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瞒着我做亲子鉴定,我决定去父留子!

罗宣这一招究竟有多厉害,王苗苗不敢轻易下判断。

但是当天整整一天,陶安贵和金将玉就跟人家蒸发了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没有电话,也没有信息。

估计是想到罗宣早就知情,却像是看笑话一样,看陶安贵画饼,看金将玉虚情假意,母子俩想想都觉得打脸,根本不知道如何把这件事圆过来。

这种秋后算账,远比当场揭发来得更猛烈。

在王苗苗和罗永堂离开罗家之前,罗小芳一直没有出来,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万媛眼睛一直红着,对这件事也颇为无奈。

但她跟罗宣是这么商量的,本来罗小芳身体情况是不允许她有孩子的,她又是独生女,他们当父母的早就做好了抱不上孙子的准备。

现在有孙子了,家里条件也尚可,大可以去父留子……

没有陶安贵这个爸爸,没有金将玉那种奶奶,孩子或许会在罗家过得更好。

罗永堂从始至终没发表自己的个人意见,将决定权给罗宣和万媛,罗宣多嘴问了句,“你俩人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等我存够钱。”

罗永堂毫不犹豫的说道。

罗宣也点头,“之前我朋友那个项目让你投钱,你说不想腾出时间去关心,现在火烧眉毛缺钱了,知道厉害了?”

他只是笑笑,“所以舅舅,过几天可能我还得找你聊聊。”

“跟我聊,那是要收学费的。”

“应该的,交学费孝敬舅舅,给舅舅买酒。”


新年就这么过完了,后面几天王苗苗几乎在罗永堂家里住下,他们像是普通夫妻一样,一起吃饭,一起买菜,一起做饭,看电视,等时间晚了,再一起做晚饭。

罗永堂并不是个懒人,他闲不下来,在家里各种强迫症,安静下来的时候也跟一坐雕塑一样,坐的直直的。

打小就很有规矩。

对比他来,王苗苗就显得不太雅观了,她把被子搬到了沙发上,就躺在那,盖着被子,手一伸,吃水果,一边看电视,一边嗑瓜子。

她是躺着看电视的,也是躺着吃东西的。

罗永堂提醒她,“你这样对眼睛不好,做起来看。”

“不,我就喜欢这个姿势,你坐过来,让我躺你膝盖上。”

罗永堂老老实实,给她躺。

王苗苗觉得罗永堂太惯着她了,“你不怕把我惯坏了吗?”

“一年到头,也没给你几天好日子。”

她鼻子一酸,险些哭出来,但她忍住了,只是笑笑,“你说甜言蜜语挺有经验的。”

“没有,我说的是实话。”

陪她的时间很少,所以腾出时间的时候,他就想对她好,让她在他面前放飞自己的天性。

床上的事……两人一直以来也挺和谐的,估计是男人大部分时候都在工作,想起这种事的时间较少,一旦纵容起来,就跟星星之火燎原那边,一发不可收拾。

王苗苗自认为还算比较吃罗永堂颜值的,可有时候还是觉得他太久了,让他赶紧结束。


初五一过,罗永堂立刻就要回到工作岗位去了,而且走得很急,只收拾了几件衣服,应该要去外地,王苗苗开始是帮他收拾的,但罗永堂觉得她动作慢,几下就把自己的衣服叠得板正,往里一放,拉链一拉,拎包就走。

这动作快速而麻利,要不是亲眼所见,她都觉得离谱!

“我走了。”

“你想不想跟我同居?”她突然问道,“你要是想,我可以搬过来。”

“我不想。”

他拉着她的手,将门关上,钥匙给她,“你想来住就来住,别提同居的事。”

“为什么,你不想每天下班回来都看到我吗?”

“我不一定每天都可以下班回来,你有其他事情你去忙,不用坐在这屋里天天等我。”

“很多男人都喜欢婚前同居,你不喜欢?”

“等我存够钱再说吧。”

他摸了摸她的脑袋,“既然决定过一辈子,同不同居有什么要紧?你住过来我在外面反而不安,怕你一个人在这害怕,你在你自己家我放心。”

没来得及跟她说太多,罗永堂甚至都没时间送她回去,接他的车就在小区门口,李潇早就上车了,就等他,他摇了摇手头也没回就走了。

嗯,她的男人,是一个人品很不错的男人,也是一个很值得托付终身的男人!

她去了趟超市,跟王京华聊了天,讨论了年后经营的情况,也跟王京华说了,自己想再开个超市,会主动去联系之前的供应商,所有事情她都会办好。


王京华有些意外,“你不上班了?”

“我回去申请产假报销,下来了我就辞职,上班还是没有自己做生意赚钱。”

“决定好了。”

“决定好了。”

不仅为了赚钱,自己做生意工作也会自由一点,以后跟罗永堂结了婚,照顾孩子照顾家庭也会比较方便些。

王京华看出来了,她是真的想专心搞钱,也是很努力的在学习做生意。

王军自打王猛大年三十过来吃了顿饭,就一直对王猛的事很上心,虽然自己发达了,但看到弟弟日子如此难过,很是心痛。

婶婶陈淑萍请一大家子过去吃饭,顺便让王猛叮嘱王军让于珍香带着江爱国也一起来,王军立刻就同意了。

打电话给王苗苗,让她也去,王苗苗借口工作忙没有去,他跟王京华一起吃了顿便饭,回家。

人坐在客厅,听到了一些动静,她愣住,拧了拧眉,再细细的一听……顿时面红耳赤。

王子阳也真是,趁着家里大人不在,怎么做这种事。

她进来的时候动静很小,赶紧就出去了,到楼下附近的咖啡厅坐了一会儿。

王子阳确定自己和江洁合适后,趁着过年这段时间,感情急剧升温,他一直想和她亲近些,但熊燕不干,扭扭捏捏。

今天半下午家里的大人都走光了,两人座在客厅看电视。

江洁问他,“你怎么没去啊?”

“不想去,你不是也没去?”


她笑了笑,“苗姐什么时候回来?”

“不清楚,去超市那边了,估计要吃完饭才会回来,肯定有点晚了。”

“嗯,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做东西吃。”

江洁去给他下了一碗面,她齐刘海,长发,往厨房一站,很是娇小,做饭的动作并不熟练,江爱国在家,没怎么让她干过活。

王子阳觉得,这大概就是贤妻了。

江洁性子很温柔,人也淡淡的,抓了点青菜往面里放,两人吃完了面,聊了一会儿,王子阳就立刻将她摁在沙发上亲。

以前家里有人,两人都比较小心,但这次他明显有些放肆了,扯江洁的衣服。

江洁怕得要死,羞得都要哭了。

王子阳也看出她可能有点不情愿,“我会跟你结婚的,我们马上就是一家人了,你在我面前可以放开一点。”

江洁喜欢王子阳,没办法拒绝他,王子阳抱着她就去了自己房间里,想和她想洗个澡的,但江洁说什么也不跟他一起洗,他就只好先办事了。

跟江洁比起来,他就是个老油条,高中就开始谈恋爱了,自然是游刃有余,江洁没有拒绝,只是轻轻抱着他。

但是王子阳哪里想得到,江洁都二十多了,竟然还是第一次,那瞬间他后知后觉,整个人都傻了。

江洁哭唧唧的,抓着他的胳膊,求他轻一点,她说有些害怕。

王子阳心都要化了。

想问你怎么还是第一次,但没有问出口,只好接着,竭尽所能让她舒服些,江洁一直在发抖,也不知道是不适应还是痛的,王子阳倒是舒服。

两人都没有注意到王苗苗中途开门回来了。


江洁被王子阳折腾得够呛,她以为结束了就不痛了,岂料结婚后浑身更加痛,就跟生了病一样,王子阳抱着她去洗澡,她不去,冷得往被子里缩。

“江洁,现在都什么时代了,很正常的……”

“你先去。”

王子阳洗澡的时候还在想这件事,据他所知江洁以前是接触过男人的,也交过男朋友,难不成还有谈恋爱不办事的?

被单上沾着血迹。

江洁缩在床上,不知怎么的,竟然哭了起来。

王子阳吓了一跳,“哭什么?”

“我没跟我妈说。”

“你都是大人了,不用什么都跟你妈说,过段时间吧,等我在存点钱,工作稳定一点,我就让我妈去跟你妈谈下结婚的事,看我们什么时候结婚。”

“会有宝宝吗?”

“头一次应该不会。”王子阳给她盖好被子,“有了就结婚,反正我妈也特别希望我们在一起的。”

“那你呢?”

“我也想啊,江洁,我很喜欢你。”

王子阳洗完澡后又来了一次,江洁都快下不来床了,走路姿势都有点不对了。

他不顾她的反对非要抱着她去洗澡,水蒸气罩得她脸上红红的,那乖乖的齐刘海一衬,简直不要太可爱。

他一直看着她,江洁低着头,往边上缩,被他一把拉过来,从后面抱着她,“都在一起了,害羞什么?”

她脖子上还有痕迹,洗完澡出去穿了个黑色的高领毛衣,外面裹着一件江爱国买给她的米色羽绒服,两只手踹在兜里,乖乖的坐在沙发上。

王子阳看着床上的血迹,怕等会儿不好交代,拆了去洗,想直接扔进洗衣机。

“洗衣机洗不干净,我来吧。”

血迹挺大片的,刚才王子阳并没有留手,是想轻点,最后没控制住。

王子阳能自己把衣服扔进洗衣机已经是极限,手洗衣服,他从没洗过,就连大学的时候衣服也是带回来于珍香给他洗的。

江洁两只手小小的,泡在冷水里洗床单上的血,王子阳从身后抱着她,去亲吻她巴掌大的小脸。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xinxijubao@outlook.com)。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短篇故事

揭秘最诡异殉情:同性恋人让全车人陪葬

2022-11-23 22:49:25

短篇故事

世人都说我是杀人的恶魔,可又有谁真正对我好过?

2022-11-24 23:46:2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