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大哲学家却在上课前被人枪杀

自从接受了那个黑匣子里的信息之后,棺仿佛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他把热衷的科学研究都放在了一边,专心致志地思考起了那些婉从来都没听说过的幼稚问题。

“棺,你这样下去很危险。”婉看着棺的样子,仿佛像是在看一个瘾君子,“你难道忘记了当初这些东西为什么被人淘汰了吗?”

“婉,这些知识真的很有趣,你要不要也来试一试?”棺很是激动,就像是在介绍什么珍藏的宝贝,“这么好的东西,怎么被人说抛弃就抛弃了呢。”

婉没有再去搭理他,棺虽然是她的丈夫,但是在此时,他在她的心中是那般的不可理喻。

婉觉得他们二人的世界观已经分道扬镳了。不过目前她没有兴趣去与棺争论世界观,飞船即将摆脱黑洞泥沼,再过三天,他们的飞船就可以逐渐加速脱离,踏上返航之路了。

可是,婉却不想再回去了。虽然他们才被困在这个泥沼里一年左右,但是当他们回到地球的时候已经是六百年后了。没人知道那时候的地球会是什么样子,按照这几个世纪的科技发展速度来说,六百年的变化不是她能够猜想出来的。那个崇尚科技的实用主义地球文明,当两个毫无作用的古代人回到地球时,那个社会会愿意接纳吗?也许最新型的知识植入系统已经产生,他们可以植入最新的知识,但是自己能接受的了吗?也许自己正在苦心钻研的东西已经是地球上的人们都不愿用正眼去看的基础常识。

忽然,这一瞬间,婉连继续研究下去的欲望都没有了。她也曾想劝说棺和自己一起放弃挣扎,就安安静静在这泥沼里度过一生。可如今看棺那个样子,恐怕说服他已经迟了吧。

“棺,明天我们就能脱离泥沼了。”两个人正安静地吃着晚餐,婉突然开口了。

“是啊,我们终于可以回去了。”棺一脸激动,与面前神色呆滞的婉形成了鲜明对比。

“你怎么这么激动?”婉有些发愣。

“你难道不期待回家吗?婉,你怎么了?”

“没什么,我只是有些累了。”婉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头脑中根深蒂固的理性思维阻止了她即将掉落的泪水。

“婉,我们明天什么时候就可以摆脱泥沼进行加速?”

“飞船时间早上八点摆脱泥沼,并同时开始推进加速。”婉回答的时候愣了一下,不太擅长撒谎的她对棺撒了生平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谎言。

棺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你觉得地球还会收留我们两个一点知识都没有的古人吗?”婉忧心忡忡问道。

“原来你在担心这个啊。”棺想了想便脱口而出,“会的,我们可都是人类,他们为什么不收留我们?”

“为什么不收留我们?为什么不收留我们……”婉低着头自言自语,她也没有听清棺后面说的话。

飞船时间,夜11:30,飞船已经到达泥沼边缘,还有十分钟就可以跳跃出泥沼。一直辗转反侧的婉小心翼翼地爬了起来,棺的睡眠仪一切运行良好,应该不会随便醒来。她蹑手蹑脚地打开了母舱的主动力系统,并将其与子舱的控制器相联。她坐到了子舱的控制室里,看着仪表盘上跳动的时间,还有最后半分钟。

时间仿佛被凝固了,每一分每一秒都走的积极地缓慢。

“10.9.8……3.2.1”随着跳动的倒计时归零,婉即刻打开了所有驱动动力。所有喷射口都喷射出近千米长的高能粒子尾焰。飞船刚加速的那一刹那的巨大冲击力穿过飞船的抗压层,还是将婉紧紧按在了座椅上,正在熟睡中的棺也被惊醒。

“飞船在加速。”迷迷糊糊的棺瞬间就明白了问题的严重性,他看向一旁的睡眠舱,婉不在里面。他顶着巨大冲击力跑到母舱中控室,里面也无一人存在。通过母舱的监控仪,棺在子舱控制室里看见了婉。

“婉,你要干什么?”棺坐上了驾驶座椅,系上了安全带,“不是说我们明天早上才会摆脱泥沼进行加速吗?”

“对不起,棺。”婉慢慢适应了巨大的压力,“如果让你来操纵飞船的话,你一定不会让我离开的对不对?”

“你对不起什么?你要离开什么?”棺愈发地迷惑了,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

“棺,我不想回地球了。我回去也只是一个什么也不知道的废人,我不想回去了。”

“你还有我呢?你怎么尽说瞎话?”

婉痛苦地摇了摇头:“你要好好活下去,子舱再三十秒后就会分离,所有剩余燃料正在加注到母舱,你一定要好好回去。没准你在地球上去世的时候,我在这泥沼中还没有死呢。”

“什么?”若不是安全带,棺估计就已经激动地站立起来了,“你不回去,我一个人回去还有什么用?”

“棺,你别说了。我很羡慕你,早知道我也看看那个黑匣子里有什么东西了。没有了知识,我和死了有什么区别。”婉努力地笑了笑,“棺,你一定要回去,帮我看看世界变成了什么模样,代我告诉地球人,我们回来了。”

话音刚落,子舱的喷射口的尾焰逐渐消失了,发动机逐渐停止了运转。子舱开始脱落了。

“棺,不要怀念我。我会继续在这泥沼中继续着我一个人的研究。”婉从监视器里朝棺挥了挥手,他停顿了一下,“棺,谢谢你夸我的名字。”

棺还想继续呼喊婉,但是转眼间婉就已经跌落回了泥沼,信息是无法逆向穿透这层泥沼的。他知道,婉刚说会在泥沼里继续活下去,那只不过是在安慰他罢了,失去了动力与燃料的飞船只会直直地跌落,直到被黑洞所撕碎、吞噬。

棺无心驾驶了,他需要休息,调整好了自动驾驶之后。棺便进入了睡眠舱,他把婉剩下的冷冻液加入到了自己睡眠舱。随着冷冻液的注入,睡眠舱里的一切都即将被凝固,时间、意识、生命,棺意识进入那一片黑暗之前,他看见了一片银杏林,风吹着金黄的银杏叶,婉从密林深处,挥着手朝他跑来……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故事生活故事

自述:我的私生活太混乱,结局惨了

2022-7-29 21:31:27

情感故事故事

婚姻故事:我和堂嫂的婚外情

2022-7-29 21:31:4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