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正经男人调戏我,被我老公秒成渣

王苗苗大清早出门了,于珍香叮嘱她一定要赶回来吃饭。

她打开那道门,看到沙发上睡着一个人,吓得往后一退。

客厅阳台上透进赖一些光线,她走进去,看到了男人正背对着她,那夹克外套她认识,她心里顿时涌现出许多恐怖的画面。

这屋里出过事,她不怕是不可能的,“罗永堂。”

男人没醒,她走过去戳了戳他的后背,他这才动了动,但整个人还是蜷缩成一团,屋里浓浓的酒味。

“你喝酒了?”

他忽的从沙发上坐起来,应激反应一样,随后又躺下,用手挡着视线的光线。

“几点了?”声音明显的嘶哑。

“还早,你再睡会儿。”

王苗苗叹了一口气,“你昨晚不会在这睡的吧?”

鞋子都没脱……空调也没开。

“你不冷吗?”

她进屋去拿了被子,又把空调打开了,去给他倒了杯水,“你真以为自己还年轻力壮,你在开玩笑吗,快起来喝水。”

罗永堂起来,睡眼朦胧的样子,昨晚应该是冷到了,他身上有点痛,但他没吱声。

王苗苗也猜他冷到了,后悔昨晚怎么没过来,让他一个人在这可怜兮兮的,这几天还是挺冷的,晚上有时候能到零下,她都盖两床被子了,他穿这么薄还在这睡了一夜,越想越气。

给他拿了感冒药,“快吃,肯定冷到了。”

“大过年的,想杀人呢?”罗永堂嗤笑了一声,“闻到我喝酒了,还让我吃头孢?”


王苗苗这才反应过来了喝了酒好像不能吃头孢,罗永堂还在笑,摸了摸她的脑袋,内涵她,“你这属于高智商犯罪啊。”

她白了他一眼,“我忘了,拿过来我扔掉。”

她没等罗永堂拿过来,这急性子,自己抢过来扔进了垃圾桶。

空调开了,热水喝了,被子盖在身上,还是有些冷,王苗苗问他,“还没吃饭呢?”

“吃过了,吃的两个烧麦,两碗拌粉。”

他说话就跟开玩笑似的。

王苗苗也听出他在开玩笑,明摆着刚醒,还吃过了,哄骗谁呢,不过归根结底还是她的错,她就不该问这个愚蠢的问题。

她伸手去被子里,罗永堂愣了一下,“干什么?”

“让我看看你的脚。”

他摇头,“昨晚没洗脚。”

“没事,我就看看。”

“可能……”

“我没嫌弃你啊,你别自己在这自导自演的。”

“行。”

他这才伸过去,王苗苗将他的脚放在她的腿上,用手捂着,“妈呀,这么冷啊,跟冰块似的。”

所谓寒从脚气,冷了一晚上了,脚肯定最冷,王苗苗的手暖暖的,罗永堂觉得痒,要把脚缩回去,“你别动,我给你烤一下。”

他忍住了,不再缩了。

王苗苗的手不是那种特别纤细瘦小的手,而是稍微有点肉的,手指看上去都有点肥肥的,反正跟瘦不沾边。

她捂着男人的脚,很认真。

这一刻很温馨,温馨到罗永堂想拿个手机拍下来,手机……


他正摸着手机在哪,电话就在这时响起来,男人愣了一下,王苗苗腾出一只手去拿他的手机,“大年初一,谁给你打电话呢?”

没有备注,她递给罗永堂,罗永堂按了接听键,还开的扩音。

她心想,有点自觉,这就对了,她喜欢有眼色的男人。

“喂……”

“喂,永堂,在家吗?”

“不在,他在我家。”

王苗苗听出赵喜然的声音,沉不住气,直接就开了口。

罗永堂一本正经,“我不在。”

“那我晚点打你电话吧,可以吗?”

“你有事?”

“没事啊,就是过来给你送点东西,你之前不在,我心想过年你应该也没给自己准备东西,我给你买了一点。”

“不用了,你自己留着吧。”

“我给他买了,谢谢你的好意,心领了。”王苗苗又道。

赵喜然那头也是彻底无语了,“那好,新年快乐啊永远。”

“新年快乐。”

挂完电话,王苗苗眼神明显变了,变得有点不自在,“她心里还惦记你啊,过年还给你买东西来,知道你没时间买。”

这点连她都没想到。

“你不是给我买了吗,东西呢?”

“有我不就可以了,你怎么那么贪心,还想我给你买东西。”

罗永堂笑得合不拢嘴,“也没干什么,你板着一张脸做什么,对话你也听见了,我没跟她私下有什么联系。”

“没私下联系人家还给你送东西啊?”


王苗苗绕来绕去,就是想怪他,罗永堂明白了,她说吧,他也不反驳了。

“她是不是还喜欢你?”

“不清楚。”

“那你是不是还喜欢她?”

“不喜欢。”

身为女人,管好自己的男人才是正事,不该去对着别的女人使什么威风,王苗苗以前就是这么想的,现在才发现想的和做的就是两回事。

可能在没有经历这种事的时候,自己策划得天衣无缝,她就是大女主,她所向披靡,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她肯定能挑出最好的解决办法,令对方颜面扫地,痛哭流涕。

事实上等到发生了的时候,什么都忘了,什么所向披靡,她就只想出气,只想骂娘。

她的手还在给罗永堂捂脚,男人看她气鼓鼓的样子觉得很好笑,他甚至生出几分满足感,他赶回来就是希望看到这个有血有肉的女人,有脾气的女人。

“昨天的事对不起,临时遇到点事,到的时候晚了。”

“你昨天来我家了?”

他看着她,没吱声,王苗苗打了他一下,“你个混蛋,你来了你不进屋,你跟我玩猫抓耗子啊?”

罗永堂并没有提到任何关于王京华的事,而是将她抱着,头靠在她肩上,王苗苗闻到=他怀里的一阵烟酒味,是男人身上的烟火气。

她也紧紧的抱住他,“最近是不是好累啊,累坏了吧?”

“累。”

她拍拍他的背,“冰箱里好像还有蛋,我给你下碗面,你等会儿。”

“我自己来。”

“你别自己来了,我帮你做,你要不然先去洗个澡?”她看着他,抿着嘴笑。


罗永堂冷了一晚上,确实要去洗个澡了,这没毛病,但王苗苗看着他抿嘴笑了一下,那个眼神,让他似乎明白了什么。

他在她脸上亲了一口,“行,那哥哥我去洗个澡。”

他开玩笑的时候也很随意,王苗苗开心的去给他下面去了,煎了三个煎蛋,盖在一起,跟叠罗汉似的。

面好了,将煎蛋放上去,看上去有点素,但也算丰盛了。

“罗永堂,你快出来吃面啊!”

“好。”

他穿上衣服,套上黑色外套,由于是寸头,头发摸两下就干了,也不用吹风机,坐在客厅就开吃了,总算暖和些。

“你吃了没?”

“我吃了。”

罗永堂先是把煎蛋吃完了,又吃面,吃完后喝了两口汤,起来的时候有些撑,“我看出来了,你在把我当猪养。”

“等以后我们过日子了,我能把你养得更好的。”

“养肥了卖钱?”

“你又不胖。”

“你摸摸,我肚子都鼓起来了。”

她伸手去摸,隔着一件黑色羊毛衫,摸到他结实的腹肌,又把羊毛衫拉开,“没摸到,重新摸一下。”

她的手很凉,大冬天的贴在他的肉上,让人汗毛都竖起来了。

罗永堂看着她,微微低头,给他暖身子的人是她,故意来用手冰他的人也是她。

还没等她摸个所以然,男人道门边将门反锁了,王苗苗不明所以,“哎呀,大过年的,你这是干什么呀?大白天的怎么还锁门呢,屋里难不成进贼了?”


罗永堂看着她,“王苗苗,你的眼睛好好看。”

“那是,从小就好看,生得天生丽质。”

“但是没有我的眼睛好看。”他又道。

王苗苗盯着他的眼睛看,男人的鼻梁高高的,眼睛深邃而黝黑,浓眉大眼双眼皮,睫毛密而长,就像寂静而远离尘嚣的原始森林。

看上去暗沉沉,又生生不息。

“是哎,你的眼睛是很好看。”

罗永堂:?

“错了,不是这样。”

“啊?”

“你应该问,为什么你的眼睛没有我的眼睛好看。”

“那为什么啊?”

“因为我的眼睛里有你啊。”

他低头亲了她一口。

王苗苗被这突如其来的土味情话直击心灵,简直撞到她心巴上了!

罗永堂也是听同事讲的,现在流行这个,偶尔大家聚在一起就爱说这些,听久了都被他拿捏住了。

“还好你配合,不然我就难堪了。”

王苗苗忍俊不禁,抱着他的腰,两条腿夹着他的腿,本来想夹着腰的,但她穿厚了锁不上去,罗永堂的外套面料又很滑,愣是把她滑的只能贴着他的腿了。

旁观者看的话,这个姿势格外搞笑,但当事人觉得尚可。

王苗苗觉得,自己有必要回击一下罗永堂,“我刚才说屋里进贼了,其实我才是那个贼。”

“哦。”

“你不能说哦,你要问为什么。”

他配合点头,“那为什么?”

“因为我馋你身子,我想偷你啊。”

“这话说得不太妥当。”

“你现在别纠结这些小细节。”

罗永堂想纠正,说偷人是不恰当的,当王苗苗捂着他的嘴不让他说了,她尴尬得脸红。

“行,那我纠正一下别的。”

他把她的手拿开,将人放在沙发上,王苗苗一屁股坐下去,还弹了一下,“怎么,我还有错?”

“有。”他两只手撑着她背后的沙发,“是我馋你。”

凑上去的一吻令她措不及防…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xinxijubao@outlook.com)。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情感故事

实录:小三的陷害

2022-11-20 0:02:35

情感故事

闺蜜被二婚男骗去当后妈,她大发雷霆,“老娘不干了,离婚吧!”

2022-11-21 21:36:53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