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故事>惊悚故事>京城一线女星“养小鬼”秘闻

京城一线女星“养小鬼”秘闻

1
2015年10月份某天,一大早五点多钟,就有人在我屋外敲门。
敲门的人很用力,哐哐哐砸个不停,跟讨债似的。
此时距我入睡最多不到两个钟头,突然被惊醒,心里顿时一阵火大。
我睡眠不好,一般情况凌晨两三点能入睡就不错了,而且不论睡多晚,我早上七点多就会起床,所以每天这几个小时的睡眠对我而言,格外宝贵。
我的朋友几乎都知道我这个习惯,除非发生了特别要命的急事儿,否则从来不会有人这么早来打扰我。
可当我趿拉拖鞋到猫眼前一看,门外却是一个我并不认识的姑娘。
她约莫二十七八岁年纪,短发,戴副黑框眼镜,打扮得十分干练。
我猛地把门打开,没好气地问她说您是不是敲错门、找错人了?
那女的也不说话,推了推眼镜,先是从头到脚把我看了两遍,然后开口道:“你就是钱三儿?是的话,我就没找错。”
她的语气里透着一种居高临下的傲慢和无礼,让我很不舒服。
其实她一说出我的名字,我就猜到她肯定是上门来找我办事儿的,但直觉告诉我,她绝对不是正主儿。
一般上门来找我的客户,都是遇到了无法解决的棘手之事的,可我在这姑娘的眼睛里,没有看到一丝的焦急与无助,所以我判断她就是个打前站的。
来找我的人大都是些有钱有势的主儿,毕竟有钱人烦恼多嘛,而这种人往往都谨慎,头回见面不知底细,派个手下或助理之类的先来探探虚实,还是有必要的。
要是一看我不靠谱,那人家正主儿就没有露面的必要了。
我哼了一声说没错儿,我就是钱三儿,你老板人呢?来了没有?
听我这么一说,姑娘脸上瞬间掠过一丝惊讶。
我知道自己猜对了,而且我这句话也把她给震了,于是转身进屋,自顾自地开始收拾略显凌乱的茶几。
一边收拾,我一边用余光扫过去,只见那姑娘开始掏出手机打电话。
大概三分钟后,我就听到外面楼道里脚步声响,转头往门口方向一看,只见一个女人已经走到了门口,她抬手轻轻地在门上敲了两下,柔声说道:“钱先生是吗?您好,很抱歉这么早就来打扰您。”
一听这声音,我当场就愣住了,而当我再看清她的脸后,就彻底不淡定了。
“您……您不是那个……我……那个……”
我长这么大,头一回在一个女人面前这么紧张局促,甚至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倒不是我太腼腆,而实在是因为这女人的身份太不一般了。
她是位很有名的女明星,曾经家喻户晓的那种,如今虽然有点过气,但当年要论起来,也算是一线大牌了。
因为她的身份特殊,下文里我就称呼她为A姐吧。
之前来砸我门的那姑娘,是她的私人助理。
平时我都是在电视电影和或者娱乐八卦里看到A姐,觉得自己跟她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根本不可能有交集。
可现在她就这么活生生地站在我面前,恍惚间我有种分不清梦境和现实的感觉。
不过我还是很快就冷静下来,赶紧让她进屋——他们这种大牌明星,日常的一举一动可以说都在聚光灯下,保不齐哪个角落就藏着几个狗仔在偷拍。
而且我也很快就理解了她为啥选在这个时间来找我。
一来这个时间街上人少车少,假如有跟踪者的话很容易发现;二来这个时间我所在这栋公寓楼上的住户要么还没来、要么就还没起,不会被人撞到。
A姐进屋落座之后,一说她的诉求,又是让我吃了一惊。
她告诉我,她家里失窃了,想让我帮她找到偷东西的人。
2
曾经我也接过一些明星的活儿,不过其他的明星找我,一般都是通过他们的经纪人,不会亲自上门。
而且其他明星找我,都是帮他们解决那些狗仔啊、跟踪狂啊或者是狂热粉丝啥的,所以A姐的诉求还是让我感到相当意外的。
当然,我并没有对她说这事儿您该找警察去——她既然不选择报警,那肯定是有不方便报警的缘故。
于是我问A姐说您丢的东西里,没啥不方便的吧?要是没有,您这活儿我接了;要是有的话,那真对不住,规矩所限,我就是再想帮您也是爱莫能助。
我的话说得比较含糊,其实我是担心她失窃的东西里,会有一些违法违禁的东西,包括但不限于毒品啊、文物啊,甚至是枪支弹药等。
这不是我事儿逼,实在是我对他们这个圈子里的一些所谓内幕见多了,知道这圈子里水太深。
很多艺人明星表面光鲜,甚至正能量满满,但私下却是肮脏不堪。
我不能因为头脑一热答应帮她,却把自己给折进去。
A姐是聪明人,坦然一笑说你看我像是那种人吗?你放心,我丢的全是财物,肯定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再说了,我是听了于哥的介绍才来找的你,他是你朋友,也是我朋友,你就算信不过我,总能信得过他吧?
A姐说的于哥,是我曾经的一位客户,后来跟他成了朋友,对他的人品还是非常信任的。
就在这时我的手机响了,拿起一看,正是于哥打来的。
于哥上来就跟我说兄弟,哥哥给你介绍一大活儿,你猜事儿主是谁?说出来吓死你!
我说还好还好,我只吓掉了半条命,不过您以后有这种事儿能不能提前跟我说一声,别等着人都找上门来了,你才想起给我来电话好么?
于哥一听哈哈大笑起来,说她都到了啊?也是也是,她这出趟门儿也不容易,可不得赶点儿早嘛。
怨我怨我,我昨儿晚上喝大了,所以这不一大早就赶紧给你打电话么,A姐这忙你可一定要帮啊,她这人特仗义,事儿成了绝不会亏待你的。
有了于哥这个中间人的电话,我瞬间觉得跟A姐之间的距离拉近不少,也没那么紧张和拘束了,然后问她到底怎么回事儿,丢的都是些什么东西。
A姐说她在燕郊那边有套小房子,从来也没住过,只是在那里放一些现金和财物啥的,算是个保险库吧。
“你懂的,我们这行,有些收入没法儿见光,花又花不着,放银行里也不合适,就只能用这种笨法子放起来。”A姐微笑着说道。
我点点头,说我懂我懂,不少当官的也这样,各种渠道来的钱多到没地儿放,也不能放银行,就专门买套房子来搁钱。
我的话说完,A姐又笑了起来,不过我却在她的脸上看到了一丝一闪而逝的尴尬。
A姐接着说前天她正好去了那房子一趟,结果回来后发现自己平时戴的佛牌不见了。
仔细回想一下,应该是掉在那处房子里了,可当她第二天一大早赶过去的时候,发现屋里已经进过人了,东西被翻得乱七八糟,不但丢了不少现金财物,连那块佛牌也不见了。
不过房子里所有的保险箱都没有被打开,窃贼只是拿走了明面上的一些现金,具体数目她也记不清了,但一百万肯定是有的。
除了现金之外,其他的就是一些首饰、手表以及自己从来没有背过的一些老款奢侈品牌包包,总价值也在百万左右。
“钱先生,那些现金和财物我都可以不要,但那个佛牌对我来说十分重要,请你务必要帮我追回来。”
A姐说完,给我看了她手机上那块佛牌的照片。,
黄金制成,金光闪闪,周遭还镶着翡翠玉石,一看就价值不菲。
我想让她把照片发给我,但A姐犹豫了片刻,没同意。
3
A姐只给了我一个礼拜的时间,所以等她走后,我马上就给我师父王五五打电话,让他跟我跑一趟燕郊。
既然是查失窃的案子,肯定要到现场勘查一番,看看能不能发现一些窃贼留下的线索。
老王听说我居然接了大明星A姐的委托,也是惊讶不已,甚至显得比我还要兴奋,不停地跟我说太后悔了,自己昨晚为啥不在我工作室过夜,否则就能跟他的梦中情人亲密接触了。
路上,我把情况跟老王说了一遍,他听完后嘬起了牙花子,说我估计这佛牌怕是没那么简单,可惜人家不给你留照片,否则我看一眼就知道她这佛牌是啥情况了。
我说切,你太小看你徒弟我了,她不给,难道我就不会自己拍么?我跟她说话的时候,我桌上的摄像头一直都开着呢,早就把她手机屏幕上的佛牌照片录下来了,不过拍的可能不太清楚。
然后我掏出手机,递给了老王。
老王嘿嘿一笑,接过我的手机,打开看了一眼之后,脸色顿时就变了,跟我说这特么哪里是佛牌,分明是阴牌嘛。
我知道很多明星都喜欢戴佛牌,而且大部分都是从泰国求的,说是戴上之后能保佑佩戴者,甚至给他们带来额外的好运。
不过这东西鱼龙混杂,假的也有很多,再加上我不信鬼神之说,所以对佛牌这东西没什么研究。
老王告诉我,真正的佛牌确实很好的,因为它一般都是用佛经、名贵的花粉草药或者佛教宝石等制成。
甚至还有些佛牌里会放一些高僧的佛骨舍利,并经过寺庙的开光加持,哪怕没有宣称的那种神效,但也不会对佩戴者有什么坏处。
不过,如今市面上的佛牌,假的非常多,很多都是所谓的“商业佛牌”,也就是泰国某些商业性寺庙和所谓的大师纯粹以盈利为目的去批量制作的牌子。
这种商业佛牌,说到底其实就是个装饰品,没有任何的效力,买这种牌子的人,纯粹就是被割韭菜的。
但是泰国还有一种所谓的佛牌,其实就是阴牌。
阴牌这东西,光听名字就透着邪性。
其实这东西也确实邪,因为这种牌子的制作本身就是一种邪术,目的是将死者的鬼魂封印在阴牌里,而且制作过程中还会加入一些尸油或死人的骨灰等,跟“养小鬼”有异曲同工之处。
但这种牌子也很受一些人的欢迎,因为这东西也跟养小鬼类似,只要佩戴者按照规矩佩戴,也会对其本人有奇效。
不过假如佩戴不得法,也和跟养小鬼一样,会对本人有很强的反噬。
老王跟我科普完,说怪不得这娘们儿前些年名不经传的,却突然一下子就火了,原来是靠这块阴牌起来的,这事儿可够邪门的。
我说可去你的吧,之前还说人家是你梦中情人呢,这就成那娘们儿了?你特么别啥事儿都往封建迷信上扯行么?兴许是人家运气好呢,都说明星们爱养小鬼,真要那么灵验,你咋不养一个呢?
老王说我不跟你掰扯这个,你还太年轻,不懂这里面的道道儿,今天我就把话撂这儿,这活儿怕是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4
说话间,我们到了A姐在燕郊的那套房子。
我用她给我的钥匙开了门,然后和老王戴上手套鞋套,拿着相机、放大镜等装备就进了屋。
进门之前,我特意观察过这套房子的防盗门,这门装的是C级锁,而且完全没有任何技术开锁的痕迹。
这就意味着,窃贼要么是有这套房子的钥匙,要么就是从窗户等其他地方进入的房间。
这套房子是四楼,我在楼下观察了,这房子窗户上并没有安装防盗网,窃贼很可能通过楼体上的排水管道爬上四楼,打开窗户进入室内。
房子大概一百二十来平,三居室,装修得非常简单,偌大的客厅里空空荡荡,没什么家具,而且因为长久不住人,地板上落了薄薄的一层灰尘。
A姐之前告诉我,她的那些财物都放在几个卧室,特别值钱的东西都锁在保险箱里,其他的东西就放在架子上。
我和老王站在门口看了下,客厅的地面上果然有女人的高跟鞋印,应该就是A姐留下的,除此之外,地面上并没有其他人的脚印。
老王刚想要往里面走,却被我一把给拉住了。
我说你别着急,这地上不对劲,你蹲下我用手电筒给你照着,你从侧面看一下。
说完我蹲下身,摸出手电贴着地面照了过去,然后问老王有没有什么发现。
老王看了一阵子,说句卧槽,咱们遇上高手了啊这是。
只见在灯光的照射下,地面上的灰尘竟然显出一些纺织品留下的纤维痕迹。
我推测窃贼应该是带着一条床单或毯子之类的东西进门的,进门后把床单铺在地上,自己则踩着床单走进卧室里去实施盗窃。
偷完之后,他再踩着床单出门,根本不会留下任何的脚印。
既然是高手,那我估计这窃贼也不会留下什么有价值的线索,于是便和老王迈步走进房间,挨个卧室都看了一遍。
在主卧那个最大的保险柜和墙壁的空隙里,我找到一根挂绳,捡起来后跟我手机里的照片比对了下,发现正是A姐丢失的那块佛牌的挂绳。
只不过这绳子是断了的,断口处却十分毛糙,就像是戴的时间太久、磨损过重而断了的一般。
老王看到那根挂绳,说可能是A姐当时从这保险柜里拿东西,结果绳子恰好断了,佛牌掉到了地上没注意,结果等她走后,被后来进来的窃贼给捡走了。
但我还是感到很奇怪——A姐既然对这块所谓的佛牌如此珍重,怎么绳子快断了都不知道呢?
老王撇撇嘴说我不是都说了嘛,她这是块阴牌,邪性得很,很多事儿说不清的,咱俩再仔细看看,实在不行咱就认个怂,跟她说这事儿咱查不了,让她另请高明把。
我琢磨了一阵子,觉得如果要是查的话,其实也不是没办法,只不过会比较耗时间,一个礼拜估计是搞不定的,于是点点头,跟老王说那我们就再看看吧。
继续仔细查看了一番,我发现所有的窗户完全都没有被人爬过的痕迹,所以结论只有一个,那就是窃贼一定是用钥匙从正门进入的。
他很可能是A姐身边的熟人,否则他也不可能拿到钥匙。
从A姐房子里出来,我颇有些失望,但权衡再三,还是决定听老王的。
我俩回到车上后,我刚想给A姐的助理打电话,没想到她竟然给我打过来了。
5
我开了免提,让老王一起听。
A姐助理的语气显得挺兴奋,说A姐的牌子找到了,是在她车上找到的。
然后她话锋一转,说其他的失窃财物A姐也不准备再查了,但她还是让我好好谢谢你,这事儿你千万别往外说。
我跟她客气了几句,然后对方就把电话给挂了。
老王狡黠一笑,跟我说你听出来没,这小姑娘没说实话。
我问他怎么听出来的,老王笑着说等你多交几个女朋友就知道了,她那兴奋劲儿一听就是装出来的。
不过既然正主儿都说不查了,那对咱们来说正合适,反正也没费啥力气,还白落一笔定金,不赖。
我说我怎么觉得这事儿这么不对劲呢?
老王说那肯定的,我都跟你说了,这阴牌邪性得很!我要早知道她找的是阴牌,说啥也不能让你接这活儿,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让咱们管正好。
我晃晃手里的房子钥匙,说不行,我还得打个电话,得把这钥匙给人还回去。
可是当我给A姐助理拨过去之后,却再也没有人接了。
我没有A姐的联系方式,没办法只好联系了中间人于哥,跟他说了下情况,然后准备把钥匙给他,让他有机会转交A姐。
可于哥却说他在机场,正准备飞外地一趟,然后他跟我说了个高档小区的名字,说那是A姐的住处,让我抽时间自己跑一趟,把钥匙交给物业就行。
这活儿来的突然,结束得也莫名其妙,我心里还是有些郁闷,于是晚饭的时候,就跟老王多喝了几杯酒。
回到住处,往常难以入睡的我,竟然困意频频,躺下就着了。
然后我就做了一个梦。
我梦到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奇怪的是那小女孩眉宇间竟然跟A姐十分相似,就像是缩小版的A姐似的。
第二天一早我就醒了,醒来后觉得浑身酸痛,头也昏昏沉沉的,我以为是昨晚喝酒的缘故,也没多想,然后就约老王一起去吃早饭,然后去还钥匙。
可当我洗漱完,还没来得及出门,就感觉身体越来越冷。
我心说别是发烧了吧?一量体温,竟然飙到39度多,而且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瞬间就不想出门了。
于是我又给老王打电话,说自己病了,让他给我带早饭过来,顺便再给我买点退烧药。
半个多小时后,老王来了,进门一看到我就发出一声惊呼。
我有气无力地说你嚎鸡毛啊,吓我一跳。
老王说乖乖不得了,你脸色怎么这么黑,该不会是招惹啥不干净的东西了吧?
我说你滚蛋,老子阳气这么重,啥脏东西敢招惹我?别特么一天天神叨叨的。
吃过退烧药后,我出了一身汗,很快就退烧了,感觉好了许多,于是就和老王下楼去开车。
可当我到了地库一看,却发现自己的车不知道被谁给蹭了。
去物业调了监控一看,发现是之前停在我旁边的一个女司机给蹭的。
老王说得了,先处理事故吧,反正还钥匙这事儿也不急,你先跟那小助理打个电话说一声。
我拨过去,对方竟然关机了。
没办法,先处理剐蹭吧。
又是联系那女司机,又是定损的,溜溜折腾了小一天。
然而,接下来的将近一个月时间里,这钥匙我始终没能去还成。
因为这段时间我格外不顺利,总有各种大大小小的麻烦事儿羁绊着我,而我也一直都联系不上A姐的助理。
当我把所有的麻烦事儿都处理完了,正准备要去A姐小区的时候,警察突然找上了我。
6
警察找我,是跟我核实情况,问我大概一个月前是不是去过燕郊的某小区。
其实当警察找上门的瞬间,我就猜到,A姐这事儿可能搞大了。
我肯定不能跟警察撒谎,于是就把A姐给我钥匙,让我去她那套房子找失窃线索的事儿说了。
警察也没说什么,让我把那枚钥匙上交,然后给我和老王分别做完笔录就完事儿了。
从警局出来之后,我突然接到了于哥的电话。
他约我见面,还让我把在A姐燕郊房子里捡到的那根挂绳带上。
我一看他给我发的位置,竟然是山西的一处寺庙。
老王眉头一皱,说咱们赶紧去,别耽搁,越快越好。
我虽然不知道于哥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知道他不是那种不靠谱的人,于是开车上了高速,一口气就干到了山西。
赶到那处寺庙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于哥就在寺庙门口等着我俩,见到我之后,问的第一句话就是让你带的东西带了没?
那根挂绳自从我捡到之后,就一直都放在车上。
听他这么问,我赶紧拿出来交给了他。
于哥接过去,带着我和老王进了寺庙,然后把那跟挂绳给了一位僧人,原来他在这里准备了一场超度法事。
我一听是这种事儿,就跟于哥说那我就不进去了。
于哥摇摇头,说你俩一定得来,这事儿跟你们也有关系,你知道超度的是谁吗?是A姐的女儿。
我心里咯噔一下,心说A姐啥时候还有女儿,而且还不在人世了?
于哥带着我和老王进到一件布置好的佛堂,我一眼就看到了供案上摆着的一张小女孩的遗照,脑子里顿时嗡的一声,差点没叫出声来。
那遗照上的小女孩,正是我一个来月之前梦到过的,缩小版的A姐!
在袅袅香烟、幽幽梵唱中,我稀里糊涂地经历了一场超度法事,结束之后从寺庙出来,我拉着于哥问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于哥叹口气,给我俩讲了一段跟A姐有关的故事。
尽管他说得很隐晦,但我还是听明白了。
7
A姐的公众形象虽然是未婚,但她却有个秘密男友,两人还生了个女儿。
于哥说,几年前A姐在公众视线里消失过一年多的时间,就是到国外秘密生孩子去了。
但她的这位男友,也就是孩子的父亲,却始终不愿承认这个小丫头。
因为A姐这位秘密男友的身份也很特殊,他是体制内的公职人员,而且还是有妻室的。
他跟A姐在一起,纯属各取所需,而且从A姐怀孕时就坚决反对她生下这个孩子,自然也不可能对这个孩子负责。
A姐因为这个,跟男友分了手,自己一个人秘密地养着女儿
可这孩子先天不足,三岁多的时候生病去世了,A姐给前男友打电话,希望他能来参加女儿的葬礼,可他却拒绝了。
从那之后,A姐的星途和事业一直都不顺。
后来她找了位高人,高人说那是因为她那已过世的女儿的缘故,并建议她带上女儿的骨灰,到泰国找大师做一块阴牌戴上。
A姐听从了高人的建议,真的去泰国做了一块阴牌,随身佩戴。
说来也怪,从那之后,A姐突然就火了,甚至还跻身一线明星的行列。
这时她的那位前男友也跟原配离了婚,又开始疯狂地追求A姐。
她架不住对方的情感攻势,心一软又跟他重归于好。
两人在一起后没过多久,A姐发现自己又怀孕了。
她此时年纪也不小了,就跟男友商量,要把这孩子生下来。
男友找医院的关系给A姐看过,知道她这次怀的是个儿子,于是也同意了。
然而就是从那时候开始,A姐的那块阴牌的挂绳就总是自己无端地断掉,而且她的妊娠反应也格外强烈,把她折腾得要命。
A姐知道,这是阴牌里的女儿不满意了,给自己使性子。
于是她就决定再去趟泰国,找当年制作阴牌的大师再加固一下封印。
可就是这趟泰国之行,A姐肚子里的儿子没能保住,流产了。
男友知道后,非常失望和生气,对A姐的态度也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A姐彻底对这个男人失望了,开始跟他天天吵架,甚至都闹到了撕破脸的地步。
这里要说下燕郊的那套房子。
其实那房子是A姐男友的,房子里放的那些现金和财物,绝大多数都是她男友利用职权收受的贿赂。
因为两人彻底撕破了脸,A姐就想去那套房子里找一些对方受贿的证据,结果却把阴牌掉在了那里。
好巧不巧,就在她走之后第二天,那儿就失了窃。
A姐心道不妙,这事儿要是让她男友知道了,肯定会找自己麻烦。
于是就想趁他不知道,赶紧把窃贼找到。当然,这是不能报警的,于是她就通过于哥找到了我。
可A姐不知道的是,她的男友心机远比她深得多,他很早就在那房子里暗藏了隐蔽的监控,所以A姐去保险柜里拿证据的画面,他全都看到了。
所以他随即就威胁了A姐,而受到威胁的A姐知道事情败露,这才会紧急通知我,让我不要再查了。
然后A姐就飞到泰国去躲风头了。
不过,A姐的男友并没有看到后来的那个窃贼。
说起来警方最后介入这起案子,都得感谢那个窃贼。
原来,那个窃贼正是之前帮A姐男友装修房子的工人。
此人十分聪明,他知道A姐男友的身份之后,就留了个心眼儿,偷偷配了房子的钥匙,准备等日后有机会进行盗窃。
因为他知道,像A姐男友这种贪官,即便是被偷了,他也不敢报警。
只要自己不偷太多,那就绝对安全。
而且他也清楚房间的监控是怎么安装的,于是进门之前,先断掉了整间房的电源,所以并没有被拍到。
但不知为何,那窃贼在得手之后不久,竟然主动去警局自首了,警方这才介入调查。
一查才知道,A姐男友不但存在贪腐受贿等纪律问题,而且他竟然还有更为严重的刑事问题——雇凶杀人。
原来,A姐到了泰国之后不久,突然遭遇了一场离奇的车祸,差点命丧黄泉。
她脱险之后,找到了那位大师。
大师告诉她,救她一命的,其实正是她的女儿。
而那个窃贼之所以去自首,并不是他良心发现,而是因为他捡到那块阴牌之后,被A姐女儿的鬼魂缠上,天天睡不好觉,这才去的警局。
A姐的男友雇凶之后,A姐女儿的鬼魂就附在了他的身上,然后跟他一起飞到了泰国,并在关键时刻救了自己的母亲。
但她也因为救A姐,耗尽了自己的灵力,到了魂飞魄散的边缘。
于是A姐才会委托于哥,在国内帮女儿做一场超度法事
后记:
A姐从那之后就渐渐地淡出了娱乐圈。
而且她也因为找过我,后来跟我和老王成了朋友。
写这篇故事,是因为前段时间我跟她见面,发现她已经彻底皈依了。
我说看来你已经全都放下了,她笑笑说自己早就放下了。
然后她跟我说,你要是愿意,可以把我的故事写出来。
我说你就不怕读者朋友们去猜你是谁吗?
A姐说,当然不怕,随他们猜去好了。
这京城里的女明星一抓一大把,没有一千也有八百,跟我有过差不多经历的有的是,且不好猜呢。
就算猜中又何妨?
那都是过去的事儿了,我是犯过傻,也混蛋过,但不代表我一辈子都混蛋。
人死不能复生,而对于那些爱我的和我爱过的已经不在了的人,对他们最好的告慰,就是把自己的每一天都过好。
这样他们在另一个世界里才会替我感到开心和高兴。
难道不是吗?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惊悚故事

我妈去世后,她的鬼魂仍然住在家里

2022-12-9 16:28:01

惊悚故事

叠成元宝的钱,真的不要捡

2022-12-22 20:14:4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