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真实故事>荒唐至极的连环杀人案

荒唐至极的连环杀人案

今天给大家讲一个荒唐至极的案件,而且是个非常大的案子,本案主角是来自河北省的张尹亮,这个案子有多荒唐,我估计各位看完这个案子后会骂人,骂他的荒唐,骂他的无知,那么现在李老师给大家好好聊聊。

张尹亮,男,出生于1973年左右,案发当年31岁,他的老家是河北省邯郸市管辖下的武安市,北安庄乡人(因为村子的南边建了一个尼姑庵,所以叫“北庵庄”,后来被人将“庵”写作“安”,字面意思也吉利了,也就成为了现在的北安庄乡),张尹亮这个人的性格,根据村里人的说法是,为人性格温和,和村里的人关系也很好,人更是勤快,不久张尹亮就成家了,结婚后有一双儿女,婚后的主要工作是开货车跑运输,虽然开货车很辛苦,但是为了养家,再苦再累也不算啥。

那么问题就来了,开货车有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就是经常不能回家,跨省、跨市来回跑是非常正常的现象,可是时间一长,人性的弱点就暴露了,那就是“孤单、寂寞、冷”,张尹亮也不例外,解决自身的生理问题,无非就两种方法,不是自己解决就是花钱解决,张尹亮是一个非常拮据的人,他的收入基本上都花在了家人身上,这次出来又快一个月了,张尹亮是不舍得吃,不舍得穿,可是就这样,他的下体就发生了变化,这件事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家里毕竟有贤妻守候,长期在外风餐露宿的张尹亮心里,非常地思念妻子,1998年的一天,张尹亮带着给家人买的礼物,急忙中带着无比的开心回家了,这次离家快一个月了,他的妻子也思念丈夫,张尹亮和老婆一见面,就是一个大大的拥抱,紧接着就是火急火燎的男女之事,妻子非常了解张尹亮长期在外的不易,夫妻二人长期分居,怎么可能不想思念对方,可是令妻子震惊的一幕发生了。

两口子正在亲密的时候,突然间他的老婆就发现张尹亮的下身不对劲,怎么回事呢?原来是张尹亮的下体发生了颜色上的变化,而且好像得了皮疹,所以妻子就开始质问他。

张尹亮的老婆问他:尹亮,你在外面没有干什么对不起我的时期吧?

张尹亮回答:肯定不会,我天地良心,我是那种沾花惹草的人吗?

张尹亮的老婆继续问他:那你看看自己的下面。

张尹亮就这样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下体,他也发现了那个皮疹的红点,自己也是大吃一惊,他小声自言自语地说:啊,我是不是得了性病?可是,为什么一直没有感觉呢?

张尹亮的老婆直接把他的话接住了:那这就得问你自己来,一个月都在外面干啥了?

就这样,双方都失去了“性趣”,老婆转身忙其他的了,张尹亮瞪大眼睛,看着房顶,一句话不说,但是眼神里面充满了恐惧,因为他知道,这种事是见不得光的,是会给列祖列宗丢脸的,万一被人发现了,脸往哪放?在村里都没法继续生活了。

为了不放双方父母担心,也觉得刚刚开始,治病才是最重要的,于是张尹亮和老婆开始了寻医之路,每次去看病的时候,张尹亮都非常不好意思,所以他不敢去大医院,关键还是怕丢人,所以就和自己的妻子在小诊所,或者是隐蔽的地方去寻医,可是这玩意,一会好转,一会复发的,反正就是一直无法痊愈,张尹亮的老婆态度也慢慢变不耐烦了。

张尹亮的老婆每次想到这个事情就无比的闹心,又开始质问张尹亮:你在外面到底干了什么坏事?

张尹亮瞪大眼睛给妻子说:我发誓,我在外面没有干坏事,天地良心。

张尹亮的老婆反问他:谁信啊,这不是明摆着得了性病吗?你还瞎说。

从对话里面大家可以看得出,已经出现了一丝火药的味道,因为性病这玩意,任何一方得了,都无法继续同床,因为这东西传染,特别是通过下体传播速度最快,夫妻如果没有了同床,接下来肯定是无休止地吵架,这是必然现象。

时间一长,张尹亮的父母就发现儿子和老婆似乎出现了异样,那么最为父母的肯定是先问张尹亮怎么回事,张尹亮哪里好意思说啊,但是又不得不说,他支支吾吾地给父母说:我那个地方好像被感染了,可是没有什么感觉,不疼也不痒,就是觉得浑身无力,不过你们放心,肯定能治好。

张尹亮一家人都没有什么文化,一听儿子说下面有问题,他们立马觉得一定是大病,张尹亮自己也纳闷:这是怎么个情况啊?到现在为止已经治疗了好几年了,不但没有好转,还严重了,到底是什么疑难杂症啊?

现在不单单是老婆知道,就连自己的父母也知道了,张尹亮的精神压力越来越大,从此郁郁寡欢,人也消沉了,颓废了,他的妻子认为张尹亮一定是在外面嫖娼,染上了性病,并且开始用离婚来要挟张尹亮了,否则你就如实给我回答:你张尹亮在外面到底干什么了。

一方面是妻子穷追不舍的逼问,另一方面是张尹亮自身的压力,还有父母的担心,这就让我想起了一首歌,其中一段歌词是“无形的压力压得我好累,开始觉得呼吸有一点难为,开始慢慢卸下防卫,慢慢后悔,慢慢流泪”,张尹亮肯定想哭啊,6年的治疗都不能痊愈,他开始精神抑郁,精神恐慌,他认为自己不仅仅得了性病,而且是不治之症,可是到底是什么不治之症呢?他要去问问医生。

有一天张尹亮就来到了一家医院,神色慌张,心里非常不安地来到了咨询室,可是现在还有其他人,他就没法开口,张尹亮就这么一直等着,直到没有了其他人。

张尹亮没有给医生说他得了什么病,而是反问医生“艾滋病”有哪些症状。

这位医生非常热情的给张尹亮普及了艾滋病的基本知识点,他不紧不慢地给张尹亮说:绝多大数艾滋病患者,早期是没有任何症状的,就和正常人一模一样,而且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感染的,这个阶段根据个人体质可以潜伏几个月,甚至十年以上,可是随着自身免疫力的下降,就会出现其他症状,比如:持久性腹泻、乏力、厌食、智力减退、反应迟钝等等症状。

听完医生的讲解后,张尹亮就开始往自己身上开始联想:哎呀,哎呀,我的妈呀,医生说得这么和我的症状这么像呢?一开始没有感觉,浑身乏力,啊,啊,啊,难道我得了艾滋病,怪不得治疗了6年,都没有效果,完了,完了。

张尹亮听完医生的讲解后,简单地表达了感谢,然后转身,一言不发的回家了,因为他的家人都在等待他的咨询结果,到了家里后张尹亮对家人说:我也许真的得了艾滋病,活不了多久了,然后就哇哇大哭。

没有文化的父母,一听说艾滋病,老两口里面瘫坐在床边,他们非常痛苦,虽然不知道是怎么的到,但是他们也听说过这个艾滋病,这病就是绝症,而且还传染,虽然父母没有说什么,但是在生活上有了明显的区别对待,这就让张尹亮彻底伤心了,他的家人是这么做的。

首先,给张尹亮单独收拾了一间屋子,他的碗筷和洗漱用品,全部放在这个屋,张尹亮的吃喝拉撒睡只能在这个屋子完成。

其次,不要离家人太近,有事的话你就说,给你把东西递进去。

没文化多可怕,一家子文盲根本就不懂什么是艾滋病,更不知道艾滋病的传染途径是什么,那么李老师先给大家科普一下,艾滋病的传播途径有哪些。

第一:血液传播,艾滋病患者的血液里面就有艾滋病病毒,他的血如果和你的血有交叉,那么就会有传染的风险,要及时就医。

第二:性传播

如果与艾滋病病毒携带者发生了性行为,没有采取安全措施,艾滋病病毒可以存在于精液或者是阴道分泌物中传染给性伴侣。

第三:母婴传播

如果孕妇患有艾滋病,艾滋病病毒可以通过胎盘传染给胎儿,或者母亲患有艾滋病,但是通过母乳喂养方式也会将病毒传染给宝宝。

建议艾滋病患者注意做好防护,避免母乳喂养、避免发生高危性行为,不要与人共用浴巾、剃须刀等私人用品,以免造成传染。

张尹亮被家人区别对待后,他开始心灰意冷,就连他坐过的凳子也没人坐了,生怕被张尹亮的艾滋病传染上,这种精神和肉体上的双重折磨,让张尹亮彻底崩溃了,一想到艾滋病三个字,张尹亮就万念俱灰,他想到了人生的倒计时。

于是他有了一个邪恶的念头,反正是活不了几天了,在临死之前他要享受人间的快乐,他要发泄自己的情绪,你说我在外面乱搞,那么现在开始,我张尹亮就要真正的乱搞和发泄了,他选择的方式不是嫖娼,而是罪恶的强奸杀人。

2002年的4月10日,万念俱灰的张尹亮开着自己的小货车离开了家,他甚至没有给家里人打招呼,这天晚上他来到了309国道的邯武快速公里,这条公路是从邯郸市主城区到武安市的,两城往返只需30分钟,到了晚上7点,路上的人也是越来越少,张尹亮把车熄火后,坐在车上等待时机,其实张尹亮是非常怕的,这是他的第一次作案,他心里非常地紧张,可是又想到“艾滋病”三个字,他就横下了心。

不一会就有一个女的,骑着自行车从对面过来的,她的名字叫陈丽,当年只有19岁,还是一名花季少女,陈丽是武安市商贸城的一名营业员,张尹亮就看到了陈丽过来了,他拿了一根木棒下车了,一看四下无人,就慢悠悠的接近陈丽的自行车,就在陈丽骑着自行车从他旁边经过到时候,张尹亮一棒子打在了陈丽的头部,陈丽和自行车都倒在了地上,陈丽就“啊”了一声,晕过去了。

这个时候,张尹亮一看陈丽已经晕过去了,就赶紧把陈丽拖上了他的货车,然后发动汽车离开了第一现场,他把车开到了一个离小麦地只有十几米的公路旁,然后再把陈丽拖到了小麦地,张尹亮一看是个小年轻姑娘,那更来劲了,直接兽性大发扑在了陈丽身体上,都来不及解开衣服的扣子,而是直接用力撕开,再脱掉陈丽的裤子,就这样把陈丽给强奸了,强奸完陈丽后,张尹亮怕事情败露就把陈丽给杀了。

杀死陈丽后,张尹亮明显有精神了,似乎获得了新生,就好比渡劫一样,整个人焕发出了不一样的状态。

陈丽的尸体也是被附近的群众发现的,报警后警方来到了现场,在现场警方发现了不少线索,不仅有张尹亮这辆小货车的车轮痕迹,而且有张尹亮精子的DNA,警方在案发地进行了天罗地网的围捕,挨家挨户排查,光排查就排查了2万多人,其中,重点人群2000多人,光送到公安部作DNA检测的就有100多人的,可惜张尹亮成了漏网之鱼。

经过了第一次的历练,张尹亮觉得自己的胆量越来越大了,而且处于上升状态,一发不可收拾,2002年7月21日,张尹亮来得了北安庄乡,到了中午的时候,被安庄乡中学的学生就放学了,回家吃中午饭,结果他就盯上了一名女学生,由于是在乡下,有很多的小路,小路李家近,但是人也少,张尹亮就抓住了这个机会,在一条小路上用木棒,打晕了一名走路回家的女学生。

然后他把这个女学生就拖到了附近的玉米地里面进行强奸,不知道他咋想的,他把这位女学生绑在旁边的树上,然后跑了。

很快就被其他的学生发现了,大伙一起把受害人送到医院,幸运的是该女生没死,这边报警后,警方就找到了受害人,可惜受害人只记得自己是被木棒打的,至于罪犯的体貌特征,她是一丁点都想不起来,这个案子也就先放下了。

作案这个案子后,张尹亮休息了两个月,因为警方开始查了,他的压力也不小,安全起见,暂时先停手,在家的这段时间,张尹亮更加压抑,内心的憋屈和家人的疏远,让张尹亮卷土重来,9月19日晚上,张尹亮在武安市职教中心附近隐藏了下来,到了晚上后,张尹亮把一位女性用木棒打晕,然后进行了强奸,舒服完后,他也是把受害人绑在一棵树上,离开了现场。

100

张尹亮一边作案,一边和警方进行周旋,他除了作案外,更关心的是自己的病情,他隐隐约约的感觉自己身上的艾滋病越来越严重了,其实都是心理作用,他自认为自己离死不远了,于是就更加肆无忌惮的作案,艾滋病是死,被警方抓住也是死,为什么不尽快享受人间的滋润,最后死了也是值得的,一到晚上,张尹亮就开着自己的货车外出寻找目标,他急切的要作案,选择作案地点也发生了变化,以前还考虑周围环境,现在只要周周围没有人,哪怕是在市中心,我也照样作案。

2002年的9月24日,距离上次案发过去了5天,晚上8点的时候,张尹亮到了武安市的磷肥厂生活区,趁四下无人的时候,躲在了隐蔽处,这个时候一名女职工过来了,张尹亮用木棒把受害人先打晕,然后弄到自己的货车上,他把车开到了武安市郊区的南明河岸边,到了这里后他把受害人从车上弄下来进行强奸,然后再把对方杀死。

这个案子在案发6小时后被人发现了,报警后警方就抵达了现场,近期一系列的强奸杀人案,让整个武安市都震惊了,但是警方也发现线索,我们就把警方目前掌握的线索给大家汇总一下。

第一:罪犯对地形比较熟悉,应该是本地人。

第二:罪犯年龄在20-30岁之间。

第三:罪犯有驾驶经验。

第四:罪犯有家庭,或者是家庭不稳定,性格狂妄,没有固定工作,排查重点从被安庄乡延伸到周围的城关、康二城、伯延、土山4个乡镇。

警方在抓紧时间破案,张尹亮也在抓紧时间作案,2002年的10月17日,晚上8点,张尹亮开始行动了,他开着自己的车来到了武安市安庄中心小学西南侧约100米的望福楼附近寻找目标,突然张尹亮看到了一位长发飘飘的美女独自骑着自行车,顿时色心大起,于是张尹亮就开着车从后面悄悄尾随,一下跟到了西竹昌村的路口,这段距离大约5公里,骑自行车需要将近30分钟,张尹亮就这样慢慢跟着。

到了西竹昌村路口的时候,张尹亮一看四下无人,就立马下车,这次拿的不是木棒,而是铁棍,张尹亮快速上去,直接在受害人头上狠狠地打了一下,受害人马上就晕了,然后张尹亮迅速扶起受害人上了他的车,然后他把车又开到了大洺远村,张尹亮曾经在这个地方租过房子,从西竹昌村到大洺远村两地间隔5.4公里,开车也就10分钟的路程。

100

抵达大洺远村后,已经快半夜了,本来张尹亮是要杀人灭口的,可是看到这个女子眉目清秀,楚楚动人,他突然对此女产生了爱慕,最终还真没有下手,不仅没有杀她,也没有强奸她,张尹亮就把女人的眼睛用布条蒙了起来,一旦女子清醒,起码不会看到他的体貌特征,她把女子队双手也捆绑了起来,然后又把车开到了武安市的城东加油站,把该女子给放了,我估计这女的后来也是吓都够呛,心理阴影一时半会也散不掉,不过她真的是命大。

那么接下来的这位受害人,她的命太背了,说起来也挺惋惜的,2002年11月5日,张尹亮晚上来到了北安庄乡东大桥附近,停下车后他喝了很多的酒,这个案子的受害人叫乔娟,张尹亮开着车在附近转悠,寻找目标,就这样碰到了乔娟,张尹亮把乔娟打晕后抱上了自己的车,不大一会乔娟就醒来了,张尹亮就把车开到了安庄的新型化工厂对面的土路上,那天晚上张尹亮和受害人乔娟还在车里聊了一会天,由于当天喝了不少酒,张尹亮竟然趴在乔娟的大腿上睡着了,这么好的机会乔娟竟然没有逃走,真的可惜,到了第二天的凌晨5点,张尹亮清醒了。

张尹亮对乔娟说:你怎么没跑?

乔娟的回答是:我害怕,不敢跑。

张尹亮看到乔娟这个女的如此朴实,就打算放了乔娟,于是张尹亮也是用布条蒙住了她的眼睛,准备送乔娟回家,可是就在这个时候突然过来了一辆摩托车,摩托车开到他们车旁边的时候故意慢了一下,然后又开走了,这个时候张尹亮害怕了,他担心车牌别人看见,于是他改变了主意,他把车开到了北安庄乡东大河桥上,然后把乔娟从车上硬生生地拖到了桥边,乔娟感觉到了不妙,就开始拼命的挣扎,可是根本使不上劲,就这样张尹亮直接把乔娟活生生地推下了大桥,乔娟当场摔死。

警方抵达现场后,发现了同样的车轮印,经过测量就是之前4.10案的轮胎印,经过排查立马就发现了重点检查区域(北安庄乡)的张尹亮有这么一台小货车,2003年的3月6日,警方就对张尹亮的车进行勘察,车轮印和轴距吻合,为了更加确定,警方就让张尹亮做采血化验,张尹亮立马就傻了,采集了血,就意味着张尹亮的DNA马上就出来了,第二天3月7日,公安部打来电话,经血液检验,确定了张尹亮就是系列强奸杀人案的主犯。

警方这边开始审问张尹亮,可是张尹亮完全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警方让张尹亮端正态度,认真回答问题,可是张尹亮告诉警方:你们别忙活了,估计我还没被枪毙,就已经先死了,我的病到晚期了,哈哈..............。

警方也好奇地问:你是什么病。

张尹亮不屑地回答:我得了艾滋病,病情已经严重了。

警方就问张尹亮:你检查过吗?

张尹亮说:和医生说的症状一样,我现在明显感觉到,我快不行了。

警方就安慰他:你呀,不要自己吓自己,我们系统也有医院,医生也不差,可以给你看看。

张尹亮:哎,无所谓,走呗。

就这样张尹亮被送到了医院进行检查,医生问张尹亮目前身体是什么反应,张尹亮就说:浑身无力,吃不下,下体又痒又难受,呼吸也困难了。

医生:给你检查一下吧,结果很快就出来了,

最后医生的诊断下,病情终于得到了确认,张尹亮得到不是什么艾滋病,而是普通的皮肤病。

当张尹亮得知自己仅仅是得了皮肤病后,他后悔的跪在地上痛哭,可惜已经为时已晚,2003年4月20日,张尹亮被武安市警方起诉,一个月后,张尹亮被依法执行死刑。

张尹亮也回想了一下,估计是那一个月在外,不洗澡、不换内衣的缘故,他妻子估计也后悔要死。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真实故事

最后一个守城的将军“南京大屠杀开始前,我的领导都跑了”

2023-1-11 22:11:32

真实故事

妻子出轨酿大案

2023-1-14 19:33:0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