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故事>情感故事>我结婚彩礼50万,前婆婆和大姨气得跳脚

我结婚彩礼50万,前婆婆和大姨气得跳脚

01

王苗苗和罗永堂的感情发展得很快,总共下来也才没几个月,就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

赵喜然听共同认识的人说起了这事,整个人都有些震惊了。

怕惹得罗永堂讨厌,得知他有女朋友不便过多打扰,谁知就到了谈结婚的时候了,她拧了拧眉,知道这个消息的当天晚上没有睡着。

次日一早,熬成了熊猫眼,赵喜然化了个妆,到了罗永堂住的地方找他。

男人刚好跑步从外面回来,撞了个正着,“早上好。”

“嗯,一起吃个早饭吗?”

明摆着就是过来找他的,罗永堂笑道,“咱们一起吃饭不合适。”

“我就是跟你说几句话,你别想那么多。”

男人拧了拧眉,看着她,只好点头。

这小区两人曾经共同生活过,几年过去周边几乎没什么变化。

两人到了一个鸭血粉丝店吃东西,老板没换人,看到两人一起过来,“哎,你们好久没来了,结婚了没有?”

罗永堂不爱吃这些东西,以前都是陪着赵喜然来的,自打赵喜然走了,他再也没来过,哪怕这家店就开在家门口,他也不会往里走。

“大碗鸭血粉,小碗鸭肝粉,老规矩。”

赵喜然开口,没有正面回答老板的话,罗永堂坐着端正。

依旧是熟悉的两人,只是身份不一样了,又过去了这么多年,物是人非。

老板娘也过来跟两人打招呼,“罗警官,我都以为你搬家了。”

“这些年你没过来?”

“没有,好几年没见到了。”

 

02

他这个职业早出晚归的,要不是特意过来吃,估计也很难被人注意到。

老板闲聊了几句走了,赵喜然一直盯着他看,“为什么这么久没过来,怕触景生情?”

“我不爱吃这些。”

他喝了一口水。

不说假话,他确实不爱吃这些,之前经常陪她来,是因为她爱吃,她走了后他就回归自己的生活来了,不爱吃的东西沾也懒得沾一下。

而在赵喜然眼里不是这么回事,他不来,说明他心里放不下。

“你跟王苗苗现在怎么样?”

罗永堂看了她一眼,“挺好。”

赵喜然看着男人的脸,心里难受到极点。

她觉得自己是最合适他的人,就算他和王苗苗是男女朋友关系,也不会走到最后的,他到时候回头发现自己还在等他,会想明白的。

她笑了笑,“挺好是到了什么程度?”

好一段时间不联系,一来就说这个,罗永堂心里有自己的想法,但是不愿意去揭穿她,“我们已经订了婚,打算结婚。”

“你考虑过以后吗?”

罗永堂和她在一起好几年,都没有走到结婚这一步,和王苗苗才在一起多久。

赵喜然笑了,“现在结婚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不是两个人坚定就能走到一起,我作为过来人,其实我……”

“人跟人不一样。”

 

03

赵喜然想用自己离婚的教育告诉罗永堂,婚姻不是那么简单的事,让他再慎重慎重,王苗苗也是离了婚的,她也是离了婚的,她的条件甚至比王苗苗更加优秀。

前几年他们还没有分手的时候,相处得非常不错,如果罗永堂愿意接受王苗苗,为什么不愿意接受现在的她?

罗永堂知道她在想什么,所以没有想和她继续说下去的意思。

正好鸭血粉丝上来了,罗永堂肚子正好饿了,低头吃东西,赵喜然一手拿着勺子,一勺汤一勺粉。

“我记得以前一起吃的时候,你总爱把鸭血分给我的一点,我也把鸭肝分给你一些,这样我们都能吃到。”

罗永堂没有要将碗里的鸭血分给她的意思,他已经吃过了。

“老板。”

“哎!”

“给她碗里加点鸭血。”

赵喜然吃着手里的一碗鸭肝粉丝,罗永堂什么话都没有说,静静地吃。

快吃完了,男人碗空了,她还有大半碗。

赵喜然放下了筷子,认真的看着他,“永堂,我现在什么都有了,我有车有房,也有存款,有经济基础。”

“你过得好就好。”

“我的意思是,你如果娶我,会很容易的,我什么都不要。”

罗永堂忽然笑了,“你要养我?”

“不要说得这么难听。”

“那怎么说好听。”

“你愿意接受王苗苗,为什么不能接受我,我会比以前更加珍惜你,前几年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不是任何方面都很合得来吗?”

“都过去了。”

“你到现在是不是依旧不能原谅我?你恨我在你最难的时候提分手。”

 

04

男人两只手放在膝盖上,摇头,眼神认真,“我能坐在这和你吃饭,说明我把你当一个老朋友,不是要在这跟你谈感情。”

“我只是不明白。”

“我跟苗苗很好。”

他起身结了账,没再跟她说话了,往回家的方向去。

房子的事办得差不多了,他即将离开这个从小住到大的地方,刚到家点了烟,抽了半根,敲门声响起来了。

他看了一眼门外,没有开门。

赵喜然又敲了敲,“永堂,我知道你在里面,我想跟你说说话。”

他这才开了门,赵喜然情绪很激动,直接就扑在他的怀里,紧紧地抱着他,男人两只手不知道往哪里放,展开,示意她识趣。

赵喜然眼泪往往的,“是我不好,我不该跟你分手,我现在知道错了,你是对我最好的人,我们重新开始,谁都不要提过去的事好不好?”

“既然不提过去的事,我为什么跟你在一起。”

她抬头看着他,只好松了手,男人稍微和她拉远了一些距离,“要是没什么事我还要出门。”

“罗永堂,你会后悔的,婚姻不是你想象中那么简单,她不是要跟你过一辈子的人。”

赵喜然心里有不甘,也有嫉妒,她有颜,有钱,个人能力也强,靠自己一步步到现在,她和罗永堂曾经几年的时光,难道抵不过他和王苗苗之间短短的几个月?

 

05

赵喜然看罗永堂没有继续要跟她说下去的意思,深吸了一口气,“只要你愿意。”

“赵喜然,你往前看,别总是停留在过去。”

“你知道我一直在这等你就好,你以为我好好的为什么回来?”

赵喜然说完这话离开了,罗永堂将门关上了。

金包玉被老陈甩了,自打张英华出事后,老陈对她避之不及,她不甘心啊,自己为了他都和张英华打架了,他之前说过的,许志光就算是出来后也是个老不死的了,接下来的十来年他能陪着她。

现在突然不理人,金包玉自然不甘心。

老陈日子倒过得好,自打不在超市干活了,就每天在小区里闲逛,跟人下棋,聊天,就在树兜子底下,喝杯茶,好惬意。

金包玉没有他那么多闲工夫,她要上班,工作,只有下班了才能去找他。

许明昌打了电话说晚上加班,金包玉中途饭也不做了,去找老陈,刚到门口遇到了金将玉过来,她手里还抱着孩子。

“姐……”

“包玉啊,要出门?”

“进来坐,姐,你怎么突然来了?”

金将玉蹙着眉头,面色很难看,“小芳之前那个追债的工作,又不行了,我也是烦死了,现在一个月房租两千多,孩子又要吃喝,一家人也得吃喝,安贵赚的工资不够花。”

“啊?那她,不去找工作吗?”

“找了好几天了,要不就这样不行,那样不行,挑的很,自己把自己看得太高了。”

 

06

金将玉看了她一眼,“你这边还好吗,老陈跟你……”

“别提了,张英华那件事过去后,他就不搭理我了。”

金包玉在金将玉面前完全不要什么面子的,有什么说什么。

金将玉摇了摇头,“啧啧啧……无情无义啊,要我说你就该想办法逼他一把。”

“怎么说?”

“干脆就跟所有人说,说你跟他发展到了那一步,这样你看他敢不敢躲你。”

“不好吧,志光还在里头,传出去丢人。”

“丢人什么,许志光对不起你在先,丢什么人,要丢人也是他丢人,你是受害者。”

金包玉没主意,索性什么话都不说了。

问她,“小芳不上班也不是这么回事。”

“呵呵,我以前总觉得她在娘家受重视,独生女,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她爸妈现在真不管她了。”

“不可能吧?”

“我骗你做什么,这么久了一个电话都没有,以前我总想着,一个女儿,以后两个老的一死肯定归她了,我也是高看她了,她爸妈的心太狠了,狠得你都没办法想象的。”

“姐,现在是还在气头上,等过段时间一样的。”

“不不不,不一样的,她爸妈,我听说她表哥要结婚,她爸妈把钱都给她表哥了。”

“结婚?”

“是啊,你不知道,就跟你前儿媳妇,王苗苗,你知道她要了多少彩礼吗,王家也是离谱,什么口都敢开。”

“多少?”

“你猜。”

金包玉心想,都离过婚了,肯定要不到二十万的。

“十二万?”

“呵呵,你再猜,你往大了猜。”

“二十万。”

“错了,五十万,罗小芳她爸妈出了大头,我甚至都怀疑她表哥是他爸的私生子,哪家舅舅这么帮外甥的,可把我气死了!”

金包玉也气死了,王苗苗竟然都能要五十万彩礼,而对方竟然还给了,恐怖!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情感故事

婚后丈母娘骑在我头上,我对她厌恶至极

2022-12-31 19:41:11

情感故事

离不了婚的母亲

2022-12-31 19:47:03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