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的丑事败露,骂我爸是个老狐狸

黄小明语气颇为不耐烦,隔着电话都能感觉到她压制的怒火,“王苗苗,你想干什么?”

“电话总算打过来了是吧?”

“你有什么事直接说。”

“刚才我想跟你直接说,你故意装高冷,现在冷静了几分钟,会好好说话了吗?”

黄小明心里有火没出发。

“黄小明,锦绣没结过婚,对男人了解也少,她嫁给你其实已经挺委屈了,我希望你对她好。”

“我对她好是自然的,用不着你开口。”

“你疼你女儿我理解,但我希望你能权衡好锦绣和你女儿之间的关系,不要让她难做,我不想看到我的朋友在你那边委曲求全。”

“她跟你说了跟着我委曲求全了吗,你在那自我想象?”

“黄小明,你讲不讲道理?”

“我跟你讲什么道理!”黄小明直接朝着她一嗓子,“你一个脚踏两只船的女人,我跟你讲道理?你也配?”

“我说了你别对我带着个人情绪,首先我没有脚踏两只船。”

“王京华为了你都跟我闹成这样,你现在有必要装吗?”

“黄小明!”王苗苗也火了,“你再吼我一句试试看,你这婚是不是不想结了?”

“你是她爹还是她妈,我跟她的事轮得到来做主吗,你算哪根葱?家里房子拆迁了不起?”

这一通电话让王苗苗很不安,虽然后来也没说什么,但她感觉到王京华对她的敌意,很深刻的敌意。


她回到楼上,苏锦绣洗完澡了,穿着她的睡衣,用着她的毛巾,睡在她床上。

“哎,没想到我过年是这样过的。”

“明天我陪你去找黄小明”

“算了,我自己去吧。”

苏锦绣知道黄小明对王苗苗有敌意,不想再惹他不高兴。

“你不要我陪你?”

“我自己面对,感情上的事谁也不能替我。”

苏锦绣做好了准备去跟黄小明好好聊聊的,但是初二打电话过去,得知黄小明的女儿还没走,她难受得要命。

“你答应了我的,黄小明,你怎么能食言,不是说晚上就送过去吗?”

“柔柔想跟我多呆一呆,我爸妈也喜欢她,大过年的,她妈妈和她继父那边其乐融融,她的处境你想过吗?”

“那我的处境你想过吗,你还想让帮我回去跟你过年吗,这婚还结不结?”

“你又说这话,是不是王苗苗跟你说了什么?”

“我就问你,我今天是不是还要在外面呆一天。”

“你别任性,你先回来,难道你跟柔柔就不能在一个屋檐下吗,你也是她的妈,我们是一家人。”

苏锦绣头皮发麻,拧了拧眉,“是我不回来吗,你女儿一见到我就哭闹不止,怎么成了我不愿意跟她一个屋檐下?”

“锦绣,过年闹成这样不好看,你听我的,你回来,柔柔闹她的,你别管她,她还小,你别跟她计较那么多。”

“我看这婚结不结,还是再看看考量吧,你忙,等会儿别又惹你女儿不高兴了。”


苏锦绣明摆着是在说反话,黄小明竟然真的没有再继续说什么了,叹了一口气,“锦绣,咱们是成年人,稍微大度一点,让着柔柔,我答应你明天过完我送她回去,然后晚点我过去接你,好吗?”

“你来不来随你。”

“别生气了,嗯?”

王苗苗送了点吃的进屋,苏锦绣心情不太好,她安慰了几句,“没关系,你好好在想想,他多给你一天的时间让你冷静也是好事。”

王苗苗现在确认了黄小明不是什么好人,有些后悔没有早点帮苏锦绣认清这个男人的面目。

“他这人怎么这样,我是大人,我就活该让着他女儿吗,这是什么道理?”

“你别理他,吃东西,这个好吃,多吃点,过年争取胖三斤。”

出来的时候王子阳还在客厅看电视,江爱国今天带着江洁出门去了。

遥控器将电视暂停,“姐,锦绣姐男朋友是不是欺负她了?”

“没有啊。”

“应该是欺负她了吧,我看她心情不太好。”

“你管好你自己的事,别想那么多。”

“他离过婚,锦绣姐没嫌弃他,还愿意嫁给他,他有什么不知足的,就因为他是医生了不起?”

王子阳的话说得很冲,听上去就像是要立刻过去跟黄小明干一架似的,王苗苗好心提醒他,“锦绣的事你不用管,你少打听,也少去得罪人,黄小明不是个好对付的。”

“我上次还看到他打华哥,我就知道这人不行,华哥多好,他都下得了手。”


黄小明说到做到,初二晚上就过来接苏锦绣了,王家一家子对他很客气,留他吃完饭,于珍香和江爱国表现得也很热情。

“小明,吃个饭吧,别急着走啊,大过年的。”

黄小明表现得非常冷漠,“不吃了阿姨,不吃了。”

“吃点吧。”

“不吃了,赶着回家吃,谢谢你的好意。”

言语中透着几分生人勿进,估计是因为王苗苗的缘故,黄小明连带着姓王家里的人也一起不喜欢了。

王军看他是医生,也想巴结他,给他递烟,“小明,不急着走,锦绣在我们家就跟一家人一样,她和苗苗关系最好了,别不好意思。”

“谢谢你叔叔,我不抽烟。”

王苗苗从他的冷漠中看出几分嫌弃,暗想道:你究竟在装什么大尾巴狼啊。

苏锦绣跟着黄小明回去,王苗苗去找了罗永堂,恰好遇到罗永堂要去罗宣那边,她一听,还是算了吧,罗小芳上次闹那么难看,都快给她留下心理阴影了。

“那你去你舅舅家吧,我回去了。”

男人拉着她,“跟我一起过去。”

“我不去,我怕小芳又提起那件事,我去找过许明昌,他不要脸,他宁可抹黑我,也坚决不出来解释,我讨厌这样的男人,我也……并不同情罗小芳,因为这一切都是她自找的。”

罗永堂笑了,“我舅舅今天会告诉她那件事。”

“什么事?”

“亲子鉴定的事。”


王苗苗愣住,斜眼看他,“你舅舅怎么会知道?”

“在上次事情发生后,我去医院拿到的,我交给我舅舅,这些日子以来,他一直在观察陶安贵,也因为消防坐月子的缘故,没有将这件事撕破。”

“这么久了……”

王苗苗震惊,“你是说你舅舅手里就有亲子鉴定,但是他这么久了一直没有拿出来?”

“嗯,我是这个意思。”

“他怎么忍得住的?”

男人抽了抽嘴角,“你记住,并不是每个人都像你一样,做事莽莽撞撞,有时候性子急,当场就要跟人分个胜利,输赢,其实是不明智的。”

虽然这么说,但王苗苗还是不太愿意去,“我怕引火上身。”

“她是我表妹,躲不了一辈子,你看你看你。不该你出头你莽莽撞撞,急得要命,该让你一起去的时候,你像个……缩头乌龟。”

该死的,竟然还来了激将法,偏偏她最受不了激将法了。

“我才不是缩头乌龟。去就去!”

她还真被他拿捏得死死的,王苗苗越想越有点不对头啊。

车子一路到了罗家,罗永堂拉着王苗苗刚到门口,就看见陶安贵鞋子都没穿,慌乱跑出去,而罗小芳在屋里大叫,往外扔东西,咚的一下,摆件打在门上,碎了一地。

“陶安贵你这个畜生,你猪狗不如啊!”

罗小芳哭得很大声,但屋里除了她哭,便没有了其他声音了。


罗宣刻意挑在金将玉不在的时候将这这件事说出来,罗小芳看到亲子鉴定那一刻,整个人都失控了,自己生孩子生得狼狈,那么痛,陶安贵在这怀疑孩子不是他亲生的。

畜生,畜生啊!

她抄起东西胡乱的砸,陶安贵跑出去,看到了王苗苗和罗永堂,他手忙脚乱,吓得口齿不清。

“都是你,你,你们搞出来的事,你们不是人,不得好死!”

“你们见不得别人好……”

他立刻就跑了,大过年的人都吓傻了。

屋里,罗小芳还在哭,万媛抱着罗小芳,不明所以,她质问罗宣,“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啊?”

“我问你,是什么时候的事,什么时候的事?”

罗宣没说话,安静的看着面前的一切,罗永堂带着王苗苗进屋,罗小芳看了一眼两人,哭得更厉害了。

“现在知道错了?”

罗小芳还是哭,“为什么过去这么久了,我才知道?”

“那是因为你自己不信。”

“永堂,苗苗,进来坐吧。”

罗小芳心里像是空了一块,完全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她只想刀了陶安贵,她也没办法在这时候面对王苗苗。

万媛坐在沙发上,静静的看着罗宣,“什么时候的事?”

“那天闹了后,永堂立刻就把这个给我了。”

“当时怎么不说?”

万媛细思极恐,这些日子以来,他什么都知道,但还是看着陶安贵母子在这放肆,一点风声都没有透露给她。

“我理解你想等小芳出月子再说,但为什么连我都不知道?”

“我不告诉你,是想让你以不知情的状态和他们继续相处,你才能看到他们最真实的样子……”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xinxijubao@outlook.com)。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生活故事

自己接诊的那个病号把我给治疗了

2022-11-23 22:35:29

情感故事

我要离婚去父留子,老公露出阴险的一面!

2022-11-25 17:52:37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