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连载>彩礼>第33章:我花大价钱买了套小房子,有钱生父却要偷我头发做鉴定,真服了

第33章:我花大价钱买了套小房子,有钱生父却要偷我头发做鉴定,真服了

前情回顾:
“我奉劝你以后不要再惹我,否则,我不介意和你鱼死网破!”
苏婷说话时双眼猩红可怖,她咬着牙浑身颤抖,仿佛一只被关在笼里的猛兽一般可怖。
周岚看着这样的苏婷,心里不由地颤抖了一下,一时没反应过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苏婷转身进了她的办公室。
1
回到办公室,苏婷的情绪还处在刚才和周岚对战的激荡之中。
虽然她已经把周岚怼走了,但心里的情绪依旧起伏震荡,那种震荡,除了刚才的愤怒之外,更多的是畅快。
她从来没有想过,她竟然会如此激烈地表达自己心里的愤懑和不满。
过去的二十六年,她被父母保护得太好,没有机会和别人发生激烈的冲突。
但是今天,她和周岚的对峙,她强烈保护自己捍卫自己的那个瞬间,她没有觉得难堪,反而有一种畅快淋漓的感觉从心里喷涌而出。
那个瞬间,她似乎披上了战衣,手里执着利剑;那个瞬间,她身体里那个一直畏惧退缩想要人保护的女孩瞬间长大,她被逼面对困难,被迫勇敢,被迫面对她原本畏惧的一切。
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苏婷深深地呼吸,她的双拳仍因刚才的剧烈对峙而颤抖。
可是她又知道,从今天开始,她将会变得和从前不太一样了。
从今天开始,她变得犀利且勇敢,变得独立且坚强,她不会再龟缩在黑暗的一角,不会再让自己陷入被动。
待思绪平复下来之后,苏婷独自去楼下点菜,给爸妈打了个电话汇报最近的工作状况,又打电话给陈小茼,很镇定地把刚才发生的事告诉了陈小茼。
陈小茼在电话那边为她竖起了拇指:“婷婷,好样的。我就知道你可以的!”
“不要怕,我会永远陪着你的!”
2
陈小茼安慰了闺蜜后,把电话收进包里,抬头仰望着安氏的大楼。
早上老板叫她进办公室,郑重地叮嘱陈小茼,说今天安氏这边要面谈,这次是安荣喜亲自出马,让小茼自己过去。
王肃语调兴奋,一脸喜色,他仿佛能听到金币落袋的叮当声响。
可陈小茼却不那么乐观,她对那份标书的信心没那么大。
自从招标会之后,她搜索了关于安氏的一切新闻,做了很详细的功课,她知道安荣喜在最近几年很少插手公司事务,小的项目基本是由女儿安琪在负责,一些重要的合作,会由陆芬和董事会决定。
像今天这样,安荣喜亲自面谈一个招标的小企业,这种可能性极小。
陈小茼实在想不出安荣喜为什么要与自己面谈,她对安荣喜的唯一印象,还是年前在颍州,他戴着墨镜逼外公下跪时的冷峻和阴寒,她是一点也不愿和安荣喜面对面去谈什么项目。
陈小茼迂回地提出,想让李玟全权负责这个项目,她退出安氏这边的项目,专心负责征秦的后期工作。可老板王肃说这次的项目是安氏这边点名要她去的。
陈小茼知道今天逃不过。
安氏的这样的公司,从来不会把哪个合作方放在心上,更不可能点名要她这个小哈喽去面谈,唯一的可能是,安荣喜找她。
为一件私事。
但她猜不透这件私事跟她有什么关系。
罢了,早去晚去都要去,今天就壮着胆子去一次。
3
安氏楼上的监控室内。
安荣喜看着陈小茼独自一人忐忑地进了大厦的自动门。
他从镜头里看着她的面容,心里有些激荡。他找了陈楠那么多年,但她却始终杳无音讯。
他去年一时心血来潮,想去陈楠出生的地方看看,偏巧,他遇到了陈小茼,他才知道陈楠还有个女儿。
那次招标会后,周康连夜去了颍州,详细打听关于陈小茼的一切,她的户口登记的出生年月确实是二十五岁的,可有些知内情的邻居却说陈小茼今年应该是二十六岁。
周康不敢打听更多的细节,怕熟悉的邻居会把安氏打听陈小茼生辰的事告诉老陈。
既然老陈瞒着安荣喜那么多年,肯定是不想让人知道陈小茼的身世了,公然打听会让老陈有所防备。
安荣喜怕老陈知道,会很激进地把陈小茼带走。他不能让老陈把小茼也藏起来,决不能。
今天邀请陈小茼来洽谈项目,他要确切地知道陈小茼到底是不是他和陈楠的女儿。
监控室的镜头里,陈小茼已经进了电梯往楼上走了。
镜头里的她双手交握,那张眉目清丽的脸上露出一丝紧张。
安荣喜跟她一样紧张。
他深深地嘘出一口气,沉声对身边的周康说:“你去迎迎她,带她到顶楼的那间办公室去。”
4
公司的顶楼有一间很阔气的办公室,虽常年无人在这里办公,但办公室却十分干净,每日有人进来打扫。
办公室的一面墙上嵌着一个极大的鱼缸,各种好看的金鱼在里面悠闲自得地游来游去,完全不受纷杂环境的侵扰。
陈小茼跟随周康进到办公室时,见安荣喜正盯着浴缸里的金鱼在戏弄,那样子,似乎今天他不是来这里办公的,而是专门来看鱼的。
随着踏踏的脚步声渐渐走近,安荣喜的目光从眼前的金鱼缸转向门口,门口的光线在晦暗的瞬间,周康就带着陈小茼进来了。
周康先进的办公室,在门口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然后侧身让陈小茼进来。
陈小茼站在门口,扫了一眼那间阔大的办公室,她的目光渐渐回落在安荣喜的身上,见他在怔怔地看着自己,眼神里夹着一抹忧伤。
陈小茼心里一紧,她局促地开口道:“安总您好,我是远大的陈小茼,我今天把公司的标书和我们的项目书带过来了,请您过目。”
她很商务地朝安荣喜挤出一丝笑容,把手里的两份文件递给安荣喜。
安荣喜接过文件,拄着一根拐杖一瘸一瘸地走到他的办公椅子上,他坐下后假意翻看那两份文件,实则目光时不时地在打量着陈小茼。
去年在颍州见她,隔着人潮和车子的茶色玻璃,他来不及观察和打量陈小茼。
今天这么近距离看到陈小茼,他心里的那份激动还是难以言喻。
安荣喜收敛起心里的情绪,吩咐周康道:“我先看看标书,你找个人带陈小姐去参观一下我们公司。”
周康心领神会,打电话叫公司的前台上来领陈小茼去参观,他亲自作陪。
5
前台的萌妹子很可爱,笑起来眼睛弯弯的,很亲切。
听她说话的口音好像是颍州人,一问,果然是。
同为老乡,两人能聊的话题很多,陈小茼瞬间对她放下了戒备。
两人一边参观公司,一边闲聊,陈小茼又问她是颍州哪里的,聊着聊着,竟发现她们上的是同一所高中。前台的妹子比陈小茼还高两届 ,是她学姐。
学姐高兴得两眼放光,兴奋地要加陈小茼的微信,眼看到饭点了,又约陈小茼下楼去吃饭。
“学姐,我是来送标书的,我还有工作呢,咱们下次再约一起吃饭吧。”陈小茼笑着拒绝了,说好下次再约。
学姐也不执意挽留,只说工作要紧,又把陈小茼送到楼上安荣喜的办公室外,按了门铃让周康出来开门领陈小茼进办公室。
安荣喜等陈小茼进来,很公事公办地说了一些标书的内容,又谈了两个合作方案,大概的意思是,安氏的一些边缘项目,会优先考虑给远大负责。
说完,他看了一眼立在门边的周康,见他朝自己点头,安荣喜知道今天的事办得很顺利,没再挽留陈小茼,直接让周康把她送下楼。
6
等周康再次上来时,见安荣喜正立在一面落地窗前,目光看着辽远的天边。
“那些东西,都送走去鉴定了吗?”安荣喜背对着他,语气里有极力忍住的激动。
刚才前台带陈小茼去参观安氏的发展史时,两人说说笑笑又一起去了卫生间,前台的学姐趁陈小茼不注意时,从她的长发偷偷剪了几根下来。
陈小茼一走,她的头发立刻被人加急送了出去,如果不出意外,二十四小时内就会有鉴定的结果。
安荣喜很看重今天的事,周康丝毫不敢马虎,垂头说:“是的,送出去了。二十四小时内会有结果,明天一早我会亲自过去取鉴定结果。”
“好,这事你盯着。别让人动了手脚。”
安荣喜静静地说着,语气里虽然听不出任何的波澜,但此刻他的心却砰砰地像擂鼓。
7
而此刻的楼下。
周娟正在想办法毁掉陈小茼和安荣喜的这次见面。
方才前台那个学姐带陈小茼下楼时,周娟就在安琪的办公室内,她看到陈小茼的身影闪过走廊,心里泛起狐疑。
陈小茼今天怎么来安氏了?
远大虽参加了招标,但陈小茼的那份标书明明已经被自己毁了的……
周娟觉得不对劲儿,偷偷地找人打听了,有人说是安荣喜亲自接见的,两人还在楼上面谈了半天。
周娟细细品味这些细节,觉得陈小茼不简单啊,她不会是用什么龌龊的办法拿到项目吧?
真看不出来,陈小茼这样的姑娘,竟然不声不响地直接“拿下”了她们企业的老板,可真是手段了得啊。
不行不行,她得把这事告诉安琪。
她进安氏这么久,了解安琪的性格,她这个人很好强,绝不允许有人中途插手她负责的项目。
如果安琪知道安荣喜亲自接待了陈小茼,会不会把陈小茼踢出这次招标的项目呢?
周娟想到这里,嘴角露出一丝不厚道的笑意。
阅读全集点这里
20221212150139852
20221212150139852

彩礼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彩礼

第32章:18万彩礼被婆家拿去买房,我打掉孩子又离婚,后续的事太解气了

2023-1-9 21:48:20

彩礼

第34章:有钱男人偷我头发做鉴定,得知我的真实身份,乐极生悲

2023-1-11 22:17:5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