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故事>情感故事>老公年薪25w,我月薪5000,结婚12年我们一直AA制,我是不是该为自己的后半生谋出路了…

老公年薪25w,我月薪5000,结婚12年我们一直AA制,我是不是该为自己的后半生谋出路了…

1

2020年12月8日是我和老公屈三虎结婚十周年纪念日。不解风情的老公当然不会记起这个日子,我也懒得提。
不过这个月家里发生的两大喜事却值得提一下。一是新房钥匙终于到手了, 另一桩是在煤矿工作了12年的屈三虎突然交了狗屎运,转正了。
对屈三虎来说,劳务工转正的事当然比买了新房的事重要得多。
怎么说呢,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老婆,你知道转正意味着什么吗?在古代,这就相当于考上状元了,在现代,这就相当于考上大学了,不不,大学算个球,等于考上研究生了,考上公务员了。
曹丽丽,你给我听着,你老公现在的收入相当于咱们x县县长了,咱端上铁饭碗了,后半生不用愁了。你看咱现在,车也换了,房也换了,你再不听话,我还可以分分钟换个老婆!
我也不知道我们这个小县城的县长一年能拿多少钱,但我在老公矿上待过两年,我知道他转正后,工资会从原来的月薪八九千涨到一万五,加年终奖啥的年薪应该在二十五万。

2

我今年43岁,家在陕西一个小县城,这里房价5000左右。工资低消费也低。我在老家工厂做普工,老公大我五岁,在内蒙一家大型国企煤矿工作。
我是私企合同工,没有五险一金,月薪四五千。这个收入在我们县城不算低,应该中等偏上吧。
我是大专学历,老公初中,嫁给老公时我和他收入差不多,加上他其貌不扬,那时娘家人都觉得我嫁给老公是低就了。
但人家挺自信,我说他个子低,他就说:我个子矮,但我家房子高啊。
说真的,我妈当初还就是看上人家的小二层了。
我说他秃头,他就说:我秃顶,我自豪,聪明的脑袋不长毛。我都没嫌弃你平胸。
我回复:我平胸,我骄傲,我为婆家省胸罩。
其实说真的,刚结婚那会我们还是有过一段浪漫和甜蜜的时光。
屈三虎吃苦耐劳,在井下一干就是十二年,机遇也好,2020年末赶上他们煤矿劳务工全部转正的好政策,工资福利一下子提高了几倍,所以他自认为家庭地位也比我高了。
我是二婚,离婚时有个女儿归前夫抚养,老公是头婚。我们婚后一年有了儿子,现在九岁了。
刚结婚那会,我月薪3000多,屈三虎5000。他曾试图说服我让我把工资交给他:你看,咱都是一家人了,钱就放在一起,你需要用时从我这里提就行了。你就权当我是咱家提款机吧!
因为见识过他的抠门,我怕我需要用钱时从他那个提款机提不出来,所以,我就说,咱们各管各的工资吧。
那时,我们还在一起生活,也因为新婚,所以他还是比较大度的,他工资较高,生活开销他就自觉出的多一些。
可是后来发生的一件事彻底让屈三虎坚定了AA制的决心。
那时他看上了一辆二手车,四万,他想让我拿出两万,我支支吾吾地说:我又没驾照,咋俩AA,车是你开,你自己买吧。
其实我是心虚的,因为前不久我刚把两万借给弟弟了。
我娘家姐弟仨,父亲去世早,母亲一个人拉扯我们姐弟仨,作为家里老大,毕业后我没少帮衬家里。
家里建房子花了十几万,我和妹妹各给了两万,后来弟弟结婚,我们姐妹俩又各给了两万,当然,这些都是在我经济可承受范围之内的。
我觉得,一个人,总要有点良知,有点同情和怜悯的心吧,在自己亲人遇到困难时,在自己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帮一下也是应该的。
但我不能做扶弟魔,所以后来,弟弟又想买一辆货车,找我帮忙时,我便让他打了欠条。他也承诺赚钱后立即还我。
在屈三虎的一再逼问下,我交出了欠条。我原本想有欠条,他也不会生太大的气,没想到他看到欠条后脸色及其难看,把欠条连同那个夹着欠条的硬皮本子一下子摔到我脸上:
你个瓜p,傻怂,难怪你前夫不要你了。
他这人说话就是这样,专戳人痛处。我已经习惯了。
后来那辆二手大众是他一个人买的,为了赌气,我坚持不坐他的车。当然,我也不允许他上我的床。
后来他又是道歉,又是恳求。这件事就算翻篇了。
虽然弟弟的两万是当着他的面还的,但他总是对我不放心了,生活上越来越计较,比如我坐上几次车,他就要我给他加200块钱油。
我觉得AA也挺好的,各管各的工资,平时生活各管各,家里礼尚往来各管各,他管他家的,我管我娘家的。再加上后来怀孕后我们异地生活了,经济开销基本没什么纠葛,所以也没什么矛盾。
2019年我们在老家县城买了房子,买房他出了30万,我出了10万,还有贷款28万。
我之所以出的少,是因为我有两年时间怀孕带小孩没有收入,我花老本,他也理解。
生孩子花了一万多是他出的,我付出的代价是大出血差点死掉。对此,我妹的评价是: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吃亏的永远是出力的那方。
虽然婆婆69岁了,不太适合带小孩,我妹还是劝我尽快找个工作,孩子给婆婆带。
孩子上幼儿园期间,我和屈三虎每月各给婆婆1000。孩子上小学后,婆婆意外去世,带孩子这个任务就落在了我身上。
因为要接送孩子,我有一年时间找不到合适的工作,让他给我和孩子打生活费,他说我有存款,让我先花自己的钱,说他的钱将来还不都是我和孩子的。
我手里是有点积蓄,但毕竟坐吃山空。我也知道我积蓄花完后他是不会那么痛快地给我打钱的,所以,我只能节衣缩食,挑最便宜的蔬菜买,孩子的衣服,也都是别人送的。
也许是怕我给他要钱,屈三虎的电话比以前更少了,以前是十天半月打一次,后来一个月也不打一次。为了赌气,我从来也不主动联系他。那一年他都没回来过。
明明有个高薪的老公,我却活得像个穷困的寡妇。
70多岁的老公公实在看不下去,快过年时偷偷给我们娘俩送来2000元,并安慰我说:把孩子管好就行了,他也不是乱花钱的人,他的钱,还不是给你娘俩攒着呢。
我坚持没收老人的钱,抹着泪说:您自己的儿子,您难道不知道他是啥东西?您和我妈活到70多岁,花过他一分钱吗?我妈去世前,享过他一天清福吗?
后来我就找了现在这份工作,虽然辛苦点,但寒暑假可以请两个月假照看儿子,平时接送孩子也自由。
看我有收入了,老公终于放心了。这时我们商量,以后我管我们娘俩的生活就行了,他管剩下的房贷和装修。这时他工资也增加了,后来家里装修15万都是他一个人出的。
其实这个15万他是不愿意出的,他总觉得我手里还有钱,想让我也出一部分,可我就是一个子儿也不出。因资金总是不到位,所以本该三四个月就能完成的装修,硬是拖拉了一年半。
急得装修公司的人都想撂挑子不干了。
这个我能想到,因为当初娶我时,我妈要两万彩礼,这个守财奴硬是舍不得给,也是整整拖了三年。最后他终于想通了,给了两万,前提是不用举办婚礼了。
我是二婚,对我来说,婚礼举不举行都无所谓,倒是他,第一次结婚,也不舍的花钱举办婚礼,我也是醉了。
那三年,我和他闹过好多次分手,期间我相过三次亲,并且和其中一个发展到了上床阶段。这个,我当然没告诉过老公,他要是知道了,我不知道他心里会是啥滋味。
就算当初买房子,老公也是极不情愿的,眼看房价从每平方三千涨到五千,我就哄他说:你看,你买了房,你的钱其实并没有花掉,它只是换了一种方式陪你而已。
可是等房子装修好后,老公突然就清醒了,他说:我怎么觉得我的钱以后每天都陪着你和你娃,和我没关系了呢。
听到他这句话我又好笑又心酸,这十年的憋屈生活,突然就找到了一个突破口。

3

我这人比较节俭,每年挣四五万,厂里管吃住,除去儿子学费一万,我和孩子生活费一万多,还能落个一两万。
我对生活要求也比较低,化妆品基本不用,一件衣服常常能穿四五年,所以感觉经济上没有什么压力。
老公能挣钱,他就换了个二十万的车开,我挣的少,3000块买个电摩也能骑。
虽然我不在乎,但别人常常看不惯。娘家那边有个红白喜事,我出的少了,还是会被弟弟妹妹奚落:姐呀,也不知道你嫁给屈三虎图了啥,人家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他个狗x的,挣那么多,连自己老婆孩子都沾不上他半点光。
这时我就会非常后悔告诉了大家屈三虎转正的事。因为自从他“飞黄腾达”后,不光我的弟妹,甚至他自己的姐弟们,看他都不顺眼了。
比如他大哥儿子结婚,他没借给人家钱,人家就记恨了。家里老公公生病,其他四个姐妹都出了5000,大家就觉得他应该出10000。
我也觉得,亲人之间,不能把钱看得太重了。能者多劳,那个能力较强的,在自己能力范围内,就理应承担更多的责任,拥有更深的慈悲。
所以,尽管屈三虎和我的亲人横眉冷对,我和他的亲人们相处却是极好的,他两个哥哥日子不太好,我都帮扶过。
我觉得老公不是善良之辈,但也不算恶人,家里遇到大事情,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我不相信他能不出钱。
可偏偏这个时候前夫脑梗了,所以女儿那边也需要我资助了。
离婚的时候我是净身出户,家里财产我没要,说好女儿抚养费也不用我出,但现在,我不出也说不过去了。
这里简单说一下前夫,前夫当初也是因为我娘家负担重,加上他那人好逸恶劳,后来就傍了个大他五岁的富婆,把我抛弃了。
现在他脑梗了,失去了劳动能力,又惨遭富婆抛弃,想想真是讽刺。
女儿上高中,正是花钱的时候,所以,我每年又要拿出一万资助女儿,这样,我的日子就显得捉襟见肘了。
老公倒是很滋润,工资增加了,抽烟穿衣档次也提高了,他管房子,房贷有公积金还,他过得很轻松。
所以,他也变大方了。他们单位福利挺好,经常发些米面油洗发水之类的。以前,他总怕我会给我娘家或者给他两个哥哥拿,所以只给我们娘俩留一点,临走时会把他那些东西锁在二楼,现在也不锁了。
以前回来不怎么给家里买东西,现在回来总给我和儿子买一大堆好吃的,衣服,玩具,生活用品啥,但就是不给钱,他总说,他的钱将来还不都是我和儿子的。
以前他有车也舍不得开,嫌费油。自从转正后,开车也不心疼了,经常开着车拉他那些狐朋狗友到处逛,吃饭喝酒啥的,至于有没有小三我不知道,也不在乎。
我妹让我留个心眼查一查老公手机,我才懒得查,有那精力我还不如多看几本书成长自己。
有次我无意间闯进老公抖音直播间,发现他正在和一个女主播连线,只见他额头写着一个王,鼻子下面画了个八字胡,看了半天我才明白,他答应送给人家女主播送一个热气球,后来却翻脸不认账,那女主播挺难缠,让他要么送热气球,要么给脸上写个王八。
我那一毛不拔的男人,宁愿给脸上写个王八,也不愿意花52块给女主播送热气球。
你说,这样的男人,在外面我该多放心啊。
那你就不怕人家跟你离婚?我妹问。
离了不是更好吗?孩子一直我带,所以离了婚孩子肯定是我的。根据我国法律,房子有我一半,孩子抚养费每月再要他工资的三分之一,5000块,真离了,我娘俩不是活得更滋润吗?
那你老了,手里没一分钱,人家有退休金,不管你咋办?我妹还是担心。
到时候,他退休金交给我,我就伺候他,他不给我,我就去做家政伺候别的退休老头。我回答。
讲真,摊上这么个男人,我还真没想将来指望他。我有儿有女,兜里有钱花,我有吃有住,身体没问题,干嘛要依赖一个自私又抠门的男人。
有次老公逛回来太晚,疲劳驾驶撞上了电杆,修车花了五万,看病花了一万,躺在病床上他感慨万千:健康最重要,钱再多算个屁。
我接茬:所以,以后不要再说你有退休金有医保啥我没有,以后谁拖累谁还不一定呢。
我老公说:是呀,咱俩谁也离不开谁,以后都好好的。我的钱最后还不都不是你和儿子的。
这是他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我觉得,人和人之间都是利益关系,夫妻也一样。他需要我管我们的孩子,我需要他给我提供一个经济基础还不错的稳定的家,彼此牵制,合作共赢。所以我们的感情很淡却很稳固。
老公给我讲过一个故事,他们有个工友,赌博和网贷欠了一屁股债,不堪压力,喝醉酒从宿舍16楼一跃而下,最后家属却讹了矿上一大笔钱。
老公讲了很多细节,他说我这人太善良软弱,他真的在井下出了事,怕我不会争取我和孩子最大利益。
我听了忽然感到莫名的心酸。

4

去年,我女儿考上大学,我们厂有个政策,就是贫困家庭职工子女考上大学可以申请助学金5000元。我觉得前夫脑梗,那边的家无力供孩子上学,这边的家不算孩子的家,孩子上学经济压力的确大,便申请了。
我如实向厂里说了我女儿和我前夫的情况,厂领导说,这本来就是单位展示爱心企业形象的一个机会嘛,可以申请。
谁知公示期间,有人向厂里举报我家有车有房,我老公年薪20多万,说我家根本算不上贫困户。
领导们一听,靠,收入比他们高多了,贫困个毛呀?
最后,另一个领导无情地取消了我的资助资格。此事让我在单位一度非常尴尬。
和我熟识的同事都骂我老公无情,说我老公年薪20多万也不舍得拿出一毛来资助我女儿,还害得我不能享受厂里的资助。
有人劝我离婚,有人感叹工作比男人可靠,还有一个跟我关系很铁的姐妹直接电话打到我老公手机上,把他臭骂了一顿:
屈三虎,曹姐跟着你简直是瞎了眼,你算男人吗?这男人配有老婆孩子吗?你把曹姐和她女儿当外人,处处提防算计,你有没有想过你那天死了,谁是你儿子最亲的人?
屈三虎也许是良心发现,也许是被姐妹最后一句话触动了,后来给我转了5000块钱。
但他附加了一句:你就权当厂里给的,给你女子说清,以后不要得寸进尺。
作为家属,我去几百米的井下参观慰问过,工作环境的确恶劣危险又辛苦。
我认为,钱是人家凭辛苦劳作挣的,人家爱怎么花怎么花,爱给谁花给谁花,不想给所谓的外人花,也说得过去。
所以,我很痛快地收了钱,并告诉女儿,明年让她想办法办理助学贷款。
女儿也非常争气,回复我:不用太担心我,没有什么困难挺不过去。
不同的生长环境造就了不同的性格和格局。这些年,老公抠抠搜搜攒下来的钱,最后都变成了夫妻共同财产。最近,他对儿子也越来越负责,经常打电话啥的,一视频就是半个小时,所以,我也知足了。
我就算找个合伙人和我一起搭帮养儿子吧。
谁都靠不住,人必须学会自己撑伞,才不至于在滂沱大雨中被淋个透心凉。

5

我们厂是食品厂,那年暑假,为了照看儿子,我又必须请假了,我便试着把我们厂的食品拿到集市上摆摊,没想到第一天就赚了200。
接下来的几天,我每天也都能赚个百儿八十,多的一天还赚了300多,就这样,我带着9岁的儿子摆摊,半个月挣了2000多,若不是疫情影响,后半月我还能挣2000。
到了去年寒假,赶上春节,我的生意就更好了,一个月竟然赚了六七千。
所以过完年,我干脆从生产部辞了职,向领导申请,转到了公司销售部。
公司销售部都是清一色的年轻俊哥靓妹,做为公司唯一一个年龄超过40的老大姐,我的业绩不算最好的,但比以前做普工收入提高了许多。
我提出的打开农村集贸市场的销售思路也得到了领导的认可,给厂里创收不少。
最近我一直在考虑要不要辞职,自己创个业。女人必须经济独立,有养活自己和亲人的能力,才能有尊严地生活。
虽然我和老公有那个红本本,他也把那句“钱是你的”挂在嘴边,但我真的不确定我生病了他会不会掏钱给我看,更别说我女儿或者我娘家遇到困难了。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情感故事

小3身上的牙印

2022-12-28 21:44:50

情感故事

婚后丈母娘骑在我头上,我对她厌恶至极

2022-12-31 19:41:1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