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连载>彩礼>第28章:小姑子用我18万彩礼买房,又逢婆家拆迁,老公偷偷跟我离婚

第28章:小姑子用我18万彩礼买房,又逢婆家拆迁,老公偷偷跟我离婚

前情回顾:

周岚白了儿子一眼:“此一时彼一时,我们当初住在这小破房子,家里住了那么多人,我当然要为你考虑了。”

“可现在咱们家要拆迁了呀,你们这个时候要是怀个孩子,按照人口分,你们一家就三口人,都能分一个小套了。”

“我和你爸还有娟儿,我们仨分一个小套,这样多好。娟儿,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01
短暂的静寂之后,周渠有些无奈地笑了笑。
“妈,你要是觉得一百平的补偿不够,我就把我那份让出来,你想怎么处理都行。但有一个前提,请您不要再让我去找苏婷了,我真的丢不起那个脸。”
他上次去找苏婷,是放不下和苏婷的那份感情,他试图挽回。
可如今因为拆迁,要他去找苏婷争取更多的利益,周渠觉得他丢不起这个人。
挽回和争取利益,这两者的性质完全不同。
为感情而去,是真心;为拆迁而去,这是算计。
天壤之别。
周渠表明自己的态度后,气哼哼地甩袖走出门了。
外边的夜色如水,空茫的夜里星辉璀璨,有一种空灵的美。
周渠以前也喜欢和苏婷挽回手在夜空下散步,微风送过树梢发出沙沙的声响,婆娑的灯影在风中飞舞。他的记忆里还残留着那些槐花的淡香。
小区的街道外,四月的蔷薇开得正热闹,一丛丛的花朵在晚风中摇曳。
但周渠无心欣赏这些,他摸了摸从家里偷拿出来的户口本,随手找了一辆出租车赶回租住的公寓。
离婚的事,他不能再拖下去了。
和苏婷的开始很美好,他希望自己能和她有个体面的结束。
02
锦绣花园的夜,静谧中带着一丝祥和。
陈小茼买了房,将要搬家了,正在屋里忙着收拾她的日用品。衣服,鞋子,笔记本电脑和各种书籍装了两个大箱子。
陈小茼掂了掂她的大箱子,不算重,她能搬得动。
“小茼,你过了五一再搬呗,五一我这边放假,我去帮你收拾屋子。”苏婷拽着闺蜜的衣角,语气娇嗔。
陈小茼拂开她的手,打趣道:“好啦好啦,你再拽我衣服我就要烦了。我只是搬家而已,又不是在地球消息了,你那么紧张干什么?”
“再说了,你要是想我,随时可以去看我的嘛,三环跟四环的距离又不是很远,对不对?”
苏婷耷拉着脸假装在哭:“可是人家就是舍不得你嘛!”
“肉麻!”陈小茼噗嗤笑出声来,理了理情绪,她又认真道,“婷婷,我能买上房子,有你一半的功劳,你要是哪天想我了,随时去我家。”
“等过几天放五一假,我就回家去接外公外婆过来,到时候你要过来为我们暖房哦!”
苏婷点头如捣蒜,陈小茼能买上房子,她也为陈小茼高兴,这代表着,从此以后,她的闺蜜就在北京扎根下来了。
从此以后,她们在北京都有家了。有家的感觉和北漂的感觉,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状态。
03
闺蜜俩还在依依不舍地说话,对门那边,苏婷的手机叮叮地震动两下。
是周渠发来的信息:婷婷,我拿到户口本了,明天我们去离婚吧!
言简意赅,没有寒暄和铺垫,而是直奔主题。
苏婷凝视着那条信息,有一瞬间的怔忡。
“谁的信息?”
陈小茼也侧头看过来,心里微微有些吃惊。
周家那边正在拆迁,周渠这个时候提出离婚,怎么看起来那么不靠谱呢?
依周家人的性子,他们绝不可能在拆迁之前准许周渠离婚。如果这条信息不是骗人的,那么就极有可能是周渠自己偷偷地把户口本从家里偷出来。
苏婷眨眨眼睛,有些不可置信:“我觉得周渠这个时候跟我离婚,周家肯定不知道。他是不是从家里把户口本偷出来了?”
陈小茼也觉得这个可能性极大,她思忖一会,问苏婷:“如果真是周渠偷的户口本,你不会不离了吧?”
“离啊,为什么不离?现在不离,周渠那边随时都有可能变卦。不仅要离,还要快点离。我定个闹铃,明天早点去离婚,争取第一领证。”
苏婷果真设了一个闹铃,又回屋里收拾东西,把她的户口本和结婚证都装进包里,避免明天匆忙出门漏拿了什么。
她等这个离婚,已经等得太久了。
04
次日的民政局广场前,苏婷撑着伞翘首期盼。
因昨夜睡得不好,今天又起得早,苏婷的眼底下挂着淡淡的乌青。
民政局的办公室还没开门,她来得早,排在了队伍的最前面。快到八点时,见周渠匆忙从地铁口出来。
他没有带伞,手挡在头顶一路疾跑过来,到苏婷面前时,他的额发上沾满了小小的水珠,同样挂着乌青的眼袋让他看起来有些憔悴。
“东西我都带来了,我们进去吧。”周渠没说什么,先一步进了办公楼。
从窗台取协议书,一项一项地扫过去,签上字,递给苏婷,让她也在上面签字。
其实两人没有共同财产,结婚的时间也不长,所以不存在什么纠纷,签了字,走一遍流程,几分钟就办完了。
出门时,苏婷还是忍不住,问道:“那户口本,是你偷出来的?”
“是,如果不是这样,我们就离不成了。”周渠垂着头,忍住不去看苏婷。
苏婷听了这话,一股难言的酸涩热辣直从心口冲上来,顶得她鼻子酸酸的:“如果被你妈知道了,恐怕又要跟你闹起来。”
周渠没答她的话,停顿了一会,他说:“往后,你好好照顾自己吧。过去的事,我们家做得不对,我……”
“婷婷,你恨我吗?”周渠忽然抬眸看着苏婷,眼眸中的无可奈何让人看着有些心疼。
05
苏婷的心在那一刹那忽然有些温软下来。
说实话,她跟周渠其实没有特别大的矛盾,如果不是彩礼的事,或许她们的孩子就快要降生了。
她怨过周渠,如果他更有担当一些,能护得住自己和孩子,她也不会走到落胎离婚的地步。但事已至此,再怨也没用。
“现在不要说那些了,或许是我们俩有缘无分。谢谢你今天准时来,从此以后,我们就当彼此是路人吧。”
“再见!”
苏婷说完,撑着伞转身进入了蒙蒙的细雨之中。雨越下越大了,斜斜地穿过伞篷洒在苏婷的裙边。
四月的天,乍暖还寒,雨中的风吹得苏婷有一丝恍惚,好像他们结婚那天也是下着雨。
那时她和周渠早早地打车过来,她们也是排在队伍的最前头,第一个进去办的结婚证。
想不到短短几个月,那些彼此爱过的记忆还没消退,但她们的婚姻已走到了尽头。
风凉凉地吹来,拂动她额边的碎发,苏婷伸手想要挽发,却触面颊上温热的泪,她有瞬间的恍惚。
恍惚之后,她很快又意识到,她今天真的离婚了,离婚证就在她随身背着的挎包里。
希望在人生的下一个路口,和周渠不必再相逢了。
她嘘出一口气,跨步走进雨中。
阅读全集点这里
20221212150139852
20221212150139852

彩礼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彩礼

第27章:小姑子用我18万彩礼买房,他们家要拆迁了,死活不同意我离婚

2023-1-3 20:50:11

彩礼

第29章:闺蜜离婚后,我们全家都搬进了新房,过程一言难尽

2023-1-6 21:44:5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