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我和老公很恩爱,直到在保姆房发现了避孕药,我的天塌了

接上章:

许东专注地开着车,笑笑:“我跟她也差了好几岁,小时候还蛮喜欢她,后来上高中课业多了,她又忙着上学,慢慢地就不怎么在一处玩了。”

“不过她这次毕业回来了,打算开个美容院,到时候工作也忙,你们见面的时间不多,估计不会有什么矛盾。”

唐欧只笑笑,不语。

车子进地库前,唐欧忽地瞥见小区里走出来一个熟悉的身影,她脸上的笑容僵住了。

虽是匆匆一瞥,但唐欧很确定,那个熟悉的身影就是王妈的。

彼时,王妈手里正拎着一个超市的无纺布袋,无纺布袋鼓鼓的,估计装满了日用品。

唐欧心里想,王妈是不打算回老家,还是她根本就住在附近。从她拎着购物袋在这附近买东西来看,她更像是住在这附近。

王妈显然没有发现许东的车子,她只是左顾右盼地穿过了楼宇的暗影,慢慢地走到马路对面的公寓楼去。

当初开发商建楼,特意开发了两种户型,许东他们这边住的是大户型上下层,而对面的公寓楼,是为单身和小家庭开发的小户型和单间,适合小情侣和个人单住。

这么晚了,王妈既然没有走,也没有在别处,那么她很可能就住在对面的公寓楼。

唐欧的目光从车外移到许东的脸上,见他正专注地开着车,话题还在他妹妹身上。他说:“许星这人脾气确实有点不大好,她不喜欢和人相处,从小就这样,我爸妈拿她也没办法。”

“她话很少,有时候自己呆着房间里静静地看电视,有时候画画,就是不大爱说话。”许东蹙蹙眉,欲言又止。

唐欧心里在琢磨着王妈的事,不甚在意许东说了什么。

她瞥一眼后座正兴奋数着奥特曼卡片的舟舟,似不经意地问:“昨天我说要给王妈多结一个月的工资,你给了吗?”

许东不知她为什么提到王妈,眼中闪过一丝紧张,说:“结了呀,怎么啦?”

“没什么。她是自己走的,还是你送她去坐火车?”

“我没送,我替她叫了一辆车。”

唐欧听到这里,心知肚明,许东在骗她。

对面的公寓楼单间每个月四千,王妈的工资才六千,她一向节俭,绝不可能自己花钱去租这么贵的房子,除非是许东替她租的。

罢了,许东既然要瞒着自己,定然是为了遮掩其他的事,想要从许东嘴里挖出点秘密是不可能的了。

 

次日,唐欧又向公司请了一周的假,主要为接送舟舟,也顺便面试一个靠谱的保姆。

早上送了孩子,她在楼下的快递驿站取了个快递,刚要进小区,突然想起王妈就住在对面的公寓楼。

她转身去打量着对面的楼宇,有些茫然,有些失落,亦有些抑制不住的好奇,王妈住在对面楼,到底要干什么?

唐欧决定去对面的公寓楼看看,万一有什么发现。但拎着快递过去终究不方便,她于是把快递放到小区门口的保安室,托保安照看一下。

在保安室寄存东西需要写地址,唐欧写下她的单元楼,2栋1801。

写完,直起身子,匆忙间瞥见旁边的保安神色紧张地盯着她看,待唐欧的目光和他接触上时,他又匆忙避开。

“你的东西放这里就行,一会记得来取就行。”他刻意避开唐欧的目光,眼睛转过别去,但两只拇指不断地纠缠交织着,样子紧张。

唐欧只是奇怪,她跟这个保安素不相识,他为何这样紧张?

但因她要去找王妈,也就没太在意。

她跨步过马路时,忽见车流中,王妈手里拎着早市买回来的一些果蔬,心满意足地正往公寓楼上走去。

她的脸上,丝毫没有被开除后的恐慌和对生活的迷茫,反而显得很平静,似乎事事都有了决断。

唐欧的目光追随着王妈,丝毫没有发觉保安室内有一个双眼睛正在盯着她看。

 

就在王妈要跨步上楼时,唐欧忽在她身后叫她:“王妈。”

王妈转头过来,见是唐欧,脸上有一闪而过的慌乱,但她旋即又镇定下来,微笑道:“小唐,你今天不上班?”

王妈从前叫她太太,今天叫她小唐,是了,雇佣关系变了,当然称呼也随着改变。

唐欧笑笑,并不介意。

她问:“王妈现在住这边?”

王妈只转头去看身后的公寓楼,并不回答唐欧的话,只笑说:“你找我,可是有什么事儿吗?”

既然不是她的保姆,王妈也就不再怕她,言辞犀利带刺,寸豪不让。

如果有人在旁边观看,就知道两人此刻是对峙的关系。

唐欧皱皱眉,笑道:“有件事,我想问问王妈,那天我去保姆房为舟舟找特效止血药的时候,看到您的房间里放着一盒长效避孕药,我想,那药应该是王妈为我准备的吧?”

王妈不料唐欧已经发现了避孕药,脸色有些不好看。

但也只是短短的一瞬,她就把脸上的惊慌压了下去,笑道:“你胡说什么,我怎么会有这种东西,再说,若真的有了,你当时不抓我,现在你拿避孕药来说事,恐怕没人会信你吧?”

“如果许东信你,现在来找我的人应该是他,而不是你了。”

王妈有些不悦,不想和唐欧再扯些有的没的,转身兀自上了公寓楼。

刚走了几步,她听到身后传来唐欧冷肃的声音:“我和许东商量好了,下个学期把舟舟送到寄宿学校。”

王妈的脚步停了下来,转身愤愤地看着唐欧,语气狠狠道:“为什么?你为什么非要把他转走,他那么小,碍着你什么事儿?”

她说完,忽然发现唐欧正静静地看着自己,她忽地意识到,自己刚才的态度似乎暴露了她和舟舟的关系。

唐欧静静地盯着她看,许久,她终于开口问:“我们能谈谈吗?”

唐欧上了公寓楼,仔细打量着王妈屋里的陈设。

虽然公寓楼的布置都是房东装修自带的,但并不像没钱的毕业生租住的那种潮湿霉暗的隔间。

这里陈设虽然简单,但胜在光线充足,电和煤气一应俱全,厨房的设备也不少,看起来并不像临时租住的。

唐欧屋里转了一圈,笑道:“许东对你也算不错,我打听过了,朝南的单间,比朝北的要贵几百。”

王妈坐在小桌子边剥着柑橘,冷笑:“既然你猜到我就是舟舟的姥姥,我也不瞒你。我确实就是舟舟的姥姥,他妈妈在世时许东就把我接来了。后来她妈妈出事,我就一直在家里做保姆。”

“就像你看到的一样,我照顾舟舟,比外边的保姆仔细,这是许东比较放心我在家里做事的原因。我确实有私心,想过如果你没有孩子,以后就会把舟舟当成自己亲生的了。”

她说着,去房间把那个小匣子捧出来,递到唐欧面前,说:“你看到的那盒避孕药,确实是我买的。但我没有用过,你看,这药还是满格的,一粒没开过。”

王妈把避孕药抽出来,递给唐欧。

唐欧垂眸细看,确实是她那天看到的那盒避孕药,上面有手写的价码,那字也是那天看到的。

她拿过盒子看看日期,日期显示这药是今年产的,很新,里面的药丸没有动过。

莫非,王妈真的没有下药陷害她?

 

夏风从窗户吹入,扫落了桌上的那盒药。

唐欧盯着那盒药有些失神,既然王妈没有给她下药,她也没有怀孕,这是不是说明真的是许东不能生?

邻居黄莺似乎知道了什么,不然也不会断定许东不能生孩子,也不会被许东瞪两眼就害怕成那个样子。必然是许东心里有鬼。

王妈等了许久,没见唐欧开口,于是小心翼翼道:“既然你知道我的身份,我也就直接开口了,如果你能容我,我还回去做保姆。如果不容我,我就一直住在这边,时不时去看看舟舟。”

“舟舟没有了妈妈,我疼他照顾他也是应该的,许东也是考虑到我放不下舟舟,特意为我租了这附近的房子,方便我时不时去看看舟舟。”

王妈觑着唐欧的脸色,在等她回答。

但唐欧只是目光望着辽远的天际,没有听到王妈后半句在说什么。

她心里在想,王妈现在住的房子都是许东租的,她这样着急要回去,难道王妈不知周周不是许东生的吗?

唐欧终于按捺不住冲动,盯着王妈认真地问道:“王妈,既然你从舟舟出生后就来北京照顾他了,那你知不知,舟舟其实不是许东的孩子?”

“什么?你说什么?”王妈震惊道,眼睛瞪得极大,一脸不可置信,“唐欧,你不要在我这里胡说八道,如果舟舟不是许东的,他怎么可能这样包容舟舟,还花钱养大舟舟。”

“你是不是想挑拨舟舟和许东的关系,想把舟舟赶出家门?唐欧,我从前竟然不知你的心肠那么坏,我以为你跟别的后妈不同,所以我才没有偷偷地给你用避孕药。”

“你赶紧滚,滚出去!”王妈怒火冲天,砸掉桌子上的一只瓷杯,又把沙发上的软枕头统统朝唐欧扔过去,直把她赶出家门。

 

点击下方阅读全集

20221125134840411
20221125134840411

洋葱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xinxijubao@outlook.com)。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洋葱

第4章:我被老公宠上天,直到开除家里的保姆,天翻地覆

2022-11-25 22:00:26

洋葱

第6章:婚后我被老公宠上天,送了小姑子十几万的手镯,才发觉有钱人有多荒唐

2022-11-25 22:02:3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