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蜜被二婚男骗去当后妈,她大发雷霆,“老娘不干了,离婚吧!”

完事后她洗了个澡,穿上了衣服,坐在他家镜子前化妆,男人在床上闭目养神。

“你今天跟我回去见家长吗?”

“你想让我去我就去。”

“随你,你想去就去。”

她忽然间不强势,倒让他不习惯了,“我想去。”他主动道。

王苗苗满意的勾了勾唇角,险些口红都涂歪了,但她稳得住!

女人一定要沉得住气!

就在这时,苏锦绣的电话打过来了,她接了电话,“姐妹,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昨晚苏锦绣还元气满满,今天忽然就跟焉了似的,这反差让她一时有点难以适应,“没睡好吗,怎么这个声音?”

“你在哪啊,我过来找你。”

“今天大年初一啊。”

大年初一,她不是应该在父母那边去一趟,然后回去黄家一起吃饭吗?

她电话里没多问,“我在罗永堂这边,你过来吧。”

“啊,你在他那边,我过去会不会打扰你们?”

王苗苗清了清嗓子,“没事,你来吧。”反正事情已经办完了。

苏锦绣说来就来,十来分钟就到了,罗永堂把床叠好,洗水果,拿吃的,还抓了一大包瓜子出来,过年的待客之道是有了。

苏锦绣也买了一箱牛奶过来,估计是来得匆忙,没买东西,但觉得大过年不买又实在不好意思,随便拎了个奶,到的时候她还有点不好意思。

“我去买点菜,中午就在这吃吧。”

“过年还有卖菜的?”

“有,你们聊。”


罗永堂不掺和女人聊天的内容,他一走,王苗苗就开始问她了,“大过年怎么跑这儿来了,吵架了?”

“你眼睛看得还挺明白。”

“那是,把你看不明白了那还得了,我是算命的,以后叫我王大仙!”

王苗苗掐指一算,笑道,“是不是大年初一为了去谁家吃饭的事吵架?”

“没,我答应了他就在他家里吃的,不去我爸妈那边,提前说好的。”

“你是挺大度的。”

苏锦绣低着头,“他也答应了我的,今年过年不接他女儿过来的,但他前妻那边和她现在的老公一家,对他女儿的存在有点介意,他前妻不是又生了孩子吗,她现在的老公,就不太高兴让柔柔跟他们一起过年。”

王苗苗大概明白了怎么回事,“意思是你不想他女儿到家里来过年,因为这个事情和他发生了争执?”

苏锦绣摇头,“不是我,是他女儿,他女儿一看到我就不高兴,哭……闹着要让我走。”

“他女儿不是知道你们结婚的事吗?”

“谁知道抽什么风,这还不是最气人的……他也让我今天不要在他家过年了,回我父母那边去,都说好了,我回去算怎么回事?”

黄小明确实是欺人太甚了,王苗苗客观的跟她讲了一遍王京华和黄小明的事,“我是觉得黄小明一直都比较自私,我告诉你,怎么决定你看着办。”


苏锦绣听完了没说话,“他其实也跟我解释过,他猜到你会跟我说。”

王苗苗震惊了,这个黄小明脑子怎么赚的那么快,先下手为强。

“他说他只是觉得王京华不受诚信,愤怒的点只在于他不守诚信而已,不是在他要不要再婚这件事上,他是个很在乎原则,专注细节的男人。”

王苗苗点头,“他女儿的事你怎么想?”

“我很生气,但我没想好怎么办,过完年我再跟他谈谈吧,事情都敲定差不多,彩礼都打给我父母了,婚纱照拍了,五金也都买了,我们肯定要结婚的……”

“我就是,现在跑回去的话,我爸妈问起来不好说,当时是我非要跟他结婚,闹矛盾又回去怕她们说我。”

看了王苗苗一眼,“不想让他们知道,这几天在你家行不行?”

“可以,跟我住吧。”

罗永堂出去买菜的一会儿工夫,罗宣给他打电话过去吃饭,他婉言拒绝。

罗宣在电话里提到了罗小芳的事,“永堂,之前你给我的东西,你妹妹坐月子,我没有给她,等这几天年过完了,我会交给她让她自己做选择。”

“舅舅,我听你的。”

“你也别跟舅舅生气,你妹妹纯粹就是不懂事,她也是第一次结婚,第一次当妈妈,接受不了这种事情,她抗压能力不好,人也太单纯了。”

“舅舅,这不是单纯不单纯的事,在陶安贵这件事上,她就是犯了糊涂,你要让她有正确的是非观。”

“我知道了永堂,你还是空了帮我跟苗苗道个歉。”

罗永堂沉默了片刻,“舅舅,你是我亲舅舅,但道歉这种事你也知道不能代劳,你这样替她挡着是没有用的,她固执下去迟早吃亏。”


中午吃完饭,王苗苗想和罗永堂去三医院看罗雪梅,大过年的,人在医院里孤零零的,是要看看,到的时候罗雪梅章还在房间里发呆,照顾她的小护士不在。

“阿姨,你好。”

罗雪梅不认识她,呆呆的看着,罗永堂便上前,“妈,我来看你了。”

“永堂来了,你不是昨天才来了吗,怎么又来了?”

罗永堂很久没有过来看望母亲的,发现罗雪梅又比之前憔悴些,“最近吃的好吗?”

“永堂,你一定要当警察。”

“妈我现在是警察。”

王苗苗不清楚母子俩日常的相处,拧了拧眉,看着罗永堂,他很耐心的蹲下,“妈,这是苗苗,我女朋友,她叫王苗苗,是个很好的人。”

罗雪梅没有反应,呆呆的听着,过了十来秒,点头,“啊,是啊,今晚是要炒蒜苗的,腊肉呢阿寅?”

罗永堂并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跟她说自己想说的,“妈,我要和她结婚了,组成一个家庭了,你开心吗?”

她靠着椅子,露出慈祥的笑容,“永堂,你一定要当警察。”

“妈,新年快乐。”

王苗苗擦了擦眼泪,“阿姨,你好,我叫王苗苗。”

罗雪梅听到动静,连忙抱着罗永堂,“阿寅,我害怕。”


在医院呆的时间并不长,没过多久医生就拿药过来了,罗雪梅乖乖的吃了药,躺在床上,“阿寅,你不要走,你就在这等我,我找人来救你哈。”

“你不要走,我会找人救你。”

“我不走。”

分不清是丈夫还是儿子,分不清现在何年何月,也不知道自己的处境,甚至在罗雪梅的世界里,自己根本就没有生病。

她吃了药很快的睡着了。

王苗苗从罗永堂那里了解到,老太太清醒的时候越来越少,大多数时候浑浑噩噩,迷迷糊糊,不知道自己在那里,也不知道白天黑夜。

以前还会控制不住的发疯,现在彻底静下来了,不发疯了,大多数时候都在睡觉,睡醒了就开始胡言乱语。

罗永堂知道这种心理疾病可能一辈子都治不好,但他还是叮嘱医生多费心。

黄小明不在,值班的是另外一位,“放心,人在医院,我们一定会尽全力医治,尽快让她走出来。”

王苗苗跟在罗永堂的身后,“这么久的心理开导和药物医治,我是说这么多年了,为什么一点效果都没有?”

“是不是医院不行,要不要换家医院?”

“跟医院没关系,三医院是精神科比较权威的。”

“那怎么办?”

罗永堂没说,只是拉着她的手。

罗雪梅接受不了罗寅惨死的事,她太爱他了,她不想走出来,走出来就意味着罗寅真的死了,在这个世界死了,在她的世界也死了。


下午王苗苗和罗永堂一起去买东西,苏锦绣不得已当了回点灯泡,但她这个电灯泡也称职,知道男方去女方家需要买些什么东西。

“两瓶那个酒,对,这个一定有,还有烟,其他的你跟我到那边去看。”

“好。”

罗永堂车里其实买了一部分,但苏锦绣觉得不妥当,他也想搞得更好一点。

王苗苗全程跟着,买了点自己喜欢吃的东西。

半下午到王苗苗家里,她提前跟于珍香打了电话,所以于珍香也准备了一下,王军有些不高兴,直接就出去了,不在家里呆了。

“爸呢,不在吗?”

“呵呵,你叔叔让他今晚过去喝酒了。”于珍香也有些尴尬,女儿带女婿上门,他个老丈人闹情绪。

“小罗,你进来坐。”

“这是我弟弟,这是江洁,这是江阿姨……”

王苗苗挨个做个介绍,她以为罗永堂跟家里的人相处会比较夹生,但他挺随意的,往那一坐不卑不亢,腰板停直,跟大家虽然话不多,但气质很足啊。

于珍香这次看罗永堂,比之前在派出所看的时候顺眼多了,大概是她也看开了,可以尝试着接受了。

都带回家来了,再反对闹得难看,又有什么意义?

“小罗,你吃水果,别客气。”

“小罗,吃瓜子,吃啊。”

大家都很热情,王子阳看罗永堂没动,亲自拆了包零食给他,“姐夫,吃吧,这个好吃,牛肉。”

“谢谢。”罗永堂接过来递给王苗苗吃。

王苗苗接下了,王子阳朝她翻了个白眼,“有你什么事?”

苏锦绣吃着麻辣海带丝,看着姐弟俩你一句我一句,笑得辣椒都差点卡在喉咙里了,王子阳连忙过去给她递纸巾。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xinxijubao@outlook.com)。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情感故事

不正经男人调戏我,被我老公秒成渣

2022-11-21 21:27:46

情感故事

娶了离过婚的女人,丈母娘开出天价彩礼

2022-11-22 18:45:3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