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故事>情感故事>婚后丈母娘骑在我头上,我对她厌恶至极

婚后丈母娘骑在我头上,我对她厌恶至极

01

婚事就这么定下来了,王苗苗和罗永堂一起将罗宣和万媛送回去。

两人一路上话很少,闲聊了几句,大概意思都是希望她和罗永堂能好好过日子,相互理解,相互包容。

罗小芳的事对两人打击很大,谁都没有提起关于这号人的事,一直到看着他们离开。

男人开车,王苗苗就在副驾驶,她眼瞅着人的背影离开了,在罗永堂脸上亲了一下。

罗永堂这一路上心情都不怎么好,这时才看了她一眼,“我舅舅给我的钱,我不会白要,就当做是借的。”

她愣了一下,“我知道你的意思,我同意。”

“不介意,可能我们为了还这笔钱会过得比较辛苦。”

“我能赚钱,也不是全靠你的,我没问题。”

结婚是两个人的事,罗永堂那边已经承担了很大的压力了,她这边也应该稍微承担一些。

而家里,人走了江爱国跟于珍香一起洗碗,气氛蜜汁诡异。

大家对罗宣和万媛的印象很不错,评价也都是好的评价,“这两夫妻挺可以的,小罗妈妈不好,他们这些年一直帮忙照顾,结婚也愿意拿这么多钱出来。”

“是啊,开始我听说他妈受了刺激常年在三医院,我也不放心的。”

“嗯,三医院说出来是有些吓人的,现在看来,也不全是没人管。”

你一句我一句的,聊得很生硬,江爱国突然道,“你决定陪嫁给苗苗一套房子,我觉得你办的也不错,看两夫妻当时听到那话都愣住了,完全没想到。”

 

02

于珍香笑了笑,又看着她,“两人条件不好,我跟小罗提了一堆要求,他拿出了自己的态度,我不给房子不好吧?老江,这事儿突然,我没来得及跟你商量。”

“本来说好的以后家里的房子都归子阳跟江洁,但苗苗也是我女儿。”

“你哟,你想到哪里去了,你跟老王的房子你们怎么处理是你们的事,不过我记得好像就剩下三套房,另外两套给了江洁了,还有一套给苗苗,也还可以吧,你们家拿得出来这么多就没事,我不会有什么想法的。”

 

“那就好。”

 

二楼上,王子阳对今天突然发生的事也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王军正在楼上抽烟,他也跟了过去,“爸,抽烟啊?”

“啊。”

“姐的事你和妈什么时候商量的,怎么都没跟我说?”

“我的房子用得着跟你商量?我做主就是了。”

王军拧了拧眉,“怎么,你结婚我和你妈出了三套房子,欠一屁股债,你接要结婚,我给一套房子陪嫁都不行?”

“我当然没这个意思,只是角儿太突然了,我一点都不知道,你再怎么样也要跟我说一声。”

王子阳心里担心的是,房子下来后两套给江洁,一套给王苗苗了,那就没有了,他自己名下等于什么都没有,很没有安全感。

虽说江洁是个小白兔,他说什么她都听,但心里也难免慌张,觉得没底。

 

03

王军没有他想得那么多,想法简单多了。

江洁两套房,江爱国那边的房子也都是她的,这小姑娘没什么心眼的,顶多就是占着房子的名额,要是以后有什么变故需要她让出来名额,她会让步的,不会纠结于这些物质东西。

“你下午没什么事,你带江洁出去逛逛,过完年天也要渐渐暖和了,江洁肚子到时候越来越大,买点吃的,买点用的。”

“知道了,她基本上都有。”

“她有那是你江阿姨给钱买的,你也要帮忙买点,虽然住在一起,但人家是嫁出去的女儿,你别老指望着人家。”

“知道,知道了。”

王子阳点了点头,回到房间,江洁正在打毛线。

辞职在家后,小姑娘没什么事情做,让于珍香和江爱国教她打毛线,两个老母亲在这些事情上都很热情,江洁没几天就学会了。

学会后就天天坐着,弯着腰,膝盖上放上一个暖水袋,乖乖的打毛线。

她挑的毛线是浅色的,一阵一阵,动作很快,他开了门又进去,江洁只看了他一眼,低着头继续打毛线。

王子阳往床上一趟,推了推她的后背,“你一天到晚在家搞这些有什么用?这些玩意儿到网上买几十块钱就买得到,用得着你花这些时间?”

江洁看了他一眼,“这不一样,这是羊毛的,好暖。”

“羊毛?”

“嗯。”

王子阳躺在了被窝里,每到了周六周日,他就躺平了,哪里也不去,开了局游戏没再跟江洁说话了。

 

04

过了一会儿,江洁起身关上了门,再进来的时候断了一盘子草莓,刚刚将草莓放在床头柜上,“吃点草莓。”

递给王子阳,他正玩游戏呢,看她递过来直接咬了一口。

就在这时,外面的门被人打开了,于珍香站在门口,阴沉着脸,“多大的人了,还打游戏,还让江洁给你洗水果,你二十多岁了一点脸都不要是不是?”

王军也听到了,“子阳又在打游戏啊?”

“不仅打游戏啊,他还让江洁给他洗水果。”

一时王子阳尴尬的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妈,我刚开。”

“一天到晚就知道打游戏,江洁,你别惯他,该骂就要骂。”

“打游戏能有什么出息?”

被父母教训了,王子阳打游戏也没劲了,将手机一扔,“你是不是故意的,我打游戏你去给我洗什么草莓,以为我让你洗的,到时候我爸又说我指挥你一个大肚子的人干活。”

王子阳叹了一口气,知道江洁为了他好,抱着她,“我真是求求你了,你现在是家里的国宝,你妈盯着,我爸妈也盯着,以后别给我倒水,也别给我洗草莓,他们见不得你为我做事。”

江洁有些愧疚,解释道,“刚才我出去洗东西,阿姨和我妈就在客厅,说要帮忙,我没让他们帮。”

“好了,我不是计较这个,江洁,好老婆,我每天上班挺辛苦的,我回家就想休息。”

 

05

江洁点了点头,“知道了。”

“你也知道,你老公没有什么不良嗜好,也不爱跟人出去喝酒,赌钱,就爱打两把游戏,赚钱养家很辛苦的,要养你跟孩子,你给我点时间放松放松。”

“那我出去打毛线。”

江洁拿了工具就要走,刚到门口,王子阳连忙道,“回来,赶紧回来。”

“怎么了?”

“你出去怎么说,到时候我妈更要进来说了。”

江洁只好又回到床边坐下,可怜巴巴的,王子阳看了一眼她手里的东西,“打的什么?”

“想给你打条围巾。”

“我求求你了,你别给我打,你……你能不能给我爸打,或者给你妈打,你给我打要挨骂的,他们到时候骂我,以为我问你要东西。”

说着抢过了江洁手里的毛线,“你这样,你什么也别干了,就来床上陪我躺着,你看看手机,看看视频,怎么都行。”

江洁只好跟他一起躺在了床上,王子阳拿了枕头垫着,打起了游戏,江洁坐在他边上,睡不着觉,他也不让她打毛线。

她无奈,只能看王子阳打游戏了。

过了一阵,于珍香敲门进来给江洁送点排骨汤,也不知道听谁说的,孕妇少吃多餐,没事就让她吃,反正没停过。

正好看到这一幕,骂道,“你还在打,你自己就算了,你还带着江洁一起,我说不听你是不是?”

朝着王子阳又骂了一通,“一个男人一天到晚躺在床上,坐月子都没你这么殷勤的,像什么样子。”

 

06

于珍香骂得也不无道理,不是她想找他的事,而是一个结了婚的男人,天天不想着上班,空了就在家打游戏,传出去难听。

在者,江爱国这人,从不在她面前主动说王子阳的坏话,但旁敲侧击少不了。

有几次话里话外提醒于珍香,别让他儿子把江洁带坏了,让她说几句。

于珍香哪里敢不管。

又挨了一顿骂,王子阳手机也不玩了,往床上一趟。

“你看看,我为你挨了多少骂。”

江洁抱着他,王子阳又拉着她的小手亲了一口。

他以为的结婚,是两家人在一起其乐融融,无话不谈。

而实际上的结婚,是时时刻刻被人盯着,没有任何自由,稍微做错一点事就会被放大。

就连夫妻间做那种事,都还要顾及着全家人的感受,江爱国手里有他写的保证书,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江洁,要不今晚咱们出去住吧。”

“啊?”

王子阳深吸了一口气,“咱们出去开房,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没人管。”

“我怕他们不高兴。”

——

罗宣和万媛来了一趟,后面的事比想象中顺利。

万媛找人算日子,订婚,两家人在酒店里吃饭,谈得很愉快,找日子领证,年底结婚,王苗苗穿了个红色的大衣,化了个美美的妆。

罗永堂也穿得很讲究,两人都喝了一点酒,聊得很开心。

订了婚,后面的事也就稳了。

王苗苗去给关系比较好的几个朋友送了喜糖,本来她以为订婚不用送的,但于珍香说订婚也要给喜糖的,她便挨个送。

罗永堂也带了喜糖到单位里去,让李潇帮忙分给同事们。

“喜事?”

“嗯。”

“搬家?”

“结婚。”

李潇震惊,平时不动声色的,说结婚就要结婚?

“跟谁?王苗苗。”

“除了她还有谁?”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情感故事

老公年薪25w,我月薪5000,结婚12年我们一直AA制,我是不是该为自己的后半生谋出路了…

2022-12-31 19:33:08

情感故事

我结婚彩礼50万,前婆婆和大姨气得跳脚

2022-12-31 19:43:49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