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离婚去父留子,老公露出阴险的一面!

王子阳把江洁睡了的事,双方父母都不知道。

只是当天晚上回来的时候,于珍香有点莫名其妙,“子阳!你又在床上吃东西了?”

“啊?”

王子阳坐在沙发上,愣了愣,于珍香骂道,“东西又弄到床上了是吧?”

王苗苗看了他一眼,又看了一眼江洁,最终低头看手机。

不知怎的,虽然对家里来说是件好事,但她心里没着落……

“啊,我不小心,撒了点汤。”

“你个兔崽子,我说话你不听,大晚上的洗被单,什么时候干得了?”

江爱国笑了笑,“算了,拿到阳台上去吧,二楼阳台上晚上风大,吹到明天,太阳一晒就干了。”

说着两个老太太一起将被单拿上楼,一人牵一边,把被单晾了。

江洁脸皮薄,她有点后悔,早知道她就晾在阳台上算了,也不至于让两个老人在忙一次,她羞得回房间去了。

王子阳看着她一瘸一拐的,笑意更深了,余光瞥见了正看着他的王苗苗。

“我脸上有花啊?”

“有啊,有朵大红花。”

王军长叹了一口气,“你叔叔现在不行了。”

“叔叔怎么了?”

“还不是炒股,欠了好多钱,一家人要走到绝境了,你婶婶今晚哭着说,要是这钱还不上,凑不齐,只能卖房子了。”

王苗苗一听,“哦……”

“这件事你们怎么想的?”

“没怎么想,跟我有什么关系?”

“子阳,你这话说得没良心,子龙是你堂哥,叔叔也是你亲的。”


王军老毛病又犯了,兄弟情泛滥了,王苗苗忽然笑了笑,“我就说呢,以前逢年过节的,叔叔也没怎么跟咱们来往,今年又是过来吃饭,又是请你过去吃饭,果然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出事了就来认亲戚了。”

“你怎么这么说话,你……”

“爸,我说话还算好听的了,你要是房子不拆迁,他知道你帮不上忙,他跟婶婶就不会跟你哭一场了,你清醒点吧。”

王军气得脸都绿了,“自己眼睛不灵光,不对自己负责,不知道自爱,还好意思来教训我。”

王军气王苗苗放着王京华不要,去贴着罗永堂,王苗苗却觉得王军不该把两件事扯在一起,她起身,懒得跟王军说了。

刚走到房门口,王军冷哼一声,“你要是不听我的话,分下来的房子你想都别想。”

“不想就不想。”

分不分给她都是父母自愿,她不强迫,她自己自力更生挺好的。

王苗苗没有等到罗永堂的电话,睡着了,次日早上到了家门口附近踩点,看看附近哪里适合开个超市。

她走了很长的一段路,走得脚痛,接到了罗小芳给她的打电话,约她中午吃饭。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王苗苗到的时候看到她是一个人,顶着黑眼圈,没化妆,整个人看上去都有些憔悴。

婚姻究竟带给了女人什么。


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她还是个元气满满少女,温室里的花朵,没经过什么摧残,人也不错,乐观开朗,跟任何人都能聊到一起。

她在他对面坐下,“身体恢复得还好吗?”

“还可以,但比起生孩子之前,还是差很多。”

毕竟一个孩子从她身体里出来了,带走了她的部分血肉,又经过了一段时间的哺乳,虽然不长,但那滋味终身难忘。

“你跟许明昌在一起的时候真的没有出轨?”

“没有,个中原因我早就跟你说了,没骗你。”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陶安贵做亲子鉴定的?”

“我有朋友在医院上班,告诉我的。”

“哪个朋友?”

“你不用知道这么详细,知道结果就可以了。”

罗小芳深吸了一口气,“王苗苗上次的事我跟你道歉。”

“不,上次的事可能我也有错,我没注意场合,不该跟你说得那么直接,该委婉一点。”

罗小芳点了菜,和她相处还算平静,但一直没有告诉王苗苗她的打算,她不主动说,她也不问。

一顿饭就这么吃完了,“孩子你爸妈在帮你带?”

“没,我爸在上班,我妈……本来还有几年就退休了,但没有办法,只能辞职帮我带小孩了。”

“他们对你真好。”

“怪我没出息。”

罗小芳深吸了一口气,眼睛有些湿润,“我这几天就会去工作的,去上班赚钱。”

“加油,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罗小芳是打算跟陶安贵离婚的,最天一天陶安贵和金将玉消失得无影无踪,今天也没有露面,就好像世界上根本没有这两个人似的。

他们耐得住,罗小芳却只想快刀斩乱麻。

她打了电话过去,给陶安贵,“我问你,你在公司没有?”

“没有。”

“那你在哪?”

“在家里。”

“我过来找你,该办的事情我们就办了吧。”

罗小芳打车过去,到半路上接到万媛的电话,两人不放心她一个人出门,但她说要去跟王苗苗见面,把事情说清楚,这才让她去。

满打满算,这个点也该回来了。

“小芳啊,什么时候回来呀,还没结束吗?”

“妈,我跟苗苗还想在外面逛一会儿,晚点回去,你别担心了,我好久没出来了,出来走走。”

“别在外面待太久,虽然坐完了月子,但还是容易受寒的,身体要紧,你要顾着身体,知道吗?”

万媛很担心她,“或者我让你爸现在过去接你吧,让他请个假。”

“不了,我在商场里,不会受寒的。”

“你爸说了,等这几天过了,我们一起去找陶安贵,把事情解决了,要带着一份协议过去,一时半会儿做不出来,但是你爸已经找人去办了,到时候要是打官司,我们也不怕的。”

“爸妈,都怪我,嫁了人还给你们添麻烦,我错了,我对不起你们。”

在家当姑娘的时候,娘家是家,但嫁了人还让父母这么操心,罗小芳觉得自己很不是人。


她要一个人去找陶安贵,把这一切全都解释清楚。

罗小芳拿了钥匙开门,屋里一片整洁,陶安贵坐在客厅。

她拧了拧眉,“你妈在哪里?”

“她去我二姨那边了。”

“呵,这时候了,两个老姐妹还想着狼狈为奸呢?”

罗小芳进了屋里,看着这坐父母给她买的婚房,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人家结个婚皆大欢喜,她结个婚把自己父母累得够呛。

还没等她走近,陶安贵噗通一声跪在她面前,“小芳,我错

了,我对不起你,我不是人。”

罗小芳看了他一眼,“陶安贵,你之前不是一直狡辩吗说王苗苗诬陷你吗,你跟我说都是假的,我也喜欢是假的呀!”

“我在这里破水,痛得都想跳楼了,我给你把孩子生下来,结果你怀疑不是你的!”

“对不起小芳,我错了。”陶安贵抱着罗小芳的腿,脸在上面蹭,“我是爱你的,我绝对是爱你的。”

“你信我,我当时也是一时鬼迷心窍……”

他像个孩子一样,哭出了声音,整个头埋在罗小芳的膝盖上,“我当时鬼迷心窍了,我听到你爸妈说长得像你表哥,我就以为你们合起伙来骗我!”

罗小芳扬起手,劈头盖脸的砸他的头,“卑鄙无耻,我爸妈才不是这么无耻的人,肮脏的人看什么都是肮脏的。”

“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我就跪在这,你打我,你打我出出气吧,小芳……”

陶安贵拉着罗小芳的手打自己的脸,罗小芳连忙将自己的手缩回来,“打你,打你简直脏了我的手。”


罗小芳正要走,陶安贵还是抱着她,她一个没站稳摔在了地上,陶安贵连忙扶着她。

男人早已经泪流满面,眼里全是红血丝,他泣不成声,“小芳,你是我的女人,我自然是爱你的,亲子鉴定的事,你想让我怎么弥补,我都听你的。”

“你让我死都可以。”

“我是真的爱你,你不要否认我对你的爱,我做的这一切,都是因为太爱你了,爱你才会在乎,才会控制不住自己。”

罗小芳坐在地上,看着他,“你还要骗我到什么时候,你妈是个老不死的,你也是个混账,我今天来就是跟你谈离婚,你收拾你和你妈的东西,立刻给我滚出去。”

“小芳,你一定要对我这么绝情?不……”

陶安贵连忙将她压在地上,去亲她,罗小芳用力的将他推开,气得脑门充血,“陶安贵,你干什么?”

“小芳,我真的爱你,我太爱你了。”

陶安贵咬她的脖子,在她身上胡乱的乱扯,罗小芳刚出月子哪里是他的对手,“陶安贵,你敢对我动手,我让我表哥弄死你!”

男人都快进行到最后一步了,听到这话,看着她泪流满脸,躺在那任人宰割的模样,哭了起来,“你说吧,你怎么样才肯原谅我,我会改的,以后我都改……你说什么我我就改什么,我都听你的。”

他怕是怕,但罗小芳坐月子这么久,他没碰过,憋屈得厉害。

又想到网上有这么一句话,女人生气了,拉过来那个一顿就好了,他没犹豫,强行和罗小芳行了夫妻之事……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xinxijubao@outlook.com)。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情感故事生活故事

老公的丑事败露,骂我爸是个老狐狸

2022-11-24 17:57:18

情感故事

实录:我经历了3个男人,看透了婚姻的本质。

2022-11-25 21:33:39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