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故事>生活故事>和婆婆闹得不可开交,老公给我画饼!

和婆婆闹得不可开交,老公给我画饼!

01

苏锦绣打电话过来的时候,王苗苗刚准备下班回去。

“喂,锦绣!”

苏锦绣回到床上,心里隐隐有些不安。

计划赶不上变化,她跟黄小明之间就差一个婚礼了,其他方面几乎跟结了婚差不多,她婚前发誓不可能跟公婆住在一起的,而且自己也说得信誓旦旦。

可是后来黄小明说,结婚后生孩子,如果不跟父母住在一起也不方便,苏锦绣只好点了头,跟公婆住在一起。

这一松口了,住在一起了,矛盾就来了。

今天晚上只是一盘红烧肉,明明都端上来了,看到黄小明加班去了,黄母立刻又端了回去。

她莫名其妙,难道她就不配吃红烧肉,她就不是人吗?

忽然间很想跟王苗苗说话,想跟她聊聊婚姻方面的事。

“苗苗,你现在忙吗?”

“不忙,我刚准备回家,刚忙完。”

“这么晚了你才忙完?”

王苗苗点头,“马上压力就来了,不敢歇。”

“自己创业真好,挺羡慕你的。”

王苗苗打了个车说了地址,苏锦绣愣了一下,“你搬家了?”

“搬家了,我跟永堂的事确定下来,现在我们在一起住。”

“可我记得罗永堂也不是住在那边啊。”

“他把以前的老房子卖了,买个新的小区作为婚房。”

好一段时间没联系,苏锦绣都不知道王苗苗那边已经发生了这么多事了,她深吸了一口气,“之前的事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我打电话跟你赔个不是,咱俩还是跟以前一样好不好?”

 

02

王苗苗愣了一下,笑道,“我没有跟你生气啊,是你想不通,觉得我在刻意抹黑黄小明,是你在跟我生气。”

苏锦绣有些惭愧,“反正不好意思,你知道我的性格,我说话比较直接。”

“我知道。”

“我明天休息,去你和罗永堂家里那边参观一下可以吗?”

王苗苗明天还有别的安排,但她此刻要是拒绝苏锦绣,就显得好像她还在生气,她深吸了一口气,“可以啊。”

“那我明天来找你,正好我身边最近发生了很多事,想要跟你聊聊。”

“好,随时欢迎。”

“你跟罗永堂什么时候结婚?”

“定在十月份。”

“已经定下来了?”

“对。”

这么重要的事,定下来都没有跟她说,看来心里也没有把她这个朋友当回事,苏锦绣鼻子一酸,“那挺好的,恭喜你呀。”

“也希望你跟黄小明过得好,但我还是要跟你说,之前我说的话不是对他的偏见,都是事实。”

现在说这些也没有多大的意义了,苏锦绣已经和黄小明领证了,两人已经是夫妻了。

王苗苗挂完电话刚好到家楼下,罗永堂还在加班,他最近似乎很忙,三天两头都在加班,大多数时候是她一个人先到家。

屋里空荡荡的,她还有些不太适应。

以前回家王子阳和江洁在,父母也在,总爱为了些鸡毛蒜皮吵架,虽然聒噪,但想来是热闹的。

 

03

如今这屋里,空荡荡的,只剩下她一个人。

她坐在屋里,随便弄了一点东西吃,给他发信息,“晚上回不回来吃饭?”

“不回。”

很简短的两个字。

王苗苗自己吃了东西,洗了澡回到了床上,还没结婚就已经尝到了独守空房的滋味。

另一边,罗小芳的孩子发烧了,烧到半夜依旧是39不退,她吓得不轻,连夜将陶安贵喊起来,“安贵,不行了,还是39度多,马上40度了,要去医院。”

陶安贵上班累,玩手机睡觉也睡得比较晚,赖在床上。

罗小芳有些没耐性,“陶安贵,你儿子40度了,现在要去医院!”

这一嗓子,才把陶安贵稍微吼起来,他拧眉,“你别闹那么大声。”

“40度了,我说了几遍了,你动都不动一下,赶紧开车,带孩子去医院看病!”

陶安贵迷迷糊糊从床上起来,坐在那发呆,还没睡醒,罗小芳手忙脚乱的捡孩子要用的东西,大包小包。

住在隔壁的金将玉也被这声音吵醒了,揉了揉眼睛,“怎么了,要去哪里啊?这大半夜的……”

“平儿40度了,一直没退烧,要去医院。”

“你才带几天,就发烧了,我之前一直带他,什么事儿都没有,你以为睡觉那么好睡,一觉睡到大天亮,我平时带他的时候晚上基本上我都不敢睡的,我都一直守着他,守在他边上……我一晚上几乎是没睡的。”

 

04

罗小芳正在收拾东西,本来因为孩子高烧不退,心里就难受到极点,在听见金将玉说这种话,心里的火顿时上来了。

她忍了忍,“你回去睡吧,我跟安贵去医院。”

“这么晚了去什么医院,去医院医生也是给你吊点盐水,算了,明天再去。”

说着,金将玉就将孩子从沙发上抱起来,“放到床上,多盖两床被子捂一下,捂出一身汗就好了。”

“不行!”

罗小芳立刻将孩子抢过来,“你那是老方法,没有科学依据的,这么烧了你还用被子捂,不行的。”

“以毒攻毒。”

“你要想这样弄,下次你自己高烧的时候我帮你捂一场,平儿太小了,我不允许!”

金将玉拧眉,“你别这么不懂事,我都是为了孩子好,你这么晚了去医院有什么用,去医院吹风吗?”

“你以为医院不赚你的钱,大晚上的医生早就下班了,值班的医生都是忽悠你两下的。”

“我必须要去医院。”

眼瞅着两人就要撕起来了,陶安贵打了个哈欠,“小芳,要不然就听妈的吧,小孩子发烧很正常的,四十度也是正常的,你别太紧张了。”

话音刚落,孩子突然间又咳嗽了起来,咳得上气不接下气,眼睛都红了。

“都给我闭嘴,我的孩子我做主!今晚必须去医院!”

金将玉看罗小芳激动起来,“大晚上的你叫什么叫?”

 

05

罗小芳简直要被气疯了,抱着孩子就往外走,金将玉骂道,“你有钱吗,自己不上班一天在家享福,带个孩子还感冒了,发烧了,你朝我撒气有什么用,还不是你自己没照顾好。”

“你有本事你就让他不要生病,生病了去医院就得花钱,压力都在安贵身上,你以为你还是你爸妈的宝贝,你爸妈都把钱给你表哥了,你一分钱都捞不到。”

陶安贵看罗小芳要哭了,连忙道,“算了妈,你别说了,走吧,你要去医院我就带你去。”

陶安贵带着罗小芳立刻去医院了,路上,罗小芳气还没消,路过一个红绿灯路口的时候,突然冷冷的笑了,“你妈真有意思,出了事第一反应不是解决问题,而是推卸责任,随时都说自己有多大的功劳。”

“她说我没上班,她自己不也没上班,她说别人家谁家儿媳妇多能干,我还说人家婆婆能干呢,你二姨都在超市上班,她怎么不去上班呢?”

陶安贵打了个哈欠,“她老糊涂了,你别跟她一般见识。”

“陶安贵,你休想在我这里打马虎眼,你当着我的面说你妈不对,是不是当着你妈的面又是另外一个样子了?”

“不是,你想到哪里去了。”

“你刚才为什么没有立刻站出来说你妈?”

“你要我说什么?”

“她让我用被子去捂平儿,你怎么不说她?你也是年轻人,明知道那些土方法不行,你为什么不说?”

“哎呀,有的事情解释不上来的,你说那些方法不行,小时候我不也是这么过来的?不也好了?”

 

06

陶安贵这话让罗小芳更加生气了,她板着一张脸,只希望能够赶紧到医院,陶安贵见她脸色不太对头,又道,“小芳,你别跟我妈一般见识,她岁数大了,你多让让她,她也不容易。”

“她不容易她可以不面对任何生活压力,我不容易,我还得带孩子,想办法赚钱,上班。”

她冷冷的笑了一声,“陶安贵,我告诉你,我现在没有工作,我也不是我爸妈的宝贝了,你妈说得对,但你们别想用这个来打压我。”

“你说什么呢你。”

“大家都是明白人,说明白话,我走到今天这一步,是觉得你喜欢我,你愿意为我付出,所以我宁愿父母不理解我,我也要跟你一起过日子。”

“不是因为你的话,我大可以一走了之,我大可以……我大可以回到属于我自己的家,我爸妈依旧会疼我,对我好,我自由自在,想干嘛就干嘛,不用考虑你,更不用考虑你妈。”

罗小芳微微眯眼,眼神极为坚定,“你妈说你为了我承担了很大的压力,养孩子,养家,房租费,但是陶安贵,人都是自己选择的,不是我强迫你的,没有你我照样可以过得更好。”

陶安贵被她这话弄得有点不知所措,罗小芳好的时候好,但是性格刚起来,那也是绝对不会回头的。

之前亲子鉴定的事让她几乎铁了心的要和他离婚,若非他及时想到一出苦肉计才讲她挽回,现在的他怕是一无所有,妻离子散。

想想都脑袋疼,他硬着头皮笑了笑,“小芳,好老婆啊,你在说什么呀你,我们之间彼此相爱,愿意为对方付出,说这些不是伤感情吗?”

“我爱你,以后我妈要是敢为难你,我当着你的面抽她。”他半开玩笑的说道,心里倒吸了一口凉气。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生活故事

奇葩亲戚欠钱不还,我妈上门追债

2023-1-6 21:39:45

生活故事

实录故事:一个40岁女人的二胎。

2023-1-8 23:08:1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