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的回忆

有人说,故乡是你回不去的那个地方。转瞬,已经离家五年。

时常回忆起故乡,在东山坡下有几户人家,哪里的人从小就面朝黄土背朝天,我就生在哪里,我也是第一个从哪里走出来的人。从在外上学开始,差不多有十几年没在那里生活,每回去一次总会有一些变化。

自我记事起,家里就有一头老黄牛,还有一匹和我同岁的骡子,耕种有十多亩田。2000年前后,叔伯们分家,牛先买掉了,买了2680元,各分得1340元。后来,随着机械化耕种,喂养牲口不划算,骡子也买了。一台微耕机代替了畜力耕种,一台收割机代替了人力收割。十天半月的农事变成了现在的一天或者半天。

回忆里小时候家里都养猪,每逢过年准会杀猪,一头猪可以过个很丰盛的新年。家里也养鸡,但养鸡不是为了吃肉,而是下蛋,下蛋不是为了吃,而是为了卖钱。家里还养过猫,养猫是为了抓老鼠,我还养过兔子。这些家禽后来慢慢就都不养了,只有狗到现在还一直在养。

故乡的路最开始是条杂草丛生的小道,小时候院子旁有一条沟,沟里有一条路,路宽不过一米,遇到相邻让路都困难,从沟里走上来一头折到了邻居家,一头就到了我家。上小学时,只要天一下雨,满路泥泞,草枝上全是露水,上学只能一手撑伞,一手拿个棍子拍打露水。修那条路时,舅姥爷帮了很多忙,那时他是大队的支书,左邻右舍出钱买烟买酒,跑了好几次县上,最后才把路修通了。前几年,随着脱贫攻坚,路终于扩宽并硬化了。

小时候家乡用的两项电,别的地方电线早换成了三项电,我们的两项电用的铝线,电线杆子就是山坡上随便砍的树木,走过线的很多地方过了很多年,树木都长起来了,只要一刮风或者下雨,电线短路就没电了,通常这样的晚上只能点着煤油灯。2000年前后,经过父亲叔伯们积极争取,终于拉上了三项动力电,邻居家因为安三项电还买了磨面机,那两年周围村庄到他家磨面的人络绎不绝。

上中学后,因为学校离家远,在相隔十多里路的镇子上,每天早上五点四十就得出门,晚上回到家就六点半或者七点钟,陆陆续续走读了三年,以至于到学校的近路或者远路都很熟悉。现在想想,哪里有个桥,哪里有个湾也在脑子里能浮现出来。上了高中,就去比较远的另一个镇子,叫小川镇。相距家里有三十多里路,最开始每周回家一次,也是步行来回。到读高二高三时,学业繁忙就半个月或者一个月回家一次,有时到镇上趁车去学校。2012年上了大学,学校坐落在一个叫“定西”的城市,第一次回家是那年国庆放假,以后就是每年放寒暑假才会回家。

故乡有我美好的童年,一起和泥巴长大的玩伴,有看着我长大的叔伯舅姑,还有房屋及周围的田地。院子边上有一排树,核桃树、杏树、毛栗子树、洋槐树、白杨树、香椿树。这么多年,基本大部分都被砍掉了。

其实,故乡就是那个你到老了,或许到死了都回不去的地方。正如故乡是用来怀念的,青春就是用来追忆的,当你怀揣着它时,它一文不值,只有将它耗尽后,再回过头看,一切才有了意义。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xinxijubao@outlook.com)。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散文

鸡毛飞上了天

2022-11-20 21:39:02

散文

已过万重山

2022-11-22 21:10:1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