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连载>彩礼

彩礼

20221212150139852
20221212150139852

第1章:小姑子要拿我18万彩礼去买房,我狠心让她成了恶人

20221212150139852
20221212150139852

第2章:我怀孕后,小姑子怂恿婆婆取消18万彩礼,气炸了

20221212150139852
20221212150139852

第3章:老公发现18万彩礼被小姑子拿去买房,气炸了

20221212150139852
20221212150139852

第4章:我怀孕后婆婆取消18万彩礼,打掉孩子后我才发现自己是个富二代

20221212150139852
20221212150139852

第5章:小姑子拿我18万彩礼买房,我打掉孩子的后续,太痛快了

20221212150139852
20221212150139852

第6章:18万彩礼取消后,我打掉孩子又离婚,傲慢婆家气炸了

20221212150139852
20221212150139852

第7章:小姑子拿我18万彩礼买房,发现我是个富二代,她疯狂了

20221212150139852
20221212150139852

第8章:婆婆太贪婪,我气不过让她下跪

20221212150139852
20221212150139852

第9章:小姑子拿我18万彩礼,发现我有一套房,她死活不让我离婚

20221212150139852
20221212150139852

第10章:闺蜜未婚先孕被取消18万彩礼,给了我一个极大的教训:有钱就是硬气

20221212150139852
20221212150139852

第11章:被婆家取消了18万彩礼,闺蜜霸气把嫁妆送给我买房,飒!

20221212150139852
20221212150139852

第12章:闺蜜大方送18万嫁妆给我买房,我心动了

20221212150139852
20221212150139852

第13章:被婆家取消18万彩礼,我离婚住上豪宅,婆家眼馋了

20221212150139852
20221212150139852

第14章:小姑子拿我彩礼去买房,得知我住豪宅,这一家人疯狂了

20221212150139852
20221212150139852

第15章:未婚先孕被婆家取消彩礼,我果断离婚住豪宅,老公骂我心机表

20221212150139852
20221212150139852

第16章:被婆家取消18万彩礼,闺蜜霸气送嫁妆给我买房,感动哭了

20221212150139852
20221212150139852

第17章:闺蜜借几十万嫁妆给我买房,后来的事一言难尽

20221212150139852
20221212150139852

第18章:闺蜜离婚后借几十万嫁妆给我买房,她老爸气疯了

20221212150139852
20221212150139852

第19章:我衣锦还乡,却发现70岁的外公被逼向豪车下跪,气疯了

20221212150139852
20221212150139852

第20章:70岁外公被逼向豪车下跪的后续,让我崩溃了

20221212150139852
20221212150139852

第21章:我和秦老板在街上的奇葩遭遇,太悬疑了

20221212150139852
20221212150139852

第22章:离婚又落胎,我回老家过年太丢人了

20221212150139852
20221212150139852

第23章:我和闺蜜的友情,面临灭顶之灾

20221212150139852
20221212150139852

第24章:未婚先孕婆家立即取消18万彩礼,窝囊老公的反应,气得我连夜离婚

20221212150139852
20221212150139852

第25章:闺蜜被婆家取消了18万彩礼,她立即离婚搬进豪宅,老公悔断肠

20221212150139852
20221212150139852

第26章:小姑子拿我彩礼买房,离婚后前夫发现我是富二代,跪求复合

20221212150139852
20221212150139852

第27章:小姑子用我18万彩礼买房,他们家要拆迁了,死活不同意我离婚

20221212150139852
20221212150139852

第28章:小姑子用我18万彩礼买房,又逢婆家拆迁,老公偷偷跟我离婚

20221212150139852
20221212150139852

第29章:闺蜜离婚后,我们全家都搬进了新房,过程一言难尽

20221212150139852
20221212150139852

第30章:闺蜜的小姑子拿我出气,朝我狠狠地泼了几杯热茶,崩溃了

20221212150139852
20221212150139852

第31章:我负债累累买了个小房子,搬家后发现我生父是个有钱人

20221212150139852
20221212150139852

第32章:18万彩礼被婆家拿去买房,我打掉孩子又离婚,后续的事太解气了

20221212150139852
20221212150139852

第33章:我花大价钱买了套小房子,有钱生父却要偷我头发做鉴定,真服了

20221212150139852
20221212150139852

第34章:有钱男人偷我头发做鉴定,得知我的真实身份,乐极生悲

20221212150139852
20221212150139852

第35章:母亲失联20多年,突然冒出一个有钱生父,我懵了

20221212150139852
20221212150139852

第36章:我过生日,生父送我价格100万的奢侈品,我太汗颜了

20221212150139852
20221212150139852

第37章:外公夜里突然急病,有钱生父怕被连累躲起来,我崩溃了

20221212150139852
20221212150139852

第38章:有钱生父为了我抛妻弃子,连累我成了发妻的眼中刺

20221212150139852
20221212150139852

第39章:生父要为我离婚又争家产,我喜极而泣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连载

操控

2022-10-7 23:41:07

短篇小说

在一个文明古坑里,我看懂了我的导师

2022-8-10 12:00:14

18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 来源:燕七故事馆 […]

  2. […] 来源:燕七故事馆 […]

  3. […] 来源:燕七故事馆 […]

  4. […] 来源:燕七故事馆 […]

  5. […] 来源:燕七故事馆 […]

  6. […] 前情回顾: “我奉劝你以后不要再惹我,否则,我不介意和你鱼死网破!” 苏婷说话时双眼猩红可怖,她咬着牙浑身颤抖,仿佛一只被关在笼里的猛兽一般可怖。 周岚看着这样的苏婷,心里不由地颤抖了一下,一时没反应过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苏婷转身进了她的办公室。 1 回到办公室,苏婷的情绪还处在刚才和周岚对战的激荡之中。 虽然她已经把周岚怼走了,但心里的情绪依旧起伏震荡,那种震荡,除了刚才的愤怒之外,更多的是畅快。 她从来没有想过,她竟然会如此激烈地表达自己心里的愤懑和不满。 过去的二十六年,她被父母保护得太好,没有机会和别人发生激烈的冲突。 但是今天,她和周岚的对峙,她强烈保护自己捍卫自己的那个瞬间,她没有觉得难堪,反而有一种畅快淋漓的感觉从心里喷涌而出。 那个瞬间,她似乎披上了战衣,手里执着利剑;那个瞬间,她身体里那个一直畏惧退缩想要人保护的女孩瞬间长大,她被逼面对困难,被迫勇敢,被迫面对她原本畏惧的一切。 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苏婷深深地呼吸,她的双拳仍因刚才的剧烈对峙而颤抖。 可是她又知道,从今天开始,她将会变得和从前不太一样了。 从今天开始,她变得犀利且勇敢,变得独立且坚强,她不会再龟缩在黑暗的一角,不会再让自己陷入被动。 待思绪平复下来之后,苏婷独自去楼下点菜,给爸妈打了个电话汇报最近的工作状况,又打电话给陈小茼,很镇定地把刚才发生的事告诉了陈小茼。 陈小茼在电话那边为她竖起了拇指:“婷婷,好样的。我就知道你可以的!” “不要怕,我会永远陪着你的!” 2 陈小茼安慰了闺蜜后,把电话收进包里,抬头仰望着安氏的大楼。 早上老板叫她进办公室,郑重地叮嘱陈小茼,说今天安氏这边要面谈,这次是安荣喜亲自出马,让小茼自己过去。 王肃语调兴奋,一脸喜色,他仿佛能听到金币落袋的叮当声响。 可陈小茼却不那么乐观,她对那份标书的信心没那么大。 自从招标会之后,她搜索了关于安氏的一切新闻,做了很详细的功课,她知道安荣喜在最近几年很少插手公司事务,小的项目基本是由女儿安琪在负责,一些重要的合作,会由陆芬和董事会决定。 像今天这样,安荣喜亲自面谈一个招标的小企业,这种可能性极小。 陈小茼实在想不出安荣喜为什么要与自己面谈,她对安荣喜的唯一印象,还是年前在颍州,他戴着墨镜逼外公下跪时的冷峻和阴寒,她是一点也不愿和安荣喜面对面去谈什么项目。 陈小茼迂回地提出,想让李玟全权负责这个项目,她退出安氏这边的项目,专心负责征秦的后期工作。可老板王肃说这次的项目是安氏这边点名要她去的。 陈小茼知道今天逃不过。 安氏的这样的公司,从来不会把哪个合作方放在心上,更不可能点名要她这个小哈喽去面谈,唯一的可能是,安荣喜找她。 为一件私事。 但她猜不透这件私事跟她有什么关系。 罢了,早去晚去都要去,今天就壮着胆子去一次。 3 安氏楼上的监控室内。 安荣喜看着陈小茼独自一人忐忑地进了大厦的自动门。 他从镜头里看着她的面容,心里有些激荡。他找了陈楠那么多年,但她却始终杳无音讯。 他去年一时心血来潮,想去陈楠出生的地方看看,偏巧,他遇到了陈小茼,他才知道陈楠还有个女儿。 那次招标会后,周康连夜去了颍州,详细打听关于陈小茼的一切,她的户口登记的出生年月确实是二十五岁的,可有些知内情的邻居却说陈小茼今年应该是二十六岁。 周康不敢打听更多的细节,怕熟悉的邻居会把安氏打听陈小茼生辰的事告诉老陈。 既然老陈瞒着安荣喜那么多年,肯定是不想让人知道陈小茼的身世了,公然打听会让老陈有所防备。 安荣喜怕老陈知道,会很激进地把陈小茼带走。他不能让老陈把小茼也藏起来,决不能。 今天邀请陈小茼来洽谈项目,他要确切地知道陈小茼到底是不是他和陈楠的女儿。 监控室的镜头里,陈小茼已经进了电梯往楼上走了。 镜头里的她双手交握,那张眉目清丽的脸上露出一丝紧张。 安荣喜跟她一样紧张。 他深深地嘘出一口气,沉声对身边的周康说:“你去迎迎她,带她到顶楼的那间办公室去。” 4 公司的顶楼有一间很阔气的办公室,虽常年无人在这里办公,但办公室却十分干净,每日有人进来打扫。 办公室的一面墙上嵌着一个极大的鱼缸,各种好看的金鱼在里面悠闲自得地游来游去,完全不受纷杂环境的侵扰。 陈小茼跟随周康进到办公室时,见安荣喜正盯着浴缸里的金鱼在戏弄,那样子,似乎今天他不是来这里办公的,而是专门来看鱼的。 随着踏踏的脚步声渐渐走近,安荣喜的目光从眼前的金鱼缸转向门口,门口的光线在晦暗的瞬间,周康就带着陈小茼进来了。 周康先进的办公室,在门口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然后侧身让陈小茼进来。 陈小茼站在门口,扫了一眼那间阔大的办公室,她的目光渐渐回落在安荣喜的身上,见他在怔怔地看着自己,眼神里夹着一抹忧伤。 陈小茼心里一紧,她局促地开口道:“安总您好,我是远大的陈小茼,我今天把公司的标书和我们的项目书带过来了,请您过目。” 她很商务地朝安荣喜挤出一丝笑容,把手里的两份文件递给安荣喜。 安荣喜接过文件,拄着一根拐杖一瘸一瘸地走到他的办公椅子上,他坐下后假意翻看那两份文件,实则目光时不时地在打量着陈小茼。 去年在颍州见她,隔着人潮和车子的茶色玻璃,他来不及观察和打量陈小茼。 今天这么近距离看到陈小茼,他心里的那份激动还是难以言喻。 安荣喜收敛起心里的情绪,吩咐周康道:“我先看看标书,你找个人带陈小姐去参观一下我们公司。” 周康心领神会,打电话叫公司的前台上来领陈小茼去参观,他亲自作陪。 5 前台的萌妹子很可爱,笑起来眼睛弯弯的,很亲切。 听她说话的口音好像是颍州人,一问,果然是。 同为老乡,两人能聊的话题很多,陈小茼瞬间对她放下了戒备。 两人一边参观公司,一边闲聊,陈小茼又问她是颍州哪里的,聊着聊着,竟发现她们上的是同一所高中。前台的妹子比陈小茼还高两届 ,是她学姐。 学姐高兴得两眼放光,兴奋地要加陈小茼的微信,眼看到饭点了,又约陈小茼下楼去吃饭。 “学姐,我是来送标书的,我还有工作呢,咱们下次再约一起吃饭吧。”陈小茼笑着拒绝了,说好下次再约。 学姐也不执意挽留,只说工作要紧,又把陈小茼送到楼上安荣喜的办公室外,按了门铃让周康出来开门领陈小茼进办公室。 安荣喜等陈小茼进来,很公事公办地说了一些标书的内容,又谈了两个合作方案,大概的意思是,安氏的一些边缘项目,会优先考虑给远大负责。 说完,他看了一眼立在门边的周康,见他朝自己点头,安荣喜知道今天的事办得很顺利,没再挽留陈小茼,直接让周康把她送下楼。 6 等周康再次上来时,见安荣喜正立在一面落地窗前,目光看着辽远的天边。 “那些东西,都送走去鉴定了吗?”安荣喜背对着他,语气里有极力忍住的激动。 刚才前台带陈小茼去参观安氏的发展史时,两人说说笑笑又一起去了卫生间,前台的学姐趁陈小茼不注意时,从她的长发偷偷剪了几根下来。 陈小茼一走,她的头发立刻被人加急送了出去,如果不出意外,二十四小时内就会有鉴定的结果。 安荣喜很看重今天的事,周康丝毫不敢马虎,垂头说:“是的,送出去了。二十四小时内会有结果,明天一早我会亲自过去取鉴定结果。” “好,这事你盯着。别让人动了手脚。” 安荣喜静静地说着,语气里虽然听不出任何的波澜,但此刻他的心却砰砰地像擂鼓。 7 而此刻的楼下。 周娟正在想办法毁掉陈小茼和安荣喜的这次见面。 方才前台那个学姐带陈小茼下楼时,周娟就在安琪的办公室内,她看到陈小茼的身影闪过走廊,心里泛起狐疑。 陈小茼今天怎么来安氏了? 远大虽参加了招标,但陈小茼的那份标书明明已经被自己毁了的…… 周娟觉得不对劲儿,偷偷地找人打听了,有人说是安荣喜亲自接见的,两人还在楼上面谈了半天。 周娟细细品味这些细节,觉得陈小茼不简单啊,她不会是用什么龌龊的办法拿到项目吧? 真看不出来,陈小茼这样的姑娘,竟然不声不响地直接“拿下”了她们企业的老板,可真是手段了得啊。 不行不行,她得把这事告诉安琪。 她进安氏这么久,了解安琪的性格,她这个人很好强,绝不允许有人中途插手她负责的项目。 如果安琪知道安荣喜亲自接待了陈小茼,会不会把陈小茼踢出这次招标的项目呢? 周娟想到这里,嘴角露出一丝不厚道的笑意。 阅读全集点这里 […]

  7. […] 来源:燕七故事馆 […]

  8. […] 来源:燕七故事馆 […]

  9. […] 来源:燕七故事馆 […]

  10. […] 来源:燕七故事馆 […]

  11. […] 01 短暂的静寂之后,周渠有些无奈地笑了笑。 “妈,你要是觉得一百平的补偿不够,我就把我那份让出来,你想怎么处理都行。但有一个前提,请您不要再让我去找苏婷了,我真的丢不起那个脸。” 他上次去找苏婷,是放不下和苏婷的那份感情,他试图挽回。 可如今因为拆迁,要他去找苏婷争取更多的利益,周渠觉得他丢不起这个人。 挽回和争取利益,这两者的性质完全不同。 为感情而去,是真心;为拆迁而去,这是算计。 天壤之别。 周渠表明自己的态度后,气哼哼地甩袖走出门了。 外边的夜色如水,空茫的夜里星辉璀璨,有一种空灵的美。 周渠以前也喜欢和苏婷挽回手在夜空下散步,微风送过树梢发出沙沙的声响,婆娑的灯影在风中飞舞。他的记忆里还残留着那些槐花的淡香。 小区的街道外,四月的蔷薇开得正热闹,一丛丛的花朵在晚风中摇曳。 但周渠无心欣赏这些,他摸了摸从家里偷拿出来的户口本,随手找了一辆出租车赶回租住的公寓。 离婚的事,他不能再拖下去了。 和苏婷的开始很美好,他希望自己能和她有个体面的结束。 02 锦绣花园的夜,静谧中带着一丝祥和。 陈小茼买了房,将要搬家了,正在屋里忙着收拾她的日用品。衣服,鞋子,笔记本电脑和各种书籍装了两个大箱子。 陈小茼掂了掂她的大箱子,不算重,她能搬得动。 “小茼,你过了五一再搬呗,五一我这边放假,我去帮你收拾屋子。”苏婷拽着闺蜜的衣角,语气娇嗔。 陈小茼拂开她的手,打趣道:“好啦好啦,你再拽我衣服我就要烦了。我只是搬家而已,又不是在地球消息了,你那么紧张干什么?” “再说了,你要是想我,随时可以去看我的嘛,三环跟四环的距离又不是很远,对不对?” 苏婷耷拉着脸假装在哭:“可是人家就是舍不得你嘛!” “肉麻!”陈小茼噗嗤笑出声来,理了理情绪,她又认真道,“婷婷,我能买上房子,有你一半的功劳,你要是哪天想我了,随时去我家。” “等过几天放五一假,我就回家去接外公外婆过来,到时候你要过来为我们暖房哦!” 苏婷点头如捣蒜,陈小茼能买上房子,她也为陈小茼高兴,这代表着,从此以后,她的闺蜜就在北京扎根下来了。 从此以后,她们在北京都有家了。有家的感觉和北漂的感觉,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状态。 03 闺蜜俩还在依依不舍地说话,对门那边,苏婷的手机叮叮地震动两下。 是周渠发来的信息:婷婷,我拿到户口本了,明天我们去离婚吧! 言简意赅,没有寒暄和铺垫,而是直奔主题。 苏婷凝视着那条信息,有一瞬间的怔忡。 “谁的信息?” 陈小茼也侧头看过来,心里微微有些吃惊。 周家那边正在拆迁,周渠这个时候提出离婚,怎么看起来那么不靠谱呢? 依周家人的性子,他们绝不可能在拆迁之前准许周渠离婚。如果这条信息不是骗人的,那么就极有可能是周渠自己偷偷地把户口本从家里偷出来。 苏婷眨眨眼睛,有些不可置信:“我觉得周渠这个时候跟我离婚,周家肯定不知道。他是不是从家里把户口本偷出来了?” 陈小茼也觉得这个可能性极大,她思忖一会,问苏婷:“如果真是周渠偷的户口本,你不会不离了吧?” “离啊,为什么不离?现在不离,周渠那边随时都有可能变卦。不仅要离,还要快点离。我定个闹铃,明天早点去离婚,争取第一领证。” 苏婷果真设了一个闹铃,又回屋里收拾东西,把她的户口本和结婚证都装进包里,避免明天匆忙出门漏拿了什么。 她等这个离婚,已经等得太久了。 04 次日的民政局广场前,苏婷撑着伞翘首期盼。 因昨夜睡得不好,今天又起得早,苏婷的眼底下挂着淡淡的乌青。 民政局的办公室还没开门,她来得早,排在了队伍的最前面。快到八点时,见周渠匆忙从地铁口出来。 他没有带伞,手挡在头顶一路疾跑过来,到苏婷面前时,他的额发上沾满了小小的水珠,同样挂着乌青的眼袋让他看起来有些憔悴。 “东西我都带来了,我们进去吧。”周渠没说什么,先一步进了办公楼。 从窗台取协议书,一项一项地扫过去,签上字,递给苏婷,让她也在上面签字。 其实两人没有共同财产,结婚的时间也不长,所以不存在什么纠纷,签了字,走一遍流程,几分钟就办完了。 出门时,苏婷还是忍不住,问道:“那户口本,是你偷出来的?” “是,如果不是这样,我们就离不成了。”周渠垂着头,忍住不去看苏婷。 苏婷听了这话,一股难言的酸涩热辣直从心口冲上来,顶得她鼻子酸酸的:“如果被你妈知道了,恐怕又要跟你闹起来。” 周渠没答她的话,停顿了一会,他说:“往后,你好好照顾自己吧。过去的事,我们家做得不对,我……” “婷婷,你恨我吗?”周渠忽然抬眸看着苏婷,眼眸中的无可奈何让人看着有些心疼。 05 苏婷的心在那一刹那忽然有些温软下来。 说实话,她跟周渠其实没有特别大的矛盾,如果不是彩礼的事,或许她们的孩子就快要降生了。 她怨过周渠,如果他更有担当一些,能护得住自己和孩子,她也不会走到落胎离婚的地步。但事已至此,再怨也没用。 “现在不要说那些了,或许是我们俩有缘无分。谢谢你今天准时来,从此以后,我们就当彼此是路人吧。” “再见!” 苏婷说完,撑着伞转身进入了蒙蒙的细雨之中。雨越下越大了,斜斜地穿过伞篷洒在苏婷的裙边。 四月的天,乍暖还寒,雨中的风吹得苏婷有一丝恍惚,好像他们结婚那天也是下着雨。 那时她和周渠早早地打车过来,她们也是排在队伍的最前头,第一个进去办的结婚证。 想不到短短几个月,那些彼此爱过的记忆还没消退,但她们的婚姻已走到了尽头。 风凉凉地吹来,拂动她额边的碎发,苏婷伸手想要挽发,却触面颊上温热的泪,她有瞬间的恍惚。 恍惚之后,她很快又意识到,她今天真的离婚了,离婚证就在她随身背着的挎包里。 希望在人生的下一个路口,和周渠不必再相逢了。 她嘘出一口气,跨步走进雨中。 阅读全集点这里 […]

  12. […] 来源:燕七故事馆 […]

  13. […] 来源:燕七故事馆 […]

  14. […] 来源:燕七故事馆 […]

  15. […] 来源:燕七故事馆 […]

  16. […] 来源:燕七故事馆 […]

  17. […] 来源:燕七故事馆 […]

  18. […] 来源:燕七故事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