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故事>情感故事>我爸和老公称兄道弟,我妈骂他老疯子!

我爸和老公称兄道弟,我妈骂他老疯子!

01

罗小芳之前让罗永堂帮她跟父母说好话遭到了拒绝,其实她心里就已经很清楚了,罗永堂根本不会管那么多闲事。

今天来找他,说是为了让他帮忙去说好话,其实更大的一部分原因是试探父母是不是真的给了他那么多钱,顺便试探父母现在对她的态度。

罗永堂不傻,看得出来,但他并不是很想揭穿罗小芳,想给彼此都留下一点颜面。

他过去接王苗苗的路上,顺带着将罗小芳送回去了,“表哥,那我走了,结婚的时候日子定下来通知我一声。”

“好。”

罗永堂和王苗苗看房子看了整整一下午,王苗苗穿得鞋子带点跟,走得脚痛。

找了个地方坐下,罗永堂蹲下来给她揉脚。

“你的老房子卖了,觉得可惜吗?”

“是有点舍不得。”

他抬头看她一眼,“为了娶你啊,没什么舍不得的。”

“你最近油嘴滑舌跟谁学的。”

“跟你学的。”

王苗苗简直想踹他一脚,男人捏着她的脚踝,“啧……里面穿的裙子,动作别那么大。”

“我里面穿了裤子。”

“那也不行,不雅观。”

给她揉了揉脚踝,聊起房子的事,“你喜欢哪一套?”

“靠江边的那一套。”

“我也觉得那套好,采光也不错。”

“就是价格有点贵,你钱够吗?”王苗苗稍稍低头看他,“不够的话我这里有。”

“够了,我家这个小区是学区房,首付绰绰有余,按揭一个月几千块还是可以的。”

 

02

听了这话,王苗苗点了点头,“那咱们明天去交定金?看能不能签了合同先搬进去,这个可以跟房东协商吧,空着也是空着。”

“可以协商。”

两人最终定下了一套靠着江边的房子,签了合同跟房东协商好时间,两人一起搬过去住,搬家这天两家人一起吃了个饭。

晚饭结束王军喝多了酒,拉着罗永堂的手胡说八道,“都是兄弟,计较这些?”

“我女儿就是你女儿!”

于珍香骂道,“瞎说什么?”

“永堂,你叔叔喝多了,你别跟他计较。”

“我没喝多,永堂,咱们是兄弟一辈子的好兄弟,以后有什么事你就跟哥说,哥给你撑起来。”

“好。”

王苗苗在罗永堂腰上掐了一下,“说什么呢,我爸酒喝多了你也敢应?”

“子阳,你跟永堂都是我兄弟……”王军说话已经大舌头了,但他还在一直说,“好兄弟,兄弟的情谊呀比天还高……”

唱着唱着,人就站不住了,王子阳扶着王军,“姐夫,不好意思,见笑了。”

“哥,走了。”罗永堂在他肩膀上拍了几下。

被王苗苗拉回去,“你也喝多了?”

“你爸也是,自己喝多了把永堂也灌醉了,赶紧回去吧,苗苗你开车,千万别让永堂开车,把人照顾好。”

王苗苗点了点头,费了好大的劲将罗永堂挪到副驾驶,往回家的方向去。

 

03

刚上车没过两分钟,到了一个红绿灯路口,王苗苗踩了一脚刹车,低头看罗永堂,发现男人正睁着眼睛看她。

她摸了一下男人的脸,“怎么?刚上车又清醒了?”

男人立刻坐直了,“我没喝多。”

“嗯,我就知道你没喝多,我感觉你挺能喝的。”

到了家里,罗永堂到卫生间吐了一阵才出来。

王苗苗:……

屋里已经打扫的很干净了,外面江景特别漂亮,王苗苗将人扶上床,给他盖好了被子。

他真是喝多了,喝得不省人事了。

王苗苗去洗澡出来,听到他手机在响,立刻按了接听键,“喂……”

那头愣了一下,“王苗苗?”

是个男人的声音,王苗苗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李潇,“你好,李警官,找他有事儿吗?”

“有,方便让他接电话吗?”

“工作上的事?”

“对。”

“不太方便,他喝多了,我叫不起来。”

李潇沉默了片刻,“等他醒了你让他回我电话。”

房子的事,罗永堂休息了几天,所以消息并不灵通,李潇收到通知的时间也有点晚。

“可以的,他估计要明天早上才醒。”

“没问题。”

王苗苗正准备挂电话,李潇喊了她一下,“你等等。”

“还有事吗李警官。”

“你跟永堂既然打算结婚,那就好好过,你之前那些乱七八糟的事他不在意,但你别把人当傻子,你要是背后搞什么捅他一刀的事,我不会放过你。”

“你在说什么?”

“你跟张儒之前那次在商场的事谁也说不清楚,你是有嫌疑的,我给你提个醒。”

 

04

王苗苗大写的无语啊,“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你也能翻出来,我对你也是很佩服。”

“永堂对你好,他喜欢你,你别让他失望。”

李潇真是罗永堂的好同事,都关心到私人生活方面来了。

王苗苗躺在他边上,看见男人的睡脸,他睡得很想,但她一点也睡不着,干这么看他,摸了摸他的鼻梁。

另一头,罗小芳忙活到大半夜,她不上班在家,金将玉连孩子晚上都扔给她带了,她一个晚上要起来两三次给孩子泡奶。

她累得有点头晕,跟陶安贵埋怨,“你妈太过分了,孩子都不带了。”

“还不是你自己,之前跟你说母乳喂养,你也不用去泡奶这么麻烦,结果你自己不听,怪得了谁?”

陶安贵也被吵得睡不着觉,埋怨道,“我明天还上班呢,你不上班可以在家休息,我上班赚钱人都累死了。”

罗小芳喂了奶,好不容易将孩子哄睡着了,陶安贵拉着她就想办事,罗小芳累得哪里有心情,“陶安贵,这么晚了。”

“好久没来了。”

“把孩子吵醒了我就完了。”

“那去厕所……”

陶安贵有了孩子还想搞点夫妻情趣,拉着罗小芳去了卫生间,开着灯,两人就这么开始了。

起初还有点顾及,到了后面哪里顾忌得了了,出了点动静。

 

05

金将玉大半夜起来上厕所,无意中听见了,整个人都有些愣住了,但她装不知道,回房间关上了门。

次日早上,陶安贵吃早饭的时候说脑袋有点晕,晚上没有睡好觉。

人走后金将玉一直盯着罗小芳看,“小芳啊,工作的事还没着落?”

罗小芳摇了摇头,“工资太低不太想去。”

“多少?”

“扣了五险一金三千多。”

“那确实有点少,那就算了。”

罗小芳应了一声,继续吃饭,金将玉叹了一口气,“有个事我还是说你两句,你在家闲着没事做就帮忙打扫卫生,晚上睡觉好好睡,别没事缠着安贵,男人在外面上班很累的。”

罗小芳点了点头,她本人脾气不太好,但考虑到自己没有工作,最近这些天能不跟金将玉刚就尽量不跟她刚,最好就是少说话。

“小芳,听到了没有?”

“听到了?”

“现在你爸妈算是不管你了,你自己也要自觉。”

罗小芳愣了一下,这才看了她一眼,“什么意思?”

“你说我什么意思,你闲着没事做,缠着安贵乱来,我不会同意的,要是出什么事你担得起责任吗?”

“能出什么事,我跟安贵的事不用你管,这不是我们老早就说好的吗,你现在管东管西什么意思?”

“那是之前,现在不一样。”

“现在怎么不一样,妈,你不要觉得我爸妈说了不管我就真的不管我,他们说的是气话,你要想拿着个压着我,门都没有的。”

 

06

金将玉白了她一眼,罗小芳面不改色,“你现在在这冲我冷鼻子冷眼的没什么意思,我在家没上班,该干的活我都在干了,我也很努力的配合你,你别想压着我,我爸妈说了的,只要我不跟安贵在一起,我还是他们的女儿。”

“妈,你是聪明人,你见过识广的,你看东西看得比我明白,要是我这么让步了你还不满意,我大可以抱着孩子回娘家,你看他们会不会管我,走着瞧。”

罗小芳起身,饭也不吃了,抱着孩子出去,金将玉面色大变,“你什么意思?”

“你爸妈把钱都给你表哥了,都不管你了,你还在我面前装硬气。”

“小芳!小芳啊!”

罗小芳根本不管金将玉说什么了,她只想安静安静。

万媛请了先生来家里算日子,给了红包,罗宣也请假在家,王苗苗跟罗永堂留在家里吃了顿中午饭,结婚日子定在国庆左右,还有很长的时间准备。

但先生说了,七月份有个日子适合领结婚证,让他们七月份可以暂时先把证领了。

万媛觉得日子还有些久,问道,“能不能早点领证,往前没有好日子了吗?”

“根据他们的八字来的,太早了太晚了都不好,刚刚好最好。”

万媛只好不说了什么,客客气气的继续问一些注意事项。

她很专业,先生说的话她全都用笔记了下来。

罗永堂不信这些,但是长辈信,他得让他们也开心开心才是,全程都很配合,偶尔还会问问题。

结束后万媛让罗永堂开车送先生回去,她跟罗宣到楼下送,“先生,你慢点走,有什么需要我会再联系你,谢谢啊。”

罗小芳远远地看着四人,心里说不清什么滋味。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情感故事

我和校霸的滑冰场初体验

2023-1-3 20:43:03

情感故事

结局:前女友的绿茶手段

2023-1-6 21:26:19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