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走女儿贞操的禽兽父亲

 

今天说一个关于“报应”的故事。

小雨,21岁,是“魔方”KTV的一个公主

她不卖身,只陪唱、卖酒。

小雨是孤儿,16岁就来到“魔方”KTV工作,她跟别的公主不一样,别人为了挣钱,纷纷下海,而小雨始终守身如玉

但最近越来越多的客人开始对她动手动脚,让她心烦不已。

其中最恶心的,便是一个光头客人。

这个光头老板,脑满肠肥,浑身油腻

光头每次来唱歌,一定会叫上小雨,喝多了手就会摸上几把。

他还经常吹嘘自己的事业,说自己认识什么什么牛逼的人物,每天进账多少万,很多女的主动往他身上扑。

可他说自己都看不上,他只看上了小雨。

光头说话的时候,眼睛始终瞄着小雨的饱满的胸部,让小雨只能侧身躲着。

小雨实在不愿见他,可经理说了,这个光头是老客户了,惹不得。

面对光头开出的各种诱人条件,小雨只是微微一笑,喝完酒唱完歌就离开了。

其实,小雨不是不喜欢钱。

周围也有太多的姐妹已经成了那些富商的小三或者情人。

小雨为什么一再拒绝呢?

因为她还没有遇到自己的心上人。

小雨始终希望自己可以遇到真正喜欢的人,并将自己的第一次给他。

可小雨自己都没有想到,她的第一次,险些被人抢了去。

几天后,光头老板又来KTV了,再次点名让小雨陪唱。

可这次,光头却在小雨的酒里下了迷药

小雨的酒量很大。

就算不是千杯不倒,但喝过几个大老爷们也不是问题。

结果这一次喝了一杯就开始头晕。

小雨还觉得有点奇怪,莫非自己今天状态不好?

光头则假装贴心地问怎么了?

小雨摆摆手,说没事,自己想喝点水。

光头立刻亲自倒水递过去。

可喝了水的小雨依然头晕的厉害,同时她嗅到了危险的味道。

身旁的光头,眼神中透出了一股狡猾。

预感到不妙的小雨想要离开包间,可怎么都抬不起腿。

而身旁的光头,早已色眯眯地伸出了那双肥硕的肉手。

小雨全身无力地看着光头一个个解开了自己衣服上的纽扣,她想阻挡,但已经无能为力。

难道自己的如此珍贵的第一次,就要被眼前这个恶心的男人夺走了吗?

小雨的眼泪下来了。

而此刻光头却愈发兴奋了。

他居然还拿出了手机,对着上身赤裸的小雨拍了起来。

“咔咔咔”!

“妈呀,宝贝儿,你,你真的太美啦!简直就是艺术品!”

“我要把照片洗出来,放大挂在我的卧室里、客厅里……嘿嘿嘿!”

拍了几十张照片,光头放下了手机,舔着嘴唇趴在了小雨的身上。

小雨闭上了眼睛,她已经绝望了……

“砰!”

门被踹开了!

一个身影冲了进来,是……陈斌

说一下陈斌的情况。

陈斌,KTV的老板,今年52岁。

陈斌拥有多家KTV、夜店,有一个比自己年轻很多的妻子。

小雨觉得陈斌跟那些动不动说爱自己的老男人不一样,那些人让她感觉恶心。

而她从陈斌身上,看到了成熟男人身上的自信和魅力。

小雨没想到,在关键时刻,竟然是自己的老板来救下了自己。

而之前,其实小雨和陈斌一共也没有说过几句话。

陈斌带人在包房内将光头暴打一顿!

小雨慢慢恢复之后,看到了跪在地上的光头,以及满脸怒气的陈斌。

这时有人提醒陈斌,光头也算是KTV的老主顾了,要不要放他一马……

“狗屁!敢动我的人!我看他是活不耐烦了!”

小雨从来没见过陈斌这么生气。

任凭别人怎么劝说,都没有拦住陈斌的拳头。

陈斌说没关系,就是打,打伤了他来赔!

最后还是小雨给光头求情,才放走了这个满身伤痕的男人。

经过这件事后,小雨对于陈斌有了一种全新的感觉。

她喜欢上了这个保护她的男人。

考虑了几天之后,小雨偷偷要到了陈斌的手机号,并拨打了过去。

在电话中,小雨先是感谢了陈斌之前的解救之恩,接着说想请陈斌吃个饭。

那边沉默了一会,陈斌答应了。

地方是陈斌联系的,小雨精心打扮一番就去了。

两个人吃的很内敛,并没有怎么聊天,但大家都是成年人,此时都是心照不宣的。

吃过饭后,陈斌带着小雨去了酒店

但就在两个人即将亲密接触的时候,陈斌的手机响了。

陈斌拿着手机离开了卧室。

而小雨则躺在被子里紧张地等待着。

尽管她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可这一刻真的到来的时候,她还是无比兴奋且紧张。

可陈斌怎么迟迟不来呢?

难道,是他那个年轻老婆打来的吗?

不应该啊,刚才吃饭的时候明明已经打过电话了,陈斌说了自己在跟朋友吃饭,可能晚上回不去了……

就在小雨胡思乱想的时候,陈斌走了进来,脸上是满满的乌云。

“怎么了?有事吗?”

陈斌没有说话,躺在床上点燃了一根烟。

小雨看出陈斌心里有事,但她又不敢问。

等待了一会,陈斌关上了灯,搂着小雨睡着了。

一晚上,小雨期待的事情,并没有发生

这让她很别扭,本来自己已经做好了准备,可陈斌却什么都没做。

但她又不能主动去要求,万一让陈斌觉得她“放荡”“不检点”反而不好。

虽然晚上没有发生什么,但之后两个人的关系彻底改变了。

陈斌每天都会抽时间和小雨吃饭,还会给小雨买各种礼物。

陈斌的细心和体贴,让小雨感受到了难得的温暖。

但小雨也发现了一个问题,最近陈斌的心情不太好。

小雨问陈斌是不是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了?

陈斌只是笑了笑,什么都没有说。

小雨只好去问陈斌的司机,终于从司机那里得到了消息。

陈斌遇到麻烦了。

一个叫刚哥的人一直在催债。

陈斌虽然经营多家KTV,但其实还欠着不少外债,而其中最大的债主,就是这个刚哥。

这个刚哥在当地算的上是地头蛇一样的人物。

可刚哥和陈斌,其实还是“亲戚”。

刚哥的妹妹,就是陈斌的前妻,也就说陈斌,是刚哥的妹夫。

只是后面陈斌和前妻离婚了,后来找了一个年纪小的“小老婆”。

最近刚哥让陈斌把原来的债款都还清,搞的陈斌资金周转不开了。

小雨听了很心疼陈斌,但自己又不知道怎么办。

司机悄悄告诉小雨,其实小雨还真有办法。

接着,司机说出了一个秘密。

刚哥很喜欢小雨。

刚哥早就想约小雨出去,可都被陈斌拦住了。

陈斌自然知道刚哥的想法,结果刚哥告诉陈斌,只要让小雨陪他一晚,钱的事情……都好说!

但陈斌不答应,刚哥很生气,他就说如果不能还钱,KTV的买卖就别做了!

听到这个,小雨沉默了。

她思考再三,去找了陈斌。

小雨说自己为了陈斌,愿意去见见刚哥。

“不行!那个人就是变态!他之前睡过三四个女孩子,那些女孩几乎都被玩残了!”

可小雨心意已决。

她一直想要报答陈斌,也许,这次就是最好的机会。

听着小雨的心声,看着她坚毅的眼神,陈斌的眼泪下来了。

他拉着小雨的手,说如果这次自己的危机真的解除了,他……会跟自己的妻子离婚,然后将小雨明媒正娶进家门!

小雨笑了。

陈斌马上去办,和刚哥联系,定好了酒店。

晚上八点,小雨走进了酒店。

结果,经过一晚的激情时刻,两个人都进了医院。

凌晨一点,陈斌接到了电话,刚哥不行了!

他立刻赶去了医院。

在医院里,刚哥正在接受抢救,医生说刚哥是心脏病复发,救回来的可能性很低。

而另一边,小雨也在进行手术。

陈斌早已透过提前安装好的监控,看到了房间里的一切。

刚哥提前在房间里吃药,这药,就是“助兴”的壮阳药。

这也是刚哥多年以来的习惯,陈斌也是知道的。

吃过药后,小雨就敲门进来了。

两个人先是喝酒聊天,接着进入“正题”。

这是小雨的第一次,视频中可以看到小雨确实很紧张,而刚哥则是纯属的老手,各种动作都驾轻就熟。

后来不知怎么的,小雨看上去有些不舒服。

眉头紧皱、脸色也变了,可刚哥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刚哥依然在兴头上,看来药物的效果确实不错。

刚哥将小雨推到在床上,一眼看到了小雨的腰部

刚哥愣住了。

陈斌明白,刚哥看到了小雨腰上的那块胎记

那是一块蝴蝶模样的胎记

接着,就是刚哥和小雨的对话。

“你腰上,那是什么?胎记吗?”

“啊?这个……嗯,是的……”

“你,你叫什么?”

“小雨啊。”

“我说本名!本名!”

可小雨并不知道自己的本名,她简单说了一下自己的情况,无父无母,从小在福利院长大……

而在听到小雨对于3岁前的没什么记忆的时候,刚哥捂住了心脏

他抓着小雨的手,问她3岁前在哪里?谁送她去了福利院?她还有别的亲人吗……

可小雨被抓的生疼,不知道怎么回答,只是一个劲儿的摇头。

刚哥不断做着深呼吸,凑近去仔细盯着小雨看了一眼,然后翻身去拿手机。

接着拿着手机不停比对着小雨的脸。

小雨看到手机里是一个小女孩的照片。

而这个小女孩,跟自己小时候,一模一样。

“你,你,你……”

刚哥翻了白眼硬生生摔在了地上。

小雨吓坏了。

她赶紧跳下床呼唤着刚哥,但刚哥已经没有了任何反应。

小雨拿手机想要给陈斌打电话,结果关机。

其实这时候,陈斌正通过监控看着房间里发生的一切。

小雨打了几次都无法联系上陈斌,只好打了120。

可就在120赶来的时候,她感觉自己的肚子也越来越痛,最后自己也晕了过去。

小雨的这次性行为恰好在例假之前,而经过激烈的性行为,导致黄体破裂,从而引发大出血,需要进行手术治疗。

医生告知陈斌,刚哥就要不行了,陈斌点点头,说自己就是刚哥的妹夫,他先去看看。

在病房里,陈斌看着奄奄一息的刚哥,哈哈大笑起来。

“大舅哥,拿走了自己的女儿的处女身,感觉怎么样?”

听到陈斌的话,原本虚弱的刚哥猛地睁大了眼睛。

他像是要吃了陈斌,想要坐起来,可无法用力,只能抬起手指向了陈斌。

“行了,你个将死之人就老实躺着吧……我等待这一天太久了!当你们家的上门女婿,老子受尽了你们的欺负!终于让我出一口恶气了!”

陈斌老家是外地农村,家境很差。

他在这里的某个KTV打工,认识了KTV原来的老板,也就是陈斌未来的老丈人。

老丈人觉得陈斌为人忠厚老实,长相也英俊,就把自己的女儿介绍给了陈斌。

但老丈人有要求,如果陈斌跟自己的女儿结婚,需要成为上门女婿

可陈斌还是有些介意的,不仅仅是因为自己要当赘婿,更因为自己的那个前妻患有小儿麻痹,腿脚有残疾……

虽然心有不甘,但考虑到自己的家境,陈斌还是同意成为赘婿。

结果婚后,陈斌的苦日子才真正来临。

老丈人一家人对于陈斌的态度可谓差到极点。

老丈人从来没有给过陈斌好脸色,各种的杂活苦活都交给了这个女婿。

前妻对陈斌也是百般嫌弃,甚至还偷偷跟KTV的服务员搞到了一起……

而家里最欺负陈斌的,便是刚哥。

刚哥爱喝酒,喝完之后对陈斌非打即骂,简直不当人来看待。

陈斌从来没有任何怨言,只是默默忍受。

几年后,陈斌所在的家庭却接连出现了几件大事。

首先是刚哥喜得千金

刚哥的女儿腰上还有一个蝴蝶状的胎记,找来大师给看了一下,说孩子会大富大贵,一辈子平平安安!

老丈人非常开心,直接奖励了刚哥一辆车。

陈斌的前妻非常眼红,埋怨陈斌无能,不能让自己生出孩子,弄得陈斌偷偷去检查了身体,结果指标一切正常。

陈斌猜测有问题的,是妻子,可自己哪里敢说?

随着这个小侄女的降生,家中出现了难得的欢笑,而陈斌的地位更加尴尬。

外地人、农村人、没学历、没本事,最后连孩子都生不出来……

那一段时间,陈斌成了家里最被嫌弃的人,还成了周围邻居茶余饭后的笑谈。

“哎,看到了吗?那就是他们家的那个废物姑爷!”

“啊?那方面真不行吗?”

“肯定不行啊!这都结婚多久了,也没个孩子……”

就在流言蜚语满天飞的时候,家里又出事了。

但,都是悲剧。

先是刚哥因为沉迷网络赌博而欠下巨额赌债,搞的老丈人气急住进了医院。

接着,刚哥的女儿在3岁时突然失踪了!

全家找遍了多个城市,可都没有任何线索。

前妻和陈斌提出离婚,陈斌同意了,结果在离婚的第二天,前妻车祸去世!

眼看家中连续出事,老丈人给陈斌打去了电话。

在病床边老丈人拉着陈斌的手,说尽管陈斌已经离婚,但现在家中真的需要有人来站出来,希望让他帮着刚哥管理家族的企业……

几年后老丈人病逝,陈斌结了婚,但他依然遵守和老丈人的诺言继续打理着产业。

而刚哥,则每日花天酒地,什么活都不干,却躺着大把数钱。

那么,刚哥的女儿,真的是自己走丢的吗?

并不是。

18年前带走刚哥女儿的人,就是陈斌。

此刻,当着刚哥的面,陈斌说出了自己当年带走小雨的细节。

18年前的那个晚上,刚哥在外面喝酒找女人,刚哥的老婆跟闺蜜去了夜店,只剩下了3岁的女儿独自在家。

当然,还有正在干活的陈斌。

陈斌给前妻说了一声自己要出去买菜,就离开了,但他偷偷开了门。

刚哥的女儿很快偷跑了出去。

外人不知道的是,其实陈斌跟刚哥的女儿早就定下要玩一个游戏,一个“躲猫猫”的游戏。

刚哥的女儿离开了家,便被带走了,去了一家私人福利院之中。

几年后一个女人出现带走了刚哥的女儿“小雨”,这个女人,是陈斌特意安排的。

十几年后,小雨再次见到陈斌,小雨早已忘了陈斌,更不会记得这个陈斌居然曾经是自己的小姑父。

至于什么光头下药、以及刚哥的欠债、催债,都是假的。

不过是骗小雨的谎言罢了。

经过陈斌的一系列操作,小雨“心甘情愿”上了自己父亲的床,和亲生父亲发生了乱伦。

没等陈斌说完,刚哥的心脏就停止了跳动。

仪器发出了“滴滴滴”的警报声,医生护士冲了进来,赶紧给刚哥进行心脏复苏,而陈斌,则面带微笑地转身走了出去……

几天后,刚哥去世了。

陈斌正式接管了这个家,而小雨嘛,她已经失去了利用价值,被陈斌扫地出门了。

……

……

……

各位以为故事结束了吗?

并没有。

陈斌和妻子始终没有孩子。

这让他苦恼不易,去看了医生,也吃过了各种药,可就是怀不上。

陈斌真的无奈了,难道他要去领养一个了吗?

就在陈斌马上就要绝望的时候,妻子竟然怀孕了!

怀胎十月,一朝分娩,妻子给他生了一个大胖小子

真是上天有眼!

可,没等陈斌高兴多久,一个让他想象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陈斌的胖儿子,竟然没有屁眼

是的,孩子患上了罕见的“肛门闭锁症”,也叫“无肛症”。

虽然可以进行手术,但周围的亲友们却开始议论纷纷。

毕竟在很多老人眼中,只有“遭报应”的人,才会“生儿子没屁眼”......

经过手术后,陈斌的噩梦还没有结束。

他开始每晚失眠,总有一个全身血琳琳的小孩子跑到他面前喊爸爸。

陈斌太痛苦了,找了明眼去看,还在家里贴了各种纸符。

并没有效果。

就在陈斌饱尝失眠痛苦的时候,警察找到了他。

跟着来的,是一个陌生女人。

而关于陈斌的一段往事也被挖了出来。

陈斌在农村的时候曾经性侵过一个哑巴女孩,之后他以为没人知道这件事就偷着离开了老家。

他不知道,哑巴女竟然怀孕了,还生下了一个女孩!

现在报警来找陈斌的,便是那个长大的女孩子......

陈斌的报应,来了。

 

后记

最后再聊聊“报应”。

这里并不是宣扬什么封建迷信,但还是要说说因果的。

有因必有果,如果你种下的,是善,那么等待你的,必然是好的结果。

可,如果你种下的,是恶……

报应,虽迟但到。

陈斌是可怜的,他受尽了心酸和白眼。

但他又是可恨的。

他侵犯了那个可怜的哑女,以为没人会知道。

之后他开始了复仇,但他的复仇的力度是不是太过分了?

不管怎样,他的报应还是来了。

希望每个人都可以行善事。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xinxijubao@outlook.com)。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惊悚故事故事

惊悚故事:墙角老人

2022-7-29 21:32:55

惊悚故事故事

惊悚故事:野坟

2022-7-29 21:35:27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