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完二胎后,我穷得不想活了

这些年来,周敏很少想起前些年的事。

她生在七零年末的农村,记事以来就在帮家里干农活。

家里有个弟弟,没有多余的钱给她念书,从小就让她跟着大人干活卖力。

周敏懂事,不怕苦不怕累,十几岁就有人在父母面前说亲,让她早早嫁个好人,过上幸福生活。

她长得漂亮也能干,徒手就能扛起一挑粪,吭哧吭哧上山灌地,气都不带喘的,农忙的时候总能在地里看到她,别人都在休息,就她还在干,像一台不用休息的机器。

村里人都知道周敏能干,介绍的人也越来越多。

最终在周敏十八岁那年,由父母做主,嫁给了隔壁村的程贵川。

周敏嫁过去生了三个孩子,老大因她干农活太累,生下来是个死胎,老二是个女儿,老三是个儿子。

一儿一女活下来,周敏含辛茹苦的带大。

程贵川结婚前几年的时候对她还不错,嘘寒问暖,无微不至,体贴她,爱她。

但程贵川上头有三个姐姐,从小被父母惯坏了,苦活累活不太愿意干,婚后没过多久迷上了赌博,这一赌博便不愿意干事。

那个年代主要靠种地,穷得买肥料的钱也没有,婆婆和他们分了家不愿意管,让他们自己讨生活。

周敏天没亮绑着一儿一女在河边洗衣服,洗完衣服上山干活,中午前赶回来做饭,喂完两个孩子又去村里的小卖部喊程贵川,喊他吃饭。

程贵川心情好的时候,她叫两声,“贵川,吃饭了。”

“嗯,马上,等我把这局打完。”

遇到心情不好,输了钱,“你一来老子就输钱,你是不是倒霉,滚,滚远点!”

有几次周敏去喊他吃饭,没把人喊回来,挨了一身的打,若不是小卖部的熟人帮忙拉开,她这小身板估计挨不住几拳头。


周敏能干,力气大,在娘家的时候一个人可以干两个人的活,但她性子软,在娘家时父母教她嫁人了后到别人家里,记得夹着屁股做人,对公婆好,对男人好。

她一直记在心里,生完孩子也都惯着程贵川。

他要打牌就打牌,不想干活就不想干活,她一个人干,总之结婚几年,日子也过下来了,两个孩子好好的,渐渐的也大了。

程贵川赌博瘾越来越大,开始到村里的小卖部赌钱,后来更加高端了一点,跑到镇上去打,在镇上认识了一帮朋友,一部分在城里打工赚到了钱,回到老家打起牌大手大脚。

男人都有自尊心,程贵川见有钱人见多了,自己也眼馋,突发奇想对周敏说,要去城里找事做,赚大钱,让她和两个孩子过上好日子。

周敏一听,这是好事啊,但当时家里拿不出让程贵川去城里打工的钱……

连着几年不工作,家里都快揭不开锅了,程贵川也就是这个时候才发现,他当个男人,是要开始顾家了,顶天立地了。

有了改变那几天,他带孩子,帮着下地,殷勤得很,“周敏,不出几年,我们搬到城里去,住大房子,请保姆伺候你,让老袁和老宋都羡慕你!”

“给你买金项链,金耳环……”

老袁老宋两人,是陈贵川隔了一代的堂弟媳妇,他这两个弟弟啊,一个进厂工资稳定,另一个帮忙给农村人打灶,两家日子过得都比他们家好得多。


眼瞅着别人家日子越来越好过,周敏见程贵川也开始有上进心。

面上没表现出来,晚上躺在床上,兴奋得睡不着觉,论外貌,程贵川长得有几分帅气,个子不算高,但整体给人很舒适。

要是能够多赚点钱,日子越来越好,她这辈子也就值了。

次日一早,周敏去了娘家借钱,是遭受了些白眼,但还是借到了路费和生活费,全都拿给程贵川,让他进城找事情做,赚点钱回来。

千叮咛万嘱咐,小心,别被人骗到传销里去了,凡事留个心眼,不认识的人找他千万不要搭腔。

就这样,陈贵川进城了,没有手机路费贵的年代,这一进城直接没了信。

连着半年见不到人,周敏带着两个孩子也不敢去找,更没钱去找,早出晚归的干活,留点粮食自己吃,剩下的卖了钱,一部分还给了娘家。

大家日子普遍难,娘家父母虽然对她不错,但下面有个弟弟,欠钱迟迟不还也不是这么回事,催了她好几回。

周敏也不是不还,着实没钱,两个孩子动不动还爱生病,小病她就不带去看了,但一发烧烧得滚烫,生怕烧成脑膜炎。

程贵川的大姐见她带着一儿一女日子实在难,偷摸从婆家那边借了几块钱给她,回去挨了一顿毒打。


没几天程贵川的大姐又来了,说让她想点办法,不然迟早活不下去。

周敏见村里有人背着背篼满山叫卖,卖馒头,卖卤肉,她想到陈贵川大姐的男人是屠夫,便厚着脸皮去赊账,从他手里赊了几块肉。

问了同村卖肉的人,借了点八角贵皮和卤药,终于把肉卤出来了,尝了一口汤,味道很好,周敏装进背篼,用布条盖好,放上秤杆和秤砣,抱着一儿一女徒步上山,走了好几个村叫卖。

大家日子都过得不太好,都想吃肉,但买得起肉的是极少数家庭。

周敏从早到晚,什么也没干,一边走路一边抱着两个孩子到处喊,“卖卤肉了!”

“卖卤肉了!”

到了晚上回来,嗓子已经哑了,卤好的肉剩了一半,一儿一女望着那点卤肉又哭又闹,闹着要吃,周敏舍不得,还想回锅一趟明早继续卖,但一儿一女哭得可怜。

“妈妈,肉好香啊……”

“想吃肉肉,妈妈赚钱买肉肉吃。”

周敏狠了狠心,给一儿一女都弄了一点,两人吃得差点哽住,小儿子喉管细,一大块肉都没敢嚼烂,卡在喉咙里,咳得吐出来,吐在农村土泥巴地上,连忙又捡起来吃。

周敏想拦住给他洗洗,儿子嘴上还有灰,“妈妈太好吃了,肉肉真的好好吃啊!”

程贵川是次年春天回来的,回来的时候老大到了上幼儿园的年龄,周敏没钱给他们报名,弯腰在田里栽秧子,两个孩子在田坎边嚼茅草根。


茅草绿油油的,茅草芯由于新出来的,很嫩,嚼起来清甜。

女儿程雪然找到甜的茅草芯,穿着裤子下地,在湿糯的泥巴地里走着,“妈妈,好甜呀!”

周敏口干舌燥,凑过去嚼了一根,嚼着嚼着听程贵川兄弟媳妇跑过来,“嫂子,贵川回来了!”

“哎呀,穿着白衬衣啊,可洋气了……”

周敏装听不见,周边地里全都炸开了锅,“贵川回来了,进城这么久肯定赚到钱了。”

“那肯定啊,这么久没回来,大老板的打扮。”

程贵川回来了,走到自家田坎边上,白衬衣,西装裤,衬衣口袋里两支笔,兜里一包烟。

迎着骄阳,晴空万里,他摸出打火机,嗖,火柴带着火星,点燃他手里的烟。

他蹙着眉头,深吸了一口。

“贵川回来了?”

“二妈……”

“贵川,穿得好洋气啊。”

程贵川笑笑,拧着眉蹲下,农民忙碌着,忙着作农,忙着活命,两个孩子看到他觉得很陌生,根本不敢认。

儿子程东旭拉着姐姐,“爸爸从城里回来,身上肯定有糖……”

程雪然馋慌了,过去抱着程贵川的裤腿,声情并茂,“爸爸!”

这一抱身上的泥巴蹭到程贵川身上,丢了他的脸,他气得一个头两个大,抬手一巴掌,将女儿扇到秧田里。

周敏压根儿没打算理他,见状连忙抱着嚎啕大哭的女儿,程雪然浑身是泥,吓得发抖。

周敏直接跟他干了起来,“你去城里这么久赚到钱没有?没赚到钱回来打女儿出气啊,你有病啊你!”


程贵川拧眉,指着她,“你说什么你?老子这么久没回来,你什么态度?”

周敏绷不住了,这么久了无音讯,无论赚没赚到钱,她都无法理解。

家里条件他清楚,如果赚到钱怎么不早点回来,如果没赚到钱干嘛又穿成这副样子在这出洋相。

当即放下程雪然,泼了他白衬衣上一身的泥水。

湿了他的烟和火柴,脏了他的衬衣,士可杀不可辱,程贵川揪着她的头发,“一年不见你倒硬气了。”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打得周敏眼冒金星,鼻血直冒。

好不容易被亲戚拉开,程贵川不忘补上一脚,“看看自己什么鬼样子,人家城里的女人那才叫女人,你看看你!”

周敏浑身泥巴,一儿一女吓得哇哇大哭,程贵川直接去了村里的小卖部打牌,没着家。

下午周敏洗完衣服回来做饭,婆婆蒋秀珍来了,“人这么久没回来了,你那脾气太火爆了,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你干什么?”

“烟不要钱买?一包烟啊,贵川跟我说刚拆开抽了一根……”

“你看你啊,就是嫁过来之前装斯文,这一结婚才几年,你变得什么样了?”

周敏觉得自己下午确实冲动了,错就错在不该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夫妻之间有什么事关上门来说比较好。

蒋秀珍越说越有劲,她就一个儿子啊。

进城受苦受累好不容易回趟家遇到这种事,“你赶紧,去跟贵川道个歉,他不会跟你计较,你让他在外面有面子,他回来更爱你。”

正好村上小卖部人多,一传十十传百,在地里打架的事很快就能过去,周敏沉默,蒋秀珍又道,“你现在道歉了人家说你懂事,不然到时候都说你是母老虎。”

“我告诉你啊周敏,贵川再没赚到钱,他兜里也是有几个的,到时候你把他惹毛了,他去城里找个有钱的,条件好还比你漂亮,到时候你就哭吧你!”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xinxijubao@outlook.com)。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生活故事

你舍得让自己的父母“受苦”吗?

2022-11-17 18:25:03

生活故事

祭祖

2022-11-22 19:52:0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