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故事>悬疑故事>我女朋友给我打电话求救,说有人要强暴她……

我女朋友给我打电话求救,说有人要强暴她……

1

那晚,我在学校接到了一个诡异的电话。
一个陌生的号码打入我的手机。
“喂?”我接起电话,等待对面的回答。
“……”对方一阵沉默。
“喂?找谁?”我加大了声音。
“……”对方仍是一阵沉默。
“王超!王超!救……救命啊!他在追我!他要强暴我!”
就当我以为这是骚扰电话要挂掉时,女朋友陈晚的声音却突然从电话那方中传来,嘴里叫着我的名字。
“什么?你在哪里?我马上就过去!”我焦急地询问对方。
“在……在废弃教学楼那边的天台!快来救我!”陈晚的语气中带着急促与喘息,像是在拼命躲避着什么。
我还想说什么,可还没当我开口,电话被对方挂断了。
“喂!北森,你和我一起去天台,再叫上几个人,有人欺负我女朋友!”我急匆匆地给好哥们儿张北森打电话。
给张北森打完电话,我就匆匆地奔向废旧教学楼那边的天台。
张北森确实是好兄弟,他们来的也很快,我们在楼下会了面,然后快速跑向天台。
可当我们喘着粗气从1楼跑到5楼时,却发现天台的门被上着锁!
我以为这是歹徒为了方便为非作歹才故意锁上的,于是我们几个人合力撞开了门。
但门被撞开后,入眼的是漆黑寂寞的夜,寒风与我们撞了个满怀。
天台上空荡荡的,我四处张望却并没有发现陈晚,更确切地说天台上压根儿就没有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急忙拨通了陈晚的电话。
“喂?亲爱的,找我有什么事儿呀?”陈晚甜美的声音从电话那方传来,回荡在这老旧的天台里显得格外突兀。
“你不是说有人在天台要强暴你吗?你现在在哪儿?”我此刻怒火冲天。
诡异的事发生了。陈晚说她压根儿没给我打过什么电话!我再三确认,直到把陈晚惹毛了。
“王超你有毛病是吧?跟你说了没有!你存心找茬是吧!想吵架是吧!”听她的语气,她应该真的不知道这件事情。
我这才反应过来,刚刚那个电话号码的确不是陈晚的!我翻出那个陌生的电话号码,越想越气,抱着问候他祖宗十八代的心态打了回去。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号码是空号。”机械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我不禁感觉头皮一阵发麻。
2
“不是说有人欺负你女朋友吗?这咋回事儿?”
张北森的声音把我的思绪拉了回来,这儿还有一大帮兄弟要解释呢。
我只好实话实说,解释说是被骚扰电话电话骗了,还说下个周末一定请他们出去吃饭。就这样,除张北森外大家都散了。
“王超,到底怎么回事?你可不是轻易上当受骗的人啊。”作为好哥们儿,张北森是十分了解我的。
“我也不知道怎么的,就刚刚莫名其妙接到一通个电话。那声音简直和陈晚一模一样,嘴里还一直叫着我的名字,我这才被骗了。”我向张北森解释。
陈晚没事,我也就放心了。我下楼回到了寝室,可心里总是觉得怪怪的。
但第二天晚上同一时间,那个电话号码居然又打来了同样的电话!
“喂,搞什么啊?小心出门被车撞死!”我这次接起电话,就先把对方臭骂了一顿。
“……”电话那方没有声音。
“你们这些骗子是没长脑——”我话还没说完,对方突然又像昨晚一样开始呼救。
“王超!王超!救……救命啊!他在追我!他要强暴我!”
……
“在……在废弃教学楼那边的天台!快来救我!”还是和昨晚一样的话。
这分明就是陈晚的声音!这绝对有问题。我担心女友的安全,立马挂断电话给女友打了个视频过去。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女朋友正素颜躺在寝室的床上。
“喂,亲爱的,怎么了?我都打算睡觉了。”显然,她收到我送的口红气已经消了。
“我刚刚又接到了昨天的那个骚扰电话,里面的声音真的和你的一模一样,而且对方还知道我的名字!”
“你要我跟你说多少遍,不是我!我人就在这儿,你不也看到了吗?”
“所以我才觉得很奇怪,这个号码我昨天打过去说是空号,可今天又在同样时间打来了,而且说的话和昨天完全一样……”
“我们明天去天台看看吧。我也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就这么办,刚刚打电话的时间是9:20,昨天也是。明天9:20前,咱们直接去天台守着。”
我和陈晚达成一致,挂断电话。但这事越想越怪,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睡不着。
3
第二天晚上不到9点,我和女友一起来到废弃教学楼下。
前天来时,由于着急并没有注意这里的环境,现在才发现这栋楼已经非常老旧了,墙皮剥落,没有灯也没有监控。楼道里黑漆漆的,不时还有冷风从破旧的窗户吹来,把窗户吹得嘎吱作响,阴森森的。
我们两个人打开手机手电筒,小心翼翼地从楼底走到了最上层。
就在我们到达5楼时,诡异的事情又发生了!前天被我们撞坏的门,现在居然又完好无损地锁上了!一股凉风吹来,我感觉后背一阵发凉。
“门被锁了,我们怎么进去呀?”陈晚并不知道前天的事。
“不用慌,开锁这个事我熟。”但这次我没有选择暴力撞开,因为时间来得及。
我在角落里捡了根细铁丝,试着开锁。
“你咋会撬锁……”陈晚很惊讶。
“以前我爸妈上班怕我出去乱跑,就把我锁在屋里,我为了出去玩,就学会撬锁了。”看着陈晚疑惑的表情,我无奈地说。
就在我俩说话的功夫,咔嚓一声,锁已经被我打开了。
天台上依旧没有人。但这天晚上月光不错,视线也很好,我和陈晚就坐在天台上欣赏夜空的星星,等待着9:20的到来。
很快时针指到了9:20。几乎同时,一阵突如其来的浓雾包围了我们。
我只感觉天昏地转。陈晚也害怕地抱紧了我。
“别怕!有我在!”我强行压住心中的不安,同时不忘安慰女友。
“叮叮,叮叮”手机铃声响起了。
我接通了电话,而此刻浓雾也散去。
浓雾消散后,我看见前方有两个人,一个身形和我差不多穿着黑衣的男子,在追赶一个女生,转眼间那两个人已经到了天台边。
我和陈晚对视一眼,我俩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只见那个被追赶的女生不时地看着手机,拨打着电话号码。
“王超!王超!救……救命啊!他在追我!他要强暴我!”
“在……在废弃教学楼那边的天台!快来救我!”
前方的女生正在通过呼救,我的手机里同时传来了对方的声音。
“喂!快住手!我已经报警了!”我一边朝那个男人大喊,一边快步向前走去,想要制止黑衣男子的行为。
但前面的两人似乎并没有听见我的喊声,那个女生再往后退,那个男人再往前走,看不清他俩的脸。转眼的功夫,那个女生已经退到了生锈的栏杆边。
惊慌失措之下,她的手机也掉在了地上,被摔坏了。
“你不要过来,求你了!放过我吧!”女生看着栏杆下漆黑的夜,不断地向坏人求饶。
可是坏人并没有停止,他的动作仍然在向前逼近。
“啊!”原本就生锈的栏杆并不牢固,经女生一压一下子断裂开来。她一下子从天台跌落下去。
坏人见状,意识到闹出了人命,转身就跑,想要逃离现场。
我本想拦住他,可他跑得很快。他绕过我和陈晚,边跑边瞪了我一眼。那个眼神很阴暗很吓人,但我总觉得有点熟悉。他戴着面罩,我只能看见他的眼睛,还有他手中带血的匕首。
“你跑不了的,警察马上就到!”眼看他就要冲下楼,我着急地大喊。当然,警察的事是我随口瞎编的,我并没有报警。
我犹豫着追还不是不追,但想了一下还是先救人。
我和陈晚赶紧来到天台边缘。幸好那个女生抓住了天台下边的鱼形出水口,并没有掉下去。
我俯下身想去拉她上来,但那个女生像是完全看不到我,她仍然在死死地抓着鱼形出水口,低着头往下看。无论我怎么呐喊,她就是不伸手来抓我。
就在她体力不支要掉下去时,她抬起了头,我也看清了她的脸——竟然是陈晚!更确切地说,她竟陈晚有着一模一样的脸!
4
我转头,发现身后的陈晚也呆愣地站在原地。
天台的冷风灌进我的衣服,我浑身一哆嗦。突如其来的迷雾再次包围了我们。
我猝不及防地晕了过去。朦胧中,我似乎听到了什么声音,可是我浑身发软怎么也睁不开眼睛。
当我意识终于清醒睁开眼睛时,我发现我三分之一的身子都露在天台外面。我一激灵,赶紧退回天台。
我想起刚刚坠楼的女生,于是赶紧往天台下面看去,然而楼下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那个女生落下去的地方,和其他地方没有什么区别,只是颜色更深了一点儿。
我心里的疑问更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转过身,看见陈晚也晕倒在地上,赶紧走到她身边把她摇醒。
“王超!你看到没?刚刚那个人长得和我一模一样!连发型衣服都是一样的!”陈晚一醒过来,就神色慌张地大喊起来,“到底怎么回事?她还好吗?她死了没有?”
“他们都不见了。”我将陈晚拉到刚刚那个女孩掉下去的地方,示意她往下看,的确什么都没有。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陈晚拉着我的衣服拼命摇晃。
“走,我们去楼下看看。”
我俩来到楼下,找了一圈依旧什么都没有。那两个人就像鬼怪一样,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种种的谜团围绕着的我的脑海。
“我们先回去吧。”陈晚哆哆嗦嗦地拉着我的衣角,明显是吓坏了。
“嗯。”
我把女友送回寝室,回到自己寝室后一头就倒在床上。
我像是陷入了迷雾里。我不知道向前疯狂地跑了多久,迷雾才终于散去,而我前面出现一个女生正在疯狂逃跑,像是在躲避着什么。
我看着她先是跑进了废旧的大楼,后来又爬上了楼梯,最后跑到了天台上。
“王超!王超!”
我看着她用近乎崩溃的语气朝电话那头喊。她的眼看前方已经没有了路,她不能再往后退了。
我快步向前想要看清她的样子,然而就在我要拉住她的一瞬间,咔嚓一声生锈的铁栏杆断裂,她从天台下跌了下去。
就在那一刻,我看清了她的脸!那是一张和陈晚一模一样的脸!
“啊!”我大叫一声。
睁开眼睛,我看见张北森在拍打我的脸:“搞什么呀?大吼大叫的。”
“啊?哦,没什么,噩梦而已。”我摸了一把额头的汗,看着寝室熟悉的天花板长舒一口气。这个梦实在是太逼真了。
然后在接下来的几天,我不停地做着同一个梦。我感觉再这样下去,我的精神迟早得崩溃,有什么东西强烈地促使着我必须知道真相。那个和陈晚一模一样脸的女生究竟是谁?
“北森,你帮我查一下我的电话号码,以前是不是有别人用过?”
张北森学的计算机,按照网上的说法,他有个炫酷的名字叫黑客。没过多久,他查到了信息。
“这电话以前确实有人用过,后来那人不用被回收了,现到了你的手里。”他将查到的信息给我看。
“对了,还挺巧,那个人的名字和你一样,叫王超。”
5
“他现在人呢?”我问。
“好像是休学了,这个王超也是我们学校的,比我们大一届。”
“为什么休学了?”
“好像是说女朋友坠楼还是怎么的,这个事当时还闹挺大的,你可以去学校论坛看看。”
我立马找出手机翻看学校论坛。
我们没费多少功夫,就找到了那篇关于去年女生坠楼的帖子。帖中讲述的女生也是比我们大一届,女生在坠楼后当场死亡。但为何坠楼,帖子上没写。但可以肯定的是,这起坠楼案至今也还没有结案。
帖子的下面附带着女生的照片。照片中的女生笑容甜美,而且和陈晚长得一模一样!有什么东西在我脑中一闪而过。这事我没敢告诉陈晚,怕吓到她。
事情过去几天后,陈晚也从恐慌中恢复过来,她说想周末去公园野餐,放松一下心情。
到了周末约定的时间,我下楼时,发现陈晚已经在楼下等着我了。
陈晚长得实在漂亮,她今天穿了一件白色长裙,更像天仙下凡一般美的不可方物。而我长得只能算端正,我有时候实在想不明白她为什么会答应做我女朋友。
就在我还在思考时,她一下子挽住了我的胳膊:“走吧,现在桃花开了,可好看了。”
微风和煦,柔和的阳光照在陈晚身上,一朵桃花飘落在她鬓间。我亲手帮她拈去,她抬起头对我甜甜一笑。一切都显得那么美好又虚幻。
“亲爱的,你想不想看看我小时候的照片?”到了公园,陈晚从包里拿出了一本相册翻着。
照片上是她和他父母的合照。我们从开头翻到结尾,她一张一张地给我讲述着这些照片的来历。
“哎,怎么没有看到你出生时候的照片呀?”我将内心的疑惑问了出来。
“我小时候是孤儿,在10岁的时候被养父养母领养的。”陈晚看似轻描淡写地对我解释,可我却读懂了她语气中的悲伤。
还等不及我安慰她,她就突然说想要去上厕所,便匆匆把相册放到了我手上,小跑着去了附近的公共厕所。
我闲着无事,重新翻阅相册,可这次却让我发现了不一样的东西—— 一张照片突然从相册中掉了出来,照片里有两个女孩并肩而立。更诡异的是照片中女孩的脸几乎一模一样!都是陈晚!难道?
“亲爱的,你在干吗?”就在我看得入神时,陈晚的声音突然从背后响起。
6
“啊……没什么。”我慌忙地将照片藏起来,转过身看着她。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是不是有一个双胞胎姐妹?她肯定有事瞒着我,但她为什么要瞒着我?我脑子很乱,完全不知道怎么办了。
接下来的时间,我脑子都是照片中那两个几乎一模一样的脸。就这样我们结束了野餐,我浑浑噩噩地回到了宿舍。
第二天去食堂吃早饭时,我突然看见了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她头上戴着可以遮住半张脸的遮阳帽,下半张脸又戴了一个大大的口罩。可是即使这样,我也认出这是陈晚。
我并没有上去打招呼,而是鬼使神差地选择跟着她,看看她到底要去干吗。
陈晚出了校门,打了一辆出租车,我也打了一辆车紧随其后。
然而令我意外的是,她是去本市另一头的一家整形医院。
我担心再跟下去她会发现我,所以选择原路返回。这件事又在我心里留下了一个问号。
此后,我还在不断地做着那个噩梦。几乎每天半夜,我都从噩梦中惊醒起来,大口喘着气,头上冒着冷汗。无论白天还是黑夜,梦里女孩坠崖的场景以及她那张脸,都不断地在我脑中闪现。我好像想明白了什么……
当我再一次从梦中惊醒,我到达了精神即将崩溃的边缘。我不自觉地打开电脑,搜索近期去往外地的飞机票。
“你干吗?突然查什么机票?”张北森的声音突然从背后响起,将我吓了一大跳。
“啊!没什么。你从哪儿冒出来的,吓我一大跳。”我急忙将电脑合上,不想让张北森看到电脑上的内容。
“我一直都在宿舍里,是你整天浑浑噩噩的。”他说。
“我最近精神状态确实不好,老是做噩梦。”
次日我起了个大早,趁张北森去食堂吃早饭的时候出了宿舍。我在校门口打了个车,去往邻市记忆里的一家登山用品店。到那里时已经将近中午了。
“哎!小张啊,都一年没见你来了。今天实在难得呀。”老板热情地和我打着招呼。
“是呀,最近发生了很多事。”我说。
“是来取你登山包的吧,你去年放在我这儿的那个?”他问。
“对。”
拿到登山包,我又打车去往最近 的机场。看着外面纵横交错的马路,我心中感慨万千。
大约半小时后我总算到达了机场,我感觉身上的疲惫少了一大半,心中的大石头也轻了许多。
然而就在我感到如释重负打算登机时,一道声音突然喊住了我:“你这是打算去哪儿呀?”
我转身,愕然发现张北森和陈晚就站在不远处看着我!
“过了这么久,终于想起来了?”我看见他们的嘴巴一张一合。
7
我拿起放在角落的登山包就想跑。可张北森却快我一步,几步就追上我,反手将我扣住。
是的,我想起来了!全部都想起来了!压根儿就没有什么求助电话,也没有两个一模一样的王超!我更没有一个和梦中人长得一模一样的女朋友!张北森也不是我的什么好哥们儿,他是我的催命符!
“沾过赵芩血的那把匕首,就在这个登山包里吧?”陈晚晃了晃我手中的登山包。
赵芩就是跌下天台的那个女人。我惊恐地看着他们说不出话。
“需不需要我帮你回忆一下?”陈晚踢了我的腿一下,狠狠地看着我。
“大一刚入学,你就看上了系里的赵芩,开始疯狂地追求她,可每次都遭到她的拒绝。后来在你知道她家境贫寒是孤儿后,胆子就愈发大了。一天晚上,你想方设法将她约了出来,想占她便宜……你看她逃跑还不死心,追着她来到天台,最后她不慎掉了下去,而你也害怕地逃离了现场……”
对,她说的没错!电话中的那句“王超!王超!救…救命啊!他在追我!他要强暴我!”根本不是对我说的!当她被逼上绝路,压根儿说不清楚话。所以当时不是在向王超求助,而是在向电话对面的人说,王超要强暴她!
“我们为了让你想起来凶器在哪儿,可是煞费苦心呢。又是给你当好哥们儿,又是给你当女朋友的。”张北森扣住我的手更加用力。
真相是,那晚在知道自己失手杀人以后,我当即就买了去国外的机票。但在去机场之前,我慌忙地将当天穿的衣服、带血的匕首收好,放在登山包里,去往邻市给一个我相熟的登山用品店老板。
但将东西交给他以后,在去往机场的路上(就是刚刚那条路),我发生了车祸。由于应激反应,我最后失忆忘了这件事。
而后来我在天台上看到的一模一样的场景,完全是他们做的局。由于傍晚光线昏暗,再加上掉下去的那个女孩穿的和陈晚一模一样,又刻意化妆的和她相似……那几场大雾肯定也是他们为了避免我发现什么使的手段!
再加上陈晚的刻意引导,已经被之前种种给击溃心理防线的我,便在潜意识里面认为掉下去那个人和陈晚有着一张一模一样的脸。
“王超!你知道当警察告诉我,只有通话录音证据不够充分,不能起诉时我有多恨吗?幸好苍天有眼,让你出车祸失忆了,我和张警官才有机会实施这个计划,找到匕首在哪里。现在我终于可以给妹妹一个真相了!”陈晚低头看着被她踩在身下的我,终于说出了她心底的话。
“经过尸检,我们发现尸体手臂上有多处平整切口,警方断定死者生前被匕首、小刀之类的凶器袭击过。”张北森补充说。
是啊,无论是提议去天台等待,还是建议我去看校园论坛,这些都是他们在刻意引导我!
“警方那边的通话录音,再加上你登山包里匕首上的DNA信息,足够让你喝几壶了。”
张北森刚说完,从远处走来两个警察,正是陈晚嘴里说的张警官。
我绝望地瘫在地上,痛苦地闭上了眼睛。我手腕冰凉,被戴上了手铐。

监狱里我半夜总是惊醒,我看着黑漆漆的墙面,总感觉恍惚间好像看到了赵芩来向我索命……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悬疑故事

勾结火葬场买卖尸体,这个贩尸团伙真是什么钱都敢赚呀!

2023-1-9 21:54:09

悬疑故事惊悚故事

回魂谜案:来到这个村子后,失踪女童腐烂的脸庞频频在我梦中出现……

2023-1-24 20:19:13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