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连载>彩礼>第36章:我过生日,生父送我价格100万的奢侈品,我太汗颜了

第36章:我过生日,生父送我价格100万的奢侈品,我太汗颜了

前情回顾:

这一幕的感觉似曾相识,好像他年轻时去找陈楠,从傍晚一直等到天黑,等陈楠偷偷地从家里溜出来和他约会,他就觉得十分地兴奋。

只不过,那时候的他看到的是陈楠的笑容。

而此刻,车里唯有自己,没有了她。

心情顿时觉得寥落。

1
夏日的天气说变就变。
刚才还是凉风习习,顷刻间天边已经攒了不少乌云,似有一场暴雨要来。
陈小茼看了一眼头顶上越来越重的云层,叹了一句:“看来今天要下雨了啊。”
“对啊,天气预报说今天有雨,走吧,咱们赶紧进屋去。”苏婷笑眯眯的挽着闺蜜,两人说说笑笑进了小区。
小区正门对着一座人造小山,山峦上有一处小敞亭,老陈他们就坐在那敞亭眺望进小区的来往行人,翘首期盼地等陈小茼回家。
陈小茼刚进小区的门,老陈立刻精准地从人群里找到了他的外孙女。
他赶紧碰碰陈外婆的肩膀,说:“看,小茼回来了。”
外婆看到了小茼和苏婷,眉开眼笑地向他们招手大声喊:“小茼,小茼,我们在这儿呢?”
陈小茼循声望去,果然看到凉亭底下,她的外婆在向她招手。相比之下,外公似乎内敛许多,只是咧嘴站着,看着她笑。
“走,婷婷,外婆她们在那边,从小亭子过去接她们。”两人一路穿花拂柳,直直朝凉亭走去。
苏婷见了外婆,乐呵呵地笑道:“外婆你今天穿这件印花的小衫真好看,咦,波希米亚的料子呢,这料子很凉快,夏天穿正好。”
苏婷端详着外婆,用手捏了捏外婆衣服上的料子,那亲近的模样,立刻拉近了她和这一家人的距离。
外婆今天本就心情极好,听到苏婷夸她,更是笑得合不拢嘴。
陈小茼也呵呵地笑着,搀着外公朝家方向走去,而苏婷则搀着外婆,那亲昵的样子,好似她才是老陈的亲外孙女似的。
2
进了家门,大家各自忙碌开了。
有人端汤有人盛饭,忙得不亦乐乎。
外婆拉着小茼坐在餐桌边,笑着逗她说:“今天你是寿星,要好好歇着。”
陈小茼不忍让外公外婆忙活,起身要去忙,苏婷忙把她按在座位上,亦笑着逗她说:“小茼,你陪外公外婆歇着,我去拿碗筷。”
活儿本就不多,几人争抢着很快就摆放好了碗筷,桌上几样刚端出来的饭菜冒着氤氲的热气,香味袅袅,扑鼻而来的家的味道。
陈小茼虽然是寿星,但她并不讲究这些,今天的饭菜很好,她给外公外婆都夹了菜,又给苏婷夹了一只鸡腿,自己也埋头吃起了饭。
为了能早点下班,她中午随便对付了几口又忙着加班,实在是太饿了,囫囵吞枣似地扒了半碗饭,吃了直打嗝。
外婆边笑边劝她慢点:“你看你,这么大的人还吃那么急,慢点呀,别噎着,没人跟你抢。”
劝了几句,听到外边有人敲门,她赶紧起身去开门:“你们赶紧吃,我不饿,我看看是不是快递。”
开门前,外婆探头四处看了看,没见人,扫了一眼玄关处,那里正放着一个大箱子。
箱子上贴了收件人的名字:陈小茼。
外婆以为是陈小茼买的快递,没多想,直接抱着箱子进屋里来了。
3
“是小茼的快递,我找剪刀来。”
外婆帮箱子放下,转身进屋去找了剪刀过来,很快就把箱子上面的封条剪开了。
苏婷想去帮忙,被陈小茼拦住了。苏婷是客人,断然没有事事要她来帮忙的道理。
且,陈小茼觉得这样的事外婆自己就能做,自己能做的事,应该尽量让外婆自己做,如此,她才会觉得自己在北京是有价值的。
这个感悟,是她有一天听外公外婆说话知道的。那天夜里,她起来喝水,无意间听到外婆感慨说,到北京后小茼事事不让她插手,她觉得自己没帮上什么忙,觉得自己很无用。
陈小茼怕外婆心里有负担,后来在家里,她都很克制自己,凡是外婆能自己做的,她都尽量让外婆独立完成,如果什么事都没有,她偶尔也撒娇说想吃外婆做的菜了,想吃吵翻了,外婆腌制的腌菜好吃……
人一旦发现自己被别人需要,就会散发出旺盛的生命力。
慢慢地,外婆脸上的笑容多了,久违的活力也回来了。
譬如今晚,她找了裁纸刀,动作敏捷地开了箱子的封条。打开一看,箱子里还有几个小包装盒,每一个包装盒都扎蝴蝶结,看起来档次很高。
外婆随手拿起一个礼盒放在眼前端详了许久,没看出是什么东西,皱着眉头问:“小茼,这是你买的东西吗?”
正在吃饭的苏婷和陈小茼纷纷回头,苏婷看到礼盒上的牌子,脸上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
单看那盒子,就知道里面装的是价格不菲的奢侈品,并且这奢侈品不算少,整整一个箱子。
以她对陈小茼的了解,她的闺蜜绝不可能拿钱去买这样贵重的东西,这个箱子是不是什么人送错了?
陈小茼也一脸惊疑,搁下筷子凑到箱子边伸头看,半个人高的大箱子里,满满都是各种奢侈品的礼盒。
她翻看箱子的正面,看到上面的收件人写的确实是陈小茼,没错呀,这是她的东西。可谁会送自己这么贵重的东西?
她在脑子里思索了一遍,实在想不到谁会送她这么贵重的礼物。
4
“小茼,这些……都是你买的吗?”
苏婷呆看了一会,压着声音在陈小茼耳边悄悄地问。
这箱子里的奢侈品,别说是她和陈小茼了,就连她对接的甲方,那几个年薪百万的大姐,也从不买这么贵重的奢侈品,更何况她和小茼这样的工薪族呢。
陈小茼呆呆地看着苏婷,脑袋摇晃得像拨浪鼓:“不是。我可没那么多钱。这些东西那么贵,我也买不起呀。”
两人还在猜测这箱东西到底是谁买的,坐在餐桌边吃饭的老陈已经有了自己的判断。
他虽然不知道这东西的价值,但他很快就猜测到这一大箱奢侈品是谁买的。
一定是安荣喜!
猜到是安荣喜的那个瞬间,他的心猛地抽了一下,瞬间有窒息的感觉。
当年陈楠在北京读书,喜欢上了安荣喜。两人郎才女貌,是极令人艳羡的一对。但当时安家的条件很好,在北京生意,很看不起人。
安荣喜要娶陈楠,安家坚决反对,安荣喜的妈妈还指着陈楠的鼻子说她不要脸,上赶着要嫁给她儿子。这女人是多么下贱呐,全世界的男人都死了吗?
老陈哪里受得了自己的闺女被人这样骂,气得连夜坐火车赶去北京,把女儿接回了家。
回家后的陈楠似乎也死心了,在颍州找了份工作安心度日,只是整个人看上去死气沉沉的,好像枯死的花木一般。
后来听说安荣喜结婚了,有了孩子,老陈也不再圈着女儿了,说想去北京就去吧。
就那样,陈楠又去了北京,再回来时,她肚子里已经有了孩子了。
真是造化弄人呐。
老陈回忆起往事,对女儿的思念如潮水般席卷而来。
他真后悔,如果他当时能硬得下心肠,坚决不让陈楠去北京,或许事情就不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了。
5
老陈一时没抑制住,泪水簌簌而落。
他心里难受,拿起桌边的一瓶腌制泡菜的高度白酒猛灌了两口。
喝得太猛了,被酒呛着了。他霎时疯狂地咳嗽起来,咳嗽后又是一阵急喘,众人都有点慌神了。
“外公,你怎么啦?”陈小茼赶紧过来看老陈,见他咳得满面通红,始终没停歇。
陈小茼心里慌得厉害,似乎上次外公查出心脏问题,就是这样急喘的,她很担心外公,怕他这次再出什么事儿。
她急忙找手机,慌乱着要打120叫救护车过来。
苏婷也很着急,但她还对比起陈小茼似乎更理智些,她忙劝道:“小茼,咱们这离医院不远,我看咱们还是赶紧打车过去吧。”
“打车过去不到十分钟,120那边要登记,还要派车,等他们派车过来,说不定比出租车还晚呢。”
外婆也赞同苏婷的说法,她劝道:“小茼,咱们打车去就行,可能你外公心脏的毛病又犯了,走吧,我们现在就走。”
几个人商量好了,决定下楼去打车。
可出了门才发现,外边已经下雨了。那种瓢泼的大雨从天而降。
陈小茼搀扶着外公,外婆和苏婷伸手拦车,因为下雨,几个人都有些手忙脚乱的。
6
路边,一辆黑色的奔驰还停在原地。
周康送了礼物后一直没走,他在附近吃了饭,又转一圈打算开车回去,但外边突然下雨了,狂风大作。
他们俩就这样坐在了车里,呆呆地看着夏日瓢泼的雨,此刻,周康顺着挡风玻璃往外看,见陈小茼他们在外边拦车,他惊得转头看着安荣喜,慌着问:“安总,好像是他们。”
安荣喜一时没反应周康说的他们是谁,但他还是很自然地探头从玻璃窗往外看,果然见陈小茼她们在拦车。
“谁出事了?快,把车开过去,快去!”
他几乎是下意识的吩咐周康,赶紧把车开过去接他们。
周康反应了几秒钟,确认安荣喜是叫他开过去接老陈,他才踩下油门。
陈小茼焦急万分,七八点本就不好打车,加上今天下雨,要拦一辆出租车更是难上加难。
她正焦灼不安时,倏然看到停在路边的一辆大奔朝她们开了过来,车子缓缓,直接停在了她们的面前。
陈小茼看了看车牌,没看出什么不对劲,就扶着外公上了那辆大奔。
阅读全集点这里
20221212150139852
20221212150139852

彩礼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彩礼

第35章:母亲失联20多年,突然冒出一个有钱生父,我懵了

2023-1-13 21:24:00

彩礼

第37章:外公夜里突然急病,有钱生父怕被连累躲起来,我崩溃了

2023-1-17 21:32:2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