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故事>情感故事>有多爱一个人,才会为她放手

有多爱一个人,才会为她放手

夜晚的风划过高楼大厦,绵柔的细雨如丝线一般凌乱得落下,房间里昏黄的灯光映照在青年的面庞,青年呆呆地坐在桌边。一张鲜艳的请帖被打开,安静地平躺在桌面,烫金的名字在晚灯下熠熠生辉。

突然,身旁的手机响起,青年瞥了一眼,看到来电显示,叹了口气,调整了状态。当青年按下接听键的瞬间,一个略带沙哑的男声冲击着青年的耳膜。

“夏念,你在哪?”

青年略显无力地回道:“在家。”

电话那头喧闹的音乐和说话声传入了夏念的耳中,他揉了揉太阳穴,强打起精神问道:“老齐,找我有啥事。”

老齐笑了笑说道:“明天是晓瑜的婚礼吗,晓瑜让我跟你说一声,她说明天你一定要去。”

“明天我可能抽不出时间,最近手上的案子还要忙吗,不好说能不能请下假来。”他继续揉着微微疼痛的太阳穴。

“念哥,有些话不知道该讲不讲。”

老齐还要接着说下去,却被夏念打断。

“老齐,既然不知道,那就别讲了。”

“行行行,那我先挂了,你要是明天来,记得哥们来个电话,哥们接你去。”

夏念不耐烦地说:“知道了,知道了,我先挂了。”

电话挂断之后,夏念无力地瘫倒在椅子上,双手捂住了双眼,长叹了一口气。夏念望了望窗外,淅沥的雨声像是秋日的低语。他出神地看着,好像在追忆着什么,却又突然苦笑起来,摇了摇头。随后,他打开了电脑,戴上了耳机,翻看起了有关案子的工作文件。

不知他坐在桌前工作了多久,外面的夜早已深了,城市里的点点灯火也逐一熄灭。夏念伸了伸懒腰,他忽觉眼皮有些发沉,不知不觉间,就伏在桌案上,睡着了。

万籁俱寂,四周一片漆黑,像是坠入了深渊。突然,一束光出现,慢慢地照亮了黑暗,随后夏念迷迷糊糊地听到呼唤他的名字。他缓缓睁开了眼,睡眼惺忪。一醒来便看到一旁坐着的老齐,老齐看着醒来的夏念,调侃道:“夏念,你睡蒙了?”

“啊?”

夏念看了看四周,发现自己穿着自己以前的高中校服,坐在自己从前高中的会场里,身边的座位坐满了人,舞台上有学生正在表演话剧。夏念悄声问:“老齐,这是在哪儿?”

“你真睡蒙了,这是学校剧场啊,艺术节一开场你就睡着了,要不是下个节目是盛晓瑜的,我连叫你都不想叫。”

“啊?!”

夏念脑子有些发蒙,难以置信地看着四周。就在这个时候,话剧节目结束了。在主持人甜美的播报声中,一个清纯的少女缓步走来,她身着一袭白色的长裙,头戴一顶编织的太阳帽,长发散落如瀑般倾泻,迈着自信的步伐地走到舞台中央。

这时,身边的老齐扯了扯夏念的袖子,说道:“夏念,别东张西望了,赶紧看,你女神上台了。”

夏念恍惚地转头看向舞台,注视着舞台上逐渐耀眼的女孩。女孩用柔软细腻却又富有磁性的声音演唱着《七里香》。在她的歌声里,无言的泪悄然滑落他的面颊,夏念紧忙用手擦去泪痕。老齐转头看向夏念,原本笑呵呵的脸,在看到夏念眼红的一瞬间变了脸色。

“至于这么感动吗?”

“你这嘴还是那么欠。”说着,夏念抬手揉了揉发红的双眼。

老齐看了看台上的女孩,又看了看台下莫名流泪的男孩,说道:“你该不会得了爱而不得的相思病吧。要我说你喜欢盛晓瑜的事全班都知道,你还不表白。哥们可提醒你,在不表白就没机会了,听说隔壁班的一哥们正准备下手了呢!”

夏念没好气地说:“滚!老子和她恋爱了八年,狗屁的爱而不得。”

老齐惊了,后又转念一想,说道:“你小子啥时候表的白,哥们我怎么不知道,还说谈了八年恋爱,你糊弄谁呢,小学你们就在一起了?你该不会记忆错乱了吧。”

夏念无语了,但想起自己是在高考结束后才表白的,而现在所处的还只是一味暗恋的阶段,确实是自己说错了话。他又仔细想想,自己醒来后,这里一切的一切都是那样的真实,这个世界上不存在什么穿越,那唯一的解释就是,他做了一个无比真实的梦。

他看着台上的姑娘,内心在纠结着,到底要不要醒来。即使是在梦里,夏念也想要再见到她。但每每想起她的时候,明明嘴上说着放下了,可心却依旧在痛着。明明他自己才是那个选择离开的人,可为何自己却久久难以释怀。

那段时间是夏念人生中的至暗时刻。

在一次缉捕任务中,他与一个亡命之徒在一个狭小的出租屋里肉搏。歹徒性情凶残,暴力拒捕,掏出随身带着的刀具,威胁夏念。而夏念则不以为然,在队友尚未赶到支援的情况下赤手空拳地冲进了小屋里,与歹徒连续对阵数十个回合之后,他一拳打在歹徒太阳穴上,歹徒只觉脑袋能嗡鸣声不断,摇摇晃晃地跪倒在地。再看夏念,他在搏斗过程中腹部两处中刀,手臂也多处被划伤,鲜血不断从伤口涌出。他在挥出那一拳之后,也因失血过多而倒在地。意识越来越模糊,忽然,他的双眼模糊地看到歹徒扶着脑袋,摇晃地站起身,想要逃跑。歹徒跨过夏念倒地的身躯,没有补刀,因为还有源源不断地警察不断赶来,走晚一点就插翅难逃了。而夏念绷着最后一根清醒的神经,用意志挤出最后一丝力气,去拽歹徒的裤脚。然而,歹徒发现后,恶狠狠地看着倒地的夏念,狠狠地用另一只脚躲夏念拽住裤腿的手。夏念忍着剧痛,死死攥着。歹徒见此,再一次掏出刀具,凶狠地扎向了夏念的后背。这一刺,他痛苦地仰天嘶吼,手上的力气也散了些,歹徒见此急忙甩开他的手,向外逃去。倒在地上的夏念却昏迷了过去,生命的气息渐渐从他的身上流失。

好在随后,他的队友即使赶到,将他及时送去了医院,挽救了他的生命。而那歹徒则因为夏念的时间拖延而在逃跑途中被堵在楼道里。

案子结束后,躺在医院病床上的他被上级授予了二等功勋章,其英勇事迹也在城市的大街小巷流传开来。虽然没有亲手缉拿住罪犯,但他为逮捕罪犯做出了重要的贡献,他用行动得到了全局、全社会的认可与嘉奖。可身上的伤,却让他修养了许久。

那段时间里,盛晓瑜每天都去医院照顾他。在他昏迷的日子里,是盛晓瑜坐在他的床旁照顾他。她每天帮夏念擦拭身子,每时每刻观察着夏念的情况,每晚都是坐在病床旁的椅子上,抱着膝盖入睡。

在盛晓瑜不住地祈祷声中,夏念终于从昏迷中清醒。那一刻,躺在病床上的夏念看到了她憔悴的样子,看到了她喜极而泣的模样,他的内心百感交集。他觉得自己很幸运,能遇到这样一个好女孩,但看着她的黑眼圈和瘦了一大圈的样子,又很是心疼。

后来,夏念顺利出院了,他们的感情也在此之后更加浓厚了。可每每当他再出任务时,他总能看穿盛晓瑜内心的担忧,他也曾偷偷看到过她偷偷哭泣的样子。他知道自己所从事的工作虽然光荣但充斥着危险。

他让她担心了。与他而言,他的青春不负江山,不负人民,唯负她。这样的好女孩,他又怎敢耽误她的未来呢。

在一个夏日里,他艰难地选择了悄然离开。在原来的房子里,他最后为她做了一顿饭,留下了一封信。他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他怕自己当面和她说出这些的时候,自己心软。他怕放不下,怕放不下这个好女孩以及这段感情。

他已决定做完这场梦,即使痛也想看看过去的美好。

一阵欢呼响起,学校的艺术演出结束了,所有师生纷纷回到各自班级。到了班里的夏念,他偷偷看了眼盛晓瑜的位子,就像原来他暗恋她时的模样。在过去这样的情境里,他或许会上前找她搭话,但现在的他只想偷偷看着她,即使是在梦里,他也会这样做。

晚饭时间到了,班里的许多人都去了食堂,但夏念则趴伏在桌上,看着窗外的黄昏愣愣出神。

此时,老齐来到夏念的桌边,他拍了拍趴伏在桌面的夏念。

“夏念,走,哥们请你吃好的,据说今天食堂上新了。”

夏念摇了摇头,趴在桌子闷声说:“谢了老齐。今天你自己去吧。”

老齐耸了耸肩,然后想到什么,嘴角微微翘起,说道:“那哥们给你带点吃的回来啊,记得好好谢谢我。”说罢,转身离开。

夏念转头看了看,窗外慢慢暗下来的天空,被金色晕染的白云逐渐向紫色过渡。他知道为什么自己看到盛晓瑜会流泪,他告诉自己不要哭,但泪却遏制不住地流。

突然,一个身影坐在夏念位置前面的椅子上。夏念抬眼一眼,竟然是盛晓瑜,夏念惊得坐直了身子。

盛晓瑜看此笑了笑,说道:“齐牧跟我说你今天没精神,不过现在看来你挺精神的嘛。”

“啊?老齐都和你说什么了?”

“没说啥。”她注视着远处的紫云,像是在能等待着什么。夏念此刻也不知道该说些啥,就是低着头看着书桌。这时桌洞里一个物件吸引了他的注意,夏念将它拿上来,发现是个随身听。他没看里面是否装有磁带,只是想要戴上耳机,去试图掩饰自己的尴尬与紧张。当他戴上耳机的刹那,《七里香》空灵的旋律悠然响起,盛晓瑜看向夏念,笑着问道:“在听什么歌。”

“《七里香》。”

“能给我一只耳机吗?”

夏念没有再回答,只是果断地摘下了一支耳机,递了过去。盛晓瑜接过耳机时,他有些颤抖地碰到了她的手,两人默不作声地听着歌,看着窗外。夏念用手托着下巴,眉头微皱,想说什么却一直在挣扎着。

随着歌曲进入高潮,盛晓瑜突然转头看着夏念,她望着他的眼,鼓起勇气说道:“夏念,我喜欢你!”

夏念愣了愣,突然大量回忆涌入脑中。霎时间,伴着《七里香》的旋律以夏念为中心的场景快速变化,他看到他和她高三一起努力学习的画面。他看到高考结束的那晚他手捧鲜花向她表白,她笑着哭了,答应成为了他的女朋友。他看到他们去了各自理想的大学,开始了四年的异地。他看到他们大学毕业后结束异地的笑脸。他看到他们发生过的种种。

恍惚间,场景再次变化。夏念躲在一面墙后,墙的那边是警局门口,门口处盛晓瑜站在那儿,好几个警局同事在那里劝她,她说她要见他,她要他给个说法,为什么要离他而去,为什么不辞而别。说着说着,她哭了,身边的人不住地安慰着。夏念望着熟悉却又陌生的天花板,他不忍看到她落泪的样子,他不住地告诉自己她是个好姑娘,但自己不能耽误她,她应该会有更加安稳幸福的生活。

那天他没有见她,而她则在警局门口从白天等到黑夜。

场景又一次变化,这是一个白天,夏念走到自己的工位,发现那里安静地躺着一束花。他拿起那束花,仔细看了看,有淡雅的紫罗兰,繁密的勿忘我,还有星星点点的白色小花,一股股绵长的花香沁入心脾。这花他认识,是盛晓瑜最喜欢的花,与他们最喜欢的歌同名。

此花名为七里香。

夏念眼前的风景再次变化,这次没有出现什么场景,只是变得一片虚无,只见他和盛晓瑜处于一个满是白色的空间。他好像看到盛晓瑜站在他的对面,她哭着笑着沉默着。

夏念顿了顿,努力地挤出了一个笑脸。他想要开口说什么,但喉咙像是被堵住了似的,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梦醒了,他哭着醒来,而此刻耳机中的七里香也落下了最后一个音符。他擦了擦眼角留下的泪,捏了捏已经泛红的鼻子,他微微摇了摇头,自嘲地笑了。

原来真的只是一场梦啊。

窗外的天空现出了第一道曙光,照亮了沉睡的城市。麻雀缓缓地飞上了枝头,轻声呢喃着。街旁泛黄的枫叶,悄然飘落,夏天过去了。

夏念长舒了一口气,看着逐渐复苏的大地,轻合上桌子上的请帖。随即他洗了个澡,对着镜子仔细地整理着自己。他看着镜中身上的疤痕笑了,笑着笑着又哭了,哭着哭着又笑了,那一刻的他或许真的放下了。

就像高中时的那场演出,即使结束,旋律却仍在脑海回响;又像收到的那束花,即使花已落,但花香却在心中凝成了永恒……

几小时后的会场外,换上正装的他在老齐的陪同下正大步走入宴会。他看着宴会厅中央的两位新人,发自肺腑地露出了一个释然的笑容。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情感故事

她不用抢男人

2023-1-9 22:29:26

情感故事

凤凰男让我伺候公婆,我发了疯想离婚!

2023-1-13 21:29:5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