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故事>短篇故事>我2个月的儿子开口说话,说我不是他亲爹……

我2个月的儿子开口说话,说我不是他亲爹……

1
我家孩子两个月的时候,就能非常清晰地说话了。这种事搁那个父母身上,肯定都得乐坏了,这绝对是天才婴儿。可是我儿子开口说的话,让我头皮发麻全身冒冷汗——他瞪着眼睛对我说:“你不是我亲爹。”
我儿子是二胎,上面还有个在上幼儿园的姐姐。儿子出生之后,我们全家人都特别开心。只不过我儿子生下来之后,一声也不哭。产房的医生护士也都说,这孩子长得真好看,咋就不哭呢?
我们给他做了各种检查,结果都很正常。医生劝慰我们说,每个孩子都不一样,你儿子就是个安静的小天使。
我儿子不光不哭不闹,表情也不像是个新生儿,倒像是个小老人,眼睛滴流乱转。我们也只能安慰自己,可能我家孩子确实不一样。
老大叫小名叫妙妙,所以我们给老二起的小名叫奇奇。我整天奇奇、奇奇地逗他,可他就是眼珠转着不出声。
奇奇两个月的时候,妙妙放了学就去床边找弟弟玩,玩着玩着就冲出卧室对我大喊着:“爸爸,奇奇刚才叫我姐姐呢。”
“真的?”我有点不相信,一个两个月大的孩子,怎么可能开口喊姐姐呢?
“真的真的,不光叫姐姐,还叫妈妈了呢!”妙妙从来不撒谎,我看着她满脸激动的样子,赶紧抱着她来了卧室。
“老公,快来,咱们奇奇会叫妈妈了,刚才还叫姐姐了。”我老婆王菲菲,看见我走进卧室,激动地对我说,然后又对着奇奇说,“奇奇,叫妈妈。”
“妈妈。”奇奇真的开口叫了妈妈,而且吐字非常清晰,声音也很洪亮。
这真是奇了,我把妙妙放下,赶紧趴在床上,激动地对奇奇说:“乖儿子,叫爸爸。”
我来回挑逗着奇奇,可他就是不为所动。这时候我岳母也听见我们在卧室的声音,也赶忙来到我们卧室。
“奇奇,这是姥姥,叫姥姥。”菲菲对着奇奇说。
岳母刚走到跟前,奇奇就大喊了一声“姥姥”,这下可把岳母乐坏了。
妈妈,姐姐,姥姥都叫了,怎么就不叫爸爸呢?我心里有点不平衡,继续不甘心地逗着奇奇叫爸爸。
奇奇的表情明显有了不耐烦的反应,然后张口说:“我不叫,你不是我亲爹。”
2
奇奇这句话说得清晰完整,我刚才有多激动,现在心里就有多困惑。菲菲和岳母也是一愣,很显然我们都被奇奇这句话搞懵了。
“奇奇,你刚才说什么?”菲菲一愣之后,为了缓和尴尬又笑呵呵地问奇奇。
“我累了,不说了。”奇奇说完之后就闭上了眼睛。他的表现真的不像一个两个月大的婴儿。
岳母显然有点紧张,她轻轻拉了一下我的衣袖,把我叫出卧室,轻声对我说:“大伟,奇奇是不是招啥东西了,他刚才说话的样子,怎么那么吓人呢?找个师父给破破吧。”
“妈,是不是想多了?”话虽这么说,但被岳母这么一提醒,我心里也开始打怵。
奇奇的表现确实不正常,3岁以下的小孩最容易被脏东西吓着。之前妙妙也被吓到过,当时也是找师父给收的。
“你又不是没听见,还什么想多了,赶紧找个师父瞧瞧。”岳母严肃起来。
“好,我去找。”我没敢耽误,走出房门给之前那个师父打去电话。
这个师父在我们当地还是挺有名的,能算命会叫魂,而且他最神的地方还在于不用上门。他会问这几天孩子去过哪儿,然后把孩子的生辰八字给他,他就能算出来从哪里招了脏东西,然后他在家就能叫好。
我把情况跟大师说了一遍,然后把奇奇的生辰八字给了过去。大师说放心吧,我现在就叫,一会儿就好。挂了电话,我自觉地转了200块钱过去。
打完电话之后,我心里安稳了一些。可是怪事又发生了。到了后半夜,我感觉有双小手在推我。我猛地醒了过来,打开了床头灯。
菲菲还在熟睡,我一看奇奇睁着眼睛看着我。
“你是不是觉得我中邪了?”奇奇小声地对我说。这孩子还真是神了,竟然知道晚上要小声说话。
“奇奇,你刚才说什么?”我完全懵了,抽了自己一个嘴巴确认不是做梦,凑到奇奇面前小声说。
“我没有中邪,我白天跟你说的是实话,你不是我亲爹。”奇奇很严肃地跟我说。
“奇奇,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面对这种情况,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你要是不相信的话,可以去做个亲子鉴定,到时候你就知道真相了。好了,我睡觉了。”说完,奇奇就闭上了眼睛。我再和他说话,他就不搭理我了。
这个晚上,我一夜未眠。我脑子里一直在琢磨着奇奇的话,如果奇奇说的是真的,我不是他亲爹,那就代表我被绿了?
3
我敢说,谁摊上这种事都会疯掉。理智一点的想法,就是这孩子绝对是中邪了,我要再找师父给他破一下。
我和菲菲的感情一直很好,本质上我对奇奇说的疯话也是不信的。可就是忍不住胡思乱想啊!奇奇的话我没有告诉别人,最后还是决定悄悄去做亲子鉴定。
我剪了几根奇奇的毛发,忐忑地来到亲子鉴定中心,做的最快的4个小时就可以出结果。我煎熬地等了4个小时,终于拿到了鉴定结果——奇奇和我没有血缘关系,他不是我儿子。我真的被绿了!
可是一个两个月大的孩子,他是怎么知道的呢?难道他带着上一世的记忆?还是真的鬼上身了?我应该怎么办呢?妙妙是不是我的亲生女儿呢?
从亲子鉴定中心出来之后,我一个人在路上走了很久,也想了很久。我不动声色地回到家,又悄悄剪了几根妙妙的头发。第二天我又来到亲子鉴定中心,还好妙妙是我的亲生女儿。
一个亲生的,一个不是亲生的,我该怎么办呢?和菲菲离婚?可妙妙怎么办呢?她才上幼儿园,就要接受父母离异吗?我真的无法忍受我的乖女儿在一个单亲家庭长大。去质问菲菲?我这么爱她,她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来?
我决定再次和奇奇单独聊聊,这个想法有点可笑,竟然要和一个两个月大的孩子聊一聊,可目前也只能如此了。
当天晚上,我等菲菲睡熟之后,我悄悄叫醒了奇奇,轻轻地把奇奇抱到了客厅:“奇奇,你是谁?你为什么知道你不是我儿子?”
“你去做亲子鉴定了?”奇奇的声音奶声奶气的,可说话的语气完全是一个成年人。
“对,我想知道真相,你还知道些什么?”我继续问。
“这要取决于你想知道什么。”奇奇瞪着眼睛,竟然跟我逗起了闷子。
“那你告诉我,你亲爹是谁。”面对这个不是自己的孩子,我本应该很生气,可是把他抱在怀里之后,却又不忍心。
“我可以告诉你,但你要帮我做一件事情。”
“你跟我谈条件?你一个两个月大的孩子,有什么事需要我帮?而且我也可以去问你妈,她会告诉我的。”我不想被一个两个月大的孩子牵着鼻子走。
“两个月大的,只是我的身体。我的亲爹是谁,我妈也不知道,你从她哪里得不到答案。想知道真相,就必须要帮我做一件事。”奇奇一脸严肃。
“你让我帮你干什么?”
“报警。”
4
“报什么警?”我真让这个孩子给搞不会了。
“这件事本来应该我去做,但我现在连走都不会,所以只能请你帮我。”奇奇说着。
接下来,奇奇告诉我两个地址,一个是家庭住址,另外一个地方在一个河边。他告诉我家庭住址的备用钥匙在哪里,什么时间去,去了在哪里找到一个监视器的内存卡。让我带着这个内存卡,去河边装扮成一个钓鱼人,然后会在那里钓上来一个东西,把内存卡放在钓上来的东西里,就可以报警了。
奇奇再三跟我保证,报完警之后任务就算完成,他就会告诉我一切真相。
“你到底是谁?”奇奇交代完之后,我慌张地问。
“你会知道的,但不是现在。好了,我要睡觉了,小孩子要好好睡觉,才能快快长大,你也早点睡吧。”说完,奇奇就闭上了眼睛。
这孩子说睡就能睡着,也只有等他睡着之后才像是一个正常的婴儿。
从奇奇开口说话,到今晚他告诉我的这些东西,这一切都已经无法用常识或者科学来解释了。我决定按照奇奇说的做做看。
第二天,我就按照奇奇给的地址,来到了本市的一个小区。我七转八转地找到这户人家,还真在门旁管道井里的一个破盒子旁边,找到一把备用钥匙。
我没敢直接拿钥匙开门,而是先敲了敲门。敲完门之后,我贴在门上听了听,确实没人,这才拿钥匙开门。我赶紧进门,这个时候才体验到做贼心虚是种什么感觉。
我平复了一下情绪来到客厅。奇奇说的监控器,就安装在客厅的壁挂钟表里。我把钟表拿下来拆解开,果然从里边找到了一个监控器。我拆开监控器,找到内存卡,又把剩下的东西全都装了回去,把钟表重新挂上。
我走到门口,从猫眼往外看,确认没人之后赶紧出了门,把钥匙放回管道井。
下了电梯之后,我长舒一口气。这一切都和奇奇说的一样,奇奇跟这家人有什么关系?他到底是谁?这个内存卡里到底有什么?
5
好奇害死猫,最后我还是没看内存卡里的内容。我只想赶紧按照奇奇的指示,完成他的任务,知道背后的真相才是关键。
我买了承重力最强的鱼竿和鱼线,跟菲菲说去给她钓点野生鲫鱼熬汤,凌晨就来到奇奇指定的位置,城郊的那条河。
我把鱼线扯开,下了水。还好我会游泳,我扎了个猛子,在水底下乱摸。我摸索了好一阵,真的摸到一个滑滑的软软的、用塑料纸包起来的东西,外面还缠了好几道绳子。
我没心思琢磨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把鱼钩挂在绳子上,然后上了岸。上岸之后我开始收鱼线,可真他妈沉,用鱼竿根本拉不起来。我再次下水,直接把这东西拖回到岸边,再挂上鱼钩也是一样的。
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水下这个东西拖到岸边。我还没来及休息,就被眼前的这个东西给吓尿了。
在水底下,我看不见也闻不见。可上岸之后,我才看清这个用塑料纸包着的东西,明显是一具尸体。而且透过塑料纸,有一股非常浓重的臭味。奇奇怎么会知道这里有具尸体?死的人是谁啊?我不敢再往下想。
我拿出来那张内存卡,找到塑料布的边缘,把内存卡塞了进去,当然是清理过指纹之后的内存卡。然后赶紧拿出手机,打了110电话。
110报警台听我说在河边钓上来一具尸体,非常重视。不到10分钟,警车开着警笛呼啸而至。车里下来四个警察,两个直接冲向了尸体,有两个来到我面前。
一个姓陈的警官问我详细情况。我老老实实地回答,说今天一大早我来这晨钓,可刚下勾不一会儿,就感觉钓到了东西,但是鱼竿拉不动。
我说这个鱼竿还挺贵,我怕用蛮力给折断了,就下了水。我下水之后就摸到了这个东西,还以为是啥宝贝,结果拖上岸一看是个尸体,就赶紧报了警。
我神情紧张,说得断断续续的。但这真不是装的,我还没从刚才的惊吓中缓过神来,而且浑身湿漉漉的,风一吹冻得我发抖。
陈警官又确认了几个问题之后,说:“你先回家换身衣服,别感冒了,下午再来警队一趟,再补充一份口供。”
我连忙答应,刚答应完就打了一个喷嚏。
我准备去收拾钓具,陈警官说钓具要先留下,等技术人员确认一下,没问题的话下午就可以带回去。我也不敢不答应,只身回了家。
回家之后,菲菲和岳母看我落汤鸡的样子,赶紧让我去洗热水澡。
岳母还给我熬了一碗姜汤,我喝着姜汤,她还嘲笑我鲫鱼没钓着,自己成了落汤鸡。
我没回话,脑子里乱糟糟的。我看了眼奇奇,他眼睛带着疑问地看着我,我朝他点了点头。
6
我下午主动来到警局,找到陈警官。
“你来了,没感冒吧?不好意思,忘了给你打电话不用来了。哦,还是得来,钓具得还你!”陈警官看见我之后,蹦豆一样说了一大堆,脸上还笑呵呵的。
“不用录口供了?”我一脸不解。
“不用了,案子都破了。”陈警官领我来到接待室,给我倒了一杯水。
“一天不到案子就破了?”我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置信。
“是啊,我们也没想到这么快。这还得感谢你啊,要不是你发现尸体,可能这人就会一直沉冤河底了。你等等,我让人把你的钓具拿来。”陈警官说。
“陈警官,能不能告诉我,这到底是咋回事?”我问。
“按理说呢,案情我们不能对外说。不过你是报案人,而且案子也破了,我就给你简单说说。”显然案子破了之后,陈警官心情非常愉悦,话匣子一打开就停不下来了。陈警官告诉我,发现尸体之后,他们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搞清尸体的身份信息。
这具尸体显然已经沉河很久了,尸体腐朽得不成样子了,按理说要搞清这种尸体的身份,是很困难的。可是没想到竟然在塑料纸里发现了一个内存卡,里面竟然是监控视频。通过监控视频,警方很容易就找到了两个人—— 一个人是尸体的妻子吕芳芳,另外一个吕芳芳的情人胡大志,视频里有不少两个人的香艳场面。更重要的是,内存卡里还有吕芳芳和胡大志联手杀害姜鹏(也就是尸体本人)的视频证据。
陈警官说这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这两个凶手也是笨的可以。听到这儿我心里想,不是他们笨,而是有人故意指导你们破案,但这话我不能说。
不过警方也有疑问,姜鹏明明是两个月之前被害抛尸的,这个内存卡里的内容竟然有近3个月的视频监控。这个小疑问虽然存在,但一点也不耽误破案。警方迅速将吕芳芳和胡大志抓捕归案,刚一审讯,两个人就全都撩了。
“陈警官,那个胡大志是不是xx公司的老板啊?我刷新闻看见过这个名字。”听完陈警官的讲述,我问他。
“没错,就是他。死者到家之后,撞见妻子和胡大志正在偷情,上去就要打胡大志,但却被胡大志和吕芳芳联手反杀了。你说这人冤不冤?不过你出门,可别跟别人说哈,毕竟死者也是社会知名人物。”陈警官叹息着。
说到这儿,接待室的门打开了,一个年轻警员把我的钓具送了进来。
“陈警官,那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我接过钓具,准备告辞。
“好!”陈警官把我送到门口。
出了警局,我出了一身冷汗,并不是因为早晨我做的这件事,也不是因为内存卡的猫腻。
而是胡大志这个人我认识,他是我老婆王菲菲的前老板。王菲菲生完孩子,休完生育假之后就离职了。
7
我脑子里乱七八糟的。这一切简直太奇妙了,这些人都是和我的生活是有联系的,凶手胡大志是我老婆的前老板,奇奇通过我破了这起杀人案……
可奇奇的亲生父亲到底是谁?王菲菲到底和谁偷过情?这所有的事之间到底有什么联系?我想了一路,也没想明白。
想要搞清这一切,也只能找奇奇给解答了。当天晚上,等所有人都熟睡之后,我又悄悄把奇奇抱到客厅,把他叫醒。
“任务完成的怎么样了?”奇奇醒了之后,直接问我。
“你如果说的是姜鹏的尸体,那已经完成了。警方已经破案了,将吕芳芳和胡大志抓捕归案,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判了。”我低着头对奇奇。
“谢谢你。”奇奇说完话闭上了眼睛,像是在沉思着什么,眼角还流下了泪水。
自打奇奇出生之后,这还是我第一次见他流泪。
“你能告诉我,真相到底是什么吗?你到底是谁?为什么知道这么多?你和姜鹏是什么关系?你的亲生父亲到底是谁?”我一连串问了好多问题。
“我说出来你肯定不会相信,这种事告诉谁,谁都不会相信。你老婆在怀我之时,和她老板胡大志出了一趟差,这事你应该知道。那天晚上,王菲菲和胡大志陪客户喝了很多酒,王菲菲醉得不省人事,胡大志把王菲菲送回房间之后色心大起,强奸了王菲菲。只不过王菲菲醉得太厉害了,压根儿不知道自己被强奸,更不知道孩子不是你的。”奇奇平淡地说着。
我从始至终都不相信菲菲会出轨,我们两个人从大学就恋爱,感情一直特别好,从来没有吵过架红过脸,她根本没有出轨的理由。可现在她却生下了一个杀人犯的孩子,而且她还不知道……这种事,我该怎么办?
“很生气对不对?毫无办法对不对?不过你帮了我一个大忙,我会好好报答你的。”奇奇朝我露出一个微笑。
“你一个孩子,怎么报答我?”我还在暴怒中没有缓过神来。
“我可以把你儿子还给你。”奇奇淡淡地说。
“怎么还?”我瞪着眼睛问。
“你明天再去做一次亲子鉴定吧,到时候你就知道我怎么报答你了。好了,我要睡觉了。等我睡着之后,我就走了。”奇奇说完就闭上了眼睛,睡着了。
我把奇奇放回床上,辗转反侧睡不着。第二天一早,我就带着奇奇的头发,再次来到亲子鉴定中心。做鉴定的那人都认出我来了,前前后后我来做了三次亲子鉴定,要是认不出来才怪呢。可我这个时候,没心思关注她奇怪的眼神。
四个小时之后,我拿到了鉴定结果。鉴定结果是,奇奇是我的儿子!这也太神奇了吧?
我赶紧问工作人员,这个结果有没有可能出错。工作人员信誓旦旦地说现在技术非常成熟,绝对没有出错的可能,如果不相信可以再去别家做做看。
但我心里还是打鼓。我又换了一家医院,鉴定结果仍然是奇奇是我的儿子。两份鉴定结果是一样的,我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我开开心心地回到家,回到家就抱起奇奇,想要好好感谢一下这个小崽子。可我刚把奇奇抱起来,他就哇哇地大哭大闹,像普通婴儿一样。
菲菲和岳母听见哭声,都赶紧围了过来。
“这孩子会哭了?是不是饿了?赶紧喂喂。”岳母从我手中接过孩子,递给了菲菲。
菲菲接过孩子,把奶头塞进奇奇嘴里,奇奇才停止了哭声。
吃完奶之后,奇奇开始咿咿呀呀,我们再怎么哄他、逗他,他只是咿咿呀呀,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我这时才明白了,奇奇昨晚对我说的,他睡着之后就走了。他走了,把我的儿子还给了我。
奇奇1岁之后开始重新开始学说话,这次他会叫爸爸了。
菲菲的那次遭遇,我自己埋在心底,完全没有必要告诉她。那个恶人已经接受了法律的审判,而我们要好好过日子。
但我心里的疑问,却始终挥之不去。那个在奇奇身体里的人,到底是谁呢?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短篇故事

一家三代,全是变态

2022-12-29 21:02:57

短篇故事

破碎的晚礼裙

2023-1-2 19:00:4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