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可怕的婚房

我是杨万,一个佛牌商人。
十多年前我举办了一个交流会。
名字听起来挺正经,实际上就是科普圣.物,推销我的佛.牌。
为了追求效果,我还请了位白衣阿.赞来镇场子,每天都抽选几个幸运顾客亲自体验一下。
不光赚了钱,我还赚足了面子,乡里乡亲见到我爸妈就要竖大拇指,夸他们养了个厉害儿子。
就在交流会结束的当天,一个女人跪在了我面前,扯着我的裤腿哀求我,说她想让白衣阿.赞帮忙。
那女人,叫马娟。
她说她的娃饿的快吃不上饭了,求我帮她转转.运,让她出去赚点钱。
这半个月,马娟每天都来,却舍不得掏钱。
当年我年轻,心性还不是很成熟。
看马娟哭低垂着头默默流泪的样子,我心里烦的要死。
你买不起几百块的手链,或者你不愿意买,ok啊,都没问题,我也不会强求。
可你天天都来,天天求我帮你发.财,可你连一毛钱都舍不得付出。
这就有点过分了吧?
翻了个白眼,我让马娟滚。
我说:“我是个商人,又不是做慈善的,你娃肚子饿跟我有啥关系呢?你要是心疼娃,就出去打工赚钱,哪怕给人当保姆或者去饭店洗盘子,都够养活孩子的了!”
马娟身体抖了抖,又哀哀的看着我。
就在这时,白衣阿.赞忽然用泰.语说了一句:“前进一步。”
我愣了下,没明白师.傅说这话什么意思。
马娟肯定也听不懂,她只知道跪在地上哭。
我烦了,骂她:“你穿的衣裳那么新那么好,像没钱的人吗?自己又懒又想白嫖发大财,就别拿孩子当借口!”
我话说的怪难听的,因为当时我真误会了。

马娟细皮嫩肉,年纪不超过三十,穿了条驼色长裙配红色高跟鞋,虽然认不出牌子,但看上去很精致值钱。
还有她脖子上的珍珠项链,每一颗都有黄豆大,我估摸着那一串放在商场里最少能卖四位数。
这么有钱的女人,却为了我的牌下跪装可怜,还拿孩子当借口。
我呸,真恶心。
把马娟骂走后,我收拾了一下,先把师傅送去酒店。
路上我问师傅什么是‘前进一步’,师傅也没说。
安顿好师傅,我在酒店大厅联络了一圈客户,帮他们安排发货什么的。
忙活到晚上八点多,我才赶回我爸妈家。
长那么大,我爸头一回夸我能干,我妈脸蛋激动的红扑扑的,一听说我还没吃饭,就要去厨房给我熬鸡蛋羹。
我舍不得让老妈辛苦,又觉得高兴,干脆开车带我爸妈去酒店吃大餐。

2010年那会,二三线城市的夜生活还没那么发达。
开车在家周围兜了一圈,只看到个烧烤城还在营业。
我也的确饿了,管不了那么多进去包了张大桌子,噼里啪啦点了一堆烤串儿。
烧烤城整的挺文艺,角落里还有麦克风,像是有流浪歌手驻唱,但唱的都不咋滴。
尤其是最后一对男女歌手,开口就是个sao歌对唱,那台词特别直白,我脸都红了,对面我爸妈也尴尬的说不出半句话。
好不容易熬过那首歌,换了个女人上来唱。
她还抱着把乐器,不是吉他,而是个我说不出名的乐器。
她一开嗓,歌声婉转曲调轻灵,唱的我浑身舒畅,可惜听不懂台词是啥。我妈解释说这女歌手不错,唱的是粤语老歌《遥远的她》,很好听。
我点头,扭脸一看,愣了下。
这女歌手就是马娟。
她还穿着价值不菲的裙子,带着珍珠项链,却在烧烤店卖唱,一曲赚不到10块钱!
这女人为啥要这么做?
体验生活?
联想起她跪着求我说想发.财,我心里咯噔一下,感觉自己骂她的话可能骂错了。
就在这时,忽然咔嚓一声响。
离马娟最近的一桌摔了玻璃杯,一个把上衣卷起来露出肚皮的大老爷们一脚踩在凳子上,挥舞着手里的啤酒瓶,“c你m的,叽叽歪歪唱的什么鬼玩意,你嘴里是含了j把了说不清楚话啊!”
马娟被吓了一跳,歌声戛然而止。
有人出头,更多的街溜子站起来喷她,让她滚,让刚刚那俩唱sao歌的回来继续整活儿!
店老板连忙冲上去赔不是,他拽马娟让她走,马娟却梗着脖子站在台上一动不动,“还没唱完,钱……钱怎么算?”
“老板,就这种丧货还跟你要钱啊,唱的什么东西!跟tm念经哭丧似得,也不怕她把你的店唱倒闭了!
小娘们真想要钱就把裙子掀开,让哥几个乐呵乐呵啊!哥几个保证你赚大钱!”几个三十来岁的男的叫骂着,眼看就要往台上冲。
老板急了,手里用力拉马娟,不小心拽到她的头发。
马娟疼的惨叫一声,被老板扯着头发拖下了台。
那俩流氓歌手又上了,叫骂声渐渐平复,我却没了吃烤串的心情。
我跟爹妈说了声,去后台找马娟,再次相见我俩都挺尴尬,而且后台还有个十岁左右的小女孩在吃剩的铁板茄子,看上去像是从顾客桌上撤下来的。
“呃,要不你跟我一起吃一顿?我,我爹妈不爱吃烧烤,点多了。”我说。
看得出来,那小女孩是真饿,她把洒满辣椒面的铁板茄子夹起一块来,在装满自来水的一次性杯子里涮涮,塞进嘴里大口吃着。
我都不敢想象那是什么味儿。
要不是没选择,谁愿意吃这破玩意?
马娟同意了。

那顿饭吃的很快,那个小女孩就像个小饿狼,看到肉两眼放光,啥都往嘴里塞,腮帮子都撑变形了也不在乎。
当着孩子的面,我不好意思问马娟到底发生了什么,她一开始也不吃烤串,光挑盘子里的凉拌黄瓜。
我点了份硬菜烤猪蹄给她,她一看到就哭了,到最后也没吃下去。
吃完,马娟挺不好意思的把剩菜打了包,我想留个电话,马娟却说:“大哥,你说的对,是我自己不争气。谢谢你请我们吃饭,我这辈子都念着你的好。”
说完,她鞠了一躬,带着孩子走了。
我心里挺不得劲,结账的时候店老板叫住我,问我:“你认识马娟啊?”
我还没等回答,店老板就塞给我包好烟,“我看你和她挺熟,兄弟,就当做做好事,劝她可别再死脑筋了!这女人再不回娘家,她和她俩娃娃都得被拖累死!”
我不懂了,这是啥意思?
店老板反正没事,跟我讲起了马娟嫁进黄家的这十年,过的糟心日子。
烧烤老板和马娟老公是发小,俩人父辈都挺有钱,他俩都算小富二代。这俩人臭味相投,从小混到大,俩人都烦学习,高考都是二三百分的水平。
“我和黄龙都上的大专。”店老板说:“高考完我才知道上不了学挺丢人,进入社会也被人瞧不起,可高考都结束了,后悔也来不及,我也就认了。
没想到,毕业典礼上,黄龙非说自己考了600多分,还说自己要上重点大学!”
一模二模全校垫底的人,高考600多,这话谁信啊?
老师们都不稀罕搭理黄龙,同班同学也嘲讽他:“那你拿毕业证给我们看下,让大家伙开开眼。”
几天后,黄龙还真拿出来了。
那张录取通知非常粗制滥造,一看就是造假。
同学哄笑,黄龙仍然梗着脖子不服气,非说自己要去高等学府,以后前途无量。

大一那年,黄龙被同学看到从大专学校里走出来,他还非要撒谎,说是来看朋友的。
总之一句话形容,黄龙这人就是死鸭子嘴硬,打肿脸充胖子。
说到这,烧烤店老板叹了口气:“其实这毛病黄龙从小就有,我一开始觉得没什么,年轻人嘛,谁不装逼呢?
我俩一起上大专的三年,他花了家里两百多万,我才花了不到50万啊。
不过黄龙父母有钱,无所谓,可快毕业我才知道,黄龙家早就没啥钱了,黄婶脑子出了问题,是什么阿尔茨海默病,就是老年痴呆啊。
她脑子一抽把货款从银行取出来,在花园里当柴火烧,全给烧光了!
黄叔拼了命周转,最后也没东山再起。
我俩大二那年,黄叔公司就垮了,还欠了我爹一笔外债。
因为这事,黄叔急的脑梗住院,让黄龙照顾他妈。
黄婶发病又要烧柴火,还脱了衣服当火折子引火。
黄龙收走了打火机,也不管他妈还在外头,直接把他妈关着身子丢在花园里冻了一夜,人活活冻没了!”
我听的倒吸一口凉气。
我老家在北方,冬天的夜里能达到零下十几度。
黄龙做出这种事来,真是不配当人了。
烧烤店老板也骂了几句:“出殡的时候,黄龙哭的那个假啊,装的和二十四孝里的大孝子一样!我看着都恶心!”
“黄婶死后,我就和黄龙疏远了。听说他还是爱装,对外不承认自己家倒台,花钱如流水,甚至在夜店里玩‘一条龙’。
老弟,你知道啥是一条龙不,就是那些漂亮妞排成一排,边扭屁股边传酒。
最前面的龙头小妮儿还喊“黄公子威武,黄公子阔气”什么的。
看着可带劲可有面子了,但玩一次就要8万多!这种事,黄龙搞了不下二十次!”
烧烤店老板和黄龙关系淡了后,也收了心,跟他爹学着做生意。
几年后,烧烤店老板结了婚,黄龙也结了婚。
黄龙的老婆,就是马娟。
别的不说,黄龙从小的确见过世面,油嘴滑舌会说话,假的都能让他说成真的。
他跟马娟热恋两年,开着大奔去马娟家提亲,彩礼直接88万8。
可马娟从南方嫁过来后才知道,那88万8全是借的高利贷。
大奔也是租的,黄龙除了个空壳子以外,啥也没有!
最可怕的是,他们的婚房!
烧烤店老板压低了声音,“老弟,我跟你说,黄龙不光弄死了他妈……你知道他爹临死的时候,说了句啥话吗?”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xinxijubao@outlook.com)。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情感故事生活故事

老公的丑事败露,骂我爸是个老狐狸

2022-11-24 17:57:18

生活故事

幼儿园园长被判15年,真的是罪有应得

2022-11-28 21:23:0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