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故事>短篇故事>我的新婚妻子,把瘫痪的前夫接到了新房,还跟他……

我的新婚妻子,把瘫痪的前夫接到了新房,还跟他……

我妻子把他的前夫接进了我家……
1
这天是我和李露结婚的大喜日子。洗手间的水哗哗响,我焦急地等待着李露洗完澡出来。
我和李露虽然很早就扯了结婚证,也很早就同床过了,但男人四大喜之一,莫过于洞房花烛夜。
然而正在这煎熬的时候,门口传来急促地拍门声。“哐哐哐——”声音又大又急。
谁在这个时候敲门?不知道今天我结婚么?我骂骂咧咧地去开门刚想骂,外面的人先骂了过来。
“赵露那个婊子呢?她竟然背着我结婚了?好你个小子,竟然敢娶她?”为首的男人五大三粗,带着一帮小弟在叫嚣。
我吓了一跳,紧接着愤怒无比。这个男人是李露的前夫赵卫国,在我眼里他就是个地痞无赖!我与李露谈恋爱期间,他无数次来找茬,甚至还给我发他与李露以前的亲密照。
好在李露与我心志坚定,终于修成了正果。可万万没想到,他竟然会在我们结婚的日子跑来闹。
“今天老子结婚!你要敢闹,信不信老子打死你!”我瞪着他们,如果他们敢进房门一步,我就报警说他们入室抢劫!我打死他也不犯法!
李露闻讯也从浴室出来,看到赵卫国她也吃了一惊。她连连恳求着:“赵卫国,我们已经离婚好久了,求你放过我吧,我们好聚好散……”
李露眼角泛红,泪水眼看着就要掉下来,我心疼得要命。
“臭婊子,离婚才多久?就找上野男人了……”赵卫国也不示弱,上前就要抓她的头发。
这场闹剧终于在片警的调解下才散去。
那天,李露缩在我怀里哭了好久。其实她很少讲她前夫的事,但我知道她身上的伤就是赵卫国打的。那么个地痞一样的人物,怎么懂得怜香惜玉?
那次警察出动过后,之后几个月赵卫国没有再来闹,我以为生活终于归于平静了,但最近李露却不太对劲起来。
2
李露自从和我结婚以后,就没去上过班,但这段时间她却常常晚归。
我问她去干吗了,她一会儿说逛街,一会儿说做美容。我总觉得哪里不地劲儿。有一天,我终于压抑不住跟踪了她。我发现她竟然去了赵卫国的小区!
一种被戴绿帽的耻辱感迎面而来,我强压着情绪跟到了入户门口。
李露买了许多水果,掏出钥匙就开了门。
我气血上翻,冲上去一把将李露推在了地上。李露顿时跌坐在地,回不过神来。
“你跟他还在一起?你到底背着我做了什么?”我冲着李露怒吼着,正骂着却听到房子里传来一声巨响,像是有什么东西狠狠砸在地板上。
我疑惑地看过去,只见一个人从沙发上直挺挺地摔了下来,那个正是赵卫国。此时赵卫国全身没有动弹,就这样以脸着地的姿式趴在地上。如果不是他发出的痛苦呻吟声,我都以为他不是个活人。
“老公……你误会我了……”李露十分委屈地从地上爬了起来,一个一个地去捡滚得满地都是的橘子。
李露向我说起了原委。原来,几个月前赵卫国在外面喝酒突然中风,导致全身瘫痪。因为赵卫国无父无母,她就承担起了照顾赵卫国的责任。
我看着在地上的赵卫国表情扭曲,口歪眼斜,而李露诉说得一把眼泪一把鼻涕,顿时心里酸溜溜的。原来,李露天天弄那么晚,就是去照顾他了?
但我心里还是很有气:“他以前那么对你,你还照顾他?死了算了!”
李露低眉顺眼地拉着我进了屋:“再怎么说,他也是一条人命,一日夫妻百日恩。”
听到她这话,我心里更不是滋味。我不确定李露照顾她前夫是不是出于私情,于是劝起她来:“露露,赵卫国也有点钱,总可以请护工保姆之类的吧,干吗非要你照顾啊……”
李露看了看我,眨了眨湿润的眼睛:“医生说他也没几个月了,他孤家寡人一个,如果死了,这房子车子还有财产,我是最佳的继承人选……”
顿时,我不说话了。赵卫国虽然是个地痞无赖,但确实还算有钱。如果他死了,这些财产是归李露的。
看到我迟疑,李露拉着我,让我帮忙把赵卫国抬回沙发。
赵卫国的身体确实一点都不能动弹,而且说话都说不清。李露照顾他几个月,这房子车子就都是我们的了,何乐不为?我虽然觉得荒唐,但也是默许了她的做法。然而,事情的发展却远超出我的预料。
3
没多久,我得了阑尾炎,虽然是个小手术,但也要了我半条命。
手术过后,医生说我不能剧烈运动,不能吃油腻的东西。
“露露,医生说我得要家休养一个来月,要不这一个月,你找个护工去照顾赵卫国吧。”我对着李露虚弱地笑着。
我生病了,李露总得照顾我的。可没想到,第二天我还没睡醒,就听到楼下的喧哗声。
我捂着伤口往楼下看,一群人搬着什么东西进了楼梯口。
一大早,是谁在搬家呢?正纳闷着,门口传来李露的声音:“放这儿,放这儿,辛苦了……”
我疑惑地打开卧室门,眼前的场景却让我吃了一惊——几个人七手八脚地抬着一个东西直往我的客房走。我凑近一看,那分明是用被子裹得严严实实的赵卫国!
我大惊失色,李露要干什么?
李露看到我,笑着对我说:“老公,你起床了?快去吃早餐,我把赵卫国接过来,这样我就可以照顾你们两个了。”
我瞪大了眼睛,又吃惊又愤怒。一女两夫住在一起?这算什么事?
这时,搬东西的中年大叔则擦着汗感慨道:“你老婆真是仁义啊!有这样的老婆,真是你的福气!”一句话,让我把想要骂出来的话咽了回去。
晚上,李露跟我解释了好久,她说她怕请了护工这财产继承会不保险,让我看在钱的份上,也忍耐几个月。我没有做声,我为了她,为了钱,或许可以再忍忍。
我以为,我一再退让终会得偿所愿,可事情越来越向奇怪的方向发展。
白天李露负责我们两人的饭菜,等我吃完后,她会去喂赵卫国。晚上她会烧好水,扶着我去洗澡之后,又打一盆水去给赵卫国擦拭身体。我看看在眼里,心里醋意迸发,却不知道拿什么理由来找她吵。
慢慢地,我跟李露说话越来越少。我天天关着卧室门,眼不见为净!
这天我早早就睡下了,半夜我被尿憋醒,却发现李露不在床上。
她去卫生间了?我揉着眼睛出了卧室,却看到客房的灯亮着。明黄的灯光从门缝中漏了出来,里面隐隐约约听得到李露的声音和断断续续的呻吟声。
我瞬间清醒了一半。我疑惑顿生,蹑手蹑脚凑近门缝,却看到了此生令我最震惊的一幕!
4
赵卫国全身的衣服被扒开,他那瘫痪的身体不能动弹,但下身却屹立着。
他的下半身被根扎头发的皮筋捆得发紫,李露拿着一根数据线用力地抽打着他。而赵卫国嘴里被塞着毛巾,只能痛苦呜咽。
看到这个场影,我顿时大惊失色!怪不得李露给赵卫国擦身体的时候从不让我上手帮忙,原来是怕我看到这些痕迹。
“你整个人都废了,没想到这东西还能用!真是狗改不了吃屎!如果它再不听话,我就把它剪了!”李露的声音传来,那恶狠狠的语气是我从来没听见过的。
我屏住呼吸,惊恐地退回了卧室。我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平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一直以为李露是被赵卫国家暴的,但刚刚看到的似乎并不是这么一回事,李露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她有什么事瞒着我?
第二天,李露照旧给我们做早餐,依旧十分温柔地给赵卫国喂饭。
我以前每次去看赵卫国时,他冲我眨眼,嘴里发出激动的声音,我以为是他看不惯我。而现在我才明白,他似乎是在向我求救。我心里又惊惧又疑惑,于是当天借口去公司拿东西,去了赵卫国的小区,找到了他家的邻居。
一个大妈十分热情地跟我讲起了情况。说赵卫国确实有钱,搬到这个小区来的时候,挑的是最大的户型。但有钱的男人就喜欢找女人,而且一找就是好几个,天天不同类型的女人轮番上门住。每天晚上,还会听到李露被打的惨叫声。
这样过了几年,终于听说离婚了,可就在前不久赵卫国就瘫痪在了家里。
“瘫在了家里?”我吃了一惊,之前李露说赵卫国是因为应酬喝酒中风,导致瘫痪的。她为什么要骗我?
“是啊,李露也是个苦命人,被男的打了这么多年,没有孩子,男的还在外面乱找,离了婚男的又瘫了,我还看到她常来照顾前夫,这是什么事啊……”
我深吸一口气,我隐约觉得赵卫国的瘫痪与李露有关系,一个大活人怎么说瘫就瘫了,而且李露还要故意隐瞒原因。
我想起李露昨天晚上恶狠狠的样子,和平时的柔弱温柔截然不同,一种可怕的想法冒上了心头,难道赵卫国的瘫痪另有隐情?我越来越觉得看不透这个女人了。
5
毕竟是夫妻,李露平时对我很好,我得想办法和她好好聊聊。之前是赵卫国对不起她,我觉得事情可以说开。
到家之后,李露就端来了我最喜欢的菜:“我已经吃过了,特意给你留的。”
我狼吞虎咽地吃着,李露的手艺确实不错。
陪我吃饭之后,李露破天荒地没有立刻去给赵卫国喂饭,而是笑着看着我。我被她看得有些发毛。
我本来想着等赵卫国那边弄完,再好好和她聊聊,可没想到她先挑起了话题:“老公,你今天没去公司?”
李露的语气还是温温柔柔的,但她这话虽然是问句,却带着肯定的语气。
“啊?我……”。
我刚要解释,李露笑了起来:“老公,你去我以前住的地方干什么啊?”
听到她这么问,我吃了一惊,她怎么知道我去了赵卫国的小区?难道,她跟踪我?
正想尴尬地解释,李露则起身端起了饭菜:“老公,今天我有点累,给我帮下忙,帮忙照顾一下他?”
我应着,接过饭菜,脑子有点短路,一会得想办法哄哄她,好好跟她解释一下。
我端着饭菜到了客房,把东西刚放下,突然房门就被呯地反锁上了。
我吃惊地转头看去,只听到李露的声音在外面喊着:“陈宇!你竟然敢骗我?你还查我!你到底什么意思?”
我急忙解释:“不是的,我只是想知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对待你前夫,你们之间到底……”
“所以,你都看到了?”李露打断了我的话,语气没有了之前的激动,反而是低沉的冷静。
这语气让我背上窜起一股凉气。我慌乱地看向赵卫国,却见他正努力地向我眨眼,嘴里吐出几个听不懂的音符,眼角流出了泪水。
赵卫国虽然不能说话,但他的眼神里绝望的感觉,不会错。
“你和赵卫国一样,都得去死!”李露阴沉沉地在门口说完这一句,就离开了。
我吓得差一点跌坐在地上,全身发冷,额头却冒起汗珠。我想起李露对付赵卫国的方法,顿时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李露也会那么对我吗?不行,我得打电话……
我刚要爬起来翻手机,却只觉得眼前一晕,眼前的事物变得重影。
我又惊又怕,顿时明白了过来,之前李露给我做的菜有问题……
6
睁开眼,我被五花大绑在床上,旁边躺着的是一动不动的赵卫国。
“老公,你醒了?”李露坐在床边,拿着一块毛巾给赵卫国擦拭着身体。
以前我看到她这个举动会醋意翻涌,然而今天却只觉得毛骨悚然。
“你到底想干什么?快放开我!”我惊恐地叫着,全身剧烈扭动挣扎。
“老公,你不是想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对他吗?”李露笑着拧了把毛巾,“你可以问我啊!”
“我不想知道,你快放开我!”我挣扎得全身无力,只得对着她怒吼。
李露却并不理会我的情绪,自顾自地说了起来。
当年,李露结婚之后,原本也想着过好日子,并在结婚的第二年有了孩子。可李露却在怀孕期间撞见了赵卫国出轨。她十分崩溃,和赵卫国大吵一架,然而却在大吵中,被赵卫国推下了楼梯,导致胎儿流产。
之后,赵卫国变本加厉,甚至发展到带着女人回家住。他对李露视若无睹,当个保姆使唤,稍有不如意就会拳打脚踢。
“那段日子就是他把我折磨成这样,我身上到处都是伤,你说,我应不应该以牙还牙?”李露变得歇斯底里。
我却沉默了。她说的和那个大妈告诉我的差不多,但是却有一个地方不同。
“既然过成这样,你为什么不报警?你为什么还不想离婚?”我盯着李露,像要把她的脸看穿。
自从得知赵卫国是瘫在家里,我对李露的话就产生了怀疑。她说的不一定是真的。
李露愣住了,瞬间眼神变得凶恶起来。
这时,我身边的赵卫国此时却情绪激动起来,他无法起身,只得努力发出几个字几个字的音节,痛苦得鼻涕眼泪都流了出来,满头大汗。
“你还能说话啊?”李露似乎发现了一个好玩的东西,“看来,那药的量还不够。”
顿时,我惊恐得睁大了眼睛。之前我隐隐约约就觉得赵卫国的瘫痪与李露有关,看到李露亲自承认,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真的是李露下的手!
李露看到我的样子,也不隐瞒了,索性站起了身:“老公,本来不想让你知道的,既然你已经知道了,那就只能跟赵卫国一样了。”
我惊惧万分,眼睁睁地看着李露掏出个注射器,往我的身上扎去。
7
我不知道昏沉了多久,我是被一阵阵呜咽声惊醒的。
我疲惫地睁开眼,就感觉到身下的床垫湿漉漉的,一股尿骚味传来,看来赵卫国失禁了。
“报……警……”赵卫国断断续续地咬出几个字,让我瞬间清醒了过来。
我吃惊地睁大了眼睛,赵卫国能够说话?那为什么之前,我都听不出他说的是什么?
赵卫国压低了声音,磕磕绊绊地跟我说起了话。我却越听越心惊。
在赵卫国的口中,事情是另一个样子。李露在与他结婚之后,就怀上了孩子,他也并没有出轨。李露的孩子并不是因为他们吵架摔下楼梯流产的,而是李露不喜欢孩子,怀孕之后就想拿掉,赵卫国几次想劝她把孩子生下来,但却被她拿刀威胁。
最后,她是吃了药堕胎的,因为没流产干净得了严重的妇科病,医生说之后想怀孕都会成问题。
赵卫国年纪不小了,一直想要个孩子,李露不肯生,他就想与她离婚,但是李露就是不愿意离婚,所以赵卫国只好天天带女人回来刺激她。可不管赵卫国怎么对她,哪怕是拳脚相加,李露就不是肯离婚。
直到后来,李露与赵卫国大吵一架,情绪激动中失手用刀捅了赵卫国带来的女人。
看着出了人命,两人都很慌张,但之后赵卫国以报警为要挟,逼着李露与他离婚。他们处理好尸体后,就签字离婚了。
可没想到离婚后,李露几次上门威胁,说她生育能力弱,要去做试管婴儿,还要花钱祛疤,让赵卫国拿钱出来补偿自己。赵卫国给了一次20万,但李露仍是没有罢休。
李露见几次要钱无果,便趁机在赵卫国的水中下毒,一点一点,几个月让他全身瘫痪。赵卫国之所以在李露面前表现出完全不能说话的样子,是因为他怕李露弄死他,以后就真的死无对证了。
我听得冷汗涔涔,原来李露不仅把赵卫国下药毒瘫痪了,之前竟然还杀死了一个女人?
“快……报警……”赵卫生有气无力地说着。
然而这时,却听到了李露推门进来的声音。
8
赵卫国的声音又变成了没有单调的音符,他痛苦地惊惧着哀嚎。
李露十分满意地把赵卫国的衣服趴下,看着他尿了一床,随手就是一条线据线甩了过来。
“你既然趁我没来尿出来了?”李露恶狠狠地把一圈皮筋扎上了赵卫国的下身,“憋着,你再敢尿出来,我就把它剪了!”
接着,李露用毛巾堵住赵卫国的嘴,便开始用数据线抽打着他,边抽边骂,边笑边哭。
赵卫国绝望地在泪水中闭上眼睛。看着李露虐待赵卫国那疯狂的样子,我恐惧得四肢痉挛,胃里抽得想吐。我也会被李露这样对待吧,我自己也这么死了吧?
我呼吸急促,我要自救!只是,我的手机早就被李露收去,而她一天24小时在家,我根本没有机会报警。况且,赵卫国不能动,我还被从头到脚绑着。
李露喜怒无常随时可能爆发,她可是有杀人前科的杀人犯!
就这样被关了一天,赵卫国自从被李露虐待之后就一直昏迷不醒,我神经紧绷到了极限。直到傍晚时,我看到窗外陆续亮起了灯光,突然眼前一亮——我与李露的新房是我自己买材料监工的,房子有漏电保护开关,一处地方短路,整个房子的电路都会跳闸。
我看向了我戴在左手无名指上的婚戒,还有床头柜上的插座面板。只能咬牙试试了!
我吃力地靠双腿的力量,将身体靠着床背坐起,摘下戒指把活口戒圈掰开,折成一个U型。
接着,我挪到床头柜上,将掰成U型的戒指,插入了插孔。瞬间,我只感觉到全身一麻,接着啪的一声,家里的电器停止了运转。
9
我听到李露到客厅的总开关箱捣鼓着,可空气开关始终打不上去。现在整个房子是个短路的状态,漏电保护装置在那里,怎么可能打得上去?
我又听到了李露向客房走过来的声音:“老公,电跳闸了,我不会弄……”李露温柔的声音有点娇娇嗲嗲,可现在我却听得一身鸡皮疙瘩。
“你还是打电话打电力公司吧,我不会弄!”我故意回道,如果我表现得十分积极,以李露的个性,她肯定觉得是我搞的鬼。
李露有些迟疑,毕竟家里两个人被关在房里。
“电力公司都下班了,老公,你就帮忙看一下吧。”李露打开了客房门。
我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装做生气,我早就把床上被弄得一团乱,用枕头档住了那床头柜上因为短路而被烧黑的插座面板。
“你这样绑着我,我怎么去看?”我向李露抗议着,李露很聪明,把我扶起来后,只解开了我手上的绳子。
“这样不就行了?”李露向我笑着,拖着我去了客厅。
家里的总开关箱在入户大门边玄关的位置,我抬手弄了半天,对李露说:“得找个工具,把空气开关取下来看看,你到厨房里的工具包里找个起子来。”
李露没有动。
我看了她一眼,对她说,“我这样怎么去拿?要不你把我全解开?”
听到这里,李露不情愿地向厨房走去。而我则迅速蹲下身,解着了脚上的绳子。
我站起身来时,李露拿着一把水果刀面无表情地站在我面前看着我。
“你想跑?”李露眼神愤怒,一步一步逼近:“我对你够好了,我想着给你生个孩子,想着去做试管婴儿,我很讨厌小孩子,我都能够为你做到这个地步,你居然想跑?”
李露的神色越来越疯狂,我吓得后退几步,撞在了大门上。我的后背感觉到了门锁的位置,立刻转过身去开锁。
“你对得起我吗?”李露一声凄厉的大喊,整个人端着刀冲了过来。
顿时,我只觉得背部一阵剧痛,与此同时门锁被我打开,我用尽所有的力气冲了出去!
我不知道跑了多远,似乎看到了几个大爷大妈,我拉住他们说了一句“报警”,便软倒下来,什么也不知道了。
10
因抢救及时,我捡回了一命,我这才知道我并没有跑多远,还没跑到小区大门口。
警方顺着血迹找到了我家,李露被控制,奄奄一息的赵卫国被解救。只是赵卫国因为长期金属铅中毒,神经机能已经损坏,这辈子都下不了床了。
我向警方说明了赵卫国被下毒虐待的过程,并和赵卫国一同向警方提供了李露之前杀害过一个女人的情况。
警方通过排查,终于将一起悬一年前的悬而未决的的女性失踪案侦破。李露被绳之以法,但她确实是个苦命人,情绪激烈,控制欲强,从一个被害者变成了加害者。
如果当时她误杀那个女人之后能够及时报警处理,或许她就不会走上毒害前夫,杀人灭口的道路。
我想起之前结婚时对她的承诺,她原本,真的是可以很幸福的。只是这样的结局,让人唏嘘。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短篇故事

把胎盘、胎儿当商品?这家私立妇产医院的罪恶交易你无法想象

2023-1-4 21:41:42

短篇故事

为了继承巨额遗产,我要毒老公

2023-1-8 23:14:13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