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送了小姑子十几万的手镯,她送我一张金卡,我火了

接上章:

许星紧攥着拳头,眼睛里冒着幽蓝的火苗。
纵是她的亲生母亲,见了她这个样子,身体亦是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吴晓丽嗫嚅着,往前一步,唤道:“星星,你别这样说,你爸不是那样的人。他不可能那样绝情,再有,他留了遗嘱,肯定会给你分一半家产。”
许星被她絮叨烦了,一转脸,眼神冒着狠厉的精光,道:“你别星星星星地叫我,以后,你只能叫我许总。或者许星。”

《洋葱》第10集

从永平巷37号出来后,许星的脑子里一直盘旋着她妈妈吴晓丽的话:
“你爸不是那样的人,他不可能那样绝情,再有,他留了遗嘱,肯定会给你分一半家产。”
许星咂摸着这句话,嘴角扯出一丝嘲讽的冷笑。
父亲许永强是什么样的人,她比谁都清楚。
她被许永强送出国前挨了他亲手打的一个耳光,那个耳光,她这辈子都忘不掉的。
那夜的雨大得让人绝望,可即使这样,许永强还是开车找到了她,把她从酒店拽出来。
她极力挣扎反抗,不屈的头颅直直地挺着,眼睛里射出瘆人的寒光。许永强就是看到她眼里的桀骜不驯,才颤巍巍地举起右手,照着许星的脸一掌扇了下去。
那一掌,扇得她天旋地转,等她意识清醒过来时,才发觉她的嘴角流着血,一张脸肿得像只发面的馒头。
送她出国的助理怕过不了安检,带她去酒店休息了两天,直到脸上的淤肿消退,一切看起来恢复了原样才把她送走。
即使时过境迁,许永强已经死了,但许星只要回想起那天的事,胸口仍有熊熊烈火在蹿动不熄。
她想,许永强恨她入骨,他的遗嘱里,不可能再给她留下任何一分家产了。
她必须赶在遗产公布之前做点什么,否则,这偌大的家业,等于拱手相送给许东了。
许星下了出租车,一路着急往家里赶,丝毫没有注意到保安室的一个保安正在凝神端详着她,嘴角露出久违的笑意。

 

再次被许东邀请回来做事前,王妈已经用舟舟和许东的毛发做了亲子鉴定。
鉴定的结果确实如唐欧所说:舟舟并非许东亲生!
这个结果让王妈大为震惊诧异,她实在想不通,舟舟不是许东的孩子,为什么许东这么多年一声不吭?
他还答应女儿周洁,要亲自抚养舟舟长大,尽他所能去培养舟舟?
被人戴了绿帽,他还能做到这样大度?
王妈实在想不明白。
她带着诸多疑问继续留在许家做保姆。
虽然舟舟不是许东所生,但孩子的身体里流着女儿周洁的血,孩子已经没有妈妈了,她这个亲姥姥必然要留下来照看孩子长大。
另外,许东给她的待遇实在是很优厚,几乎相当于中介所给的两倍,她舍不得这份收入。
她要留下来,亲自揭开舟舟的身世之谜,同时,为舟舟将来计,她现在少不得要倚仗唐欧,充当唐欧的眼睛和臂膀。
许星在家时,王妈悄悄地注意她打电话的内容,她出门时,许星就会默默记下她去了哪里,把这些信息整理记录下来,再悄悄地告诉唐欧。
这晚,唐欧进厨房端菜时,王妈偷偷地把许星去永平巷的事告诉了唐欧。
唐欧默然点头,又问:“她今天没找人开锁吗?”
“没有,今天去了永平巷,下午就去会馆。”王妈悄声答道。
唐欧又点头不语,心说,难不成许星真的是在认真开店做生意了?
果如唐欧所料。
许星的美容会馆不到一个月就开业了。
那个会馆原本就是美容院,后因原店主经营不善,转让给许星了。
许星回国后,紧锣密鼓地进行改装。她只需买些环保材料,做一些软装方面的改造就能直接营业。对外,只说店面升级,停业修整。
开业后,原店主发讯息通知老顾客来做美容,免费测试新的产品;而新入会的顾客,一律有五折的优惠。
因为许星宣传到位,短短十几天内,会馆就攒了不少人气。
开业那天,唐欧和许东也买了几个花篮搁在许星的会馆门前,庆祝她开业大吉。
因是周末,加上宣传的力度大,那天来的顾客特别多,大多是有入会意向的。
许东见妹妹忙前忙后地招呼客人,感慨道:“许星在这么短的时间就把会馆开起来了,并且来的人是真不少呐,看来她是遗传了我爸的经商天赋。”
唐欧见他用了遗传这个词,不由得凝眸直直地盯着他看,然后用玩笑的语气道:“你不是说许星是抱养的吗?既然是抱养,怎么会有遗传这一说。你们家的基因也太强大了,经商的天赋还能遗传给抱养的孩子?”
许东知道自己失言了,正想找个什么话圆过去,恰好楼下的花厅内,许星正在介绍会馆内的美容师。

 

唐欧和许东亦凑到楼梯边往下看。
许星正在为一个针灸师做介绍:“星愿美容会馆首席针灸师吴晓丽,中医大学毕业,擅针灸,二十余年专注于女性子宫护理,卵巢保养,曾荣获市级单位颁发的‘妇科针灸第一手’之称。大家如果有相关的需求,可以直接找我们的首席针灸师吴晓丽。”
许星的介绍之后,花厅内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唐欧从楼上往下看,见吴晓丽有些局促拘谨地冲大家挤出僵硬的笑,看样子,似乎是一位专注学术,不善言谈的针灸师。
唐欧想,她上次去医院做检查时,妇科的医生虽说她身体没有问题,但也提醒过,女性宫寒不宜受孕,让她注意子宫的保养和卵巢的护理。
既然许星这里有这么好的资源,她何不来这里做保养?
许东似乎也有此意,听了许星的介绍,他眼眸闪烁着亮光,见四周无人,于是凑在唐欧的耳边说:“我看许星介绍的那位美容师很不错,不如,你也来这里做保养?费用我来出。”
“嫂子若是肯赏脸来做护理,必然是我们会馆的无上荣光,我们哪里还敢收费呐。”许星不知何时上的楼,听到她哥哥说让唐欧来做护理,她立马慷慨地送唐欧一张美容院的金卡。
许星指着那张美容金卡,笑道:“嫂子,你拿着这卡,以后若我不在店里,你只管让前台的小妹领进来就好。有这卡,什么时候来都是我们会馆里的贵宾。”
唐欧正犹豫着要不要拿,许东已伸手接了那卡,笑对许星道:“妹妹这么大方,我替你嫂子收下了。”
说罢,他把那张金卡塞进唐欧的包里,笑道:“你收着,以后我有空也跟你一起来。”
从美容会馆回家后,唐欧对许星的看法有些改观了。
她感觉许星似乎不像刚见面时那般冷漠,也没有许东说的那么缄默,起码许星在经营上还是比较用心的。
单凭她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把一间濒临倒闭的美容院盘活,又聘得这样的一位名师坐镇美容会馆,可见她的能力不容小觑。
唐欧虽然不是做这个行业的,但她周边的同事,但凡生养过孩子,或者上了三十五岁四十岁的女人,只要有些闲钱的,都特别注重女性私护方面的健康,子宫保养,卵巢护理,这些业务正是当下的热门。
看来许星在国外这几年,不像许东说得那样,考不上好大学被父亲送出国去读个野鸡大学,她是实实在在地学习,脚踏实地在做事。
所以,当王妈再提许星大部分时间不着家时,唐欧只说,她可能忙着管理美容会馆的生意吧。
王妈只是不信,但见唐欧都不追究,她一个保姆,也不好多说什么,因此只在暗中悄悄地留意着家里各个人的行为举止。
直到有一日,王妈发现楼下的那个保安,总是时不时地盯着舟舟看,每次她出入掏门禁卡开门时,那个保安就会主动和舟舟说话,还问舟舟:“你爸爸去哪里了?你跟谁住?你姑姑是不是回家了?”
王妈虽不大留意这个保安,但隐约感觉到,这个保安似乎对许东一家十分熟悉。
直到有一日,王妈正在家中午睡,听到有人在外边敲门,她去开门,霍然看到那个经常跟舟舟说话的保安就站在门外。
王妈想起他平日跟舟舟闲聊的话,不由得浑身竖起了汗毛,她警惕地质问道:“你找谁啊?”

点击下方阅读全集

20221125134840411
20221125134840411

洋葱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xinxijubao@outlook.com)。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洋葱

第9章:送小姑子十几万手镯后,她日日作威作福,崩溃了

2022-11-25 22:06:08

洋葱

第11章:海归小姑子和楼下的保安鬼祟,我怒了

2022-11-25 22:09:2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