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连载>彩礼>第29章:闺蜜离婚后,我们全家都搬进了新房,过程一言难尽

第29章:闺蜜离婚后,我们全家都搬进了新房,过程一言难尽

前情回顾:
恍惚之后,她很快又意识到,她今天真的离婚了,离婚证就在她随身背着的挎包里。
希望在人生的下一个路口,和周渠不必再相逢了。
她嘘出一口气,跨步走进雨中。

1

苏婷这个婚离得十分顺利,顺利得她自己都有些意外。

从民政局出来,苏婷摸了摸挎包里的离婚证,趁四周无人,她拿出来拍了张照片发给陈小茼。

“小茼,我终于把证拿到手了,今晚你陪我喝点吗?”她高兴过头了,竟然忘记陈小茼今晚坐火车回老家。

陈小茼看到离婚证,立马给苏婷发了几个放鞭炮的表情包,又发了一连串的拥抱和恭喜。

“你等我回来。五月二号那天,你到我们家来,庆祝你离婚了。也顺便帮我们家暖暖房,你看好不好?”

苏婷在这边点头如捣蒜,让小茼赶紧好好上班,晚上火车注意安全。

发完这些,她又拿出离婚证看了看,虽然有证件在手,但和周渠的那几个婚姻,仍然恍惚得像一场梦。

-------------------------------------

陈小茼买房这件事,让外公外婆很是意外。

两人几天前就接到小茼的电话,说她五一假期前一天回家,接外公外婆过来。

外婆一边收拾东西一边感慨:“我们小茼就是能干,一声不吭就把房子买了。我们老了,什么都没帮上孩子的忙。”

老陈默默在旁边看抽烟,胸口也是堵得慌。

陈小茼从小就懂事,五六岁就开始帮外婆做家务,她的作业从来不需要家长操心,学校的老师,同学和周围的邻居,没有人不称赞她的。

老陈只是觉得遗憾,这孩子从小没有家,现在好不容易买了房,他们老两口又要去北京拖累她。他实在是于心不忍。

看着陈外婆在兴高采烈地在收拾东西,老陈叹气说:“要不然,咱们就别去北京了,我的身体我知道,帮不上孩子什么忙,反而给她添乱。”

外婆正在叠衣服,闻言,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皱着脸问:“你真打算不去了?”

“要我说,咱们就该去,还要高高兴兴的去。孩子买房子这么大的事,她心里肯定高兴,都盼着咱们去看看,你不去,这不是伤了孩子的心吗?”

“你没看小茼省吃俭用,一年到头也舍不得花钱买新衣服,她攒钱就是为了买房早点把咱们接去北京。现在房子买好了,孩子高兴,咱们可别在这磨蹭,让孩子心里不好受。”

外婆把衣服一件一件塞进旧箱子里,眼眸润湿却又欢喜说:“咱们不仅要去北京,还要高高兴兴地去,别给孩子添堵了。”

“小茼就咱们俩亲人,如果我们都不去,她该多伤心呐,你说是不是?”

经过这一番劝说,老陈似乎也觉得自己不去不合适。

所以陈小茼回来时,不需要再做外公外婆的思想工作,只是高高兴兴的陪他们呆了两天。

五月二号那天,陈小茼拉着箱子,领着外公外婆直接坐火车北上。

-------------------------------

北京的五月很美,空气水润。

街道旁,路边,篱笆下,匆忙的人行道,随处可见开得繁茂的蔷薇花。

苏婷早早地拎了几样吃食到火车站去等陈小茼,见小茼领着两个老人过来,她遥遥地向他们招手。

“外公外婆好。小茼,我给你们带了些吃食,你们先吃点东西垫垫肚子,我去叫车。”

苏婷把拎在手里的南瓜粥,小笼包和豆腐脑全塞给陈小茼。

外婆在一旁看着,笑眯眯地问:“这是婷婷吧,我常听小茼提起你,这孩子真好看。”

苏婷的脸型是那种可爱的圆润,有未曾消退的婴儿肥,没有动人心魄的美,但却十分可爱,很招人喜欢。

听到外婆提起自己,苏婷咧嘴笑,一双眼睛跟着眯了起来,十分喜庆:“是的外婆,我就是苏婷。小茼是我最好的朋友。”

“外公外婆,你们靠这边休息一会,我去拦车。”苏婷热情又周到,深得两个老人的喜欢。

-------------------------------------

北京的出租车永远繁忙,排队等了十几分钟,终于拦到了一辆车。

苏婷帮着外公外婆把行李箱搬到后备箱,又让陈小茼陪着老人坐在后面。

她则坐在副驾驶,一路听着陈小茼向外公外婆介绍路过的建筑,北京的小吃,入目的各处风景。

二十分钟后,车子就到了四环的房子。

陈小茼带着外公外婆上楼,开门,引她们进家里。

玄关的门一推开,家里的布局和摆设就呈现在眼前,小小的两居室布局合理,因为在高层,没有遮挡,视线非常开阔。

外婆放了行李,连鞋子都没来得及换,就径直到两个卧室转悠了一圈,边看边感慨:“这房子真好,都是装修好的,哎哟,太好了,我们小茼在北京有自己的家了。”

老陈也跟在外婆的身后在屋里转悠,看着看着,眼角含泪。

“小茼能在这边安家,我就放心了。只要孩子过得好,我就算是死了,也可以瞑目了。”

这话刚落,他的后肩就被人拍了一下:“呸呸,你胡说八道什么呢,咱们第一天到孩子新家,你说那些不吉利的话做什么,赶紧拍拍木头。”

外婆拉老陈到床边,让他拍拍床尾的木板。

-------------------------------------

卧室的外面,苏婷正帮陈小茼收拾新搬过来的行李。

厨房、客厅,卫生间和两间小卧室她都特意去看了看。

房子虽小,可因为外公外婆的到来,这个小小的房子瞬间就充满了家的感觉,温馨,舒适,让人心里有了着落。

“小茼,我觉得你这个房子买得特别好,你看周边,学校,医院都不远,出门走几分钟就到地铁口了,即使将来不买车,要去哪里都很方便。”

“真好,你买了房子,以后咱们俩就可以相互串门了,小茼,我真替你高兴。”

苏婷边收拾东西边感慨,没听到陈小茼回应,她转头去看了看,见陈小茼呆呆地看着手机,那神情夹杂着一丝迷茫和担忧。

“怎么啦,出什么事儿了?”

苏婷放下手里的活,凑到陈小茼的身边。

陈小茼不敢说话,只是把手机递过来给苏婷看,上面有一条信息:

小茼,恭贺你乔迁之喜!我给你送了一份礼物,就在门口,你开门取一下吧。

“谁呀,是秦桉吗?”

苏婷看着短信上的陌生号码,脑子里第一反应是秦桉给小茼道喜来了。

陈小茼却摇头:“不是他。秦桉的号码我存了。如果是秦桉,不会搞得这么神神秘秘的。”

她脑海中闪过颍州那个戴着墨镜男人的面孔,陈小茼觉得,这个信息极有可能就是那个男人发来的。

可她跟那个豪车男人并不认识,堂堂安氏的三当家,怎么可能给她送礼?

陈小茼删了短信,打开玄关的门,果然看到门口放了一个很大的箱子。

箱子里有几份礼盒,一幅装饰画,一束鲜花和一套看起来价格昂贵的餐具。

-------------------------------------

“这东西是谁送来的?”

外公听到开门声,从房间里探头出来看,见小茼正拎着一个礼盒,好奇地问了一嘴。

陈小茼不确实他是不是在颍州见到的那个男人,但事情没弄清楚之前,最好不要让外公他们知道。

她笑道:“是我们公司的同事,他们知道我搬家了,几个比较好的同事凑钱给我买的礼物。婷婷,帮帮忙,帮我把这些餐具搬到厨房。”

苏婷也是个机灵的,笑嘻嘻地过来,赶紧把东西都挪进厨房里。

-------------------------------------

此时合安家园外,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了路边。

车内,陆芬面色愠怒地朝陈小茼的楼上看,她笼在袖中的手紧紧地攥成一个拳头,面上青筋显现,语气亦是森寒得可怕。

“你确定安荣喜最近在找那个小贱人?”说这话时,她笼在手里的指甲几乎就要掐到肉里了,“我就说,这对母女不是什么好东西,一点也不安分。”

驾驶座上的男人有些缄默,半晌,他试图劝说:“事情已经过去了,我看,这些事不如就算了吧……”

“你给闭嘴,当年要不是你妇人之仁,事情至于到现在这么棘手吗?”

陆芬眸光里的寒意几乎就要穿窗而出,直冲楼上陈小茼的家。

“安荣喜不会莫名其妙就去颍州的,这事你查实了吗?他是不是发现了当年的事?”

驾驶座的男人怯怯道:“应该是凑巧。”

“你也知道,他这些年已经不管生意上的事了,只是偶尔会出门转转,我猜他并不知道的当年的事。”

“猜?又是猜!我要你查实安荣喜为什么去颍州,如果他发现了什么,你要立刻回来告诉我。”

陆芬说完,朝陈小茼新家的方向扫了扫,面上阴晴未定的神色让人看着害怕。

“走吧,别杵在这儿了,等我有空,再腾出手来收拾那个小的。”

话落,这辆黑色的小轿车绝尘而去。

-------------------------------------

把外公外婆接来北京,陈小茼的心情明显好了很多。

每次出门见了同事,陈小茼总会先咧嘴笑一下,然后才语调欢快地跟同事们打招呼。

这天,王肃见陈小茼来上班了,招手叫她进来:“小茼,征秦那边的项目你做得不错,我很满意。”

“最近安氏也开始对外招标了,我们公司也做了项目书,明天你带项目书跟李玟去一趟安氏吧,安氏这次公开招标项目很多,我们要是能分得一杯羹,接下来两三年都有得忙了。”

王肃把项目书递给陈小茼,眼里全是信赖:“你把这项目书拿回去看看,明天就靠你了!走吧,没事今天早点下班,回去好好休息。”

陈小茼拿着项目书,出门前顺带帮老板把门带上。

回到工位,她一页一页地翻看那本项目书的内容,项目书写得中规中矩,看不出特别的亮点,但比去年送去征秦那份有极大的进步。

陈小茼想,如果这次不出什么意外,以她们公司的能力,参与一些边缘的项目应该没有问题。

但她完全没有想到,她的出现,对安氏来说就是最大的意外。

 

阅读全集点这里

20221212150139852
20221212150139852

彩礼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彩礼

第28章:小姑子用我18万彩礼买房,又逢婆家拆迁,老公偷偷跟我离婚

2023-1-4 21:36:54

彩礼

第30章:闺蜜的小姑子拿我出气,朝我狠狠地泼了几杯热茶,崩溃了

2023-1-6 21:57:13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