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故事>情感故事>她选择成全狗男女

她选择成全狗男女

01

操持完婆婆的后事,蒋凤娟就像一台要散架的机器,哪哪都转不动了,只想把自己扔床上死一会儿。

睡到半夜,蒋凤娟被高伟的哭声惊醒了,她费劲巴力地扒开粘在一起的眼睛,见高伟正一边扇自己嘴巴,一边呜呜地哭。

蒋凤娟紧急麻溜爬起来,把高伟的脑袋抱在自己胸前,摩挲着他的头发说,高伟,你不能总这样,你总这样,妈走得也不安生。

高伟闭着眼睛,眼泪还是唰唰地流下来,凤娟,我就是恨我自己,妈就这么走了,我有罪啊!

蒋凤娟叹口气,把高伟搂得更紧了。

不怪高伟哭成那样,他妈是车祸走的,就在离高伟厂子不远的岔路口。

那天,蒋凤娟回了娘家,高伟嫌回家没意思,下了夜班就去打麻将,估摸着老妈该睡着了,就没给老太太打电话。

老太太倒是给高伟打电话了,可高伟手机静音,没接到。可能老太太不放心,就起身来找高伟,结果,就出了事。

警察调取了附近的监控,周围餐馆比较多,有好几家都装了监控。老太太是夜里一点多钟被撞的,肇事司机逃逸,车牌倒是拍清楚了,可查过才知道是套牌车。

没能将肇事者绳之以法,高伟心头的恨就已经发酵了好几倍,那几个陆续经过的行人见死不救,让这恨更撕皮剐肉了。

高伟哭够了,咬牙切齿地说,那些人忒狠,他们要是伸把手,我妈一定还有救,他们的良心是不是都让狗吃了?说着狠狠呸了一口,好似能把这口唾沫呸到那几个冷漠的行人脸上似的。

这年头,见义勇为挨讹的多了去了,谁不怕?这事怨不了那几个过路的,这道理高伟也懂,可他还是恨他们入骨。

凤娟知道,高伟这是伤心过头了。

02

第二天早上,蒋凤娟给高伟下了碗面条,端到了床头。

高伟趁势抓住了凤娟的手,哽咽地说,凤娟,还好有你,要不我都不知道该咋办了,这阵子,你受累了。

在婆婆葬礼上都没怎么哭的蒋凤娟,这回倒没忍住,眼泪吧嗒吧嗒成双成对地滚落了下来。

她跟高伟刚结婚三个月,就遇上了这事,照说该糟心,她也的确有点糟心,可糟心里边又有点小庆幸,庆幸自己能跟高伟一起扛这么糟心的事。

她跟高伟是相亲认识的,蒋凤娟二十来岁的时候眼睛长头顶上了,找对象横挑竖挑的,一不小心就把自己剩下了。

一过三十,就有人给她介绍二婚的,不是男人那现成的孩子等着管她叫妈,就是男人已经秃成了地中海,蒋凤娟咽不下这口气。所以,媒人才刚刚说了高伟的条件,她就心一横,就他了。

高伟的优势是头婚,还比她小三岁,工作和家庭条件当然和她比不了,不过他俩也算扯平了。

她头一次跟高伟见面,发现他居然还不矮不丑,立刻觉得自己赚大发了,所以,当高伟要拉她手的时候,她只挣扎了那么一小下就从了。

他们的婚礼操持得挺急,主要是高伟妈急着抱孙子,又贪图蒋凤娟有个铁饭碗,蒋凤娟也着急,生怕带回娘家挺长脸的高伟被别的女人抢走了。

她也知道,她和高伟之间差那么点火候,她没谈过轰轰烈烈的恋爱,可她爱看爱情小说,没吃过猪肉,但也算见过猪跑,知晓一个男人爱一个女人的大部分症状。

这些症状,高伟都没有,或者说不够典型。

蒋凤娟不怕,感情都是培养出来的,功夫到了,石头蛋子也能捂热了。

她拿出钱来装修高伟的房子,还给他买了一辆代步车,可惜,也没能换来他眼里闪闪发光的热切。

用钱都没能达到的境界,借着这场患难达到了。疼痛将他们之间那股子生分泡软了,化成一种模模糊糊说不清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蒋凤娟欣喜地发现高伟变了,虽然他看向蒋凤娟的眼神依然不是烈火烹油,但已经有了相濡以沫的味道。

蒋凤娟也没那么高的要求,她都三十多了,不是来和高伟卿卿我我的。她心里描绘的未来,不过是生个孩子,过着时而不咸不淡,时而有滋有味的日子,四平八稳地跟高伟白头到老,这就够了。

想到孩子,蒋凤娟又想到了婆婆。

婆婆的葬礼上,高伟哭得拿不起来,大大小小的事都是她蒋凤娟在拍板、操持。

说实话,她结婚时间短,跟婆婆感情没那么深厚,可她知道,这是走进高伟心里的一条路。所以,无论是出钱还是出力,她都半点没打折扣。

怎么着她也不亏,绝对不亏。

03

高伟厂子里挺人性化,给了他长假,让他好好修整修整。

可蒋凤娟不行,三天后,她就去上了班,今年她带的高三。

她是县里二中的老师。

她也巴不得快上班,高伟的悲痛欲绝需要一个人慢慢释放,她帮不了他。

蒋凤娟这口气还没喘匀,高伟又出事了,急性胃出血。

蒋凤娟咬着牙医院、学校、家里三头跑,高伟的胃吃不了医院食堂的饭,她从网上打印了菜谱,买了食材,一样一样照着做,做好了着急麻慌地送到医院。

她父母住得远,隔山隔水的,高伟生病的事她没跟他们说,就一个人硬挺着。

高伟喝了十多天她熬的养生粥,有点过意不去,他说,难为你了,凤娟,以后我一定对你好。

凤娟一乐,怎么对我好,高伟一本正经地说,下辈子当牛做马……凤娟捂住他的嘴。

这么忙前忙后,就到了婆婆的五七,看到高伟舅舅,蒋凤娟才想起来她忘了件事,操持完葬礼,应该让高伟去看望看望他舅舅,他就这么一个亲人了,再说他们那边也有这讲究。

本来说好蒋凤娟也去的,可那天她要出去教研,请不了假。她也不是很想去,万一,高伟和舅舅舅妈说点体己话,她在那,多余。

高伟回来,连着几天都不怎么高兴,蒋凤娟只当是他想起老妈又伤了心。

直到那天晚上,她关了灯钻进高伟怀里,高伟推开她,她才觉出不对劲。

高伟虽然对床笫之事不太热衷,可这么生硬还是第一次。蒋凤娟有点下不来台,干咳了两声,翻了个身。

因为这个吵,蒋凤娟拉不下来脸,婆婆又刚过世没多久。

04

周末,高伟出去和同事吃了顿饭,回来却和蒋凤娟吵了一场无厘头的架。

高伟回来就急吼吼地翻箱倒柜,蒋凤娟问他找啥,他也不说。

直到把蒋凤娟的身份证摔在她面前,他才说,可以啊,蒋凤娟!

正猫着腰擦地的蒋凤娟蒙了,咋了高伟。

你说咋了,你究竟是哪年出生的?蒋凤娟也来气了,结婚这么久了,她哪年出生的他又不是不知道,明摆着是找茬。

她扔了拖把,高伟你几个意思?

高伟冷哼一声,你是87年1月出生的,其实,你不属兔,属虎对吧!

对,我就是属虎!

蒋凤娟你这个丧门星,你克死了我妈,你知道不,要不是我同事提醒我,我都忽略了87年出生的人也可能属虎这事!

蒋凤娟气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她属虎不假,可这和婆婆车祸有啥关系?

高伟翻着白眼说,我舅妈说我妈活着的时候找人给我算命了,说是属虎的女人是我家丧门星,会害得我家破人亡,真没想到,这人居然是你,你可真有心机啊,还撒谎说自己属兔。

蒋凤娟气得眼泪横飞,她属虎不假,可她没撒谎,啥年代了,属虎属兔又能怎么!

可高伟不那么想,他一口咬定蒋凤娟欺骗了他,还克死了他妈。

我要跟你离婚,高伟歇斯底里地嚷嚷。

听到离婚俩字,蒋凤娟呆了一下,她心里清楚她离婚后的处境,她不想离,再说了就这么个奇葩的理由就离婚,传出去还不得让人笑掉大牙。

高伟为他妈的事有点钻牛角尖,可她蒋凤娟不能也跟着钻啊!

她一连几天没搭理高伟,想让他一个人冷静冷静。

高伟冷静倒是冷静了,可跟蒋凤娟离婚的事也王八吃秤砣,铁了心了。

不管怎么问,理由就一个,你属虎,丧门星。

说这话的时候,高伟一脸恶相,前些日子想妈想得要死要活的愁容一扫而光。

蒋凤娟咂摸了两天,捋了两天,也没想明白高伟满腔的恨意怎么突然就冲着她来了。

但蒋凤娟不傻,一个三十岁的男人因为属虎属兔这样的事提离婚,不是智商欠费,就是另有,隐情!

蒋凤娟打了个冷颤。

05

蒋凤娟抽空去了趟媒人家,媒人是她一个远房表姐。

蒋凤娟把这事一说,她表姐开口问的居然也是:凤娟,你真属虎?

是啊,我属虎,可我从没说过我属兔啊!

表姐尴尬地咳了两声,是我说的。当时高伟他妈问我你属啥,我也没问你,知道你是87年生人,就说你属兔,没想到你出生那会儿还没过年……

他们家之前是说不愿意找属虎的,你看我这事办的。

表姐夫听不下去了,放枪似的说,婚都结了,高伟也不瞎,凤娟对他什么样他不知道吗?再说了,那李小曼也属虎吧,凤娟也属虎,要真论命,他高伟就是娶属虎媳妇的命。

表姐拼命给表姐夫使眼色,表姐夫没看到,可凤娟看得一清二楚。

她只想知道李小曼是谁?

原来,在认识凤娟之前,高伟谈了个对象叫李小曼,就是高伟他们厂的,但高伟妈坚决不同意,说高伟不能娶属虎的媳妇,以死相逼,高伟没法,就和李小曼分了,然后就相亲认识了蒋凤娟。

忽悠一下,蒋凤娟觉得自己脑回路里拐弯抹角的地方都通畅了。

这就对了。

高伟跟她差的那点火候、他死咬着凤娟是丧门星的丑态、他坚决离婚的态度都情有可原了。

他一定是又和李小曼勾搭上了,或者,从来就没断。

凤娟还真猜对了,高伟和李小曼根本就没断,以前,碍于高伟妈,俩人偷偷摸摸在一起。高伟妈去世后,碍于蒋凤娟对他的好,高伟安生了几天,他知道蒋凤娟是个好女人,也动过就这么和她过一辈子的念头。

所以,李小曼起初给他吹枕边风让他离婚的时候,他有点犹豫。

那天他去舅舅家,舅妈是这么说的,高伟你这媳妇怕是不吉利啊,这才结婚几天,你妈就没了,你妈说你不能娶属虎的女人,这没娶也没见顺当啊!

舅妈这么一说,高伟对蒋凤娟那点不牢固的感激立刻就兑了水,更何况他妈去世后,他自责得厉害,舅妈为他卸下这自责搭了个台阶,他连滚带爬就下来了。

那天他也不是去和同事吃饭,而是和李小曼滚了床单。

他把舅妈的话说给李小曼听,李小曼听他又提起他妈不让他娶属虎的女人这件事翻了脸,她说,你们家蒋凤娟属兔还不是把你妈克死了,再说了属不属兔还得两说着呢,你就那么信她,她是几月生的,年初生的照样属虎。

李小曼一句话惊醒梦中人,高伟恍惚记得蒋凤娟还真是一月出生的。

证实蒋凤娟属虎那一刻,高伟就下了离婚的决心,这可怪不得他,毕竟她蒋凤娟欺骗在先。

人可不就是这样,总会为自己的混蛋决定找到理由,哪怕这理由再荒唐,也能拐着弯地把自己劝得心安理得。

06

刚好,蒋凤娟放了暑假,她偷偷跟了高伟几天,就发现了高伟跟李小曼在一起。他们一前一后出了厂,走到没人的地方就亲亲热热地拉起了手。

看到李小曼那张脸蒋凤娟呆愣了一下,这女人她见过,蒋凤娟和高伟结婚的时候,他俩去给他同事那桌敬酒,当时,李小曼一大杯白酒一口就灌下去了,凤娟对这事印象很深刻。

还有一回,是高伟住院的时候,蒋凤娟去送饭,李小曼正好在病房,高伟解释说她是和同事一起来的,结果包忘拿了,是回来取包的。

当时,李小曼叫了声嫂子就走了,凤娟也没多想。

蒋凤娟没继续跟,转身就回家了,以前不让高伟娶李小曼的是他妈,他妈不在了,他没管了,蒋凤娟跟他一百回,抓他一百回也没用。

回到家蒋凤娟呜呜哭了一场,她巴心巴肝地对高伟好,结果还弄个这个,这叫什么事啊!

她不怪人家李小曼,就恨高伟,有本事别在你妈面前怂啊,怂了你就怂到底啊,把她蒋凤娟不死不活地吊在这,这是缺德啊!

凤娟知道,这婚不离,过下去也是自取其辱了,可她不能就这么算了,高伟的房子还是她出钱装的呢,高伟的车也是她买的,结这么个婚,弄得人财两空,那也忒窝囊了。

收起了讨好高伟的心思,蒋凤娟饭也不做了,屋子也不扫了,怎么舒服怎么来,高伟干脆搬走了。

快开学的时候高伟回来了一趟,把离婚协议书拿给蒋凤娟。协议里只字没提装修和车的事,蒋凤娟冷哼两声,说高伟你不就是想让我给李小曼腾地方吗,你这烂泥坑我也不想呆了,但是装修房子钱和车你得给我,再赔我十万块钱,我就跟你离。

高伟斜着眼看着她,蒋凤娟你要脸不,装修钱和车不都是你上赶着给的吗,怎么着,你是把自己卖了吗,还要十万块钱?

蒋凤娟快气炸了,偏偏带着笑说,我瞎了眼行不,我就要钱,你不给我,我是死也不会离的。

她不怕高伟不给,离婚这事她等得了,李小曼肚子里的小崽子等不了,李小曼吐得嗷嗷的,全厂都知道她怀了高伟的孩子。

07

高伟到底扛不住了,筹了钱约蒋凤娟签协议,把车也开来了。蒋凤娟穿了她最漂亮的连衣裙,慢悠悠把钱和车钥匙收起来,在离婚协议上签了字。

高伟扭头就要走,蒋凤娟叫住他,高伟,我属虎不假,可我真不是你家的丧门星。高伟不知道她要说什么,不耐烦地瞅着她,有屁快放。

蒋凤娟在自己手机里打开一个视频,递给高伟。

视频里正在直播他妈那场车祸,他亲眼看到他妈出车祸前,马路对面站着个女人想要走过来,像是想要打招呼,最后又没过来。然后,车祸就发生了,那女人站了一会儿,拔腿走了,走了两步,又回头看了看。

高清摄像头清晰地拍下了她回头那怨愤的表情,没错,这个女人就是李小曼,她目睹了高伟妈被撞,却什么都没做。

高伟面目狰狞、眼睛血红,狠狠骂了句:biǎo子!

蒋凤娟满意地看看他,你是说我还是李小曼?

高伟捏紧拳头挥过来,半路又颓然放下了。

蒋凤娟一开始真没想用这视频恶心这对狗男女,毕竟死者为大,可高伟太渣了,她也不必给他留脸了。

蒋凤娟抽回手机,轻轻一点,就听到高伟的手机微信提示音响起,她甜甜笑着,给你留个纪念,想看了就拿出来看看。

婆婆出事时,监控都是蒋凤娟跟着看的,她觉得这女人有点奇怪,又有点面熟,虽然想不起来在哪见过,但还是请饭店老板给她发了一份。

没想到这时候用上了。

别人见死不救是冷漠,可李小曼不是,她下夜班正好从那过,要是别人她就救了。可那是高伟妈,她恨透了高伟妈棒打鸳鸯,更何况,高伟妈不在了,就不会再有人阻止高伟娶她了,她是故意的。

别说高伟是孝子,换了谁这也是扎在心上的一把刀吧,至于高伟如何把这把血淋淋的刀拔出来,或是和李小曼撕逼到底,都与蒋凤娟无关了。

她当务之急是要从这场把她当猴耍的婚姻里逃出来,重新去考量该选择一个什么样的人与她共度余生。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情感故事

闺蜜闹离婚戴绿帽,凤凰男抬手扇巴掌!

2023-1-13 21:31:50

情感故事

为了和老公离婚,我被逼上绝路!

2023-1-14 19:36:0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