒娇,伸手要夺酒杯。

出乎意料,这次纪彦廷并没有纵容她,而是一口气将杯子里的酒喝光。

将玻璃杯放下,他很认真地看着她,说:“婉婉,如果我辞职,去北京做个北漂,陪着你,你会怎么想?”

“出……什么事了?”

许清婉的心开始砰砰乱跳,小纪哥哥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他们早已说好,她会回西安的医院实习,考研也会考这边的学校,他们的家人都在这座城市,以后自然也会在这座城市生活、相守。


转瞬间,许清婉突然想起周阿姨说过的话,乔奕彤的叔叔任领导,可以在事业上给小纪哥哥助力。

“你升职跟乔奕彤有关?”

纪彦廷沉默。沉默就等于默认。

“周阿姨去求的她?”许清婉能感受到自己的心在一点点下沉。

“不是我妈,是五一的时候,她家水管坏了,她们小区的水管工没在,就让我去帮忙。”

纪彦廷抬眼看许清婉,她静静看着他,等着他继续讲下去。

纪彦廷手指插在头发里,如果他知道帮忙会帮出问题,他那天打死都不会去。

五一那几天,他值夜班,白天在家补觉,被他妈妈拽起来,说是乔奕彤家里水管裂了,让他去帮忙。

自那次火灾他救了乔奕彤后,逢年过年,她都会来家里感谢他。跟他妈妈的关系走得尤其近。

被他妈妈催的烦了,纪彦廷提着工具箱去了乔奕彤家里。

他按照乔奕彤指的方向去浴室换水管,水闸生锈,他用铁钳关住,身上已经被呲出的水柱淋湿。

等维修完,自己也跟落汤鸡差不多了。

乔奕彤让他冲个热水澡,说帮他把衣服熨干。可偏偏他冲澡时,她叔叔和婶婶来了。误会了他俩的关系。


“我跟他叔叔解释了,乔奕彤也解释了。但不知道为什么,她叔叔后来又约我爸妈见了面。”

纪彦廷搓了一把脸,他当初隐约觉得哪里不对,端午节去看许清婉时,心里就不踏实。

等从北京回来,就听他妈妈说,乔奕彤的叔叔跟他爸妈见面聊了那件事。

“他叔叔说,乔奕彤的父母在外地,把乔奕彤托付给他照顾,他不能让乔奕彤受委屈。可我什么都没做。婉婉,你相信我。”

许清婉当然相信纪彦廷,她的小纪哥哥是君子。不会乱来。

端午节他去北京看她,临走那天,她去他的房间帮他收拾行李,他抱着她的时候,她知道他有多想要,只要他开口,她不会拒绝。

可他宁愿在情动时去浴室洗冷水澡,浇灭自己的yu火。

她不担心小纪哥哥,她担心的是周阿姨会从中作梗。

“纪叔叔和周阿姨的意思是……”

“我会说服他们。”

许清婉下沉的心轰然落地,溅起层层尘烟。

纪叔叔还罢了,想说服周阿姨谈何容易。


回去时,两个人心情明显沉重许多。

“婉婉,我会处理好,你别担心,实在不行,我就辞职去找你。”

纪彦廷的宽慰并没有消除许清婉的顾虑。

乔奕彤那样有家室有背景能在事业上帮助小纪哥哥的,才是周阿姨心目中的儿媳妇。

想起过年时,周阿姨跟她的谈话,许清婉总觉得这件事情太过凑巧,小纪哥哥八成是被算计了。

这次回来,她一直躲着周阿姨,不想跟她正面交锋。但这次,她还是决定亲自去找周阿姨,为她为小纪哥哥做最后的努力。

看到许清婉时,纪彦廷的妈妈一点都不意外。

“你是聪明孩子,该懂得知难而退。这样下去,彦廷为难,我们俩家的关系也会受影响。”

“周阿姨,你这样做,想过小纪哥哥是否愿意吗?”

许清婉不想兜圈子,开门见山直接问。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的,我做什么了?”

周阿姨不承认,也永远不会承认,她不会给许清婉留下任何口实。

她知道许清婉即便猜出来,也不会去告诉纪彦廷。让纪彦廷知道他被亲妈和个女人算计,他会多痛苦。

许清婉舍不得。


“那么巧,乔奕彤小区的水管工不在而小纪哥哥又刚好白天在家,那么巧,乔奕彤的叔叔恰好在小纪哥哥冲澡的时候去看她?”

许清婉看着周阿姨。

如果说这里唯一不知情的,可能就是小纪哥哥了。

“哎,可不就是那么巧吗。”

周阿姨唇角上翘,得意地说:“没办法,他俩就是有缘分,要不怎么偏偏是彦廷把奕彤从大火里背出来。那句话怎么说的,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唯有以身相许。奕彤那姑娘就是认准了彦廷,要以身相许。”

“可我跟小纪哥哥从小长大,你知道我们在一起,你清楚他心里喜欢的人是我……”

许清婉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我还是那句话,我可以认你当干女儿,像亲妈一样疼你,但不会同意你当我儿媳妇。你跟彦廷,只能当兄妹。”

“我会对小纪哥哥很好,会努力挣钱,我们以后会很幸福。”许清婉那在做最后的努力。

“傻丫头,你才多大,纪彦廷等的了,我等不了。”

周阿姨有片刻的动容,毕竟许清婉也是她看着长大的。

她是聪明乖巧,可她需要的是一个能对儿子有利的儿媳妇。

“3月份一家宾馆半夜起火,彦廷救火的时候门框砸下来,他肩膀受伤。这件事他没跟你说吧。”

许清婉摇头。甚至姑父也不曾跟她提过。

”你以为他每次都能这么命大。婉婉,你爸爸是怎么走的,你还记得吧。火灾无情,不会因为你是英雄,就能幸免。他每次出警,我都提心吊胆,每次听到火警的声音,我就惴惴不安。这些,你应该懂。”

许清婉的眼泪滑落下来。

她当然懂,她也一样,哪怕是在北京,只要听到消防车的警笛声,就惶恐不安。

小纪哥哥身上的每一处伤口她都记得,那是每次脱离危险的痕迹,也是他的勋章。

“婉婉,你还记得那次仓库爆炸,他把你爸爸背出来时,大腿被飞溅出来的碎片划伤,10公分的口子,到现在那道疤还在。你爸走的时候,你家乱成一团,你昏迷住院,是他一直陪着你。他对你家有恩,你怎么忍心他处在危险中?”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xinxijubao@outlook.com)。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情感故事

娘家拆迁后我爸飘了,被亲戚骗的团团转

2022-11-18 15:38:50

情感故事

不正经男人调戏我,被我老公秒成渣

2022-11-21 21:27:4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