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连载>彩礼>第31章:我负债累累买了个小房子,搬家后发现我生父是个有钱人

第31章:我负债累累买了个小房子,搬家后发现我生父是个有钱人

前情回顾:

即使隔了一扇门,周康在监控室外还是觉得浑身寒意四起,就在他决定回去把这一切禀告安荣喜的时候,另一人又问:“要不要,我们把她给……”

周康没看到屋里的人在比划什么动作,但他把整个对话联想一遍,大概猜到了他们要把陈小茼怎么办了。

1

招标会马上就要开始了。

主办方安琪领着几个同事进了会场,之前如滚水一般沸腾的会场瞬间安静了下来。

安琪目光扫过会场上的每一位参标者,带着春风一般的笑容致词:“感谢大家来参加安氏今天的招标会……”

后面的致词很长,安琪站独自站在荧屏前又是介绍安氏的创业史又是给安氏企业打广告,大概说了三四分钟,眼看就要到招标的环节了。

李玟在座位祈祷赶紧让安琪的发言再长一些吧,她真的坐得如芒在背如坐针毡,如果陈小茼来不及把标书拿回来,那么她们这一趟就等于白来了。

安氏顶层的会议室安保做得很好,会议开始后,铁门自动上锁,如果没有钥匙外人是打不开的。

安荣喜自从陈小茼出门后就一直注意着她的动静,会议过去了十分钟还没见陈小茼进来,他吩咐身边的周康:“你去迎一迎她。”

爱屋及乌,只要她是陈楠的女儿,安荣喜总会忍不住关心她。

那份关心和爱护,就好像穿越时空,补给那个他一直想要去珍惜却再也机会的人。

安排了人去接陈小茼进来,安荣喜的目光重又落回窗外,看着床边那处湛蓝的天空,天边有几朵白云在闲闲地飘荡着,百无聊赖。

他的目光像在看云,又像在看云端上的什么,没有人知道他此刻在想陈楠。

很想她。

2

陈小茼从打印室出来,怀里抱着才打印出来的招标书,一路疾跑赶往招标会议室。

可她刚到顶楼的会议室,却见楼道上通往会议室的那道门锁上了,门上有密码,外部的人员根本进不去。

怎么办?

她在心里嘀咕,要不要打电话告诉李玟让她出来取呢。

就在她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时,楼道上的那道玻璃门开了,一个穿着职业装的男人探头出来,朝她温和地说:“陈小茼吗?快进去吧,会议已经开始了。”

陈小茼忙说谢谢,提步就跑。到了会议室,方想起刚才那个男人面相似乎有些熟悉,但她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他。

同事李玟一看到陈小茼进来,黯淡的目光瞬时亮了起来。陈小茼刚坐下,她就谢天谢地感慨说:“幸好你回来了,不然我们这一趟白来了。”

标书抱回来了,两人都如释重负。李玟不断地感慨道:“刚才老板还发信息问我这边的招标会议怎么样了,我没敢跟他说实话,只说一切顺利。要是你回不来,我回去肯定得被老板弄死。”

陈小茼跑得急,那口气还噎在胸口,她来不及答李玟的话,只对着李玟竖起一个拇指。

好不容易喘匀了气,陈小茼抬头看到荧幕前讲话的人已经换了,刚才还是安琪在讲,此刻上面站着的人已经换了。

3

现在讲话的人正是安荣喜。

那个在颍州要她外公下跪的男人。

此刻的安荣喜已经摘掉墨镜,露出一双鹰隼般锐利的双眸。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陈小茼觉得那人的目光曾几次从自己的身上扫过。

陈小茼实在想不通眼前的安荣喜跟自己的外公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他非要逼着外公下跪?

她搬新房时候收到的礼物,是不是眼前这人送的?他为什么要送自己礼物?

思绪纷乱如一团理不清头绪的麻绳,陈小茼越想理清就越是感觉杂乱,她逼自己不要多想,尽量先把招标的事处理完。

陈小茼的思绪才迷乱了一阵,会议已宣布结束了。

“小茼,咱们也走吧,标书我已经交上去了,刚才我拿到上面的时候,是安总亲自收的。不是安琪经理哦!”李玟很是高兴地说着刚才的奇遇。

安荣喜发言之后,大家纷纷地把标书递上去,她也跟着人潮把标书递给安琪身边的秘书,却被安荣喜伸手接了过去:“放我这里吧,我看看。”

安荣喜主动去拿了李玟手里的那份标书,还把封面“远大公司”的几个字念出声来,喜得李玟差点跳了起来。

如果她和陈小茼能顺利拿下安氏这边的项目,公司将来两三年的业务都有了,如果老板一时高兴,不知会给她们俩多少奖金呢。

4

“小茼,如果咱们把这个项目拿下来了,我们的奖金会不会有这个数?”李玟伸出一个巴掌,比了一个五。

陈小茼的心思还在琢磨安荣喜的事上,她只是扯着嘴角笑笑,胡乱地揶揄李玟:“你就是个财迷!”

“那是,我就喜欢钱。你看你,才二十五岁就自己买了一套房子,我也要买房,我都二十八了,我比你还大两岁呢。”

陈小茼哭笑不得,安慰她说:“这有什么好比的,我欠了一身债呢。再说了,我身份证上是二十五,实际年龄已经二十六了。比你小不了多少?”

两人一边随着人潮往外走,一边自顾自地闲聊着。

“你二十六了?那你比我小了两岁呀,小两岁也是小了很多。”李玟喋喋不休,恨不得把陈小茼的年纪昭告全世界,“哎对了,小茼,你二十六怎么看起来那么稳重呢?我觉得你的年龄跟你的年纪很不相符。”

李玟发觉自己说错话,又纠正:“我不是说你老啊,我只是觉得你比我们这些年纪的女孩更加成熟稳重些,这句是赞美,绝没有贬低的的意思……”

两人一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完全没有注意到关于陈小茼年龄的话题已经被有心的人听到了?

5

“什么?”

安荣喜听到周康的汇报,惊讶地从轮椅上弹了起来。

他那条跛腿因为受力不均,趔趄了一下:“你是说,她今年不是二十五岁,而是二十六岁?”

安荣喜凝视着周康,语气里的激动和喜悦显而易见。

如果陈小茼不是二十五岁,而是二十六岁,那么,她极有可能就是他安荣喜的孩子。哈哈,真好,她竟然真的是自己的孩子。

安荣喜的嘴角向上扬了一下,一抹笑容像天边的惊雷乍然闪了,疏忽又很快消失不见了。

周康以为自己看错了,又认真地瞥一眼安荣喜,确实没看到他脸上有任何的笑容。诡异,真诡异!

此时的安荣喜已经恢复了往日的严肃和权威,他吩咐到:“这事,先不要告诉任何人,千万别吓着孩子。”

“还有,颍州那边怎么回事,你不是查过了吗?你当时说她是二十五岁。”

周康被老板追问,只得垂下头说:“是,我查过了,她身份证登记的日期算下来,今年确实是二十五岁。有没有可能,是有人故意把她的出生时间往后登记呢?”

往后登记?安荣喜心里一凝,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

老陈恨他,如果老陈不想让他找到打扰陈小茼,做出这个举动应该很简单。那个小地方,那时候上户口没有那么严格,他后来去登记,随便报一个日期也不是没有可能。

他思绪到此,安荣喜的心蒙上一层稠密的痛苦,像一层薄薄的幕布笼罩着他,让他闷闷的难受。

呆了半晌,安荣喜又吩咐周康:“这几天你派人去颍州好好打听,要确切地查到她的出生年月日。如果不是,那我们就不必打扰她。但如果她是我的女儿……”

安荣喜说到此处,嘴角闪过一抹温柔的笑意。

如果她真的是自己的女儿,那么他会好好补偿她,给她一切他能给予的温柔和呵护。

如果她真的是自己的女儿,他要给她他所能给的一切。

 

阅读全集点这里

20221212150139852
20221212150139852

彩礼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彩礼

第30章:闺蜜的小姑子拿我出气,朝我狠狠地泼了几杯热茶,崩溃了

2023-1-6 21:57:13

彩礼

第32章:18万彩礼被婆家拿去买房,我打掉孩子又离婚,后续的事太解气了

2023-1-9 21:48:2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