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故事>生活故事>实录故事:一个40岁女人的二胎。

实录故事:一个40岁女人的二胎。

1

我叫方如菊,今年40岁。

2022年9月10号,我儿子在浙江省某妇产医院平安出生。40产子,应该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情,是不?你可能想象不到,我还有一个女儿,今年22岁。

这里面藏着一段我永远无法对人诉说的屈辱史,今天我想对你说一说,让往事都留在风里吧,从此我只想轻装上路,再无羁绊。

 

2

1999年正月初八,我和初中同学王霞一起,随王霞的大姨几经辗转奔赴中原大地。

这是某省的一个地级市,平原土沃,盛产棉花,纺织业发达。所以郊区衍生了很多加工纺织品的小工厂,专门加工秋衣秋裤,床单被罩等,因为便宜,对准了广大的农村市场,销量特别好。

我们被王霞的大姨带去一家破破烂烂的加工厂,每天学缝纫技术,没几天,我们就能独立操作了。这里包吃包住,虽然吃住的环境差点,但每月可以领到260元,这让我和王霞每天都干劲儿十足。

同组的有个王大妈是本地人,家就住在厂附近。50岁左右,和蔼可亲。她经常夸我和王霞人长得好看,皮肤还好,说贵州青山绿水养人,不像平原地区的人皮肤经常被晒,又黄又粗。我和王霞被她的彩虹屁吹得乐滋滋的。

王大妈还说她很可怜我们这些小姑娘,年纪这么小出来受苦受累,所以,她对我和王霞特别照顾。她知道云贵川那边的人都喜欢吃辣,而我们食堂的大锅菜都很寡淡,所以她经常做一些带辣味的菜,带来给我们吃。

人在异乡,又年少无知,遇到这样一个暖心的大妈,如何能抗拒这些好意?我和王霞经常在一起感叹着,能和王大妈认识,真是我们的福气啊。

那时候我还不知道,坏人对你做坏事,第一步,总是想方设法让你放掉戒心。

 

3

临近夏季,连着下了好几天的大雨,宿舍顶上的石棉瓦被大风吹动了,宿舍里面滴滴答答漏着雨,我和王霞住的床被打湿了。

晚上下班,王霞被她大姨喊去同住,王霞的大姨说她那里也没有多余的床位,叫我找个没打湿的位置,先将就睡几天,等过几天天气好了,房顶要修的。

我心里微微有点难过:王霞有她大姨顾着,而我,却在这个陌生的地方举目无亲。

这天晚上,我收拾好半边床,另半边,放着一个塑料盆接漏下来的雨水。一滴一滴的水从房顶不紧不慢地落在盆里,滴滴答答,没完没了。我蜷缩在潮乎乎的床上,恨不得大哭一场。

第二天,王大妈看我哈欠连天,一脸倦容。下班后便关切地问我。听了我的讲述后,她气呼呼地大骂,你看这老板,黑心又抠门,王霞的大姨也忒偏心了,怎么能只喊王霞一个人去?

骂完她拉着我的手就走,叫我上她家去睡。我还犹豫着要不要去,王大妈拿手指戳了戳我脑门说,你一个人还敢睡里面?雨还要下的呢,不怕房子塌了?

看我还在犹豫,她又说,我又不是妖怪,你怕我把你吃了哟?屋里就我一个人,就当给我做个伴。

听了这番话,我才安心地跟她走去。

走路大约十分钟就到了。

城郊大多都是自建房,条件好的修的房子自然也漂亮,那些低矮的平房大多是条件不怎么好的。我随王大妈拐进一个巷子又走了十几步,进了一个有四间平房的小院,侧边还有两间厢房。虽也简陋,但收拾得还算干净。

王大妈热情招呼我进屋坐着,她则进了厨房。不一会儿,她便端出两碗热腾腾的肉丝面,和我边吃边聊。

她说她老公和大儿子在附近一个砖瓦厂上班,距家有七八里远,每天往返不太方便,干脆就住在厂里。还有个小儿子在读高中,住校,节假日才回来。平时就她一个人在家。让我经常上她家来玩,就当陪陪她,她只生了两个儿子,没有女儿,以后拿我当女儿疼。

我听了这一番言辞恳切的话,一股暖流涌上心头。

吃过饭,王大妈找出一套睡衣,让我洗完澡先换上,顺便把我换的脏衣服也洗好了。等王大妈麻利地收拾好,我们便并排躺在床上。

王大妈问起我家中的情况,一提起父母,我心中溢满了幸福。

虽然老家有重男轻女的封建思想,家里又贫困,但父母对我却不错。

王大妈听后点点头,称赞我父母开明。后来王大妈问我以后愿不愿意嫁在这边,我叹了口气,一脸踌躇地说,这件事可能我自己做不了主。她问我怎么了?我说我还有个哥,大我四岁,以我们家的条件,不光是彩礼钱凑不齐,更别说家里那几间摇摇欲坠的木板房了,没有媒人愿意来说媒,也没有哪个瞎眼的姑娘能看上我哥,除非是拿我换亲。王大妈听完叹息几句,没再说话。

因为前一晚没好好休息到,这会儿闻着满铺阳光味的床褥,不一会儿我就沉沉睡去。

从那次以后,我经常跟王大妈去她家吃饭,偶尔也住一两宿。

我是个知恩图报的人,每次去她家,都会买点儿菜或者水果带上。也常去她家帮她一起清洗衣物及打扫卫生。王大妈逢人就夸我勤快懂事,心地善良。我们也相处得越来越融洽。

 

4

时光飞逝,转眼就过去两个月了。

我和王大妈走得越来越近。

有一天王大妈跟我开玩笑说,菊丫啊,干脆就到我家做儿媳妇算了。

我心里一怔,愣了一下。

王大妈家两个儿子,小儿子王河在读高中,年龄尚小。大儿子王海有次来厂里找王大妈拿钥匙时我见过,五官平常,又矮又黑,关键是木讷得很,看见人也从来不主动说话,二十五六的年纪了,还单着。在这之前,王大妈逢人就指着自己花白的头发诉苦,说大儿子人老实,嘴又笨,请的媒人腿都快跑断了,也没哪个姑娘看上他,再说不上,这辈子估计要打光棍了!

想到这儿,我心里一惊!

难不成王大妈是想撮合我和她大儿子王海?这也……太不合适了吧!

先不说我家里同不同意,单拿王海这个人来说,我是万万看不上的,站在我身边比我还矮,并且还大我八九岁,我们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我心里一沉,虽然王大妈跟我说这是开玩笑的,但我还是听出了这半真半假的意思来,就笑着说,人家王海哥是城市户口,哪里会看得上我这个大山里来的野丫头!再说父母就我这一个女儿,还嫁这么远,他们肯定不会同意的。

我看王大妈脸色变了,就安慰她,大妈你也不用急,王海哥人还不错,早晚会找到媳妇儿的。

这个事以后,我便觉得王大妈之前对我的好带着某种目的,现在知道结果了,应该不会再对我好了吧。

但我想错了。

王大妈还是和以前一样亲热地叫我菊丫,待我也和从前一样好。我便又觉得是我多心了,心里总是有那么点愧疚。

转眼就到了中秋节前一天,这天吃完晚饭,我坐在宿舍前面的小板凳上看晚霞,心里却想着不知道家里情况怎么样了,往年的中秋节,我家都热热闹闹的。

王霞看我心情低落,就打趣我说,想家了就回去,回了家,家里立马会找坨牛粪让你插上!

我听完追着要挠她痒痒,王霞却飞快地跑开了……没想到王霞的这句玩笑话,一语成谶。

第二天是中秋节,厂里放假一天。王霞的大姨早早地喊她一起去逛批发市场了。厂里放假食堂就没饭吃,中午我吃了泡面和月饼,就找了本书看 。

一直到下午,书看久了有些倦怠,刚把眼合上,就听见王大妈叫我的名字。

她推门走进来,看了看说,我就知道又是你一个人在,走,晚上去我家吃饭。

我并不想去。今天是一家人团圆的日子,我一个外人,不想去凑人家的热闹。就谎称头痛。

王大妈拉我起来说,你一整天躺着看书,能不头痛吗?起来走动一下就好了。又说,家里没别人,就我和你王海哥在,砖瓦厂放假,你王伯伯要守厂回不了,你王江弟弟去他同学家玩了,也不回来,走嘛,我们一起热闹一下。

她看我懒洋洋坐着,一边拉起我就要往外走,一边喜滋滋地跟我说,鱼我都买好了,好大一条,活蹦乱跳的,你王海哥这会在家收拾鱼,晚上咱们做麻辣鱼火锅吃。

或许是肚子里的馋虫被麻辣火锅给馋到了,又或许是被她的热情浓意给感染到了,反正我两只脚不听使唤的,就被她拉着去了。

——此刻的我哪里会知道,我已经陷入一个巨大的陷阱。这一夜注定是一个无法醒来的噩梦!

 

5

王海话虽不多,但干起家务事却比女人还能干。

我和王大妈帮着洗了青菜,切了葱姜蒜,其余的都是王海一个人做。傍晚时分,小院的桌子上摆满了一桌,热气腾腾的火锅炖开了,鱼香四溢。王大妈端出大瓦盆,从里面舀出两碗窝子米酒说,我做的,可甜了!吃辣的喝点这个最爽口了。

我知道这个酒精度不高,在老家也喝过,就接了过来。

王海没喝,饭桌上话也没说一句话,吃了两碗饭就回房间看电视去了。

我和王大妈边吃边喝地聊着,在酒力的烘托下,王大妈讲了好多厂里的谁谁谁闹出的笑话,我也把我小时候的糗事讲了出来。小院儿里回荡着王大妈哈哈的笑声,我也是笑出了眼泪……

窝子酒甜,醉人却不知不觉。等我和王大妈都觉得颇有些醉意了,她叫出王海来收拾桌子,然后又踉踉跄跄地过来拉起我,嘟嘟囔囔地说,今晚还是咱娘俩一起睡,明天早上再一起去上班。

喝了那么多,我也眼皮沉重,怎么撑也撑不起来,就没说话,和王大妈两人互相搀扶着进了房间,挨着床,便一人倒在一头,睡了。

梦里,我感觉脸上好像趴着一条鼻涕虫,还在蠕动,衣服又好像被什么左拉右拽地撕扯着,下身仿佛传来了丝丝痛楚……可我真的好困好困,脑海里根本没有什么意识,整个人迷迷沉沉地睡着……

远处传来公鸡打鸣的声音,我渐渐开始有一点苏醒的意识了,心里是知道昨晚喝醉睡在王大妈床上。头痛得厉害,胃也很难受,我微微动了一下身子,下半身传来的火辣辣的痛感愈发强烈……

我顿时一惊,清醒过来,我身上的衣服呢?

我明明记得昨晚我和王大妈一人睡一头的啊!不对!不对!这人不是王大妈!我慌忙边跳下床,边大叫起来。听到我的声音,床上的那人也坐起来了,他拉亮了灯。我一看,这不是王海吗?

完了!此刻我已经明白了——刚才并不是一个梦,那冗长又痛苦的感受是真实的,我被王海强了!

我气得直发抖,蹲下身子抱着双腿大声痛哭!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这样啊?

王大妈推门而入,她的表情很平静。不用说,她是主谋,王海是帮凶!

我一边咬牙切齿地骂着,一边冲上前,王大妈并没有躲闪,由着我将两只愤怒的拳头打在她身上。

王海跳下床想来拉我,王大妈叫他出去,不用管。我随即哭着瘫坐在地上,王大妈拉我坐在床边上,又拉过薄毯盖在我腿上。

我气愤地一把掀开毯子站了起来,边哭边说,别再假装做好人了,你的目的达到了!

王大妈说,菊丫,是大妈对不起你!你先消消气,听大妈说。

我边找衣服穿上,边冷笑着问她,还有什么好说的?我要报警!告你们!我的一辈子都叫你给毁了!你叫我以后怎么出去见人?

王大妈看我要出去,急忙拉着我,我刚用力甩开她的手,她就又急忙把我拉住,劝我说,千错万错都是大妈的错,你打我骂我都是应该的,可你想过没?你这一出去大声嚷嚷起来,你这一辈子可就完了!

听到她这句话,我冷静下来。

是啊,如果王霞和她大姨知道这事,那就等于我老家的人全部知道了。出了这种事,不光是全家人没脸见人,甚至还会影响到我哥,我不能去换亲,我哥还能娶到媳妇吗?

我的脑瓜嗡嗡作响,心中乱成一团麻。

看我闷不作声,王大妈继续说,我和你王海哥确实都是真心喜欢你,也知道你看不上他,才想的这一出。虽然不光彩,但于你而言并不一定是一件坏事。你想啊,你们老家的条件都不好,你能嫁个什么样的人?如果拿你换亲,你就更是没得挑。倒不如嫁给我家王海,他除了人材差你点,嘴笨点,没啥坏毛病。他人又老实,你指东他不敢往西,而且会对你一心一意,你还有啥求的?

我默默流着泪,并不搭话。

王大妈拉我坐在床边说,我都替你想过了,你嫁来我家,我绝对不会亏待你,拿你当亲姑娘一样待,而且彩礼钱不会少了你家。你父母可以拿这个钱修房子,还可以把你哥带来,去砖瓦厂上班,那个老板是我家远房亲戚,也绝对不会亏待你哥。等他有份稳当的好工作了,啥样的姑娘找不着啊?

说完她拉了拉我胳膊,我哭丧着脸,无动于衷。

天大亮了。红肿的双眼,疲软的身子,以及一脸颓然的愁容,这样的我,该怎么办?王大妈说,你这个样子出不了门,我给你请几天假,你就在这儿待几天,养养身子缓缓情绪。好好想想我刚才说的。

说罢就出去了,过几分钟端来了一碗稀饭和几个小笼包放在桌上,招呼我过来吃。见我在黯然垂泪,呆坐着不动,王大妈叹了一口气,继续开导我,我知道你恨我!我不该这样做的,但事已至此,还有想不开的?只要你点点头,往后都是好日子,就看你怎么想了!

停了一会儿,她又说,我刚去路口买的,你先趁热吃点。吃好了安心睡一觉。王海去上班了,这段时间他不回来。我先去跟厂里请个假,顺便给你带几件衣服回来。还得跟王霞先说一声,免得她来找你。

然后她出了小院,锁上了院门。

我的世界忽然安静下来,似乎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我痛哭流涕,责怪着自己,怎么可以这么笨?这么轻信别人的话,落得如此下场!

 

6

那几天,王大妈一直陪着我待在家。与其说是照顾我安慰我,倒不如说是监督我防着我,可能她害怕我去报警,又或者是担心我想不开,出什么意外。

我自然不敢去报警,因为我不想让人知道。也不会自寻短见,死后的话更难听!更舍不得父母,他们含辛茹苦把我养大,我还未曾回报他们!估计王大妈选我下手,除了知道我性格绵弱,也是看中我在这里无亲无靠,否则,她怎么不敢去招惹王霞?

几天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王大妈看我渐渐平静,已了然于心。

我回到宿舍,王霞看见我回来很开心,关切地问我好点儿没?

我含糊地回答好多了。

王霞叹口气说,还多亏了王大妈。我说怎么了?她说,王大妈告诉她,中秋节那天,我贫血晕倒在她家,她不放心我,才帮我请了几天假。

我暗叹着,王大妈可真是煞费苦心,这谎编的跟真的一样。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王大妈又追问过我几次,希望我同意婚事。我都回答还没想好。

其实我早想好了,我绝不会嫁给那个木头疙瘩。但我不想让她知道我的真实想法。如果她知道了,恐怕又会想出别的坏主意来逼我。

日子看似和从前一样,只是我的心境不一样了。王霞也说我没有了以前的活泼开朗,我说可能是因为人更成熟了吧!是啊,生米煮成了熟饭!一颗成熟的小米粒已经在我肚子里了。

我也是两个月以后才知道的。

之前我以为这事情,只要我不追究就过去了。可是天意弄人,每月都很准时的月信迟迟不到。我原本以为自己不可能就那么倒霉,仅一夜就能怀孕。可等到 拿到了确诊已孕的化验单后,我的心似乎掉进了冰窟窿。

这就意味着这件事情没那么容易了结,不是我这个受害者想放过就能放过的。

我思前想后,这事除了王大妈,再不可能有别人能帮我了,就拿着化验单去找她。

王大妈当然是喜笑颜开,她乐呵呵地说,菊丫你莫担心,这是天大的喜事,双喜临门啊!只要你点个头,一切我都会安排好!保管让你们体体面面地结婚。

我很想直接拒绝王大妈,但我怀孕的事该怎么办?我才17岁啊,被强暴致孕,说出去我就不用活了。我更不想生孩子,难道我要一个人去堕胎吗?我越想心里就越害怕,越难过,蹲在路边绝望地大哭起来……老天爷就不能放我一条生路吗?走到这一步,我没得选择,只能任人摆布。

很快厂里便传出我要结婚的消息。没想到,王霞竟然一点也不吃惊,她说鲜花插在牛粪上,她只觉得惋惜!

原来,那天王大妈过来跟王霞真正讲的内容是:我和王海在谈恋爱,这几天王海回家了,我在他们家跟他们一起过中秋节。我年纪小,碍于面子,不想让别人知道。叫王霞千万保密,也不要来问我。如果我回宿舍了,叫王霞假装不知道这事,只说我贫血晕倒,在她家休息。

我恍然大悟:原来王大妈早就算计好了,即便我没有怀孕,我也会被逼入她设好的陷阱。她等着我张口拒绝她后,就会让所有的人都知道,我已经被王海睡过了。等这事传到老家,中间不知又经过多少好事人的嘴巴再添油加醋,到时候恶毒的口水都会把我们一家给淹死!

我认了!那就拿我的婚姻换取一家人的安稳,还有我哥的美好前程吧。

 

7

在我同意婚事了以后,王大妈也履行了她的承诺。她带着我回了趟贵州老家,但并没有叫王海同去。我猜想,她肯定是担心我父母看不上王海。

她对我父母说:年轻人做事太冲动,没考虑后果,现已有身孕,时间紧,来不及好好安排。

我父母对此事并未怀疑。在王大妈留下再三的承诺后,父母和亲人们都送上了祝福。

被骗入婚姻的牢笼,终究谁都不会幸福。除了女儿带给我一些安慰,我再没有笑过。

婚后没几年,我便随人去广东打工。我一直没有改口叫王大妈一声“婆婆”或者“妈”。不知道她心里是否明白,又或许是她根本不在意。而王海,本身就是一个没有思想的人,一日三餐饱就是他极致的追求。无论我对他怎样的冷淡,他都无动于衷。这段婚姻,留给我们唯一的安慰就是女儿,剩下的只有无边无际的荒凉!

我以为此生就这样麻木地过下去了,但是女儿却忍受不了,她希望我们剩下的日子还能有所追求。

2020年,我女儿20岁,她劝我:人生只有一次。趁现在还不算太老,为自己好好活一次!在女儿的极力劝说下,我和王海最终同意了。这段持续了20年的不堪婚姻,因女儿开始,也因女儿结束。也许,这一切皆是天意!

离婚了以后,我带着女儿回了我娘家所在的县城,买了一套房子,又和女儿在小区附近开了间童装店。因店小利薄,赚不了多少钱,我便让女儿守店,自己和一个老乡去了浙江做家政。后来遇到现任老公刘义阳——他教书育人十几年,品格高尚,处事淡然,我们便结婚了。2022年,我生下儿子。

给往事写个尾声吧。也愿看过这个故事的姑娘记得,有一个大姐,因为年少无知,她曾经被诱奸,被骗婚。希望每个姑娘都能在爱人的怀抱里欢乐开怀,希望这种事情永远不再发生。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生活故事

和婆婆闹得不可开交,老公给我画饼!

2023-1-6 21:43:27

生活故事

路(15)

2023-1-9 20:25:3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