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故事>惊悚故事>女儿和我一样不信邪,结果中邪了!

女儿和我一样不信邪,结果中邪了!

观音村有首童谣:大夫治病,治手治脚不治心;相士算命,算天算地算他人。
许昌已经很多年没听到过这首童谣了,因为他已经10几年不曾回过观音村了。
1
一周前,凌晨12点刚过,许昌的女儿许可可生了诡异的怪病——她突然哭着说背疼,使劲儿去抓后背。许昌和他妻子赶紧看,发现许可可的背上长了一颗肉瘤,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增大。
许昌和妻子带着女儿辗转多家医院,医生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许昌又带着女儿去看了一位老中医。
老中医问清情况,摇摇头说:“小女娃的病不好治啊!”
老中医给开了几副中药,等妻子和女儿出去付费抓药后,许昌问:“医生,请问你刚才说不好治是什么意思啊?”
“都说子时生病的人不好治。”其实老中医这话说得很保守,原话是子时生病的人是治不好的。
就在当晚,又发生了一件怪事,许可可坐在床上喝药的时候,映在墙上的影子,不是她自己的影子,而是一个佝偻着背的老妪的影子,且影子背上有一个脑袋般大小的肉瘤。
许昌认出了影子的主人——阿秀婆婆。
2
第二天天还没亮,许昌就驱车带着妻女回了老家观音村。他已经10多年没回过老家了。
到村里许昌才知道,阿秀婆婆已经去世好几年了。婆婆死后村里人还给她建了个泥像,让人供奉。
阿秀婆婆没有子女,但养了一个捡来的孩子,叫阿圆,和许昌差不多大。许昌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带着妻女回来找阿圆帮忙。
村里人说,阿秀婆婆去世后,阿圆也一直住在老屋里。但直到下午快6点了,才看见阿秀婆婆家打开大门。从门里出来的,是一位头发花白的婆婆,许昌仔细看才认出是和自己差不多大的阿圆。只见阿圆提着一个篮子走向后山。那里以前是供奉阿秀婆婆的书的祠堂。
阿秀婆婆在时,每天下午6点左右都会去祠堂点灯。有人说,拿了这些书就能学阿秀婆婆的本事;也有人说,阿秀婆婆用这个掩盖她传播迷信的本质。
想来阿圆也是去点灯的,只是祠堂都已经不在了,灯点在哪里?
许昌带着女儿在门口等了10几分钟,阿圆就回来了。
“可可,叫娘娘。”许昌示意女儿和阿圆打招呼。
许是阿圆的面相太过刻薄,许可可紧紧拉着许昌的衣袖,愣是没开口。
阿圆抬眼瞥了瞥这一家三口,面无表情地说:“进来吧。”
阿秀婆婆留下的这间土胚房实在破败,和村里其他陆续新盖起来的二层小楼显得格格不入。阿圆进屋开灯,许昌一边跟着进屋,一边说明来找阿圆的原委。
阿圆听完许昌的讲述,又看了看墙上许可可的影子,那的确是阿秀婆婆的轮廓。
“婆婆。”阿圆开口。她的声音粗哑难听。
墙上的影子听了,有意识般歪了歪头,看向阿圆。
许昌确认了真的是阿秀婆婆后,腿都软了,急切地问阿圆自己该怎么做。
但村里的人都知道,阿圆虽然学了婆婆的本事,却从来不给别人算命。
“婆婆如今成了仙,不会找你们女儿麻烦的。”阿圆在许昌夫妻二人的注视下开口。
人死后要么成鬼,要么投胎,还有一种少之又少的情况就是成仙。能在死后成仙的人生前做了一定有很大的功德,死后人们才愿意供奉。但成仙的人与神又有区别,因为仙的本质还是死了的人。
观音村的寺庙建在山上,阿秀婆婆的泥像就供在上山的路上。许昌按照阿圆的提示,第二日便买了纸钱里供奉。他以为这样女儿便能逢凶化吉,谁知当天晚上变故突生。
3
阿圆听见急迫的敲门声,以及许昌夫妻二人在门外带着哭腔的祈求。
阿圆开门,看到许昌抱着昏迷的许可可。她让他们进屋,沉着脸问许可可在长肉瘤之前到底做过什么。
许昌这次不敢再隐瞒,嘴唇嚅嗫地交代道:“那天晚上可可要我给她讲故事,我就给她讲了阿秀婆婆的故事,可她听完说我这是迷信,我就说这本来就是故事,不是真的。”老来得女的他此刻看起来更老了
许昌说完,他妻子又将白天去烧纸的事也说了:“我们去山上给阿秀婆婆烧纸道歉,可可一直跟在我们身后。可等我们烧完纸回头,突然看见可可和阿秀婆婆的泥像站在一起,冷冷地看着我们。”
听完阿圆脸色更差了,她原本刻薄的长相变得更加扭曲。她想骂许昌,最后又什么都没说。
但这个时候,闭着眼睛的许可可突然狠狠咬住自己的左手手背,仿佛要将手上的肉撕下来一块。
阿圆见状,赶紧按住许可可脖子后面,许可可的手这才直直地垂下去。
阿圆问许昌:“你怎么会突然给你女儿讲婆婆的故事?”
许昌妻子见许昌眉头紧锁,抹着眼泪说起了事情的原委。原来许可可在家里翻到了一个三角布包的护身符,那是许昌母亲生前一直戴着的,所以许昌留着当个念想。
许可可问这是什么,许昌就给女儿说起了这个护身符的来源以及阿秀婆婆的事。谁知第二天,许可可好奇护身符里面装了什么,便将护身符拆开了,里面的朱砂、桃枝洒了一地。
4
“许昌,你知道阿秀婆婆是怎么死的吗?”阿圆开口。
“背上的肉瘤压迫神经,导致中风而死。”许昌答道。
阿圆摇了摇头,讲了阿秀婆婆真正的死因。10几年前,许昌母亲去世,许母生前说她和阿秀婆婆关系最好,一定要婆婆给她看阴宅,但许昌不同意。
当时阿秀婆婆说的是让许母和许父合葬,但许昌觉得他父亲生前只会喝酒、打人,母亲也不会愿意和父亲葬在一起的。许昌还说阿秀婆婆这是旁门左道,封建迷信。
许家当时也分为两派,一边同意阿秀婆婆的说法,一边同意许昌的说法。由于意见不合,许母迟迟不得下葬。阿秀婆婆不忍故人死后不得安宁,于是和另一位先生找了个折中的法子,将许母葬在许父附近。
土胚房里有些电路不稳,阿圆正讲着突然停电了。阿圆拿来火折子点燃,小小的火焰将几人吞噬其中。阿圆的脸一半被火折子照亮,一半隐在黑暗中。许可可稍微动了动,有要快苏醒的症状。
“其实这事还有后续。”阿圆在两人的注视下,继续讲后面发生的事。
阿秀婆婆那年虽然已经80岁,但身体很健康。不过阿秀婆婆在给许母看坟回来后不久便生病了。她告诉阿圆,自己为陌生人看风水尚能做好,为故人反而做成了将就,有愧于故人。
除夕前一夜,阿秀婆婆嘴里一直念着许母的小名,说自己对不住她。清醒过来就拉着阿圆的手说,许母问她为什么让自己死了都孤零零的,婆婆问阿圆自己是不是做错了。
阿圆将阿秀婆婆哄睡着,第二日醒来时,阿秀婆婆已经在噩梦中去世了。
“她死在自己的愧疚里。”阿圆缓缓开口。
5
阿秀婆婆死后,阿圆给阿秀婆婆算了自己人生里的第一卦。阿圆算出来,阿秀婆婆的死,是大凶。给死人算卦是大忌,这一卦以阿圆几十年的寿命为代价,所以阿圆如今看起来像七八十岁的老人。
“婆婆死后,我不是让人告诉你,不要再提阿秀婆婆,也不要再回观音村了吗?”
许家人当然告诉过许昌,可是许昌不信这些,根本没放在心上。
阿秀婆婆死前心有遗憾,但如果好好安葬,重新投胎这个事情也就过去了,奈何她去世后,村里人为她塑了像,把她一直留在了世间。
许可可将与阿秀婆婆有联系的护身符拆了,意为招仙。而之后许昌父女对阿秀婆婆言语上的不敬,激起了婆婆心中的愤怒……
阿圆将前因后果讲清楚后,许可可也醒了。只见她眼睛翻白,脸上的皮以一种极其怪异的方式皱在一起。许昌和妻子痛哭流涕,问阿圆该如何破解。
“这事是婆婆的因果,可是不该是婆婆的报应;她活着怕好友不得安息,死了怪自己也怪你。”
阿圆顿了顿,这时许可可用自己的手扭到身后去抓背后的肉瘤。
“婆婆这是要你的女儿抵命。”阿圆说完这句话,木头门吱吱作响,屋里唯一的光也灭了。
6
“请你救救可可。”许昌哭着不停地喊。
阿圆看向许昌,冷笑一声:“你不是觉得婆婆是封建迷信吗?”
这时,许可可身后的肉瘤已经破了皮,看着像被野猫抓破的烂肉。
“对不起!对不起!但是救救我们的女儿吧!”许昌和他妻子崩溃大哭道。
7
许昌悔恨自己当初莽撞,没给婆婆应有的尊重。
而此时许可可完全安静下来,眼睛直直地看着阿圆。阿圆从凳子上站起来,走到许可可面前,理了理许可可凌乱的头发,然后小声说了什么。
“婆婆,你应该安息的。”许昌只听见这一句。
阿圆其实明白,婆婆生前如此善良,死后不该被这一丝不甘控制作恶。看着许可可,阿圆想自己当初被婆婆收养的时候,也不信婆婆做的这些,可能唯一不同的就是自己不会不尊重婆婆。阿圆知道自己已经没几年活头了,不如为婆婆做点事。
阿圆提出条件,如果许昌愿意以许家百年香火侍奉阿秀婆婆,自己便愿意帮许可可。许昌自然应允。
趁着夜色,阿圆带着许昌一家去找阿秀婆婆。原以为是去阿秀婆婆泥像旁,未曾想阿圆将他们带到了阿秀的墓地旁。
大概是感应到什么,许可可激烈地想挣脱妈妈的怀抱,还把她妈妈的脸抓破了。见挣脱不了,许可可嘴角咧开一个诡异的弧度,伸手朝自己眼睛挖去。
她妈妈大惊,赶紧将许可可放了下来。许可可没了牵制,直接坐到婆婆的坟上,冷冷地看着三人。
这时候阿圆拿出两个护身符,红色的护身符上写着许可可的名字,黑色的护身符写着阿圆的名字。
阿圆想让许可可在婆婆坟前磕三个头,再将红色的护身符挂在许可可脖子上。但许可可看着阿圆,惊叫着想去抓阿圆的手上的护身符。
阿圆又从口袋里摸出一个手掌大、长方体的印章,上面画着奇怪的符文。阿圆用印章敲许可可背上的肉瘤,发出滋滋滋烤肉一般的声音。
两人大概都知道要速战速决,但阿圆老了,没有许可可的力气大。只见许可可扑在阿圆身上,双手掐住阿圆的脖子,想把阿圆置于死地。就在许可可的指甲陷入阿圆颈动脉的时候,阿圆将印章敲在了许可可的后脑勺。许可可一下就老实了。
阿圆将许可可从自己身体上扯下来,冷漠地说:“你不是婆婆。”
然后她拖着许可可,两个人一起在婆婆的坟前磕了三个头,然后把那个红色护身符挂在了许可可的脖子上。
8
红黑代表阴阳两极,红为阳,黑为阴。自此换阿圆背着阿秀的肉瘤,过完所剩不多的日子。
阿圆没什么可帮婆婆的,只想让婆婆百年之后,心无不甘。
阿圆去世后,许昌回村安葬了她。他按照她的遗愿,将她葬在阿秀婆婆旁边。
阿圆下葬那一日,遇上不错的好天气。土胚房处于东边,日光为整个房子渡上了明亮温暖的光。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惊悚故事

买了只玉镯,差点把自己遗失在梦里

2023-1-2 21:38:00

惊悚故事

我被一个女鬼缠上了,还是一个疯批女鬼!

2023-1-13 21:15:0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