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连载>彩礼>第35章:母亲失联20多年,突然冒出一个有钱生父,我懵了

第35章:母亲失联20多年,突然冒出一个有钱生父,我懵了

前情回顾:

安琪转过脸去,见周康正目光犀利地盯着她,旁边,她的父亲面色铁青,一脸的怒容。

安琪心里暗叫不好,支支吾吾地喊了声:“爸……”

可安荣喜并不答应,而是目光冷冽地回了句:“工作上的事,以后再说吧,我今天有点事。周康,送送她。”

1

“爸,我今天……”

安琪还想说点什么,但瞥见安荣喜的眼神里的厌弃和疏离,她的心瞬间咯噔一下,很知趣地噤了声。

“那我先下楼了。”这一句,她是对周康说的。

话落,她转身逃一般噔噔地下楼去了。

一路狂奔回办公室,安琪径直关上办公室的门,独自呆坐了许久。

她实在想不通,为什么她爸的桌面上会有一份亲子鉴定书。联想到这几天安荣喜的异常举动,又回想起父亲刚才对自己的疏离,安琪觉得那份亲子鉴定极有可能是自己的。

这个联想让她整个下午都坐立不安,如果她不是安家的孩子,她要怎么办?

从她出生到现在,爸爸似乎都不怎么待见她,那种冷淡和疏远,极有可能和她的身份有关。

难道她真的不是安家的孩子?

安琪觉得自己的脑子都快要炸开了,她垂放在双腿的手也跟着颤抖起来。倏然间,安琪从凳子上弹起,快速拎起挂在衣帽架子上的包,转身就往地库赶去。

她现在要回家,要问问妈妈,她要知道自己和安荣喜到底是不是父女关系。

 

2

车子疾驰而出,几乎在北京的环路上飞起来了。

平日二十分钟的车程,安琪只用了十分钟就“飞”回了家。

车子才一挺稳,安琪就从里面蹿了出来,上楼,扯着嗓子喊:“妈,妈,你在家吗?”

保姆正在擦玻璃,从楼上探出头来对安琪嘘了一声,又伸手指指楼上的卧室,小声地说:“在屋里呢,在补觉。”

安琪听到妈妈在家里,赶紧跑到楼上,直接推开了卧室的门:“妈,我有件事要问您。”

陆芬因昨夜没有睡好,此刻正在补觉。

见女儿匆忙推门进来,她扶了扶头痛欲裂的脑门,怒问:“什么大不了的事儿?这么慌张做什么?”

“妈,我今天……”犹豫着,她决定开门见山,问:“妈,我是安家的孩子吗?”

安琪气喘吁吁,但那双眼睛却丝毫不敢眨眼地盯着陆芬的脸,生怕错过陆芬的任何表情。

陆芬正伸手在拢头发,闻言,面上的神色一滞,转头望着女儿说:“你怎么会突然问这个?是不是在哪里听到了什么风言风语?”

这种顾左右而言其他的回答,让安琪心里更加狐疑,她想,她妈妈不敢正面承认,是不是因为心虚?

完了,看来她真的不是安荣喜的女儿,怪不得安荣喜下午见她的时候,那眼神冷得似乎当场就要把她杀了一般。

安琪顿时泄了气,整个人跌坐在陆芬的床边。

她低声无力地说:“我下午去办公室找爸爸,我看到他桌面上摊放着一份亲子鉴定书。”

“我当时只是好奇,伸手刚要翻看,他却从隔壁的休息室出来,大声喝令我住手,还狠狠地把我赶出办公室。”

安琪回忆起安荣喜当时的表情,他眼里似乎凝结着风暴,让人害怕。

“妈,你跟我说实话,我是不是安家的女儿,我是安荣喜的女儿吗?”

安琪抱着陆芬的手臂,哀求她告诉自己真相。

 

3

陆芬听完女儿的叙述,的心思冉冉转动。

安荣喜突然做亲子鉴定,必然是知道了什么。就算他从前不知道,有了亲子鉴定,他现在也会知道陈小茼就是他的女儿了吧?

这是不是说明,安荣喜从来没有放弃过寻找陈楠的下落?

陆芬垂着的手在此刻慢慢地攥成了拳头,她当初真是傻,那么妇人之仁做什么?要是当时她连陈小茼也一并处理掉,事情就不会像现在这么棘手了。

陈小茼那个小野种也真是的,好端端的她不在颍州呆着,非要来北京做什么?

陆芬的心突然被这一份亲子鉴定搅得一团乱。

安荣喜已经知道陈小茼是他的女儿,那么接下来,他安荣喜要做什么?

让那个小野种认祖归宗,把安家的家业留给她吗?

还是为了补偿那个小野种,他要把自己和安琪逐出家门?

短短的几分钟内,陆芬的脑海里,无数个念头已经千回百转地过了一遍。

如果当年的事情被翻出来,不仅是她,就连安琪也要被逐出家门。

不,她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她必须做点什么。

 

4

陆芬拿定主意,目光幽幽地转向女儿。

她平复了刚才的那份恼怒,故作镇定地说:“你那么慌张做什么?这样惊慌失措的跑回来,别人还以为安家出了什么大事呢。”

“安琪,我要你记得,无论发生什么事儿,你永远都是安家的继承人。”

“你现在要做的,是赶紧回到公司去,去处理好你手里的项目。必要的时候,你该当机立断,把一些重要的项目拎出来握在自己手里。你记住,唯有握在你自己的手里东西,它才是真正属于你。”

陆芬看向女儿的眼眸中闪烁着一处火焰,幽幽怨怨的,像是蛰伏在深处的愤恨挣脱了牢笼飘荡在空中。

安琪听了母亲的这一番话,又看着陆芬这个样子,心里一阵发寒。看来她的身世真的经不住调查,她真不是安家的女儿,不是安荣喜的女儿。

“妈,我不明白你说的是什么意思?难道就没有挽回的余地了吗?”安琪知道母亲的意思,母亲希望她从现在开始,尽快把安家的家产转移出去。

可是一旦她这么做了,就等于真的和这个家庭决裂了。

这些年,安荣喜已经慢慢地信任她,把一些重要的项目交到她的手里,也打算栽培她作为安氏的接班人。

她真舍不得亲手毁了父亲的这一份信任。

安琪心里仍在犹豫,如果真的动手了,就只能往前走,再也不能回头了。

“你还在犹豫什么,赶紧回去,把公司的事情理一理,看看哪些东西是你能攥在手里的。安琪,不要回头,也别心慈手软,否则你会后悔的。”

陆芬看着女儿,恨铁不成钢地叮嘱她。

这些年,她在安家,陪在安荣喜身边打拼,她眼看着他慢慢地把公司做到今天的成绩。现在的安氏,早已不是当初需要她陆家帮持的家族企业了。

它一跃而起,像腾飞在天的巨龙那么耀目。

这么好的企业,决不能让陈小茼那个野种占了便宜。

她不甘心为她人做嫁衣。

 

5

日落时分,四环边的小区外夏风和缓。

院内柳枝随风摇曳,风过处,槐花簌簌,像落了一场美丽的黄花雨。

外公外婆此刻正站在小区内的凉亭里等陈小茼回家。今天是她的生日,他们早早地把饭菜做好,然后下楼等着。

两人在凉亭里闲坐,时不时地聊着天,感慨着北京生活的不易。

外婆仰看着四周的楼房,喟叹道:“咱们小茼能在这里安家,买得起房子,真是了不起。”

“了不起,但也不容易,她从小就跟我们俩一起受苦,毕业了自己来北京打拼,咱们老了,也帮不上孩子的忙。”

老陈听着亦是心酸,他只垂眸憋着心里的难受强忍着。

有些情绪一旦被勾出来,就会就像开了闸门的洪水般控制不住。

“好啦,一会小茼就回来了,你这样哭哭啼啼的像什么话呢?”老陈抹了眼泪,扭头去看小区的门口,看小茼回来没有。

此刻的陈小茼正从地铁口出来,她穿着米白色的T衫,铅笔裤,一双洗得很旧的小白鞋,扎着马尾,活脱脱的一个大学初毕业学生的样子。

出了地铁门口,直奔小区的底商的一家蛋糕店,她早上预订了一个生日蛋糕,打算今天跟家人热闹一下。

 

6

取了蛋糕后,她满面含笑地出门。

这时,她包里的手里响了起来,她赶紧没收了,看到来电显示,笑眯眯地接了电话。

她专注地跟电话里的人说着什么,完全没有注意此刻小区的马路边,有一辆黑色的奔驰摇下了半截车窗。

奔驰里,安荣喜的目光如炬,双目含笑地看着在接电话的女儿,此时此刻,他心里的激动无以复加。

自从知道陈小茼就是他的亲生女儿后,他这几天总会开车在小区外等她,不为别的,就是想远远地看她一眼。

安荣喜每次过来,都忍不住想跳下车去拦住陈小茼,他想把她是自己女儿的事实告诉她。

但他也知道那样做太过冒犯,会吓着陈小茼,所以他只能强忍,忍到他能找到一个合适的方式揭露这个事实。

今天是陈小茼的生日。

安荣喜早早地买了礼物放在车里,一直没想好要怎么把这份礼物送到陈小茼的手里。

亲自拦下她,把礼物塞进她的手里,还是偷偷地尾随她,把礼物放在她家门口?

安荣喜觉得这两种方式都不妥,都不是他的风格。

原来关心和在意一个人,会如此的优柔寡断。

这几天的安荣喜,简直是变了一个人了。

 

7

陈小茼打了一会电话,忽然扭头往大奔这边走过来。

安荣喜看着女儿越走越近,他一颗心简直要跳出嗓子眼里。她不会是发现了自己在跟踪她吧?

周康也觉得不妙,但还是很镇定地说:“她应该不会发现,我特意换了一辆她从没见过的车,再说这辆车也很普通,应该不会被发现的。”

两人正在琢磨着,如果一会真的被发现了要怎么应对时,见车子外的陈小茼在向什么地方招手,她抬着声音喊道:“这里,婷婷,我在这里!”

安荣喜转头,看到路的那头有个女孩捧着一大捧花朝陈小茼走来,两人碰上了头就欢欢喜喜地搂着彼此进了小区的门了。

安荣喜大松了一口气,他们没被发现,没有被陈小茼发现。

他刚才一直悬着的心终于平复下来,慢慢地嘘出一口气来。抬头间,他瞥见后视镜中,他那张不算年轻的脸上有了笑意。

这一幕的感觉似曾相识,好像他年轻时去找陈楠,从傍晚一直等到天黑,等陈楠偷偷地从家里溜出来和他约会,他就觉得十分地兴奋。

只不过,那时候的他看到的是陈楠的笑容。

而此刻,车里唯有自己,没有了她。

心情顿时觉得寥落。

 

阅读全集点这里

20221212150139852
20221212150139852

彩礼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彩礼

第34章:有钱男人偷我头发做鉴定,得知我的真实身份,乐极生悲

2023-1-11 22:17:54

彩礼

第36章:我过生日,生父送我价格100万的奢侈品,我太汗颜了

2023-1-13 21:25:0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