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送小姑子十几万手镯后,她日日作威作福,崩溃了

接上章:

许东显然不知道妹妹带人进家里开锁,并且开的是保险柜的锁,他心里顿时涌上一丝恼怒,说话也有些火气:“楼上的保险柜不过是放着房产证和公司的文件,遗嘱肯定不在上面。”

“我父亲立的遗嘱向来很仔细,他专门找律师,然后去公证。他过世后,律师曾联系我,说那份遗嘱要到许星二十五岁才能公布。”

许东有些哭笑不得:“这事我跟许星说过的,谁知道她竟然这样着急。”

两人正说着话,听到楼上哐当一声,似乎有什么重物坠落在地,发出清脆的响声。

 

第9章

楼下,许东在黑暗中皱了皱眉。

“恐怕你妹妹找不到那份遗嘱,今晚不打算让我们睡觉了吧。”唐欧揶揄着,又道,“你知道遗嘱在哪里?有的话赶紧拿出来给她看看,好让我今晚能睡个好觉。”

许东见她说得气人,忍不住轻轻地擂了她一拳。

半晌,他又叹息说:“我能理解她为什么那么着急要找那份遗嘱,她可能觉得自己是抱养的,父亲必然不会给她留一分家产。其实她想多了,我父亲不是那样的人。”

“当初父亲把她抱回来,就跟我们特意交代过,我们这一家人,无论是谁,都要把许星视如己出。许星来家里这么多年,凡我有的,许星都会有一份。她现在着急去找那份遗产,实在是多余。”许东叹道。

他心里暗忖,可能许星还不知自己的真实身份,因此才会有这样的担心。

如果许星知道自己是许永强的私生女,必然会把心放下来,安心等她满二十五岁再提出公布遗嘱的事。

这些年,许星一直因为自己是抱养的,刻意和家里的人疏远,因此也和家里人显得格格不入。

想到这里,他似乎有点理解许星,对她半夜闹出来的响动也宽容了许多。

 

而此刻的许星,早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真实身份。

她不仅知道自己是许永强的私生女,她还见过她的亲生母亲。

那是她十三岁生日的时候,父亲在晚课后开车来接她,一路上,父亲都愁郁着一张脸。

等车子驶过街角的一家蛋糕店,父亲见许星盯着那蛋糕上的奶油不断地舔着嘴,于是下车给她买了一个蛋糕。

“爸爸,你见过我妈妈吗?”许星捧着蛋糕,一勺一勺地挖着蛋糕上的奶油,眼睛亮得宛如沉沉夜色中的一颗闪耀的星。

许永强不知为何,心里一动,竟神使鬼差地把许星带到了那条巷子。

许星还记得那条破旧的巷子,颓败灰暗的颜色跟整座城市的繁华格格不入。但就是在那条巷子里,她跟随着父亲的脚步,慢慢地走到一家窄小的庭院中。

父亲轻轻地扣门时,里面有女人声音轻快地唤了声:“来啦。”

颓灰的木门随着一声咯吱被人从里面打开了,门里,一个黑发如云的女人见到了许永强,眸光一闪,喜得叫道:“强哥。”说着,她就要扑到许永强的身上来。

许星站在旁边直愣愣地看着,十三岁,她已经到了懂事的年纪,虽然那个女人的眉眼和脸型跟她并不像,但是,她能感觉到,这个女人跟她有很大的关系。

 

那个女人还没来得及扑到许永强身上,就发现了站在旁边的许星。

许星直愣愣的眼睛看得她心里发毛,她愣怔了一下,然后颤抖着唇,激动得几乎要哭出声来,她问:“星星,她就是我们的星星吧?”她的注意力立刻从许永强的身上,转到女孩许星的身上。

她拉着许星的手,侧身让她跟着自己进屋。

许星打量着那间屋子,不大,虽在陋巷,但被人布置得很温馨,屋里有男人的拖鞋和日用品,小厅的对面就是房间的门,许星能从门缝里看到房间里的陈设,虽然简单,但里面有两件男人的衬衫。

看那衬衫的款式,显然是她父亲许永强的。

女人看到许永强带着许星过来,很是开心,她用嘴咬着一根皮筋,把她如瀑的黑发轻轻地挽了个发髻,然后旋身去厨房烧水,给许星煮长寿面。

女人出去煮面时,许永强什么也没有跟许星说,但许星能从他们的言行中判断得出,那个给她煮长寿面的女人,才是她的亲生母亲。

她看懂了一切,但却选择了什么也不问。

一家三口第一次坐在一起,女人嘴角微笑着看她吃完,许永强则抱着头,似乎很懊恼自己这般冲动,把许星带到这里来。

临出门前,许星听见那个女人叫父亲,她说:“强哥,以后别带星星来了,她知道了,会不高兴的。”

后来,父亲果然没有再带她去找过她的亲生母亲,但许星暗暗地记住了永平巷37号。

永平巷37号,她独自去过很多次。

 

次日,天空湛蓝得如同被水洗过一般。

永平巷37号,颓败的木门隐约可见岁月的痕迹,巷口的那棵国槐树,在昨夜的风雨中落尽了黄色的槐花,环卫工人还未来得及打扫,遗落满地的金黄。

许星踩着那些细碎的金黄色国槐花,在永平巷37号的门前驻足许久,她终于鼓起勇气扣了扣木门上的铜环。

“来啦。”熟悉的女人声音轻快如往昔,把许星的记忆瞬间拉回到了十三岁的那个夜晚,那夜是她十三岁的生日,因为家里的太太没有为她准备生日蛋糕,许永强一气之下把许星带到了这里。

从那之后的许多个日夜,许永强都为他当初的举动后悔不已。

木门吱呀一声开了,那张熟悉的脸出现在颓败的门后,如云彩堆叠的发一如往日,女人的面容丝毫没有岁月磨砺过的痕迹。

乍然见到女儿许星,吴晓丽愣了愣,似乎不敢置信一般,问道:“星~星,是你么?你~怎么回来了?”

“怎么,我不能回来吗?”许星冷着脸,目光扫过吴晓丽的脸。

眼前的这张脸,这个人,真的让她喜欢不起来。

如果说她对她曾经有过正面的感情,那是在十三岁生日时,这个女人为她亲自煮了一碗长寿面,她很感激。

但,又是眼前这个女人,把她推向冰冷的许家,让她日日面对许永强的发妻,被她刁难,日日在许太太满是怨恨的目光里过日子。

 

许星进门,在屋里转了一圈,瞥见她一桌一椅皆是当年的模样,只是房间里少了男人的衣物。

是的,许永强已经不在,留下他的衣物也无用。

许星的目光终于落在吴晓丽的身上,她穿着朴素,断然没有那些得宠小三的豪横。

见她这样唯唯诺诺,许星忍不住来气,冷嘲道:“过得这样清贫,真是给全世界的小三丢脸了。”

吴晓丽抬头看看女儿,知道她今天来必然是有事,她不敢吭声,唯有静静地听着。

许星又道:“过几天,我的美容会馆要开业了,你到时候去帮我坐镇,做首席针灸师,专门负责女性子宫保养,卵巢护理,这是你的本行,你做起来顺手。”

说到本行,吴晓丽的脸色顿时变了变,继而又恢复了正常模样。

“工资方面,我不会亏待你。”许星说完,似乎觉得不够,又补充道,“总比你当年做小三要体面,要挣得多。”

吴晓丽见她哪壶不开提哪壶,终是有些不舒服,她道:“你别总是小三小三的,我跟你爸爸是有感情的,我们不是你想的那样。”

“有感情?哪个小三不说自己有感情?婚外的感情值几个钱,他死了,可给我留下什么家产没有?”她不提感情还好,一提,反而激怒了许星。“许永强死之前,把我支到国外,他让我永远都不要回来了,你可知道?”

“就为我做错了事,他立刻翻脸不认人,还强调,家产一分不会留给我。”

“好啊,既然他不给我留,我就要靠自己的能力夺回来。”

许星紧攥着拳头,眼睛里冒着幽蓝的火苗。

纵是她的亲生母亲,见了她这个样子,身体亦是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吴晓丽嗫嚅着,往前一步,唤道:“星星,你别这样说,你爸不是那样的人。他不可能那样绝情,再有,他留了遗嘱,肯定会给你分一半家产。”

许星被她絮叨烦了,一转脸,眼神冒着狠厉的精光,道:“你别星星星星地叫我,以后,你只能叫我许总。或者许星。”

 

点击下方阅读全集

20221125134840411
20221125134840411

洋葱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xinxijubao@outlook.com)。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洋葱

第8章:婚后小姑子要跟我们同住,我夜夜心惊胆战

2022-11-25 22:04:35

洋葱

第10章:送了小姑子十几万的手镯,她送我一张金卡,我火了

2022-11-25 22:08:0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